第19章 那晚的砸门声

更新时间:2016-12-07 06:55:22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96

龙烈把李冉拉去了自己的VIP病房。

  “有什么话就直接说,不要拉拉扯扯的。”李冉甩开龙烈的手说道。

  龙烈看了看李冉,完全找不到她在车里焦急的呼喊自己,在医院害怕的喊救命紧张模样,有神的双眼不由得失去了色彩。

  龙烈的手臂垂了垂,手,抖了一下。

  只是李冉没有看见,她正侧着身子,看向门外。

  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李冉心里想到。

  “先不要回去了,那两个人还在,而且增加了人的数量,你是不是惹到了什么人?”龙烈语气中带着一丝紧张。

  “没有啊。”李冉纳闷的回答。

  两个人之间流动着沉默。

  回顾那晚砸门声,其实是一个明星李琪走到乡下迷了路,被人贩骗到传销深渊,其中两个砸门的中年男子,也是被骗到传销组织里,他们两个比较熟悉地形,靠着李琪的智慧,三个人成功的逃出,并且告知了当地警局,所以两个中年男子私自跟着李琪回到了帝都。

  两个中年男子没有收到文化的熏陶,只学传销组织里的油嘴滑舌和粗鲁,所以久见敲门不开,变成了砸门声。

  那天晚上主要是由于从一个小镇走到帝都,车子门油了,所以停靠在了李冉公寓那边。

  李琪看了看公寓,拍着两个中年男子的肩,“一个别墅,敲门不开,不是有钱人养的小三就是情人。”

  “而你们砸门,她肯定以为是正式上门来了。”李琪无语的说道。

  “我、擦。”这两个中年男子同时说出。

  怪不得敲了半天门,也不应,想想也是。中年男子心里想到。

  三个大男人,就这样,在车里凑合的窝了一晚。

  待三个人早上醒来,发现外面众支枪口对着自己。

  顿时,瞌睡全部消失。

  “下来!”为首的保镖对着车内说道。

  两个中年男子,吓得看着李琪,“先下去再说。”李琪说道。

  “不知道是什么事情?”李琪淡淡的对着为首的保镖。

  “带走!”一声令下。

  没有解释,苦逼的三个人被带走了。

  等到审问时,才得知事情的原委,龙烈不放心的又调查了一下三个人的背景,没什么威胁。

  最后,龙烈让人把他们三个给放了。

  没想到,演出了一场乌龙,龙烈正好借题发挥。

  “最近先不要回去了,我们一会回我住的别墅。”仿佛龙烈思量了很久才说道。

  “这样不好,最近都是我和你的新闻,外面还有记者守着。”李冉拒绝道。

  “没事,你稍微打扮一下,医院还有一个小门,那里没人知道。”龙烈安慰道。

  “这个医院是大哥旗下的,所以我比较熟悉。”龙烈对着李冉说道。

  李冉思索了很久也没有回应。

  龙烈继续在旁边添油加醋。

  “你一个女孩你去哪,那些人没有离开你家,何况,你自己不知道你究竟惹到的是谁?,他们会不会在医院蹲点!”龙烈严肃的说道。

  李冉奇怪的看了龙烈一眼,低下头不知道又在想什么。

  气的龙烈在她身边转来转去。

  一会,一个脚步收尾。

  “来人!”龙烈一声巨吼。

  却把身边的李冉吓得一个哆嗦。

  “你在我旁边吼什么吼。”李冉生气的吼回去。

  “吓到你了?”龙烈笑着说道,随后把人抱在怀里。

  “没事,没事。”龙烈轻声地在李冉耳边说道。

  李冉没有推开他的怀抱,竟然情不自禁的头,枕在他的肩上,她不知道为什么心里会那么踏实。

  “少爷,有什么吩咐?”走进一个保镖恭敬地问道。

  “马上收拾东西,回别墅!”龙烈心情大好的说道。

  “是!”保镖答应着出去喊几个人过来。

  不一会儿,病房里多出两个人过来收拾东西。

  很快东西收拾好了,李冉穿着黒大衣,带着短假发。

  不过这样的装扮也着实吸引了龙烈的目光。

  “不如,以后把头发剪掉吧。”龙烈摸着李冉的头说道。

  李冉一个偏身躲开了龙烈的抚摸,用奇怪的眼神看了他一眼,随后,一个人先行离开了病房。

  龙烈看了看李冉的背影,笑了笑,跟着追出去。

  殷离刚从炎熠那里出来,就看见龙烈他们准备的行李。

  “你们去哪?”殷离纳闷的问着。

  “回去。”龙烈淡淡的说道,搂着李冉与他擦肩而过。

  殷离看着龙烈和李冉搂在一起的背影。

  啧啧啧!发出几个感叹声。

  无聊的人生,平淡无奇,还是回去吧。殷离心里吐槽,随后转身离开了医院。

  龙烈把李冉拢在怀里,李冉挣扎了下。

  “你想让记者发现你?”龙烈低声在李冉耳边说道。

  李冉抿了抿嘴,没有说什么。

  龙烈心情大好的又把李冉往自己怀里靠了靠。

  走到医院小门口,李冉还是有些紧张,头四处看了看。她,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

  “你有没有发现有人跟着我们。”李冉对着旁边的龙烈说道。

  根据龙烈在军队多年经验,早已发现了有人,他以为是自己安排的人在后面偷拍。

  “没有啊,可能你想多了吧。”龙烈无所谓的说道。

  “是吗?”李冉又回头看了一眼。

  没有什么人,为什么总是感觉在跟踪呢。

  “好了,好了,走吧。”龙烈拖着李冉离开。

  距离他们五米远的地方。

  “妈妈,你看,阴天那个叔叔还戴着墨镜,好酷啊。”小男孩指着树后面的男人对着他的妈妈说道。

  小男孩的妈妈顺着男孩的手指,看到一个穿着全身黑,戴着墨镜的人,心里不由得害怕。

  妈妈把小孩抱起,“我们去看看爸爸,爸爸在等我们呢。”

  “好,我们去找爸爸。”小男孩的声音渐渐的从男人耳中变弱。

  男子的嘴脸笑了笑,又看了看龙烈和李冉离开的地方。

  VIP病房外,炎熠心着的在等待着,他又害怕听到自己不想面对的结果,眼睛一直看着病房。

  VIP病房里,穆琳琳的主治医生在对穆琳琳展开一系列的检查,发现穆琳琳脑中有一个淤血,表情不由变得沉重些。

  穆琳琳看着主治医生,闭上了眼睛。

  其时,有些东西,该来的总会来。

  “穆小姐,现在我要问你一些有关病情的问题,来了解你的身体有什么不适。”主治医生恭敬的对着病床上的人说道。

  “嗯。”病床上的人轻轻的应了

  “是不是有时候会变得紧张。”主治医生看着穆琳琳的眼睛。

  可惜,床上的人闭着眼。

  “没有。”淡淡的回声。

  “那么穆小姐有没有什么情绪紧张的情况。”主治医生继续问道。

  “没有。”声音还是淡淡的。

  “穆小姐,有时候大脑中会出现一些什么奇怪的画面吗?”主治医生紧张的看着穆琳琳。

  “有时,会想起车祸时的画面。”病床上的人终于说多了一些字。

  “什么画面呢?”主治医生追着问道。

  “嗯……货车开过来的画面。”穆琳琳说道。

  “哦,那还有其他的吗?”主治医生继续追问着。

  病床上闭着眼睛的人突然把眼睛睁开,目光有些疑问,又带着审问。

  “没有啊!”你的问题很奇怪。

  穆琳琳眼中带着审问,带着一抹严厉。

  可能是穆琳琳整天和炎熠呆在一起,有时候炎熠的一些表情,一些动作,自然的就学到了。

  主治医生被穆琳琳的眼神有些吓到,有些吃惊。

  “那就好,我发现你脑中有块淤血,怕影响你的大脑中枢,怕压到你的神经,具体情况怎么样,我还要与其他的脑科专家一起来探讨,请穆小姐不要害怕,不要有压力。”主治医生自己都不知道对床上的人说什么。

  只听见了对方说,“知道了,出去吧。”穆琳琳又把眼睛闭上了。

  待主治医生走出来,炎熠看了看他身后病床上的人,穆琳琳还没有醒来?

  炎熠心里一直担心的秘密怕穆琳琳知道,快速的问医生。

  “她有没有恢复记忆?”炎熠抓着医生的领子捉急的问道。

  仿佛,穆琳琳恢复记忆,医生就要被炎熠掐死。

  主治医生害怕的抖着腿,缩写脖子说道:“炎少,放心,还没有,不过穆小姐脑中有一块淤血,我会与脑科专家一起来探讨,观察穆小姐的。”

  “不防,炎少和我一起去,了解一下穆小姐的情况。”主治医生声音有些发颤的说道。

  炎熠看了看病床上的人,还没有醒来,看了看医生,随后叫了十个保镖守在穆琳琳的病房门口。

  炎熠和主治医生离开了。

  病床上的人,脸颊留下两行清泪,看了看开着裂缝的门,嘴角带着一份凄美的笑。

  天下没有不漏风的墙。

  会议室里,炎熠所散发出的低气压,里面的医生都低下头思索着,帝都的撒旦,没有人敢惹他。

  终于,低声讨论出来了。

  “炎少,穆小姐的头部淤血没有什么大碍,淤血自己会慢慢的消失。”终于,主治医生鼓起勇气,诺诺的对着炎熠说道。

  炎熠看了看他一眼,主治医生马上屏住了呼吸。

  炎熠眼睛深深地看了他一眼,随后走出了病房。

  待炎熠走后,会议室里的医生全部发软的椅在工作椅背上,重重的吐出一口气。

  穆琳琳待两行清泪干时,眨了眨眼睛。

  “有人吗?”门外的保镖听见病房内传出的声音。

  立马走进病房,这个主子比正主还厉害,不敢稍微怠慢。

  “穆小姐有什么吩咐?”保镖低着头问道。

  即使,穆琳琳再怎么好看,保镖也不敢看他。

  “能给我一杯水喝吗,我有些口渴。”穆琳琳淡淡的说出。

  保镖有些迟疑了,主子让好好的照顾穆小姐,但是主子又不让我们距离穆小姐二米内,保镖着实的在那里低头犯难。

  “给我一杯水!”穆琳琳语气有些加重说道,可能因为刚才听到他们的对白而发脾气吧,一下子爆发出来。

  保镖有些吃惊,平常不会发脾气的穆小姐竟然生气了。

  保镖急忙答应着,“是。”

  保镖不敢有一丁点的怠慢,急忙走到病床旁边。

  保镖把壶中温水倒入杯中,拿了一根吸管送到穆琳琳嘴边。

  穆琳琳直接咬住吸管,可能是因为太渴了或者是想用什么东西平复一下心内的紧张。

  保镖看到穆琳琳喝掉了半杯水,由于自己长的有些高大,所以弯了弯身子,以便穆琳琳更好的能吸到水。

  炎熠从会议室出来直接走到VIP病房。

  他想,一定是中毒了,一会看不见穆琳琳心中非常的想念她,仿佛,心中缺少了什么东西。对,一定是中了她的毒。

  不过,我心甘情愿。炎熠嘴角笑了笑。

  当炎熠走到病房时,就看见一个大男人俯身对着穆琳琳。

  砰!一个黑影从穆琳琳眼前倒下。

  炎熠一个猛踢把保镖踢向了床尾。

  “啊!”穆琳琳一声痛苦的叫声,马上吸引了炎熠的注意。

  “琳琳,怎么了?”炎熠跑到穆琳琳身边,紧张的问道。

  由于保镖被踢开,手不小心把吸管挫到了穆琳琳的炎熠,所以,穆琳琳才会失声痛叫的,何况是那么怕疼的她。

  穆琳琳眼中含泪的控诉他,“都怪你!”嘴巴一瘪,把头偏向了一边。

  炎熠有些搞不懂了,但是看到穆琳琳生气,心里却是慌了。

  炎熠走到穆琳琳的另一侧。

  “怎么了,哪疼,我看看?”炎熠面对着穆琳琳柔声的说道。

  “牙龈疼。”穆琳琳有些委屈的说道。

  “张嘴,我看看。”炎熠关心的说道。

  “你看有什么用!”穆琳琳对着炎熠委屈的吼道,都怪他,要不是他,自己也不会痛。

  躺在地上的保镖即使受了主子的这一脚猛踢,也不敢发出声音。

  当保镖听到穆琳琳吼炎熠,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知道主子娇纵穆小姐,但是,也不能这么无礼吧,骑到头上去了。

  “来人,去叫主治医生。”炎熠对着门外吼道。

  “是!”一个保镖的声音传入病房。

  炎熠阴沉的看了看地上的保镖,一步一步的走过去。

  保镖看着炎熠的眼神有些害怕,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往后缩。

  穆琳琳感觉到病房突然变的安静,有些不对劲,刚扭过头,眼眸突然睁大了。

  “不要!”穆琳琳大声喊到,想要制止炎熠的行动。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