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画下的残妆

更新时间:2017-03-20 10:41:11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986

可惜已经迟了。

  砰!一声枪声,枪口还在冒烟地对着地下的保镖。

  不过还不晚,炎熠听到穆琳琳的喊声,把枪口移开,打在了保镖的腿上。

  门外听见枪声的保镖都踊跃进入病房,看着地上躺着的兄弟,默默的把他拖了出去。

  穆琳琳睁大着眼睛看着炎熠,即使,在他身边三年,知道他的可怕,但是,穆琳琳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开枪。

  心,不由的哆嗦一下。

  他知道了?

  不知道炎熠开这一枪是对穆琳琳的霸道,对保镖的教训,还是另有其他。

  “吓到你了?”炎熠走到穆琳琳旁边,把枪扔在了桌子上。

  穆琳琳紧紧地看着桌子上的枪,眼眸死死的睁着看。

  “怎么不说话?”炎熠把穆琳琳的脸掰过来,迫使她与自己注视。

  “没有。”穆琳琳想要挣开他手中的禁锢。

  炎熠怎么会让她逃脱呢。

  头俯身捕捉樱唇,嘴里含着的两片唇,是那样的可口。

  穆琳琳看着炎熠逼近的脸庞,怎么看怎么不顺眼,用牙咬了他溜进来的舌头。

  炎熠吃痛,不是没有被穆琳琳咬过,只是这次着实太痛。

  炎熠抬头看了看穆琳琳。

  “以后乖乖的在我身边。”炎熠眼睛直直的看着穆琳琳。

  穆琳琳被看的咽了一下口水。

  随后穆琳琳瘪这嘴说,“我口渴。”

  炎熠笑了笑,从旁边倒了一杯水,抽出一根吸管递到穆琳琳嘴边。

  穆琳琳吸了吸,炎熠看到水下了一半,怕穆琳琳喝不到水。

  高大的身子稍微往下弓了下腰,把水杯稍台一下。

  这时,穆琳琳水不喝了。

  炎熠奇怪的看着病床上的穆琳琳,用眼神询问着。

  “刚刚,那个保镖也是这么喂我水喝的。”穆琳琳说道。

  炎熠突然明白过来了,又看了看地上所掉的吸管,又看了看穆琳琳。

  “嗯。”炎熠淡淡的说道,把杯子放在了桌子上。

  穆琳琳看了看炎熠,发现他没有什么表情。

  搞不懂,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即使和他朝夕相处三年的穆琳琳。

  飞机已经降落。

  肖军和季川走到了机场。

  季川看了看面前的景象,嘴唇不由得抿成一条线,又扭头看了看身边的肖军。

  肖军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看见很多穿黑色衣服的人,扭头看了看季川。

  两个人对视着几秒,又把视线放在了前面黑压压的一片。

  待两个人和黑衣人距离稍微近些。

  “欢迎孙少爷回M国。”众人齐声洪亮的声音传入季川和肖军的耳中。

  孙少爷,是谁?

  两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

  一直守在肖军身边的侍卫,突然弯下腰,恭敬的对着肖军说道,“欢迎孙少爷回家。”

  肖军身子往后退了退,孙少爷是谁?

  一个人孤苦伶仃的活了二十五年,突然有人来认亲,开什么玩笑。肖军心里想到,直接扭身想要走开。

  守在肖军身边的侍卫看到肖军要走,给几个侍卫使了下眼色。

  把肖军要走的路堵住了,肖军回头看了看那个为首的侍卫。

  “孙少爷,老爷还在等你。”为首的侍卫说道。

  意思是说,你必须和我们回去。

  季川一直注意前面侍卫的手腕,眯着眼睛看到每个人都有写到“葬”。

  季川心里不踏实,“葬”从来不惹别的组织,一直在M国,它的地位在全国也是不可撼动的,也没有人敢惹怒它。

  季川看了看肖军,究竟肖军是什么身份。季川思索着。

  “走吧。”季川走到肖军身边说道。

  一句话,打破了气氛的僵持。

  肖军看了看季川,也在思索着,其实,他也看到了“葬”的标志。

  “葬”是三年前才改的名字,原名为中毒,为什么会改掉原有的名字,对外来说一直是个谜,也许,没有人会去猜想为什么要改名。

  就这样,季川和肖军上了迎接队伍的车,一行车浩浩荡荡的从马路中行驶,也顿时吸引了不少路人。

  待车子走到目的地,肖军在车中透过玻璃看到一个白发的老人身披紫色大衣。

  即使已经白发,依旧不减气质。

  即使身披紫色,也显高贵气质。

  老人拄着一根亮的发黑主杖,旁边的两个侍卫紧挨在他的身边,身后站着整列有齐的队伍。

  老人那双漆黑的眼睛看着肖军和季川所在的那辆车。

  跟在他身边的两个侍卫都能看清老人的手在发抖。

  多年消失的孙子终于找到,老人眼中都蓄着泪水。

  季川和肖军被身边的侍卫带到老者身边,与此同时两个人打量老者,老者也在打量着两个人。

  “孙少爷这是尊主。”身边的侍卫说完,恭敬地退到了季川的身后。

  “肖军,我是你的爷爷,欢迎回家。”老者激动的走到肖军的身前,想要用手触摸心中挂念的人。

  令老者没有想到,肖军竟然躲开了。

  “不知道,尊主找我有什么事情,不如说通。”肖军冷冷的说道。

  所有的人都惊讶的看着肖军。

  伤心,孩子不认啊。老者心里苦苦的想到。

  即使他是孙少爷,也不能用这样的语气和尊主说话。侍卫心里想到。

  从没有见过肖军用过这么冷漠的语气,也许,伤已至身,只剩下恨了吧。季川看着肖军心里想到。

  季川不由的替肖军感到心疼,想要安慰他,想要告诉他,还有我。

  季川走到肖军身边,有力的臂膀搂过肖军纤细的身子,给他一种力量。

  老者这才仔细的打量季川,看着他搭在自己孙子身上的手臂,自己的孙子竟然没有推开他,心里不由的升上一股怒气。

  气氛变了,流动的着死寂。

  “你是什么人?”老者严厉的对着季川说道。

  “帝都四少季川。”季川毫无顾忌的表明自己的身份。

  “我管你是谁,放开我孙子!”老者生气了,侍卫做好了一切准备工作。

  季川看了看老者身边的侍卫,分析了一下自己现在的处境。

  在“葬”的地盘,如果公开叫板,那会死命一条,对两个人都没有好处。季川心里想到。

  季川扭头看了看肖军,只见他挺胸抬头的目视前方,好像,这边一直没有影响到他。

  竟然敢在自己的地盘撒野,老者生气了。

  “来人,把这个臭小子压到囚房!”老者嗓音洪亮的说道。

  “是!”马上有两个侍卫前去拉人。

  季川闻到了一股菊花的味道,就看见肖军站在前面。

  “你的人把我请来,说出目的。”肖军淡淡的对着老者说道。

  “我是你的爷爷,终于找到你了,25年。”老者这才想起自己的真正目的,想要上前拥抱肖军。

  却被肖军一个措身躲开,老者怀中落了个空,眼睛里流漏出一丝伤感,不过,很快被压住。

  “我从出生就没有亲人。”肖军坚决的说出,扭过身抓着季川的手离开。

  侍卫看到肖军走了,想要拦住他。

  老者打了一个手势,侍卫停下了手下的动作。

  季川看着自己手上那双嫩手,自己一个人傻傻的笑,不禁笑出了声。

  肖军发现他们没有追来,心里难免也很失落,听到季川在笑,回头发现他正在看自己的手。

  肖军猛的把季川的手甩开,神经的抓他的手。肖军想到。

  肖军看到不远处追来一个侍卫,眼睛发亮,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

  季川看着肖军的深情,眸子暗了暗。

  “孙少爷,我们送你回去吧,毕竟你也没带护照。”追过来的侍卫自动忽略了季川。

  肖军嘴抿了抿,嘴唇勾起笑了笑。

  “好!好!好!”肖军对着侍卫大声说道。

  侍卫有些不明白,在飞机上孙少爷待人挺好的,为什么到M国,感觉变了一个人似的。

  “那孙少爷稍等,我马上去准备。”保镖快速的回去了。

  肖军直愣愣的看着刚才离开的方向,眼睛变得湿润了,不由得流出两行清泪。

  季川看了看肖军所望的方向,看见他的眼泪,不由得感到心慌。

  季川赶紧走到他身边,从前面抱住肖军。

  “你还有我陪着。”季川轻轻地在肖军耳边说道。

  肖军,笑了笑。

  老者看着两个人离开的方向,远远的两个人好像抱在一起。

  老者,第一次感到了,什么叫做无奈。

  老者远远的看着他们上了车,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

  “尊主,回去吧。”一旁的侍卫担心他的身体说道。

  老者眨了眨自己干涩的眼睛,没有说话,过了半个小时。

  “尊主,孙少爷已经上了飞机。”一旁的侍卫对着老者说道。

  “等孙少爷到了帝都,给我说一声。”老者淡淡的对着一旁的侍卫说道。

  “是,尊主放心。”侍卫安慰着。

  “孙少爷旁边的男人给我查一下。”老者说。

  “是!”侍卫回应着。

  老者在木杖的帮助下行走,今天走路姿势有些蹒跚。

  “准备,明天去帝都。”老者想了想说道。

  “是。”一旁的侍卫答应着。

  清晨,雨露沾滴,显示一份祥和。

  可是,事实与生活相伴,总能打破一些逻辑。

  各大媒体纷纷暴露出龙烈和李冉的照片,甚至还有视频。

  报纸,电视,电脑,马路屏幕纷纷报道昨天龙烈和李冉在一起的画面。

  有拍到两个人一起出医院的照片,一起回龙家的照片,甚至两个人情侣之间亲密的动作都有。

  李冉早上就被手机的轰炸声吵醒,睁开眼看了看手机。

  “喂。”声音朦胧的轻说。

  “我的姑奶奶,你竟然还在睡,全城,甚至国外都在议论你的事情,你又上娱乐新闻了,甚至是国外。”对方的经纪人咋呼的说道。

  “什么?”李冉这时瞌睡虫自己全部被赶走。

  她发现了事情的严重性,经纪人不会平原无故的发这么大的脾气。

  李冉用了五分钟简单洗漱好,赶紧下楼。

  李冉着急的打开门,就看见了龙烈站在外面。

  “什么事,这么着急。”龙烈上前抱住李冉轻声说道。

  “有电脑吗?”李冉没有回答他的问题,问道。

  龙烈看了看自己手臂上的手,白皙滑嫩。

  李冉情不自禁的抓住龙烈的手臂,看到他在看自己,知道自己失礼了,马上把手放下。

  龙烈一下抓住她想要离开的手,“有,去书房。”

  龙烈拉着李冉走到了书房。

  李冉直接走到了书桌那里,打开电脑直接用。

  龙烈看了看她,嘴角笑了笑。

  你跌跌撞撞,落得一身的伤,就当是为青春,画下的残妆。龙烈心里想着,手放在了李冉椅子后面的椅背上,身子下腰,脸与李冉平齐。

  李冉看着电脑屏幕,整个娱乐新闻都被她和龙烈所覆盖,图片上两个人亲密的动作,一起离开医院的背景,一起回到龙家的别墅。

  李冉的心沉了沉。

  龙烈看到李冉面对电脑上的新闻,她眼中的不可思议,她的眼眸一点点的张大。

  不知道,李冉想到了什么,猛的扭过头看向龙烈。

  她,只看到了他嘴角邪魅的勾起。

  李冉慢慢的站了起来,龙烈的身子随着她的动作也站直,期间,龙烈的嘴角一直在勾起。

  “是不是你做的。”李冉眼睛死死的盯着龙烈质问道。

  “是。”龙烈毫无隐瞒的回答着。

  啪!李冉的手划过了龙烈的脸。

  “真卑鄙!”李冉说完,想要措过龙烈离开。

  龙烈手紧紧的抓住她想要离开的脚步。

  龙烈用手抹了一下嘴角的血,舌头伸出舔了一下嘴角。

  一个魅力的动作,李冉没有心情去观赏他,甚至,心里有些厌恶。

  “呵呵!”龙烈只是干笑了两声没有了下文。

  李冉没有听到他的任何解释,气的胸口起伏很大。

  “放开!”李冉挣扎着想要甩开手中的桎梏。

  龙烈却一下用力把李冉抱在了怀里,“乖。”嘴亲了亲李冉的侧颊。

  李冉厌恶的撇开脸,一个肘臂后顶。

  龙烈知道她会有这样的动作,巧妙的躲开了。

  她三脚猫功夫的师傅还是他。

  龙烈又重新抱住了李冉,把她压在旁边的沙发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