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救救殷少爷

更新时间:2016-12-10 07:42:35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188

秘书心里焦急的等着银妈把手机交到穆琳琳手里,眼睛一直紧张的看着殷离,手紧紧的抓着手机,紧绷着神经不敢有半点松懈。

  “穆小姐,穆小姐快点接电话啊!”秘书一个人在那里碎碎念着。

  突然,秘书看见本来背对着他的炎熠突然转过身来。

  炎熠眼睛死死的盯着秘书,一步一步的向她走去。

  秘书眼眸睁大,眼睛里蹦射出炎熠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

  本来有十步的距离,秘书感觉到炎熠只用了三秒就到了她的身边。

  “穆小姐!穆小姐!银妈拍着门对里面喊到。”

  穆琳琳听见了敲门声,又看了看门把。

  “银妈,进来吧。”穆琳琳淡淡的说道。

  “穆小姐,快,快阻止少爷,少爷要打死殷离少爷呢。”银妈赶紧的跑到穆琳琳身边,拿起手机对着穆琳琳。

  穆琳琳愣了愣,银妈再说什么,为什么她听不懂呢。

  “快,穆小姐,您快说说话,只有你能救殷离少爷!”银妈焦急的对着穆琳琳解释,用手猛的抓起穆琳琳受伤的手臂。

  “啊!”穆琳琳吃痛的喊到。

  “我的手臂。”穆琳琳痛的流出了眼泪。

  银妈发现自己手上动作,吓得赶紧跪在穆琳琳身边。

  “小姐,小姐我不是故意的,不是故意的。”银妈一边打着自己的脸一边慌张的解释道。

  穆琳琳看着银妈的动作,不免心酸了酸,知道银妈不是故意的,叹了一口气。

  “好了,银妈,你这么着急找我干什么。”穆琳琳只能撇开其它的话题问道。

  “哦,是少爷要打死殷离少爷,您只要通过电话阻止少爷,只有您可以做到。”银妈这才想起自己上来的原因,急忙的说道。

  秘书手中的手机已经掉落在地上,双脚已经离开了地面,纤细的脖颈被炎熠一手掌握。

  “咳、咳、咳”秘书两只手抓着炎熠的手臂清咳着。

  秘书的脸已经变青,舌头伸在外面。

  “喂?喂?”穆琳琳躺在床上对着电话喊着。

  奇怪,怎么没有声音。穆琳琳与银妈面对相视着。

  炎熠听到穆琳琳的声音,低头看了看地上的手机。

  砰!炎熠把秘书甩在了一边。

  秘书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脖子上已经有了明显的掐痕。

  炎熠拿起地上的手机,看了看,眸深了深。

  “琳琳。”声音中带着粗葛暗哑。

  穆琳琳突然听到炎熠这样的声调吓了一跳。

  “你还好吧。”穆琳琳是被炎熠吓到才会出口问出,只是不想让他继续发疯。

  “没事。”语调中中带着一抹飞扬,炎熠认为是穆琳琳的关心,心里很开心。

  “我的手臂疼,你回来好不好!。”穆琳琳在另一边说道,带着一抹哭腔。

  那是因为,手臂被银妈抓的,确实很疼。

  “我马上回来。”炎熠听着穆琳琳带着哭腔的声音,心,不由的提起。

  “那我挂了。”穆琳琳说完就直接挂了电话。

  炎熠听着嘟嘟嘟的挂断声,眉头皱了皱,不过想到穆琳琳什么事情还是第一个想到的还是他,笑的又像一个孩子。

  秘书看着炎熠一系列的表情,整个人呆呆的,好像,呼吸都忘记了。

  炎熠想要马上回家看那个小女人,整理了一下着装,看着躺在地上的殷离和秘书。

  炎熠掏出电话,对方马上接起。

  “马上来蒂斯娱城总裁办公室,把人送去医院,还有查一下穆琳琳前半个月在做什么。”炎熠命令道。

  “是!”对方很快的给予回应。

  炎熠又看了看地上躺着的人,最后冷漠的离开。

  五分钟后,雨来到了蒂斯娱城的办公室,看着地上躺着的两个人。

  心,还是不由得一抖,殷离少爷竟然会是这样的惨状。

  即使,是自己的兄弟,炎少还会下狠手。

  很快,躺在地上的两个人被送到了医院。

  殷父殷母听到消息先是害怕又是愤怒,一直站在手术室外面等着殷离出来。

  最近,不知道医院为什么一个接一个的接受到大人物。

  很快殷离从手术室里推出,被告知没有伤害到要害,只是外面的皮肉伤,殷父殷母的心才落下来一点。

  “以后,你离炎熠远一点,这一次他打你都到医院了,真过分。”殷妈一看到殷离醒来,就在旁边碎碎念着。

  殷爸,只是在旁边叹了一口气,什么也没说。

  殷离闭上了眼睛,其实,心里也很难受,偏偏殷母还在一边念叨着。

  “孩子都成年了,有些事情,让他自己去选择吧。”殷父看着殷离难受的表情对着殷母说道。

  “走吧,回去给他准备些衣物去。”殷父拉着殷母走出病房。

  “如果他有一些人情,就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殷母离开的声音还是传入了殷离的耳中。

  叩!叩!几声敲门声,走进一个穿护士服的人,殷离看着是雷晓,刚才暗淡的眼神顿时变得亮彩。

  雷晓看到殷离也表现出一副很高兴的样子,“没想到,又在医院相遇了。”

  “嗯。”殷离激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简单的回了一个嗯。

  雷晓无所谓的笑了笑。

  “今天我值班,有什么需要按一下你头上面的铃就可以了。”雷晓走进殷离身边,看了看他的身体。

  “唔,你惹到什么人了吗,你看把你打的这么惨,不过,那个人很懂人体结构,打的不是要害,休息几天就可以了。”雷晓一个人在那边自顾自的说道。

  李冉说完才发现病房很静,看了看殷离,原本发亮的眸子变得暗淡了。

  叩!叩!叩!几声敲门声打破了流动的寂静。

  “进来!”殷离有些烦躁的对着外面说道。

  “少爷,这是殷母亲自为您熬的粥。”殷家老宅的管家走进了病房,身后跟着两个护工。

  “这两个人是请来的护工,方便照顾少爷。”管家在旁边介绍两个人的身份。

  “把粥放一边吧。”殷离淡淡的说道。

  “少爷,趁热您先喝掉吧。”管家在旁边说道。

  管家把粥放在桌子上,拿出一个碗,准备给殷离盛上。

  “我说,放在那里!”殷离烦躁的对着管家吼道。

  管家手抖了一下,少爷从来没有对自己吼过。管家在一旁心里想着。

  雷晓看出了殷离心情不好,扭过身看着管家。

  “先把饭放在这里,一会让病人喝。”雷晓简单的说道。

  管家这才注意到这个身穿护士服的人,不错,长得可以,白净的脸,小小的脸庞,给人一种很无害的感觉。

  与此同时,雷晓也在打量着管家,白色的发髻,有些发白的胡子,不过,面部挺光滑,想必常常在脸上下功夫。

  殷离看着管家正在打量雷晓,突然心里不高兴了。

  “你先回去。”殷离直接对着管家说道。

  管家看着殷离,看了看雷晓,又看了看两个护工。

  “照顾好少爷,一定让他把饭吃了。”管家对着两个护工严肃的说道。

  “是”两个护工赶忙说道。

  管家又看了看殷离,最后离开了。

  殷离看着病房里多出的两个人,感觉到了什么叫做碍眼。

  “你们也出去。”殷离直接对着两个护工说道。

  两个护工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管家交代的任务还没有完成。

  两个护工支吾的不想离开,原因也是殷离也是帝都的黄金单身汉,谁不想要。

  雷晓看着她们的表情,无奈的摇了摇头。

  “出去。”殷离的声音变冷了,两个护工不由的先出去。

  “发这么大脾气。”雷晓啧啧两声看着殷离。

  殷离无奈的笑了笑。

  雷晓随后找来一把椅子放在病床前头,把桌子上的饭摆弄好。

  “先吃饭吧,身体好的比较快。”雷晓一边摆弄食物一边说道。

  殷离没有拒绝,只有眼睛一直在看着雷晓。

  嘘,雷晓吹了一下热粥,把勺子递到了殷离面前。

  “诺,有点热,小心点。”雷晓在旁边说着。

  殷离看着雷晓,心跳有些加速,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雷晓,一口把粥含在嘴里。

  雷晓被殷离看的有些不好意思了,眼神看向别的地方,假装没有看见,只不过都知道,这是一种掩饰。

  很快,一杯粥就在殷离直勾勾的眼神中消失。

  “还要吗?”雷晓问道。

  殷离点了点头。

  无奈,雷晓又盛了一碗粥,很快第二碗粥也见底了。

  “没了。”雷晓扣了扣碗说道。

  “吃饱了。”殷离眼中含笑的说道。

  “嗯,身体没有不舒适的吧?”雷晓问道。

  “没有。”殷离摇了摇头。

  “那好,我先离开,有事按铃。”雷晓直接站起身子说道。

  殷离看着雷晓站起的身子,心,顿时感觉被掏空。

  “你去哪?”殷离问道。

  “今天我值班,回去值班,不然会有处分的。”雷晓煞有其事的说道。

  “哦。”殷离闷闷的应了一声。

  随后,雷晓离开了病房,看到两个护工。

  “你们可以进去了。”雷晓对着她们说道,嘴角笑了笑。

  雷晓走到了下面,看着楼上殷离的病房,脱掉护士服,嘴角笑了笑。

  哼着小曲,消失在黑夜中。

  早上。

  各大新闻又全部报出惊人消息。不仅是帝都也包括全国范围之内。

  从不接受娱乐新闻报道的炎熠竟然同意了,所谓,惊呆了整个娱乐圈。

  报纸中显示炎熠拿着话筒的霸气风姿,不知道迷了多少女人的心,等看清报纸内容,不知道碎了多少女人的心。

  报纸中覆盖着汉语、英语、法语、德语、韩语、犹太语、爱尔兰语、比利时弗兰芒语等等,甚至一个小国家也在报道,全部翻译着一句话:

  汉语:我爱你。

  英语:ILOVEYOU

  法语:Jet’aime,Jet’adore

  德语:IchliebeDich

  韩语:????

  犹太语:Aniohevotach(maleorfamale),Aniohevetotcha(maleorfamale)

  爱尔兰:taimi’ngraleal

  比利时佛兰芒语:IKzieugraag

  还有好多好多翻译的版本,一条消息炸惊了所有人。

  一句话,话语中带着太多深情,没有刻意的去说,只有真情的宣誓。

  所有人知道传说炎少宠一个女人,爱一个女人,没想到是真实的事情,而且,炎熠自己召开记者会再一次证明它的真实性。

  不淡定了,不淡定了,所有迷恋炎熠的少女崩溃了。

  “动她,就是动我!”炎熠说完这句话,直接离开。所有的人看着这一段视频,心里都为之一颤。

  这是有多深的爱情,可以把她保护的那么深。少女心们想着。

  这次炎熠出现在众人视野,说明两件事。

  一、他爱穆琳琳。

  二、警告所有人不要动穆琳琳。

  这可谓是对全国的人宣战!

  霸气侧漏!

  可惜,穆琳琳不知道炎熠为她所做的事情。

  很多,很多,她都不知道。

  银妈直接坦白告诉炎熠,她不是故意的抓痛穆琳琳的手臂。

  炎熠看着这个年过半考的妇女,从炎熠出生时,她就已经呆在他的身边了。

  “下去领十鞭。”炎熠冷漠的说着。

  “谢谢少爷!”银妈激动的在旁边弯腰说着。

  “来人,带下去。”炎熠一声令下,很快就有保镖进来,把银妈拖出去了。

  “啊!啊!啊!”银妈还是忍不住鞭子鞭打的疼痛。

  一声一声的喊出来,想要减轻一下痛苦。

  很快,十鞭下去,银妈的臀部衣服已经被打烂,甚至有鲜血覆盖上面。

  躺在三楼主卧的穆琳琳却不知道因她而起,又有一个人在受伤。

  穆琳琳看着走进来的炎熠,眼眸不自觉的扭开了视线。

  “还疼不疼?”炎熠俯身关心的问道。

  穆琳琳只感觉头上有一团阴影,“不疼了。”穆琳琳说道。

  “带你出去修养去,顺便散散心。”炎熠抚摸着穆琳琳的头发说道。

  穆琳琳眼眸睁大,散发出光彩,整天在床上躺着都快发霉了,她早就想要出去了。

  “好啊!”穆琳琳欣喜的马上答应了。

  炎熠只是看着她,笑了笑。

  自己一个人照顾,心里放心。炎熠心里想着。

  “就我们两个吗?”穆琳琳问道。

  “嗯。”炎熠颔首应着。

  那好,可以逃跑了。穆琳琳心里暗想着,眼睛流露着开心,仿佛,看到了自己的未来。

  “琳琳,出去这么开心?”炎熠一直看着穆琳琳的眼睛。

  “嗯,对啊。”穆琳琳高兴的回道。

  炎熠只是看了看她,没有说话,走出主卧打电话,房间里留着穆琳琳一个人在傻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