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意乱情迷中回神

更新时间:2017-03-17 16:09:45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81

炎熠轻轻把门关上,拿出裤袋里震动的手机。

  “少爷,已经查到了穆小姐,前半个月只接受了拍一部戏。”对方的雨马上说道。

  “嗯,拿到幽离书房。”炎熠说完就把电话干脆的挂掉。

  手,紧紧握着手机。

  琳琳,最好不要让我做出疯狂的事情。炎熠心里想着。

  炎熠回头看了看主卧,随后走向了书房。

  穆琳琳一个人傻笑完,才发现卧室里只剩下她一个人,四处望了望,没有看见炎熠,穆琳琳心里吐了一口气。

  穆琳琳小心的抬了抬腿,看着上面包裹的砂带,她知道,纸是永远包不住火。

  医院。

  殷离不让殷父殷母来看他,也不允许殷家老宅那边来人。

  “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殷妈对着殷父抱怨着。

  “你不是想要孙子吗,很快就会有了。”殷父笑着对殷母说道。

  “真的,你说的是真的?”听到有孙子,殷母高兴的抱着殷父的脖子。

  殷父对于爱妻的动作,甚是喜欢,平常在公共场合都不敢放开的殷母,听到有孙子高兴的直接抱住了殷父,殷父笑着揽过殷母的腰。

  “对啊,你不信?”手捏了捏殷母身上的软腰。

  “不信,你告诉我。”殷母高兴的说道。

  “那好,回家告诉你。”殷父暧昧的贴在殷母耳边说道。

  “你现在就说。”殷母要求的说道。

  殷父转过殷母的脸,使她与自己对视。

  “回去告诉你。”殷父眨着眼睛对殷母说道。

  殷母这时候在不懂什么意思就傻了,发现殷父的意图,在儿子面前,整张脸都变红了,剁了一下脚,拉着殷父离开。

  殷离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你们这样做真的很好,虐完了我单身人士,就这样离开了?殷离心里默默流泪,心疼自己一把。

  叩,叩,叩!几声敲门声拉回了殷离的思绪。

  “进。”殷离在床上坐好,对着门口说道。

  因为,他知道是谁会来,这几天都有她的陪伴。

  推开门,进来一个身穿白色连衣裙的女孩,丸子头,就像出水芙蓉,清雅而又美丽。

  殷离看着进来的女孩,眼睛直直的,忘记了收回视线,忘记了与她说话。

  “这些天看你气色不错,快好了吧。”女孩对着殷离说道。

  殷离愣愣的应了一声。

  平常穿护士服就感觉到了一种美,想要去贴近她,脱掉护士服,更美,有种,想要,想要把她压在身下的冲动。殷离对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不过又笑了笑,她,终究是自己的。

  雷晓看着殷离在笑,愣了愣。

  “我说,中午你吃饭了吗,你在笑什么?”雷晓问道。

  “额,还没有,你吃了吗?”殷离发现了自己的失态,尴尬的回道。

  “我也没有,你要吃什么吗,我给你带回来。”雷晓说着就站起了身。

  “随便,你吃什么,我也吃什么。”殷离不客气的说道。

  “那好,等着啊!”说完,雷晓就走出了病房。

  雷晓一个人在走廊里,眼神暗了暗,想到殷离刚才那色眯眯盯在自己身上的,搓了搓两下手臂。

  十分钟后,病房里传来一阵一阵的香味。

  “你这么快回来了!”殷离有些吃惊的看着走进病房的雷晓。

  “对啊,叫的外卖,很快。”雷晓说着。

  “唔,好香,快让我看看是什么。”殷离直接走下床,紧挨着雷晓。

  雷晓没有拒绝她的亲近,当做什么没有看见,打开饭盒,一顿“精美””的食物呈现在殷离眼前。

  有肉吃:牛肉,羊肉,鸡肉都是男人大补的啊。

  殷离闻了闻,又闻了闻雷晓身上的味道。

  “好香。”殷离一语双关的说道。

  “那就好,你可以慢慢吃。”一个媚眼抛向殷离。

  殷离愣住了,怎么感觉雷晓和一开始认识的有些不一样了呢。

  “你吃吧,我先上个去外面洗手间洗手。”雷晓打消他的疑问。

  被雷晓话题一带,殷离转移了注意力。

  雷晓直接出去了,殷离想要叫住她。

  你可以在这里用洗手间的。殷离心里想着只是一直没有说出来而已。

  五分钟后,雷晓回来了,紧挨着殷离坐下。

  殷离闻到了熟悉的奶香味道,不像刚才的香水味,即使那种香水味清香淡雅,不过,他还是喜欢雷晓身上的奶香味道。

  “刚才你喷的香水味挺香的。”殷离对着雷晓说道,眼睛直视着她的侧脸。

  雷晓听到炎熠的话,怔了怔。

  雷晓不自在的嗯了一声。

  殷离以为是小女孩害羞不好意思,也没有逗她,两个人默默的吃着饭。

  “你吃一块鸡肉,我最爱吃他家的了,真好吃。”雷晓夹起一块鸡肉送入殷离的嘴边。

  殷离看了看鸡肉,又看了看雷晓,笑了笑,张开大嘴包含着鸡肉,舌尖划过雷晓的筷子,用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雷晓。

  真他妈的作死,喂他吃干什么,自己该怎么吃啊!雷晓一个人心里愤愤着,脸都变红了。

  殷离看着雷晓脸变红,以为她是在害羞,一声大笑。

  呃!殷离痛苦的闷哼一声。

  雷晓听到声音,抬头看了看殷离。

  “你怎么了?”焦急的站起,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紧张。

  唔,唔,唔。殷离用手指着自己的喉咙。

  “该不会,卡住骨头了吧。”雷晓吃惊的问道。

  那么一大块骨头,都能吞下去。雷晓吃惊的想到。

  “你,你快站起来,不要吞咽。”雷晓在一旁指示着殷离。

  “嗯嗯。”殷离马上站了起来,乖乖的听着雷晓的话。

  雷晓上前拍击殷离的背部,想要帮他把骨头卡出。

  不行,这个方法行不通。

  雷晓马上上前从殷离背面抱住他。双脚一前一后站好,调整好重心,站稳。

  一手握成拳头,放在殷离的上腹部(肚脐与胸骨之间的位置)。雷晓的双手巷口收紧,再用力的进行腹部冲击式急救。用力方向:从下往上、从前往后用力。

  雷晓的柔软一直一前一后的冲撞着殷离,殷离的眼眸暗了暗。

  殷离感觉到了自己的欲望,有些愣了愣,她,只是碰了自己一下,就想把她按住身下,自己什么女人没有过,偏偏欲望就被她轻易撩醒。殷离心里暗暗想着。

  殷离想要尴尬的去遮住它。

  “喂,你不要乱动。”雷晓在后面严肃的说道。

  最终,殷离乖乖的站在那里,努力减去后面柔软的冲击,努力减去尴尬的欲望。

  终于,卡在殷离气管中的骨头从殷离嘴里喷出。

  随后,雷晓就用双手轻轻拍击殷离的胸骨,帮助殷离理顺呼吸。

  殷离看着自己面前的的小女孩,又一次的打量着她。

  身上的奶香味包围着整个鼻尖的气息,容易使神经放松;小脸庞,殷离看了看自己的手,一只手就可以覆盖住;明眸的眼睛,看着它,仿佛,看到了一块清明的河池。

  殷离用手拨了一下雷晓掉下的碎发,才发现她的额头边上有一颗红色心形的胎记。

  殷离用手一直抚摸着雷晓的胎记,雷晓也没有反对。

  “做我女朋友,好不好。”殷离双手捧着雷晓的脸,就仿佛捧着一件无价之宝。

  时间流动的是沉默,五分钟,雷晓都没有给殷离答案。

  殷离却是一直紧紧的看着雷晓,心跳声传入两个人耳中。

  嗯。雷晓离几不可闻的唔哼着。

  可惜,殷离他也听到了,激动的抱起雷晓,在原地打转。

  “快,快,放我下来,要晕了。”雷晓拍打着殷离的肩膀说道。

  殷离哈哈大笑着,不过,把雷晓放在了病床上。

  殷离的身体也就势压在了雷晓的身上。

  两双眼四目相对,殷离的脸一直往下压,往下压。

  唇语唇相贴,厮磨着,两个人彼此吸取着口中的津液,交颈相缠。

  殷离的手开始变得不安分,偷偷地溜进雷晓的衣服中。

  雷晓突然感到胸口的疼痛,从意乱情迷中回过神。

  “唔,不要。”雷晓身体在下面扭转着,阻止殷离的动作。

  可是,她,不知道,这样的动作能让男人欲望大大增加。

  殷离知道自己不能操之过急,趴在雷晓的身上,把头深深的埋在雷晓的脖子里,穿着粗重的气息。

  雷晓感觉到了心有余悸,想起了六年前,脸色不由的变了苍白。

  殷离发现了雷晓的身体僵硬,以为,自己吓到了他。

  “没事了,我以后会改。”殷离轻轻的对着雷晓说道。

  雷晓听到殷离的声音,才渐渐的回过神来,脸色也没有了刚才的苍白。

  “嗯。”雷晓迎合着。

  待殷离的欲望慢慢消褪时,殷离才从雷晓的身上下来,整理了一下雷晓的衣服,又整了一下自己的衣服。

  与比同时,殷家老宅。

  五米的大床上承载着两个中年人。

  “快说,快说,我什么时候孙子。”殷母眼中希翼的看着自己自家老头。

  “一会在告诉你。”殷父逗弄着殷母,嘴唇就要下压。

  突然,一只手横在了殷父即将下压的嘴唇。

  殷母瞪了瞪殷父,一把把他推开,从床上下来。

  “你睡一星期客房!”殷母说完,直接走出了卧室。

  殷父一听到睡一星期的客房,才知道了夫人真的生气了,赶紧跑出去追殷母。

  “放开我,你竟然拿我孙子开玩笑!”殷母守着那么多佣人对着殷父吼道。

  这时候,殷父也不管什么佣人,什么面子的,只知道不让一个星期吃肉,赶紧上前抱住生气的夫人。

  “我没有啊,夫人你可冤枉我了。”殷父在旁边叫苦道。

  殷母哼了哼,走到沙发上坐着,马上就有一个女佣端着菊花茶过来。

  殷父直接把茶拿了下来。

  “夫人,先消消火,不要生气,来,给你泡的茶。”殷父在旁边打哈哈的说道。

  殷母扭头直接不理他。

  殷父有点郁闷了,这不是拿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你没看见那小子对一个小护士挺用心的吗?”殷父无奈的说道。

  听了殷父的话,殷母才想起那个小护士雷晓。

  一个人不知道在那里想什么,殷父没有打扰他。

  “你想不想看那个臭小子的视频?”殷父诱惑着。

  殷母一听视频,两眼放光的看着殷父。

  “不过有条件?”殷父两眼放光的说道。

  殷母撇了撇嘴,还像个小孩子,魅力不减当年啊,让殷父看的眼睛都直了。

  “你说!”殷母咬牙说道。

  “一晚四次。”殷父笑眯眯说道。

  “四次!”殷母吃惊的大口喊到。

  一个忍不住,客厅中的佣人忍不住笑了。

  殷母有些羞红了脸,对着殷父吼道,“我才不要!”

  殷父看了看殷母,直接扭身离开走向了书房。

  气的殷母咬牙,但是,又想看视频,心里痒痒的。

  客厅中的佣人笑了笑,老爷和夫人的生活模式,每天都很恩爱,这也是为什么殷离直接住在外面的原因了。

  不过,这个样子,殷父心里很乐意,没有那个臭小子打扰两个人的恩爱。

  一会儿,书房里传来轻轻的开门声。

  殷父看着露出一个脑袋的殷母,心里不由暗笑了一声。

  殷母偷偷地走到殷父身后,看到桌子上电脑放出的画面,吃了一惊。

  画面中显示殷离压在小护士雷晓的身上。

  殷父直接把电脑关上了?

  殷父看到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一把拉过殷母坐在自己的腿上。

  “哎,你关电脑干什么,给我看看啊!”殷母捉急的对着殷父吼道。

  殷父只是笑了笑,捏了捏殷母的小手。

  殷母这时候在不懂他的意思,那就白当了二十多年的夫妻了。

  一个小时之后,殷父与殷母身上盖着毛毯,毛毯下两具身体赤裸的绑在一起。桌上的文件早已掉落在地上,只有一台电脑安然的躺在桌子上。

  殷母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电脑屏幕。

  殷父正在专心的做着自己手下的事情,手不老实的来来走走。

  即使,已经二十多年,但是对她还是爱不释手。

  “你有完没完。”殷母被殷父撩吧的不耐烦。

  “老婆,你不知道男人四十一朵花吗,需要你的爱护。”殷父咬着殷母的耳朵说道。

  “我不知道。”殷母干脆的说道。

  即使这样也搓不掉殷父的热情。

  “那为夫只好实践一次,让你记住。”说完,就把殷母再次压下。

  和谐。。。。。。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