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嗜血的眸色

更新时间:2016-12-12 07:17:06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572

蒂斯娱城

  导演焦急忙焦额的这里钻,那里钻。

  一些工作人员看着奇怪,导演慌慌张张地究竟在干什么。

  不一会,工作人员中的一个剪辑师也慌慌张张的,这里翻一下,那里翻一下,很快整个地方被两个人翻得乱七八糟。

  “有没有人看见我整过的影集?”

  “有没有人看见我剪辑的电脑?”

  两个最后累瘫在地上,对着那些工作人员吼道。

  工作人员一致的摇了摇头,这才发现了他们究竟是在找什么。

  空气中流动着死寂的沉默。

  “李冉!李冉!你给我出来!”龙烈赤红着双眼,青黑的胡子显示着他的怒气和疲劳。

  众人看着龙家少爷这样的表情跑到剧组,都不由的吃惊。

  众人这也才想起失踪多天的李冉去了哪里。

  龙烈巴拉开出现在自己面前碍事的人,一个用力就把人推到在地。

  “李冉,你给我出来!你给我出来。”龙烈怒吼着。

  那天龙烈发现李冉离开了,心慌了,真个人慌张的跑出去。

  所经过的佣人,都吃了吃惊,什么时候少爷竟然这样有失风度。

  龙烈跑出去,早已经没有了李冉的身影,疯狂的跑着,眼睛巡视着。

  可惜,李冉在他的身后,火红的红装,烈焰的红唇,吸引了很多路过的人。

  龙烈,他,没有看见。

  他,又错失了她一次。

  最后,李冉走了与他相反的方向,一个人去其它的城市,散散心去了。

  龙烈找不到李冉,就仿佛自己的世界变得灰暗,抱头蹲在地上,看着的人,不免沉浸在他悲伤的氛围中。

  冉冉,难道你要抛弃我,你觉得我会让它发生吗。龙烈心里想到。

  龙烈一个猛的动作站起,勾起嘴角邪魅的笑,身边的人都不由感到恶寒,这是……

  龙烈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尘,昂头挺胸,迈着坚定的步伐在众人奇怪的眼光中离开。

  龙烈走出蒂斯娱城,看了看天上的太阳。

  原来天气这么好。龙烈笑了笑,转身离开。

  导演和剪辑师有些颓废的坐在地板上,东西没了,所谓,前功进退啊。

  不一会,一群黑衣人走了进来。

  众人吃惊的看着他们,身子往后退可退,想着与黑衣人保持距离。

  其中一个人感到气氛不对,偷偷的从口袋里拿着手机。

  砰!

  啊!

  子弹打在了那个拿手机人的手上,吓得众人抱头啊啊啊直叫。

  砰砰砰!为首的黑衣人向天花板打了三颗子弹。

  众人停止了喊叫,都哆哆嗦嗦的抱头蹲在那里。

  “我们家少爷有请,麻烦你们走一趟。”为首的保镖说道,看似客气的话,却用着野蛮的动作。

  众人不敢出一口气,剩余的黑衣人走到众人面前,带领着他们上了车。

  幽离。

  “少爷,他们都被安排在了一个废旧的地下室。”雨对着面前站首的男人说道。

  “嗯。”炎熠看着窗外。

  导演看到了情况不对劲,这是谁要这么做。

  “大家先不要慌张,不要出声。”导演先安抚着众人,到时候不要乱了事情。

  众人被带在了地下室,黑漆漆的看不清脚下的东西。

  保镖把他们放在一个房间就离开了,好像,他们要接受更大的惩罚。

  炎熠在书房,眼睛一直盯着电脑屏幕看,屏幕中一个男人脸正在慢慢的向穆琳琳靠近,慢慢的两张脸靠在了一起,四片嘴唇相叠交。

  殷离直接拿着桌子上的杯子向电脑砸去,脸上有几处血滴,胸膛起伏不定的喘息着,就像是一个撒旦。

  炎熠怒气冲冲的摔开书房的门,闯入主卧室,两片嘴唇直接厮磨着穆琳琳的嘴。

  直到穆琳琳的嘴被磨掉一层皮,变得红肿不堪时,才把她给放开。

  炎熠眼睛一眨不眨的死死盯着穆琳琳。

  最后,什么都不说,一个人怒气冲冲的摔门离去。

  又发什么疯!穆琳琳心里烦躁的想着。

  佣人门看到炎熠怒气冲冲,阴沉着整张阎王脸,佣人们早早的躲到很远。

  因为,有穆小姐在,少爷很少发脾气,这究竟是怎么了,佣人门抬头看了看三楼主卧室。

  主人做什么,佣人都不可以八卦,因为你没有那个权利。

  佣人又都摇了摇头,继续做着手下的事情。

  “他们没有没收我们的手机,快点拨110!”其中一个人激动的拿出手机说道。

  “没信号!”

  “没信号!”

  “怎么办!”

  一道道无奈惊慌的声音充斥着整个暗黑的地下室,甚至直接有人吓哭蹲在地上,寻求着保护。

  导演也惊慌了,没有人来救怎么办,根本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导演心慌的想着。

  突然,导演摸到口袋里硬邦邦的东西,拿出来一看,原来是那天穆琳琳忘记拿走的手机。

  这部手机是炎熠送给穆琳琳最好的手机,随时语音视频,即使在没有信号的地方,它依旧可以信号满格。

  穆琳琳特别喜欢这部手机,但是讨厌里面存着炎熠的手机号,偷偷地给删掉了。

  但是,号码已经熟记,省的到时炎熠打电话来时候不知道是他,那样,他肯定又发脾气。

  穆琳琳特别喜欢这部手机,当时丢了,还和殷离倒苦了许多酸水,但是,没有敢告诉炎熠。

  穆琳琳为了方便与剧组的人联系,又敲了敲殷离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

  殷离很爽快的答应了穆琳琳,不过是有条件的,让她多吹吹枕头风,不要把自己发配L国。

  穆琳琳也爽快的同意了,就这样两个人达成了共识。

  “哎,这部手机有信号。”导演惊喜的对着众人说道。

  “真的?”众人都匆忙的往导演身边揽去,看着导演手中的手机,如同救命菩萨。

  快!快!快,打电话。众人焦急的催促道。

  众人眼睛希翼的看着导演贴在耳边的手机。

  “不行,这张卡是一张废卡。”导演快速的剥开换卡的地方。

  “快,拿出一张手机卡。”烦躁快去的说着。

  众人赶紧往自己身上拿出手机,卸掉手机卡。

  “给!”其中一个人,快速的把自己的卡拿到导演面前。

  导演赶紧安装好,打开机。

  噔!噔!蹬!沉着有力的传入众人的耳中。

  只见一群保镖腰间挂着枪支走到地下室门口。

  众人赶紧都挤到导演身前,用来挡住他,不放过时间的一分一秒。

  导演也甚事害怕,不敢把手机拿出来,放在口袋里。

  地下室太黑暗,有一点光线,就会吸引对方的注意力。

  导演把手放进口袋,刚才他看见有一个通讯录,凭着感觉按向了通讯录。

  嗡,电话被接通了,导演的心就一直悬在这通电话中。

  穆琳琳纳闷,谁会给她打电话呢,想了想,就只有导演知道我的号,不会是他吧。

  穆琳琳没有再犹豫,直接接起电话。

  导演掐了掐自己前面人的后背,前面人又掐了他前面的人。

  多年工作合作,马上就明白,电话成功了。

  “你们是什么人,胸口带着飞翔的火,究竟什么组织。”男人说道,传入了穆琳琳耳中。

  穆琳琳不由的有些愣了,这是什么情况。

  又接着穆琳琳听到,“你们把我们带到##地下室,干什么。”

  穆琳琳愣了愣,这是什么情况,在拍戏,不小心打着电话了?

  “你把我们全剧组的人都带到这里干什么,有什么事说啊!”男人说道。

  旁边的人也跟着符合道,“说啊,为什么!”

  “闭嘴!”一个保镖怒斥着。

  砰,一枪子弹打在男人脚下。

  这么黑不知道保镖怎么看清的,竟然没有打中。

  一发子弹,吓着全剧组的人了,马上变得安静下来,没有人敢说话。

  穆琳琳听到枪声,又听到了保镖的声音,心里恐慌了一下。

  这个声音,常常是让犯错的女佣闭嘴,怎么会,发生了什么事情。穆琳琳恐慌一点一点的放大。

  不会的,不会的,不会因为自己的。穆琳琳抱头心里寻找安慰。

  突然,穆琳琳马上把电话挂断,把自己腿上,手臂上的绷带全部拆开,披上一条外套直接跑了出去。

  佣人吃惊的看着跑步下楼的穆琳琳。

  小姐的腿,这么快好了?不是伤筋动骨最少100天吗。佣人想到。

  “快,快,快给我备车。”穆琳琳边跑边呼喊着。

  “小姐,少爷……”银妈想着拦住穆琳琳,没想到让她跑掉了,没有拦到,银妈一个人在后面干着急着。

  “司机,司机,快点给我备车。”穆琳琳跑到院内呼喊着。

  司机一看是穆琳琳,还这么着急,马上开门加油开道穆琳琳身前。

  呲,一辆车停在了穆琳琳的身前。

  穆琳琳赶紧打开车门坐上去,“快!快去##”穆琳琳焦急的拍打着驾驶座位的椅背。

  “是!”司机看着穆琳琳这么着急,快速的发动车子。

  主人做什么,下人是无权干涉的,所以司机也没有问穆琳琳去##做什么。

  保镖们听说少爷一会儿会过来,所以都站在了地下室那些人把手,并且安装了几展灯,让黑暗的地下室变的幽暗,更显示出它的阴暗。

  不一会儿,炎熠到了。

  “少爷!”众保镖低头恭敬的问候。

  炎熠没有回应什么走到了剧组人面前,隔着一条钢门看着他们。

  剧组的人愣了愣,这是炎少,什么时候得罪过他呢。众人心里回想着,究竟怎么得罪了炎少。

  炎熠阴沉嗜血的眼神看着一个男生,是他,就是他,看见了他亲琳琳了。

  炎熠被整团怒气所包围,气场大的都喷发到身边的人。

  “把他带出来!”炎熠阴沉的说道。

  被看的那个男生,心里抖了抖,为什么。

  “炎少,不知道我怎么得罪您了,为什么把我们关在这里。”被看男生颤抖的问道。

  炎熠没有回答,直接转身出去了。

  “炎少,炎少……”备看男人心里恐慌着,被带出去不知道后果会变成什么,众人默默心里担心着。

  把手的保镖不会理会男子的哭叫,因为他们是冷血动物,没有情感的温度。

  保镖把被看男子拖拉出去,带到距离炎熠五米的地方,绑在一个十字架上。

  可能,这个男人太吵,不知道什么时候嘴里多了一块布。

  炎熠眼睛暗沉的盯着这个男子,手里拿着一把枪,还没有上市的猎枪,其速度之快,杀伤力大。

  炎熠死死的盯着他,一步一步的向男子走近。

  该男子,不知道嘴里唔哼着什么,只知道他一直在摇头,眼眸一点点的放大,即使以有泪水流下,还是能看清炎熠在像他一步一步的走来。

  “我不喜欢你这张嘴。”炎熠就像是在说家常便饭似的对着该男子说道。

  该男子眼中流露着惊慌,他是知道炎熠为人的狠厉没有人可以比的上,害怕的往后退缩,即使再怎样退缩,也改变不了身体被固定的事实。

  “那怎么办呢?”炎熠呈现一副思考状态。

  男子一直在旁边呜呜着,一直在摇着头,一直在流着眼泪。

  得罪炎熠,就相当于已经到了死期。所有的人给炎熠的评价。

  “来人,那硫酸过来!”炎熠歪头对着身后的人说道。

  司机终于把穆琳琳带到了##这边,穆琳琳发现了炎熠的劳斯莱斯,眼睛暗了暗。

  穆琳琳马上跳下车,走到地下室门口,发现没有人,又继续往前走,发现了一群保镖站在那里。

  穆琳琳稍微往里面一看,竟然看到了导演,以及剧组中个别的朋友,整张脸变得暗沉下来。

  炎熠手中拿着硫酸,走到那男子前面。

  “口渴了吧,发现你一直在流泪,都流在了下面。”炎熠嗜血的说道还带着一抹讽刺。

  该男子才发现,自己被吓尿了,下面一团湿。

  炎熠举起硫酸,手臂高高抬起,硫酸全部倒在该男子的嘴上和下巴上。

  啊!啊!啊!该男子痛苦的大叫着,声音传入了外面。

  一瓶硫酸被倒完了,炎熠哈哈大笑着,不由使人汗毛恶寒。

  众人听到惨叫声和魔笑声,心里不由一抖。

  穆琳琳也听到了,面部变得更沉。

  这时,一个保镖发现了穆琳琳。

  “穆小姐!”保镖恭敬地问候,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怎么办,我也不喜欢你下面的一条腿。”炎熠阴沉的说道。

  炎熠掏出一把枪面对着该男子下面。

  “不……”该男子想要发出声音求饶,才发现自己的嘴已经想不开,甚至有几颗牙齿咽下肚子里。

  炎熠阴狠的笑了笑。

  “发生了什么!”穆琳琳走到保镖前面,一个用力,手狠狠地甩在保镖脸上,身体差点摔倒。

  被甩的保镖赶紧上前扶住穆琳琳即将摔倒的身子。

  这可是穆小姐,就算赔上自己的一条命都伤不得她一分半点。保镖心里想到,幸亏没摔倒。

  穆琳琳马上甩开扶着自己的保镖,走向刚才发出惨叫声音的发源地。

  保镖上前想要拦住穆琳琳,穆琳琳一个瞪眼,保镖缩回去了。

  剧组的人全都被穆琳琳那一瞪,嘴张了张有些失神,什么时候那个娇小的女孩可以变得阴冷。

  剧组中的人,全部猜测穆琳琳的身份,猜测难道这次事件跟她有关?

  炎熠的枪口对准男人的下身,男人的裤腿都蔓延着漆湿的状态。

  砰!

  “不要!”

  “啊!!”

  三处声音响彻整个房间,想要透彻整个房顶。

  穆琳琳跑到炎熠身边,“你这个魔鬼,你究竟想要干什么!”穆琳琳一边撕扯着一边呼喊着。

  炎熠看到穆琳琳不由有些吃惊,她本来不是躺在床上不能下地吗?

  炎熠想到这里,眸子暗了暗,看着她两条纤细的双腿踹着自己,两只胳膊挥舞着!

  “够了!”炎熠一声吼道,穆琳琳的声音也戛然停止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