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季川炸毛了

更新时间:2017-03-17 17:52:50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3834

穆琳琳猛的把炎熠推开,炎熠一个身子往后踉跄,等他稳住时,就发现穆琳琳跑到那个该死的男人身边。

  炎熠眼睛嗜红的看着那对男女。

  砰!一道喷发的血液溅滴在穆琳琳白嫩的脸上。

  啊!男人从胸口传来嘶吼的痛苦声震惊了穆琳琳。

  穆琳琳不可思议的回头看着炎熠,发现他又举起枪对准该男子的另一只手臂。

  “不,不要!”穆琳琳颤抖的阻止炎熠。

  炎熠死死的盯着穆琳琳,枪支上膛。

  穆琳琳害怕的直接挡住该男子身前,“你要打,就打我!”

  炎熠的脸变得愈发黑暗,猛的跑到前面抓起穆琳琳抗在自己的肩上。

  “啊!放开我,头疼!头疼!”穆琳琳身体倒吊,从后面拍打着。

  炎熠听到穆琳琳好疼,心里还是心疼,不想让她呆在那个血腥的房间,就把她带到了外面。

  炎熠立马把穆琳琳放在地上,使她娇小的身子依赖在自己身体上。

  “我看看哪疼?”炎熠还是担心穆琳琳的身体,马上用手去抚摸她的头。

  “头好疼!”穆琳琳说道。

  炎熠一把把穆琳琳抱起,“快,去医院。”炎熠紧张的说道。

  “放我下来,让我安静一会。”穆琳琳真心烦躁,对着炎熠吼道。

  炎熠瞪了瞪穆琳琳,脾气日益见长,动不动乱发脾气,还守着这么多下人。

  随后,炎熠笑了笑,这说明什么,说明琳琳心里还是有我。炎熠一个人傻笑着。

  穆琳琳怪异的看了他一眼,又发什么神经。

  保镖们有些无奈,这么多人被吼,少爷也能笑。

  剧组的人都很吃惊,都也知道炎熠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竟然被一个小演员吼,还开心?

  众人又把目光放在了穆琳琳身上。

  炎熠眼睛一直紧张担心的看着穆琳琳,“头,还疼吗?”炎熠把穆琳琳揽在自己怀里。

  “不疼了。”有模有样的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

  一双大手马上覆上那柔嫩的小手,揉了揉穆琳琳的太阳穴。

  “炎熠,把他们放了好不好,他们是我的朋友。”穆琳琳抬起头,对视着炎熠的目光。

  炎熠眼睛沉了沉,没有做声回答。

  空气中流动着不和谐的沉默。

  么!一个响亮的亲吻声回荡在每个人耳中。

  “你以前说我只要亲你一下,你就不会为难他们。”穆琳琳有些害怕的说道,有时,炎熠的心思她都捉摸不清。

  也许,她从未去想过。

  炎熠低头看了看穆琳琳,咬了咬牙。

  “你的身体好了是不是,什么时候!”炎熠的问题就像是机关枪,突突突的轰炸穆琳琳的脑子。

  穆琳琳的心咯噔了一下,露馅了,就炎熠那种心思缜密的人肯定会发现。

  只是穆琳琳想错了,即使穆琳琳撒谎了,炎熠也会选择相信她。

  “我不知道,你不知道有一种叫做奇迹吗,我听他们出事,事态紧急,就赶紧跑过来了,应该也算医学上的一种能力激发吧。”穆琳琳在那里胡扯着,眼睛还小心翼翼的瞥一下炎熠。

  “我看看你的腿,一会去医院。”炎熠担心的单腿跪在穆琳琳面前,去看他的腿。

  众人都听出了穆琳琳在胡扯,所有人都震惊的看着穆琳琳。

  这个女人不好惹。大家都一致认同穆琳琳很厉害,连炎少这么有能力,可怕,冷血的男人都能收服,不简单,真的不简单。

  保镖知道炎少宠穆琳琳,爱穆琳琳,到现在才发现,原来是已经宠入骨中,爱到骨里的人,又对穆琳琳恭敬了一番。

  “有点疼!”穆琳琳下腰用手去捂住腿。

  穆琳琳想要借此机会,消除炎熠的怀疑,用此转移他的注意力。

  炎熠马上把穆琳琳抱起,想要把她带入医院。

  “哎!”穆琳琳被抱起的动作吃了一下惊,随后,双腿扑棱着要下来。

  “你放过他们!穆琳琳焦急的对着炎熠吼道,害怕他真的把自己给抱走。”

  炎熠不喜欢她把注意力放在别的人身上,甚至是一个简单的小动物。

  炎熠回头看了看那些碍眼的人。

  “把他们放了!”炎熠阴沉的说道。

  “是!”保镖看到穆琳琳来时,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结果。

  导演诺诺的说道:“刚才被炎少拉去的那个男人……”

  炎熠一个瞪眼,眼睛阴沉的看着导演。

  “他也放了。”穆琳琳顺着导演的话说出。

  保镖看了看炎熠,只看到了他阴沉的脸色,并没有拒绝。

  保镖只好走到房间里,看着还有半条命的男子,没有一丝一毫的同情,直接把绳子砍断,该男子从十字架上摔倒地上。

  剧组中的人赶紧跑进入,看到该男子的惨状,即使心里有了准备,女子直接尖叫,男子还是恐惧的瞪大瞳孔。

  九辆车车急速行驶在马路上,形成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劳斯莱斯里面,炎熠紧紧的把穆琳琳抱在自己修长的双腿上,呈婴儿试抱着,穆琳琳有些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

  炎熠以为她的身体不舒服,马上用双手轻轻揉捏穆琳琳的纤细长腿。

  “腿还疼?”炎熠温柔的说出,仿佛就像是给人喂了一块糖,能把人溺死。

  前排驾驶座上的司机和保镖听见炎熠温柔的嗓音,都看了看手臂上起的鸡皮疙瘩。

  “还好!”穆琳琳弱弱的说道。

  “不去医院了,我困了。”说完,穆琳琳还打了一个哈欠,用手捂住嘴,眼睛湿漉漉的看着炎熠。

  也许,高度集中一件事,到了放松状态,会感觉到身体的疲惫。

  炎熠看了看穆琳琳的状态,“嗯。”轻轻的回道,然后把穆琳琳的头放在自己的怀里,让她找个舒适卧位。

  幽离有家庭医生,可以让他给穆琳琳看。就这样,炎熠也就放下心了。

  炎熠盯着穆琳琳的睡颜,白净娇小的脸,娇唇微张,如果老老实实的在怀里带一辈子,很好!

  炎熠,看着穆琳琳的睡着,笑了笑。

  琳琳,你只能是我的,你也不能离开。炎熠心里霸道的想道。

  可是,他不知道,越紧张,反而越容易失去。越害怕,反而越容易出现。

  很快,九辆车子行驶到幽离。

  银妈看到炎少回来,怀里抱着穆琳琳,悬着的一颗心终于安定下来。

  银妈看着穆琳琳身上盖着的毛毯。想必穆小姐又睡着了。

  银妈轻轻的为炎熠打开主卧的房间,随后关好退出房间。

  炎熠把穆琳琳轻轻的放在床上,如同照顾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动作是那样的小心翼翼。

  炎熠脱掉外套直接躺在穆琳琳身边,把他抱在自己的怀里,只有这样,他才感觉到什么叫塌心,才知道什么叫舒心。

  自从季川和肖军从M国回到帝都,肖军又逃离不掉季川的所给的噩梦。

  在M国,临上飞机时,季川联系手下的保镖,具有上千个保镖被安排在国内飞机场外,整个飞机场都被季家所占用。

  季川要求自己的得力手下季丰,不要惊动老爷子还有媒体。

  季老爷子是个行动派的人物,说做什么就是什么。

  季丰感觉到了自己的任务重大,出动上千个兄弟,还不让季老爷子知道;上千个保镖把手分机场,还不让媒体知道。

  季丰,感觉到了任重而道远。

  季川和肖军下飞机之后,“葬”的人也立马赶回了自己的国度。

  等季川和肖军走出机场,肖军就发现了脚下一片密密麻麻的保镖,脸色黑沉的看着季川。

  “怕老爷子找你麻烦,还是跟在我身边就好。”季川笑哈哈的打趣道,然后把手放在肖军的腰上。

  肖军立即打开伸过来的魔抓,直接闪躲一边,季川的手垂落在旁边。

  “不可能!”肖军厌恶的说道,头也不回的往前走。

  “可不可能,试试不就知道了。”季川不怕死的往肖军身边凑。

  肖军一个后旋,猛的踢了季川一脚,不偏不倚正好踢中脸,正好能够看见季川脸上那脚明显的鞋印。

  季川擦了擦被踢中的脸庞,妖魅的勾了季川一眼。

  随后两个人大战几次回合,众保镖无奈的扶额低着头,上面那个被打的鼻青脸肿的人,不是我们的少爷。

  季丰看着季川完好无损的面庞,只有流出液体的汗,只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两个人躺在地上气喘吁吁,季川看着满头大汗的肖军。

  “喂,还打吗?”季川对着肖军喊到。

  肖军只是瞥了他一眼,随后目光空洞的看着上方。

  众保镖,一度无语中。知道少爷不安常理出牌,也没想到会这么不靠谱。

  季川知道肖军不开心,从与那个该死的老头子说完话,整个人都把自己封闭起来,一路都没有理自己。

  季川心里不开心,矬骂老头一路,把肖军给惹毛,“闭嘴。”

  季川了解他,肖军心里不舒坦,是要发泄出来的,每次他都甘愿当肖军的靶子。

  众保镖也是行以为常。只是看看不说话。

  “他妈的看什么看,没看过!”季川恼羞成怒的对着下面保镖吼道。

  众多保镖笑笑,不过是心里偷笑。

  只有遇见肖军,季川才会失去自我。

  肖军瞥了一眼季川,从地上起来,转身离开。

  季川看到肖军要离开,马上拉住他,“去哪?”

  ……

  “我问你去哪?”季川对着肖军吼道。

  “跟你有什么关系。”肖军淡淡的回了一句。

  一句话,彻底把季川炸毛了。

  “你说没关系,好,我让你看看什么叫有关系。”季川猛的把肖军按倒在地,身子紧接着覆盖。

  “滚开!”肖军被季川的行为感到了羞恼。

  季川直接用行动来说明一切。

  没有关系,好!

  这就有关系!

  季川胸腔积压着一团火,直接啃咬着肖军的薄唇,唇舌之间相站,一个往后退,一个往前进。

  等两个人口腔中弥漫着血腥味,两个人的唇才分离开。

  两个人怒瞪着对方,季川感觉到了一种心累。

  “你他妈的发什么疯!”季川一拳狠狠的砸在了肖军头的另一侧。

  肖军没有躲开,由怒瞪的眸子变得平淡。

  他,知道,命运不会眷顾他,也从不会善待他。

  一行眼泪从肖军眼角流出。

  “我以后好好的对你。”最终,季川轻轻吻掉肖军的眼泪,如同,轻吻稀世珍宝。

  季川把肖军从地上拉起,手紧紧的握住他的手,仿佛,下一秒他能跑掉。

  就这样,季川强制的把肖军拉到了自己的别墅,与其说拉不如说押。

  “好好的休息,我陪在你身边。”季川把肖军安排在自己的卧室,看着他闭上眼睛,轻轻掖了下背角,就离开了卧室。

  有些账,是该算了。

  季川脸色阴沉的走下楼。

  “人呢?”季川阴测测的问季丰。

  “在后山。”季丰猜到是谁了,马上回答,少爷惹起来,谁都拦不住。

  季川轻点了一下头,就去了后山。

  一个中年男子被悬掉在空中,任由风把其摇摆。

  “吊了几天?”

  “二天。”季丰马上回答,少爷那阴沉的表情,怕一不小心那阴狠的招术用在自己身上。

  “放下来!”

  “是”

  很快,中年男子被放了下来,保镖把他捆绑的按压在地上。

  季川看着他,阴测测的笑了一下。

  “管家,给我干了几年。”

  “少爷我也是身不由己的啊,是老爷他……”

  砰!一颗子弹溅起了管家脚下的土。

  “我问你几年。”季川吹了吹枪口。

  管家吓得在旁边哆嗦,少爷的狠他是知道的,但是,老爷比少爷更狠,他也是知道的。

  真不知道上辈子造的什么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