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失而复得的感觉

更新时间:2016-12-15 08:46:06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5044

“不说,嗯?”季川嘴里叼着一支烟,痞痞的语气,却带着阴沉的表情。

  “少爷,我也是身不由己,是老爷他……”管家哭丧着脸说道。

  “闭嘴!”季川听的不由耐烦。

  “赏几十鞭,押在后山。”季川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随后把它碾压在鞋底。

  没有任何价值的东西,只能废掉。

  “是!”季丰在旁边应道。

  “还有,不要让任何人知道我回来。”

  ……

  季丰,有些犯难了。

  机场那么大的阵势,难道少主不知道吗。

  季川没有听到旁边的回答,皱了皱眉。

  “你想和他一样?”威胁的语气来自季川之口。

  “不,不是,一定完成任务。”季丰嘴上雄赳赳的答应,可心里快苦逼死了。

  季川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满意的笑了笑,对着季丰说道,“做的好,你可以休一天的假。”

  季川说完就离开了。

  独留,季丰一个人风中凌乱。

  季川回到了主卧,看着床上躺着的人,心稍微放松了一下,还好,他没有离开。

  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离开不了他了呢。

  季川一直看着肖军沉睡的侧颜。

  手,情不自禁的抚摸着肖军的脸庞,手下皮肤还是那么的细腻,光滑。

  季川的视线也随之往下滑轮,看着肖军性感的锁骨,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季川顺着视线继续往下看,就看到了碍眼的丝被挡住了自己的视线。

  心里感到郁闷,不能掀掉那碍眼的吧。

  不由得,抬头看向肖军的脸庞,正好与一双晶亮的眼眸对视。

  季川愣了愣,他,什么时候醒的。

  “醒了,饿不饿!”季川隐藏在黑暗中问道。

  季川有些侥幸卧室没有开灯,想想刚才自己有多么的幽怨和饥渴,脸就感觉到一阵一阵的燥热。

  趁着月光,季川看着肖军把身子转向了一侧。

  季川不由的愣了一下,他,要做什么。

  “肖军?”季川轻轻对着床上的人问道。

  肖军没有理他。

  季川凭着记忆摸索到了墙壁的按钮。

  啪!整个卧室有灯光的照射,散发着温暖的光线。

  季川心里焦急的走到肖军的对侧,看着他眼角的泪。

  感觉到了一种无力的心疼。

  “不要想那么多。”季川安抚的把肖军的头埋在自己的胸膛。

  季川感觉到胸膛传来湿热的触感,感觉到心里无比的压抑。

  如果痛苦能选择让他承担,他一定会选择承担。

  过了一会,季川听到均匀的呼吸声,笑了笑。

  随后季川把肖军放在床上,小心翼翼的钻进去,搂着肖军他才能感觉到心里踏实。

  肖军身体本能的向季川胸膛靠近,季川看着他无意识的动作,嘴角杨起了笑容。

  留下一个吻,在他的嘴角。

  两个人,第一个平静的相拥入眠。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进,阳光洒在床上的慵懒的人,为她渡上一层亮丽的光辉。

  唔!李冉舒服的伸了一下懒腰,没有那个人的纠缠,心里真舒服,又随性的在床上翻了一个滚。

  噔!李冉猛的坐起。

  自己跑了,红狐怎么办。李冉已经在外潇洒了几天,才想起红狐。

  这时,红狐一个狐狸已经把家里翻得乱七八糟,不堪入眼啊!

  李冉的整个卧室都是被鹅绒铺散开,就像是纷飞的鹅毛大雪,没想到红狐还有这本事。

  客厅中的冰箱被打开,地上一片碎片,所谓一片狼藉。

  李冉赶紧掏出手机,打开机才发现全部都是龙烈的500条未接电话和上千条短信。

  “李冉,马上给我回来!”

  “该死的女人,你在哪里!”

  “我的耐心有限,快点出来!”

  “你他妈的给我回来!”

  ……

  李冉看着这些短信,无奈的翻了翻白眼。

  李冉赶紧翻到电话簿,找出穆琳琳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第一个想要联系的人是她。

  李冉也感受到了那天在医院穆琳琳对她的冷淡,可是自己就想要情不自禁的接近她,仿佛她有一股巨大的力量,或者有一股神秘的魅力。

  可能,火狐除了自己,也就认识穆琳琳吧。李冉为自己的行为作为解脱。

  嘟!嘟!嘟!

  床上纠缠在一起的身体,两个人都听到了电话响声。

  穆琳琳直接把头扎进炎熠的怀里,想要把耳朵堵住,不想听见那烦人的声音。

  炎熠看着穆琳琳的动作,用手摸了摸穆琳琳的头,看着桌子上的手机。

  手机是穆琳琳的,谁会给她打电话。

  炎熠阴鸷的看着手机,仿佛早将电话中的人给抓过来,吊打死。

  李冉身体不由得一颤,才发现自己手臂上竟然起了鸡皮疙瘩,用手搓了搓,看着外面的天气很好啊!

  怎么还不接电话,李冉又往回拨了一个。

  嘟!嘟!嘟!电话又响起来了,穆琳琳索性直接坐起。

  尴尬的,炎熠整个人光着身子暴露在外面。

  然而,肇事人并没有发现不自在。

  “你怎么不接电话!”穆琳琳烦躁的对着炎熠吼道。

  炎熠尴尬的把穆琳琳放好在床上,拿起桌子上的手机递到穆琳琳身边。

  “你的电话。”炎熠咬牙说道,他倒是要看看是谁敢挖他墙角,一定要把他剁了喂给后上的狼。

  穆琳琳一听是她的电话,顿时,什么烦躁,郁闷,怒气都通通消失,赶紧宝贝的接过炎熠递过来的电话。

  炎熠脸色变得阴沉,只是一个破电话,竟然就这么宝贝。

  炎熠心里顿时起了无名之火,蹭蹭蹭的往上涨。

  “喂?”穆琳琳轻声招呼,还带着一抹轻柔。

  炎熠在旁边轻哼了一声,脸瞥向一边,眼睛却一直注意穆琳琳这边。

  穆琳琳奇怪的看了炎熠一眼。

  “喂,琳琳是我。”李冉在激动的说道,她,终于接起了电话,刚才都有准备挂断的冲动。

  “嗯。”穆琳琳听出了是谁的声音,嗓音变得淡淡的。

  炎熠和李冉都发现了穆琳琳的变化。

  难道还有其他人,在她心里那么重要。炎熠一想到有人在穆琳琳心里占有重要的位置,心里就不爽。

  甭说,重要位置,一点位置都不可以。

  炎熠的脸变得越发阴沉,越来越黑。

  穆琳琳奇怪了,自己都没惹他,生哪门子气,看着他毫无顾忌的在自己面前穿衣服,他无所谓,自己还怕长针眼,扭过身子继续和电话中的人交谈。

  炎熠看到穆琳琳的动作,怒气越来越发,就要膨胀的炸开,需要一个发泄的东西。

  “有什么事吗?”穆琳琳淡淡的说道。

  李冉又再次感觉到了穆琳琳的冷漠与冷淡。

  “琳琳,发生什么事情了。”李冉自己的语气中带着一抹小心翼翼,自己都不曾发现,什么时候这么胆小了。

  砰!一道摔门的声音,穆琳琳看着炎熠离开的背影。

  又发什么疯,真该哪天去精神医院看看!

  想必,也只有穆琳琳敢这么说炎熠吧。

  李冉被听到对方床来砰的关门声,发什了什么。

  几分钟过去了,李冉看了看手机,正想要张嘴说什么

  “没什么!”穆琳琳抿着嘴打断了李冉要说出的话。

  “我们还能回到以前吗?”李冉叹了一口气,语气中带着一抹悲凉传入穆琳琳的耳中。

  穆琳琳眼中浸着一层雾气,看不清前面的路该怎么走。

  李冉没有听到穆琳琳的回答,心中不免有些伤心。

  穆琳琳,只是不想,悲痛,一个人来承担就可以了。

  “帮我照顾一个红狐吧,她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李冉扯开了话题。

  “什么,三天,生病了吗!”穆琳琳焦急的问道。

  “不是,是我在外面,忘记……”李冉吞吞吐吐的说道。

  穆琳琳立即明白过来她的意思。

  “哦,我知道了。”穆琳琳说道。

  对面的李冉有些不好意思了,羞红了脸颊。

  “钥匙我放在门口草丛堆里。”

  “嗯。”

  “还有,小心一下红狐,好久没有吃东西,还不知道它的脾气会不会变得暴躁。”李冉担心的说道。

  穆琳琳不由得扶额担心,红狐三天没有吃东西,会不会饿死。

  “你进去的时候小心一点,红狐肯定把家里搞得一团糟了。”仿佛,李冉能够想象家里的一片狼藉。

  “嗯,我知道了。”

  随后,两个人挂了电话,穆琳琳洗漱准备好下楼吃饭。

  看到炎熠整装齐备的穿戴好,坐在餐厅,撇撇嘴,吃个饭,也要穿的那么拘束。

  炎熠整张脸渡着一层黑,什么人打电话,打这么久,十分钟都已经过去了。

  穆琳琳,看着炎熠黑沉得脸,想要多的远远的。

  炎熠看着穆琳琳磨磨蹭蹭的往这边走,脸又黑了一层,本来挺白的脸,现在可以和关公对比。

  “过来,快点!”眼睛死死的盯着穆琳琳说道。

  穆琳琳怕阎王一不开心,就收回自己的小命,就加快了两步。

  还没有走到,一个长臂直接拦腰抱起,最后安稳的坐在修长的腿上,腿上还放着一个做坐垫,想必是怕她被自己咯到吧。

  只有把她抱在怀里,他才感觉了什么叫踏实。

  炎熠喂一口,穆琳琳吃一口。

  “谁的电话。”最终,炎熠还是忍不住的问出。

  “李冉。”炎熠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平常都是李冉姐姐亲,李冉姐姐远的,这次竟然直接喊名。

  不过,他喜欢,说明李冉在她心中没有分量。

  “你们聊得什么。”炎熠问道。

  穆琳琳正好发愁怎么让炎熠同意她出去,正好他问了。

  “李冉公寓的火狐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让我去看看。”李冉接着炎熠喂的一口东西说道。

  炎熠马上想到了火狐,什么破狐狸,哪来那么多狐狸。

  心里有些烦躁,“不许去!”想也没想就拒绝道。

  穆琳琳看着炎熠,没有接下他送到嘴边的东西,挣扎着从他的腿上跳下。

  穆琳琳直接往楼上走,看都没有看炎熠。

  “回来!”炎熠在后面吼道。

  穆琳琳接着往上走。

  一个用力,就把穆琳琳抱在怀里,走到餐桌。

  夹起一块鸡蛋,送到穆琳琳嘴边,穆琳琳只是紧抿着嘴,低头看向别处,连看都不看他一眼。

  炎熠感觉到了心慌,想起了三年前种种的事件。

  穆琳琳也是一口也不吃不喝,连自己一眼都不看,虚弱的身体站在窗前,窗下备着厚厚的海绵垫。最终,穆琳琳还是跳了下去,昏迷了半个月。

  “我陪你一起去。”炎熠做出了退一步的选择。

  穆琳琳才抬头看了他一眼。

  “鸡蛋凉了。”穆琳琳凉凉的说出。

  “银妈,重新做一份。”

  “是。”一直在旁边守候的银妈马上回到。

  炎熠死死的把穆琳琳抱在怀里,用力的吸取她身上的味道。

  李冉放下电话,垂手在床边。

  铃!铃!铃!声音就像催命符一样,吓的李冉手一抖,手机掉地下。

  看到是一串陌生的号码,穆琳琳愣了愣,不过很快接起了电话。

  “喂?”李冉礼貌性的打了一下招呼。

  对方,只有沉默声音。

  “喂?”李冉又发出声音,奇怪是谁啊!

  “李冉,你竟然敢把我拉入黑名单!”龙烈咬牙切齿的说道,如果李冉在他旁边,想必已经被咬掉一块肉了吧。

  “你在哪里?!”龙烈恶狠狠的说道。

  李冉才发现这是谁给她打的电话,才想要挂掉电话。

  “李冉,你敢把电话挂掉!”龙烈猜到她要把电话挂断,立马出声说道。

  “什么事!”不耐烦的说道。

  “你看看新闻。”龙烈马上对着旁边的人使眼色,很快一个红点显示了位置,龙烈死死的瞪着那个红点。

  曾经,她最喜欢的旅游景点,一次,两次都不会厌烦。

  龙烈眼睛变得腥红,找了她三天三夜,她竟然玩了三天。

  李冉听到看新闻,顿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

  打开电视,扑面而来的消息全面覆盖的都是她和龙烈的报道。

  两个人还被红着脸的画面,这么污秽的照片怎么会上新闻,肯定是龙烈传的。

  李冉想到,就气的磨牙,龙烈听到对方的磨牙声,忍不住笑出了声。

  “龙烈!”李冉对着电话大声喊到。

  “亲爱的,我在!”龙烈这时已经坐在了车上,目标向着红点出发。

  李冉完全不知,以为自己躲得很远,他是不知道的。

  “你真够卑鄙!”李冉气红了脸说道。

  无所谓,在怎么说,龙烈也不会被李冉的气话所生气。

  “不呆在我身边,视频下午就会流出。”龙烈邪恶的笑着。

  “你想知道是什么视频吗?”龙烈笑着说道。

  “闭嘴!”

  “我们爱爱的视频。”

  ……

  “你在我上身的视频。”

  ……

  “还有……”

  “你真卑鄙,变态。”李冉怒吼着。

  “对啊,原来你这么了解我。”龙烈继续开玩笑。

  距离红点的位置也越来越近。

  “呆在我身边。”没有玩味的语气,改变成认真的模样。

  李冉一时接受不了,没有说话。龙烈以为李冉是在变相的拒绝。

  砰!手机砸在了驾驶位的座位上弹到司机头上。

  自己的手机她不接,一个破司机的电话就接起,还区别对待,龙烈很不爽的看着司机。

  司机一声闷哼,也不敢发出声音,感觉自己的后脑勺快被盯出一个窟窿,身子不敢动了,就怕少爷一不小心,剁了自己。

  李冉看着被挂断的手机,往旁边一甩,大早上这么烦心。

  扭头看了看窗外明媚的阳光,外面一片沙滩散发出闪闪发光的模样,吸引着李冉。

  李冉走下床,来到海滩,没有外界的打扰是多么的幽静,她喜欢这种感觉,能让人的身体放轻松。

  李冉舒服的在床上躺了半个小时,又舒服的伸了一个懒腰。

  什么声音,李冉疑惑的站起看向声音的发源地。

  突然,瞳孔变大,怎么会,这不可能啊,距离帝都最起码走一天的路程啊!

  龙烈看着李冉吃惊的眼神,眼睛灰暗了一下,不过,很快被隐藏下来。

  “三天,玩够了没有。”龙烈走到李冉身边,把她圈在自己的怀里。

  一种失而复得的感觉,用力吸取她身上的味道。

  李冉知道自己现在逃脱不开,把头扭向一边,龙烈又把她的头迫使与自己相对。

  “玩够了,回家!”龙烈说完,俯身吻向李冉,她能感觉到他的紧张,不知所措。

  吻来的既猛烈又措手不及。

  当李冉听到龙烈的一句回家,心激起了一片暖流,不知道为什么,莫名的想要哭。

  李冉情不自禁的回应着他的吻,龙烈更近一步的去吸取。

  李冉睁开眼,不知道为什么想要记住他的面貌。

  李冉情不自禁的回应着他的吻,龙烈更近一步的去吸取。

  李冉睁开眼,细细观察他的鼻子,眼睛,耳朵……

  这家伙的五官真心不赖,李冉不知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不由心生懊恼,正准备将其推开,却在不经意间看到正前方的一个红点。

  不好!

  李冉瞬间瞳孔放大,用力把龙烈拥紧,然后互换位置:“小心!”

  她看见有个人拿着狙击枪在对着他们两个人。

  龙烈瞬间感觉危险在靠近,定睛一看,糟糕,是狙击手!

  而此时,一颗子弹已脱离枪口,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朝他们飞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