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8章疗伤

更新时间:2015-10-12 12:26:47 作者:独逆 字数:1934

就在郭叶睁开眼睛的瞬间,郭叶的拳头充满了无穷无尽的力量。他的这一拳似乎能够崩碎一座山峰一般。

  王大巴都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

  本来他这一锤子下来,郭叶必死无疑的。他没想到,就在他要攻击郭叶的瞬间,郭叶体内突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

  这股力量就连郭叶都不知道来自哪里的,他只感觉到。现在的他就是神,就是天!就是一切!!

  现在郭叶目空一切,很普通的一拳朝着眼前的王大巴打了过去。

  让人没想到的是,郭叶这一拳。直接打穿了王大巴的胸腔。王大巴举起的那高高的铁锤瞬间掉落在地上。

  临死前,他那眼神中充满了无尽的恐惧。无尽的不甘,王大巴甚至都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眼前这个少年的身上,会有这么一股强大的爆发力?

  而且一拳竟然能打穿他的身体。

  一般再强大的人,都几乎都很难用拳头将人的身体打穿。然而郭叶却直接将他身体打穿了。

  “啊!”王大巴痛苦的叫了一声,然后慢慢的倒了下去。

  此时的郭叶如同上古魔神一般,睥睨天下。

  双眸横扫那群马贼,马贼看到自己的首领王大巴被杀了,一下子惊慌四散。

  大约一分钟的时间,所有的马贼都跑光了。

  郭叶看着那些马贼跑了过去,他的全身一阵倦意袭来。全身的筋骨更是散发出一阵阵剧烈的疼痛。

  紧接着眼前一黑,郭叶再次吐出一口血。完全失去知觉。

  也不知道过去多久,一阵阵剧烈的疼痛席卷了郭叶的全身。他换换的睁开双眸,想要坐起来,郭叶却发现自己的全身无力。

  “我怎么了?”郭叶的声音很虚弱。

  “仙尊,你别动。”这时候醉儿拿着一碗汤药进来,然后把郭叶扶起来。喂郭叶药。

  郭叶躺在醉儿的怀里,能感受到醉儿身上最淳朴最善良的味道。这个姑娘很善良,不过郭叶可以看得出来,醉儿刚大哭过一场。

  或许是因为,她的那个红发哥哥被王大巴杀了。她失去了亲人后,才会哭得那么伤心吧。

  这时候郭叶都有些可怜正在给自己喂药的醉儿了。

  “谢谢仙尊。”

  “仙尊是你救了我们全村人,受我们全村人一拜。”这时候村里的族长带着一群村民过来给郭叶磕头。

  “你们赶紧起来。”郭叶到现在连爬起来的力量都没有。

  “谢谢恩公。”村民们都很感激的看着郭叶。

  “恩公,来喝药。”醉儿一汤勺,一汤勺的给郭叶喂药。

  看着身边的这小丫头,郭叶深吸一口气。

  喝完药后,郭叶闭上眼睛。开始气沉丹田,准备修复自己受伤的经脉。

  “你们先出去下。”郭叶对着众人开口说道。

  “是仙尊。”村长带着那群村民离开了这个房间。

  醉儿那小丫头,有些仓促的拿着药碗。走出房间去。

  郭叶看着那醉儿那丫头的背影,无奈摇了摇头。

  郭叶盘坐着,看着前方。他用信念去召唤镇天碑。

  奇怪的是,今天镇天碑。竟然没有任何的反应,本来想借用镇天碑吞噬外围的能量来疗伤的。

  可这次镇天碑竟然没有任何动静。

  如果能够借用镇天碑吞噬天地元气的功能来运功疗伤的话,那郭叶的伤势恢复将事半功倍。

  就在郭叶想要用自己的元气来疗伤的时候,突然之间一阵郭叶的丹田,就仿佛开启一个巨大的黑洞一般。

  镇天碑动了,郭叶的丹田中。傲立着一个黑色天碑,这黑色天碑散发着古朴而又沧桑的气息。

  随着那黑色天碑急剧转动起来,周围的元气快速的被吞噬。

  “这?”郭叶惊呆了?

  这镇天碑不受自己的控制,反而主动吞噬周围的元力。这镇天碑到底是什么玩意?

  郭叶也管不了那么多了,既然有这么强大的元力。那郭叶就借用这股元力来给自己疗伤。

  有了镇天碑的帮助,郭叶的伤势好得很快。

  原本重伤的他,仅仅半天的时间。就已经恢复了。

  郭叶的伤势恢复后,那黑色镇天碑就没入郭叶的丹田。再也寻找不到了。

  郭叶试着用自己的信念,去丹田要寻找那古朴又沧桑的镇天碑。但无论郭叶如何探知都无法发现那镇天碑的存在?

  难道那镇天碑,压根就没有在自己的丹田里面?

  郭叶心里有些想不明白了。

  不过想来想去,这镇天碑对自己肯定没有恶意。所以就任凭他留在体内吧。

  就在这时候,外面传来敲门的声音:“仙尊,我可以进来吗?”

  这是醉儿的声音。

  “进来。”这时候醉儿端着一碗汤药进来了。

  看到郭叶站在床前,醉儿有些惊讶:“仙尊,你好啦?”

  “恩,我好了。”郭叶笑着对醉儿说道,然后说了一句:“不用叫我仙尊,叫我郭叶就行了。”

  “郭……郭叶。”醉儿叫郭叶,都叫得有些陌生了。然后醉儿有些失落的低着头:“仙尊,你的伤势好了后,你是不是要离开这里了?”

  郭叶听了醉儿的话后,笑了笑:“对啊,我明天就要离开这里。回归宗门了。”

  “我……我可以叫你郭叶哥哥吗?”醉儿有些胆怯的对着眼前的郭叶说了一句。

  “可以啊。”郭叶欣然接受醉儿叫自己郭叶哥哥。

  “郭叶哥哥,你可以多待几天再走吗?”醉儿的语气有些央求。她似乎很害怕郭叶离去。

  “怎么了?醉儿?”郭叶看了一眼醉儿,有些好奇。

  “呜呜……”说着说着,醉儿哭了起来。

  “怎么了,告诉郭叶哥哥。”郭叶摸了摸醉儿那乌黑柔顺的头发。

  “郭叶哥哥,我哥哥死了。我就他一个亲人,我……我……你要是再走了,我……”醉儿哭得很伤心,眼眶都红红的。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