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微不足道的贱命

更新时间:2017-01-12 10:40:23 作者:苏小楼 字数:2088

男人突然回过头,犀利冰冷的眼神恨不得如刀把她劈开。

  她猝不及防的脚下一软,手好似握着一团火,下意识的缩了回来,绝美的面庞上露出一抹尴尬的笑意。

  “我……我知道你今天心情不好,都怪我没管好成浩,他年纪小不懂事,不过一条普通的贱命也没什么大不了,不要因为这影响了你的心情。”

  “贱命?”他勾勾嘴角,浅笑如冰,“那让你弟弟一命抵一命,试试?”

  她顿时语塞!

  顾墨沉依然笑着,长臂优雅地插在口袋里,仿佛有一丝流光闪过他的眸,勾着魅惑的唇畔,低哑道,“滚。”

  林君竹微微垂眸,只说一句,“我……我替他道歉。”

  顾墨沉笑容更开,魅惑的让人睁不开眼,只是眸子宛若淬了毒一般,冷冽冰寒。

  “少爷!”

  就在这时管家急匆匆的走了进来,眉头紧锁,“外面来了个女的闹事。”

  顾墨沉还没说话,林君竹秀眉微蹙,厉声道,“闹事赶走就是了,这年头多的是闹事的,这点小事还要来麻烦墨沉,你们都是做什么吃的!”

  管家吓得连忙低下了头,想想外面的场景,他在顾墨沉家中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可是这样一个近乎可怕的女孩子他真是头一次见!

  隔着厚重的雕花陈门,他隐约听到外面凄厉可怖的厉吼,犹如地狱里猛鬼的哀嚎咆哮。

  顾墨沉浅笑依旧,优雅地走向阳台,当他看到外面的场景时,冷冽如冰山的眸里竟划过一抹不易察觉的震惊。

  满地飞溅的玻璃渣沾满了鲜血,一个衣衫单薄的女孩手持玻璃片,满身是血的站在别墅铁栅栏前,一人面对手持AK47的一群保镖,毫无惧色。

  粘稠的泪水将被鲜血打湿的睫毛和脸颊黏在一起,她早已被冻得彻底凝固,骨头好似浸在寒冰中,胸腔里的那一阵置身死亡深渊顶上的痛苦,久久未散。

  她紧握玻璃,一双清亮的眸死死盯着别墅里的人,腥红的眸犹如泣血一般,小脸煞白,冬天里,她的血瞬间凝固,连痛都没那么深刻。

  紧握着的玻璃割的浑身是血,剜心的疼刺激的她几乎昏厥过去,这个站在别墅门前的女孩子,攥紧玻璃碎片,杀气凝重,眸光剧烈的额颤抖着,像是恨不得与他们同归于尽!

  铺天盖地的痛和绝望席卷而来,她快要支撑不住!

  此刻的她,就是一具浑身沾满血腥泥泞的驱壳,她的纤指攥紧凌乱的发丝,攥的恨不得把头皮扯下,灾难如同海啸,将她吞噬的片骨不剩!

  是什么支撑着她生无可恋的来顾家别墅门前自寻死路?

  又是什么让她胆敢跟不可一世的王者顾墨沉叫板?

  “不知所谓。”顾墨沉冷冷的丢了一句,没有星辰的黯淡夜色下,他的俊脸一片深沉。

  苏洛沾着鲜血的睫毛微微颤动,目光毫无焦距,渗出血丝的水眸里,绝望的泪光颤动的厉害。

  “顾墨沉,杀人偿命!”她用尽全身力气,几乎是颤抖的吐出这几个字,咬住的红唇溢满鲜血。

  面对上膛的枪支弹药,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枪口正对着她的头,只要他们轻轻扣下扳机,她就会一命呜呼。

  被鲜血打湿的脸凄冷的可怕,她觉得自己疯了,竟敢与死神作对!

  想起奶奶冰冷的尸体躺在太平间里,她只觉得心脏疼的厉害,疼的恨不得冲上去和他同归于尽!

  奶奶,她的奶奶,这个世上最疼她的人,她还满心欢喜的答应奶奶今晚回家吃她做的红烧肉,她满心欢喜的答应奶奶以后一定听话,绝对不和外面社会上的人再来往,可是……

  “顾墨沉!你这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

  她拿起手上的玻璃往阳台上砸,忽然,就在此刻,一声震天动地的枪声响彻整片别墅,大地在此刻似乎都震了震,发出剧烈的轰鸣声。

  仅仅只有不到一秒的时间,苏洛捂住耳朵闭上眸子下意识的闪躲开,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蹲在地上。

  一睁开眼,发现自己竟然没事!

  苏洛的脸色吓得铁青,微颤的水眸里,有着绝望后泛着的希冀泪光。

  “怕死?”顾墨沉冰冷无情地声音远远传来,带着几分嗤笑。

  保镖像是得了命令一般,把苏洛拦着,苏洛用一种鬼一样的暮光看着她,清澈如水的眸子里透着深深浅浅的倔强。

  保镖毫不留情的拽起她的头发,生拖硬拽的把她拉起来,苏洛犹如死狗一般被拖到顾墨沉面前,那一瞬,苏洛心里的恐惧像是还难,呼啸而来。

  “怕死还敢来找死?”林君竹快步走上前,厌恶的瞥了她一眼,嗤笑道。

  苏洛被人狠狠拽着,根本动弹不得,满身的血好似从地狱爬出来的厉鬼,狰狞凶残,她自己惜了十几年的命在别人看来竟然一文不值,可笑!真是可笑!

  这个世界……果然弱肉强食!

  沉稳有力的皮鞋声仿佛刺进了苏洛的耳膜,痛的她几乎昏厥,苏洛眼瞅着眼前高大挺拔的如天神般的男人,眸子里竟有几分恍然。

  “滚。”

  男人连看都不愿意再看她一眼,转眼大步走进了威严华丽的别墅,他是高高在上的王者,他是主宰命运的死神,就连一个眼神,都能杀死人。

  而她呢,好像她是这个世上最肮脏邋遢的垃圾,墨眸里布满森冷,嗜血的眸狰狞可怖,苏洛往后退了几步,怕是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个男人这样的眼神。

  她被保镖无情的摁在墙上,一动不动,如同一只死狗一般任人践踏。

  男人只吐了一个字,便决定了她的命运。

  她的生命如此轻贱,轻贱的连最卑微的草芥都不如!

  林君竹嗤笑的冷哼一声,走到她的面前,瞥了她一眼,“也不瞧瞧自己是什么东西,你也配见到墨沉?”

  说完,她扭动着不盈一握的腰肢跟上了顾墨沉的脚步。

  她忘记了那一夜是怎样离开那座豪宅的,她不记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只是,在那一个冰冷彻骨的深夜,她发誓!她发毒誓!哪怕万劫不复,哪怕体无完肤,哪怕上刀山下油锅,她也要让他们不得好死!尝尝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滋味!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