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入戏太深

更新时间:2017-03-04 21:44:53 作者:苏小楼 字数:2027

顾浣清一边笑眯眯地与苏洛聊着天,一边斜着自己的眼睛看着顾墨沉。只可惜顾墨沉一直在装傻充愣,低着头优雅地吃着饭,也不抬头看他们两个一眼。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偌大的饭厅里,除了立在身侧的两个佣人外,就只剩下他们两个了。

  顾浣清故意咳嗽了一声,看着苏洛说道,“最近我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不舒服,小洛,你看看我这是怎么啦?”

  苏洛虽然一直在与顾浣清聊着天,可是也一直有在偷瞄顾墨沉。还是那样一张好看的侧脸,刀削过一般的侧颜,如神祗一般帅气的脸庞,也确实是够资格成为称霸华东一方的总裁。做事情从来也是手起刀落,干净利落,绝不留情。

  只是现如今,为什么苏洛从他的脸上分明看到了“不自在”这三个字?

  苏洛的心思本就不在顾浣清这边,自然是没有听到她的问题的。正在她发呆的时候,顾墨沉的头突然动了动。

  就在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顾墨沉陡然一个抬头,一双如鹰隼般锐利的双眼直直地向她看了过来,“苏洛,姐姐在问你话呢?”

  此时的苏洛看着顾墨沉,就犹如一只被人揭穿了小秘密的小朋友似的,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啊,不好意思,刚一下子想事情想出神了。”苏洛皱着眉头紧闭着嘴巴,僵硬地将头从顾墨沉那一端给调转了回来。心里头感到懊恼,奇了个怪了,自己的头什么时候就侧到顾墨沉那一边去了。

  这一边,她立马将头调转到了顾浣清这边,“姐姐,你刚问我什么呢?”

  莫名地,总感觉之前有些尴尬的冷空气此时突然消失了。刚刚还一直冷若冰山的顾墨沉此刻心情大好地接了一句,“姐姐刚才跟你说,赶紧再帮她治治病。”

  顾浣清听了,嗔怪地看了顾墨沉一眼,嘴里“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呀你们两个真是的,怎么感觉你们两个有种说不出的别扭呢?”

  说着,还拉起了苏洛的手,“快来告诉姐姐,是不是墨沉这个大冰山欺负你啦?不怕,有姐姐给你撑腰!”

  苏洛忙不迭地摇头,连声说道,“没有没有,墨沉对我挺好的,最近都是他在我受伤的时候陪着我。姐姐你误会他了。”

  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消息似的,顾浣清夸张的叫了一声,“哎呀,我说这小子最近怎么都不回家来的呢,原来一直是在陪着你呀。”说着还意味不明地轻笑了几声。

  顾墨沉终于绷不住了,轻声咳嗽了几声,“咳咳咳。”

  “怎么,有胆子做还没胆子承认了吗?”顾浣清燃起的熊熊八卦之火怎么可能就这么一下子就给浇灭的。

  顾墨沉轻悄悄反击了回去,“那倒不是,只是老姐你这个笑声太有特点,于是我一不小心给录了下来。想着明天去公司上班的时候,可以给咱们的那谁谁谁听听也不错。”说着,顾墨沉还摆弄了一下自己的手机,顺便按了一个回放。

  于是,顾浣清便在这场不知道因何而起的战斗中战败了,她也只能“灰溜溜”地逃走了。

  果然,腹黑的男人很可怕,腹黑的总裁更可怕。

  临走之前,顾浣清还不忘损了损顾墨沉,“墨沉,这苏洛就交给你了哦。”

  顾浣清让人将她以最快的速度推了出去,本来因为顾浣清而稍显活跃的气氛此刻又陷入了一片沉寂之中。气氛又一次恢复了尴尬。

  过了不久,两人又不约而同地开了口。

  “你......”

  “我......”

  瞬间,两人又不约而同地闭上了嘴巴。

  “让我先说吧。”顾墨沉嗓音低沉,似乎是鼓足了很大的勇气才开口说了这句话。

  “苏洛,对不起,我不该说那样的话。”顾墨沉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一下说出了这种话,明明他知道,这一切并不仅仅只是他的原因而已。

  什么时候开始,心已经不是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了呢?可就算明知如此,他还是继续说了下去,“我这辈子是第一次想要学会和女生相处,所以如果做得不太好的地方,你一定不要介怀。”

  苏洛本来低垂着的头,在听到顾墨沉如此说的时候,惊讶地抬起了自己的头看向顾墨沉,仿佛是想要从他那里找出一点蛛丝马迹证明他并非是本人一般。谁能够想到这句话竟然是出自素来以冷酷无情闻名的顾墨沉之口呢?

  大概是因为苏洛盯着顾墨沉时间有些长,盯得顾墨沉有些尴尬了,他说完了这番话以后,起身便想离开,“苏洛,我是真的想要和你好好的。也是这辈子第一次......”

  顾墨沉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后面一个温暖的身体给抱住了。这还是第一次,苏洛对自己,这么主动。

  身体先于大脑,苏洛动了。她什么都没有多想,只是起身扑上了顾墨沉,害怕他现在的离去。

  “顾墨沉,什么都不要再说了。你再这样下去,我怕自己会不忍心。”苏洛的脸,贴着顾墨沉的后背。滚烫的温度从他的后背传来,传递到了苏洛的脸上,让她此刻的脸显得有些发烫。她此刻,甚至都不敢去看顾墨沉如今的表情。

  顾墨沉此刻的神色异常平静,从一开始他就知道所有前因后果,也知道苏洛的目的。只是他也没有想到,本来只是将这一切视为一场游戏的他,现如今,似乎有些入戏太深了吧。

  月色迷离,屋内通明的灯火将屋外月亮所有的光亮给掩盖住了。让人,只能够注意到屋内这通明的灯火。

  而此刻的顾墨沉,只是神色淡然地弯了弯自己的嘴角,任苏洛如此抱着自己。说实话,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光,很享受苏洛突然地主动,还有,他知道苏洛在此刻的主动今后将会再很难出现了。

  很久以后的某一天,他回忆起如今的这一个纯粹的拥抱,依然记忆犹新,心动不已。

  让人感到特别怀念。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