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棘手的事情

更新时间:2017-03-05 23:00:36 作者:苏小楼 字数:2007

“证据确凿?”林君竹弯了弯嘴角,有些好笑的说道,“什么证据确凿,无非就是陈局长不敢得罪莫云枫罢了。”

  “不是,这次莫云枫的证据准备地很齐全,就连一丝一毫的反驳的余地都没有。不知道他是如何做到的,但是他将当时绑架的几个人中负责的那个人给找到了。”电话那头的人沉吟了一会儿,告诉林君竹。

  车内的空气显得有些凝重,林君竹看准时机将车停靠在了无人的一条路上,她拿着手机对着电话另一头的人继续说道,“不用隐瞒,说下去。”

  “这次的事情,莫云枫做得滴水不漏。他没有亲自出面,而是让这个绑匪亲自去投的案,并且告诉警察局多人指使他们的人就是成浩本人。就连成浩指使他们的电话录音都递上去了。”

  “你说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林君竹一听到事情的发展始末,惊讶地从靠椅上差点坐了起来,“这样一来,事情确实就难办了。”

  “没错,事情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就算陈局有心包庇,也无能为力。”顿了顿,又继续说道,

  “对不起,没什么能帮上忙的。”

  林君竹捏了捏头痛的眉心,“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谢谢你。”说着,便挂断了电话。

  这下,应该如何是好?

  成浩,可是自己唯一的亲弟弟啊。

  车外,一辆辆轿车飞驰而过,林君竹此刻的心情却是异常复杂。

  这么久以来,自己是第一次有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顾墨沉。”林君竹本来浑浑噩噩的脑海里突然冒出来这样一个名字,作为在这个城市里呼风唤雨、权势滔天的人的话,顾墨沉应该是少数人之间的一个。

  如果想要救成浩的话,顾墨沉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何况,她和他之间不管怎么说都还是有一些旧情在里面的。

  想到这些,林君竹直接调转了车头,朝着顾墨沉的方向驶去。

  本来平静的树木,突然“簌簌”地抖落起来。看,起风了,这天怕是要变了。

  林君竹一直紧紧盯着前方的路,望着车两旁的风景急速的往后倒退着,心思却早已经飞到了九霄之外。

  她的内心,其实是有些忐忑的。对于顾墨沉,这个喜怒无常、冷漠无情的男人,她一向都不知道该如何与他相处。

  机关算尽,是否又是真的太聪明呢?

  一路飞驰,她来到了顾墨沉家的楼下。期间趁着来的路上,她与慕环打了个电话,确定了顾墨沉的行踪,刚好今天是他的休息日。

  只是,林君竹万万没有想到,当顾墨沉开门的那一瞬间,她竟然看到了刚刚从浴室走出来的苏洛。酥胸半露,有些地方若隐若现。让人不得不浮想联翩。

  “有什么事情吗?”顾墨沉眼睛轻挑,颀长的身子靠着门边,也不介意里面的春光外泄。当然,顾墨沉这个模样,也是丝毫都没有要邀请她进去坐一坐的意思。这样子,倒是林君竹站在他家的门口,进也不是不进也不是,显得异常尴尬。

  “我……”林君竹站在门边,胸口剧烈地起伏着。一方面是因为跑得比较急,另一方面的原因,则是不得而知了。

  “有事吗?”顾墨沉靠在门边,居高临下地看着她,屋里的苏洛早已经不见了踪影,大概是进里间等着他去了吧。

  呵。林君竹内心轻笑了一声,一直以来存着的希望,是不是只是他们两个眼里的一个笑话?若不是为了成浩,林君竹只想破口大骂,将这两个不要脸的狗男女好好教训一顿。

  只是此刻,她只能假装温柔着一张脸,还要装作一副自己根本不在乎苏洛的模样,“墨沉。”林君竹低垂着头,只露出一段白嫩的脖颈,妩媚纤弱,一副娇弱美人的模样。若旁人看来,着实让人心生怜惜。只是……若不是有求于他,平常高傲无比的林大小姐又怎么可能做出如此一副模样呢?

  总该配合一下林君竹的演出罢。顾墨沉想着,轻轻应了一声。“嗯?”之后,便再无下文。

  天上的云变换了无数个模样,而顾墨沉这么长时间也只有简简单单的几个字。惜墨如金,用在现在的他身上毫不为过。

  林君竹咬了咬嘴唇,终是下定了决定,定定得看着他,“有一件事情我想和你说,能换个地方说吗?”

  顾墨沉左脸动了动,似乎是弯了个弧度,只是在林君竹看来更像是对她的嘲笑。内心仿佛有一只小猫在撕咬一般,让她觉得难受。

  顾墨沉看着她变了又变的神色,只是轻轻问了一句,“那你觉得是换哪个地方比较合适呢?如果你说我家的话,”顾墨沉转了转头,故意装作一脸为难地说道,“你也知道,不是特别的方便啊。”

  听到这句话时,林君竹的脸一下子变得卡白,紧咬着下唇的牙齿更加重了一些。她将左手放在了身后,紧紧捏成了一团,咬着牙齿一字一顿地说道,“不要紧,我不介意。”

  “可是我介意啊。”一阵娇俏的声音从顾墨沉身后传来,随后一只细白的手臂攀上了顾墨沉的身体。林君竹抬头,变扭看见了苏洛那一张得意的脸。

  “苏小姐,我找顾总有点急事。能否暂借顾总一步说话?”林君竹依然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对着前面她恨不得撕碎的两个人说道。

  “似乎有点难办呢。你也知道我们两个现在……”苏洛故意又靠近了顾墨沉一些,用嘴巴对着顾墨沉的耳朵轻轻吹了口气。顾墨沉身躯一震,再转头看向苏洛时,眸子更加深沉了,他咬着牙齿说道,“你这小调皮。”顺便还亲昵地刮了刮苏洛的鼻子。

  林君竹面无表情地看着两人在这里大秀恩爱,心里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一样急得团团转。现在自己的亲弟弟正因为面前这个女人而进了警察局,现在她活生生地站在她面前,她却不能将她给打一顿。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