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可望不可即

更新时间:2017-03-30 22:30:42 作者:苏小楼 字数:2028

苏洛使劲揉了揉眼睛,脑海里的印象终于逐渐清晰了起来,“你是陆崇光?”

  陆崇光的眼睛里突然迸发出了光彩,他从地上一跃而起“飞”到了苏洛的面前,一把拉住了苏洛的双手,“你这是记起我来了吗?”

  “嗯,上次也是你救了我。”苏洛默默地抽回了被陆崇光握住的手,有些感慨,“没想到,连着两次在我处于生死边缘的时候,都是你救了我。”

  “陆崇光,谢谢你。”苏洛看着他,无比真诚地感谢道。

  陆崇光摇了摇头,掩饰掉自己刚刚一身而过的失落,说道,“我也只是恰好路过,顺手救了你罢了。不需要太过感激我。”顿了顿,他看着苏洛略显消瘦的脸蛋,“只要,你幸福就够了。”

  之前以为,顾墨沉会是照顾苏洛合适的人选。

  而如今看来,将苏洛交给顾墨沉,也不一定是最正确的选择啊。这三番两次的,顾墨沉都没有第一个赶到。

  原以为顾墨沉能力出众、胆识过人,而如今却有些令人失望。亦或许,是因为不在乎?陆崇光深呼了一口气,试图掩饰掉内心的愤怒。

  苏洛环顾了一下四周,突然有些慌张地问陆崇光,“现在是什么时间了?”

  他起身看了看手机上的时间,“上午八点。怎么了?”

  “不好意思啊,我必须得赶快回家了。我怕,有人担心。”苏洛一边说着,一边就简单收拾着东西要下床走人。

  陆崇光并没有阻止苏洛的动作,他只是默默地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看着她迅速收拾的背影。心里回荡着刚刚她说的那句,“我怕有人担心。”

  是怕顾墨沉担心吧。据他所知,苏洛唯一的亲人,也就是她的奶奶早在几年前便因为一场车祸而离世了。

  千金难买回眸一笑。而有些人,也许直至此生,也只能用暗恋的形式过完这一生。

  陆崇光低下头,对着地板笑了笑,也许连他自己都没发觉,那笑容里该是有多苦涩。他出声喊住了苏洛,“苏洛。”

  本在穿鞋的苏洛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会转头来看着他。

  他能够感觉得到,有一道属于苏洛的目光落在了他的身上,可是他不敢抬头。他犹豫了片刻,终是鼓起了勇气问苏洛,“如果,我是说如果,换我来照顾你,你愿意吗?”

  空气突然间静止了。气氛瞬间显得有些尴尬。

  对于救过自己两次的人,苏洛这样急于离开,似乎是显得有些过分了。

  她穿好了鞋,朝陆崇光走了过来。伸出双手,给了陆崇光一个拥抱。

  “谢谢你,在我最危难的时候救了我。每次当我以为我就快要与这个世界告别的时候,都是你出面救了我。改天,我一定好好请你吃一顿饭。”

  “只是,感情这个东西,却是不能开玩笑的。而且毕竟,加上这次我们只见过两次面。”

  苏洛迅速抱了陆崇光一下又迅速抽离,她同样蹲下来看着他,精致的脸庞上忽闪忽闪的睫毛却似乎沾染了一些闪闪发亮的东西。因为抖动地太频繁,又迅速消失不见了。

  苏洛一时词穷,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于是她笑了笑,轻拍了一下陆崇光的背,“好啦,我现在是真的有事情,改日我一定请你吃饭。”

  陆崇光这时候才转过了头看着苏洛,挑了挑眉,“你说的?”

  苏洛笑着应了,“嗯。那我先走了。”

  随即,便急急忙忙地出了门。

  一出门,便看见了风尘仆仆赶过来的顾墨沉。

  她仰头看着他,还是昨天出门时的那件衣服,一脸疲惫的样子,想必昨晚也因为她没睡好吧。

  想着,却猝不及防地落入了一个怀抱。

  “苏洛。”顾墨沉低声喊着她的名字,声音有些沙哑,“为什么你总是这么令人担心呢?”

  被这么一抱,苏洛感受到顾墨沉那剧烈跳动的心跳,让人觉得有些意外。而他接下来的话,更是令她吓掉了大牙,“看来,以后要将你放在身边才安全。”

  听到这句话,苏洛的心脏也剧烈跳动了起来。两颗炽热的心脏紧紧贴在一起,这让苏洛第一次感受到,冷漠的顾墨沉内心原来也有着如此火热的一颗心。

  一想到陆崇光还在房间里,她赶紧推开了他,“顾墨沉你干嘛呢?走吧,我们赶紧回家吧。”

  回家?听到这两个字,顾墨沉满意地弯起了嘴巴,点了点头,“嗯。不过,你能告诉我你是怎么会在这个地方的吗?”

  苏洛一边快速将顾墨沉给推走了,一边跟他解释着,“我又被你那前未婚妻给绑架了,还好有个好心人救了我,还给我找了个小旅店。只可惜他很早就走了,下次找到他一定要好好感谢感谢他。”

  “哦,是这样吗?”顾墨沉看着苏洛慌张的样子,有些有趣。同时,他接到的消息明明就是苏洛和另一个男子一起走进了这见小店,而如今苏洛的话,可信度很低。不过,只要苏洛能够安然地站在自己的面前,那就足够了。

  “嗯,下次记得找到他后跟我说一声,我们一起去感谢他。”顾墨沉没有揭穿苏洛的谎言,只是应和着说道。

  “知道了知道啦。”苏洛敷衍地回答到,心里却想着才不要告诉他。

  而房间内,一直靠在门后听着他们对话的陆崇光慢慢从墙上滑落在了地上,什么时候自己能够光明正大站在她面前,与顾墨沉去争一争呢?明明,是自己先遇见苏洛的,却被顾墨沉夺了先机。

  这种可望而不可即的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啊。

  看着她一次次投入了别人的怀抱,而自己却只能这样或远或近地望着,这种感觉真的是太难受了啊。

  阳光,穿过窗帘的缝隙洒了进来,有一些光刚好洒到了陆崇光的身上。

  只可惜,陆崇光的内心还是一片荒凉。

  该死的疼痛,怎么又袭来了呢?身体,似乎慢慢失去了意识。

  在失去意识之前,陆崇光给自己的秘书打了一个电话。

  “快来,救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