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自作孽

更新时间:2017-04-17 21:13:24 作者:苏小楼 字数:2149

双眼直勾勾的盯着男人。

  “当时,林君竹还是你的未婚妻是你吧,所以你为她的弟弟掩了罪行。”说完,苏洛立即埋下了头。

  说到现在,男人已经彻底明白了。

  抬起苏洛的头。

  顾墨沉看着女人的眼睛。

  “苏洛,这件事,就在两天前,我已经调查清楚了。”

  看着女人震惊的样子,嗯,不哭了到是。

  “所以,昨天林君竹打电话找我救她弟弟,我没答应”

  “不过,你别误会。就算是,没有这件事,我也不会帮她的。”

  看着男人认真的样子。

  “那林成浩呢,

  “昨天,我已经叫人把林成浩肇事逃逸的证据送到了警察局,他会受到应有的惩罚的。”

  “别哭了啊,”

  听到男人这句话,女热。到是哭的更欢了。

  男人双手捧着苏洛的脸。

  “所以,你能原谅我吗,原谅我替林正浩掩饰罪行。”

  苏洛点点头,笑了。

  “嗯嗯,嗯嗯。”

  “我还要自谢谢你呢。”此时苏洛也想起了林君竹被除名的事。

  “为什么要将林君竹除名啊”

  看着一向精明的苏洛此时懵懵懂懂的样子。顾墨沉笑了笑。

  “她害你害得还不够惨吗?我留着她膈应我。

  说完两人相是一笑。

  到这两人算是解开了心结。

  后果就是,苏洛被压了一晚上。以至于第二天起床的时候,腰酸背痛的。

  早上午阳光正好,男人正在打领带,看着床上的女人醒了。

  “昨晚睡得好吗”

  “切~,不好。”说着苏洛就把头扭向了一边。

  “好了,下次我会克制的啊。”看着女人别扭的脸。哈,还真是可爱。

  “哦,对了,今天晚上,我们去一趟老宅,去看看,姐姐。”

  “嗯,我知道了。”

  男人走到床边。低头吻了吻女人的额头。

  “我去上班了,你在家好好休息晚上我回来接你”

  “嗯,路上小心。”

  “记得吃早饭啊,”男人回头嘱咐了一句。

  “啰嗦。”

  被说啰嗦的男人,带着笑容去上班了。

  苏洛起床,站到阳台上,看着男人开车离去,觉得惆怅。他们之间其实还有问题,除去奶奶这件事。

  还有莫云枫。

  莫云枫他打的是什么主意,苏洛请清楚楚。

  他要弄垮了顾墨沉。但是……

  这段时间,经历了这些事,和顾墨沉的误会也解开了。

  不想在出什么事了。

  苏洛就是这样的性子。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秘书办公室。

  慕环正在接电话,那头的人是林君竹。

  “慕环,你再帮帮我。”

  慕环听着电话那头女人悲戚的声音,觉得很好笑。

  死到临头了,知道求认了。早就厌倦了之前她那趾高气昂的模样。

  “君竹,总裁的行程很满,而且,确实他也并不想见你。”说完慕环站起身走向洗手间。

  “我帮不上你忙的。”

  “慕环,你忍心吗,我现在这个样子,而且我不光是被公司除了名。”说着,电话那头的林君竹,就哭了。

  “他现在还要对付林氏。你帮我约一约他吧,好吗。”慕环听着林君竹说完。计上心头。

  帮她约顾墨沉,不如帮她约苏洛。既然林君竹这么想死,那还不如送她一程。

  “好,那你等我消息吧。”说完,慕环便挂了电话。

  此时林宅。

  挂了电话的林君竹瘫坐在床上。

  其实林氏不是最主要的。

  而是他的弟弟,而且对于慕环,林君竹,多少能感觉到什么。与之前对她俯首称臣,唯唯诺诺的样子,差别太大了。还记得那天,在顾氏总裁办公室里慕环的表现,明显是与她撇清干系的意思。真是!

  求人,还不如求己。

  打电话给慕环让她帮忙只不过是试探她而已。

  看看她还有没有利用价值。

  如此而已。

  林君竹也知道,

  顾墨沉做的这么绝,也不过是因为一个女人,苏洛。

  救成浩,还不如,去找找苏洛。本来林成浩判刑不多。但昨天收到法院传票,将四年前的场交通肇事案翻了除开。

  肯定顾墨沉做的。

  这件事也就只有他敢做。无视林氏集团。

  但她实在是想不清楚,顾墨沉将案子揭发的目的是什么。既然顾墨沉不见她。那她找苏洛好了。

  顾宅。

  苏洛接到林君竹到底电话的时候,她正坐在阳台上看着院子里那棵树上的两只鸟儿。

  本来顾墨沉走了之后,苏洛还是想睡觉的,但是就因为树上的鸟儿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她不得不起床。

  在林君竹打电话来之前,苏洛收到来自慕环发来的信息。“苏小姐,林君竹想要我约顾墨沉出去见她。”当时苏洛看见这个信息的时候。觉得这两个女人实在是太蠢了。

  一个在做无用功,另一个呢,使劲儿的在她面前耍存在感。

  不过接完林君竹的电话之后,只是越发觉得慕环蠢了而已。

  “苏洛,我们见一面吧。”林君竹是这样说的。

  不过正好,自己也有账要好好跟她算一算。

  “好,下午两点,zoo咖啡厅见。”说完,苏洛便挂了电话。

  下午两点。

  zoo咖啡厅。

  林君竹不安的,搅动着杯子里的咖啡。与其说她是不安,还不如说她是不甘。

  不甘居于苏洛下方。

  但是有无可奈何。好像是鼓足勇气。“苏洛就算是我求你了,你和顾墨沉说一说,让他放过成浩,成浩已经受到了惩罚。”

  看着林君竹那衣服可恶的嘴脸。苏洛觉得自己跟她多说一句话,都是在浪费时间。

  “受到了惩罚?”苏洛语气微杨。双手抱胸,椅坐在沙发上。

  “呵,受到了惩罚,我倒是觉得,他受得惩罚还不够。”

  “你什么意思?”林君竹像是被苏洛说话时的表情吓到了,不觉的就坐直了身体。

  “什么意思?”苏洛笑了笑。

  “哈。”

  “你以为逃得了一时,能逃得了一世吗。”

  “四年前那场车祸的是我的奶奶。”

  看着林君竹震惊的表情。

  苏洛觉得还不够,接着怎么说。

  “你说,你现在是不是后悔来找我了。”

  “你说什么,”林君竹,看来是真的被吓到了。连带着说话的声音都小了很多。

  “还听不明白吗,哈,你是不是现在后悔来找我了,还真是蠢那。”

  “除却这件事,算算你对我做的那些事,你以为我还会帮你吗?真是搞笑,我是第一次见到这么蠢的女人。”

  “你好自求多福吧。”

  说完苏洛便拎着包离开了。只剩下林君竹还呆愣愣的坐在那里。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