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往事

更新时间:2017-04-20 15:00:38 作者:苏小楼 字数:1933

无论他要求什么事都会尽量满足他。

  妈妈喜欢吃葡萄,所以爸爸在自家院子里弄了几株葡萄。

  夏天,碧绿的叶子,看着很是喜人。顾浣清记得那一天很热,顾墨沉要到葡萄架下面玩儿,顾浣清也没有阻止,因为之前那个地方是顾墨常玩儿的地方,一般情况下本不会发生什么事情的。

  但是~

  就是那一天她失去了她的双腿,现在回想起来,只是揪心的痛。

  顾浣清记得那一天阳光很好,那一天的葡萄架很漂亮。

  “姐姐,我要到那里去玩了。”六岁的孩子,围在她的身边,手指向院子里的葡萄架。

  看着小顾墨沉渴望的眼神儿,顾浣清摸了摸他的头。

  “去吧,我在这儿看着你。”顾浣清比顾墨沉大六岁,那一年她十二岁。

  十二岁的顾浣清比同龄的孩子要成熟很多,知道弟弟的身子弱,再加上两人相差六岁的年纪她对顾墨沉很是疼爱。

  现在院子里一片温情。

  “叮铃铃。”

  电话响了,“墨沉,姐姐去接个电话啊。”顾浣清说着,转身便往屋里走了。而此时的院子里,小顾墨沉看着姐姐进屋去了,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看着葡萄架上的一个鸟窝儿,动作比什么都快,爬上了葡萄架……

  而对这一切,屋里接电话的顾浣清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了,妈妈。”电话是顾母打来的,她说今天手术结束了,很成功,今天下午可以回家休息休息了,妈妈告诉她,之前工作很忙都没有时间多陪陪她们姐弟俩,就借今天下午的时间好好的陪陪他们俩。

  但是就在顾浣清挂了电话,回到院子里到那令人胆战心惊的的一幕,此时小顾墨沉已经爬到了葡萄架的上方,顾墨沉看着顾浣清出来了,还冲着顾浣清甜甜的一笑。

  “姐姐,你看我厉不厉害。”

  顾浣清疾步向前,神情前所未有的严肃,可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在严肃又能严肃到哪儿啊。

  顾浣清走到葡萄架下,对着正在上面揪葡萄叶子的顾墨沉说,“这样很危险你知不知道啊,赶紧给我下来。”

  小顾墨沉不以为意的“哦”了一声,“可是家里的陈伯伯说葡萄架上的鸟窝里的鸟儿的羽毛,都是彩色的,所以我想上来看一看,”顾墨沉看向摆在自己面前的那个鸟窝,“可是那里是彩色的啊,都是光秃秃的毛还没长全呢,”

  听着顾墨沉奶声奶气的说着“毛孩没长全呢,”顾浣清站在葡萄架下抚了抚额。

  “墨沉啊,上面危险,我们下来啊,”

  “好吧,姐姐,我这就下来了,”顾墨沉便颤悠悠的站了起来。

  “墨沉!蹲下。”

  顾浣清这一喊却惊着了小顾墨沉,本来就害怕,不站起来没事,站起来之后才觉得他竟然上这么高的地方来了,顾墨沉脚一滑,就摔倒在葡萄架上了,但是没想到葡萄架那么不结实,顾墨沉连带着葡萄架都掉了下来。

  “墨沉!”顾浣清大叫了一声,想都没想就去接顾墨沉,但是她没有想到的是,是,她是接到了顾墨沉,可是,自己也被压在了葡萄架下,“啊,”当时,被压在葡萄架下的时候,顾浣清感觉的膝盖一阵顿疼,双腿便是去了直觉,而顾墨沉不知是伤到了头,还是怎么着,直接就昏迷了。

  顾浣清很害怕,孤立无援,家里一个人都没有,拍拍躺在自己胳膊上的顾墨沉的脸蛋儿,“墨沉,墨沉你别睡啊,赶紧醒醒,”顾浣清的声音已经带上了哭腔儿。

  自己小腿儿以下已经感觉不到疼痛了,墨沉还昏迷不醒。“妈妈,妈妈,你快回来啊。”毕竟还是个孩子,自己承受不了了,喊开妈妈了。

  顾母回来的时候,两个孩子已经被压了一个多小时了。

  到现在顾浣清仍记得,顾母看到她们被压在葡萄架下的神情,她的眼里就只有顾墨沉而已。

  但是自己的膝盖还往外渗着雪,但是顾母第一时间却是在低声细语的询问已经醒过来的顾墨沉。

  对自己不闻不问,是被忽视了吗,是的,一直有弟弟的存在,自己永远是被忽视的那一个。

  顾母叫了救护车,当时顾浣清已经快只撑不住了,视线模糊,她只听到救护人员来了之后,顾母说了一句“先救儿子。”

  醒来,就这么是在医院里了,当时顾母顾父,坐在她的身边,她们关切的看着她,顾母一直都还握着她的手,顾浣清想了想,在顾墨沉出生之后,自己好像就在也没有被得到过重视,只是,这一次怎么了。

  哦,是了,她的腿废了,被葡萄架上了一根铁棍砸伤了半月板,她再也站不起来了,而顾墨沉到是一点儿事都没有。

  她颓废了很长一段时间,在这段时间里她谁都不理,一直都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后来才知道,这场事故是有人蓄意为之,本来是要害顾墨沉的,但是却阴差阳错,她当了替死鬼。

  当时顾氏发展迅速得罪了很多同行业的人,明面上竞争不过,就开始想些不光彩的手段来害你。

  家里的陈伯是原来是父亲的对手安排在自己家里的,当时的葡萄架姓陈的也做了手脚。听警察调查说,对方是想以孩子受伤来分散顾父的注意力。但对方的真实目的是什么,是想让顾墨沉受伤,还是让他死呢,只是她受了伤而已,到底对方想做什么,也查不请了。

  双腿残废,对于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说,也实在是太残忍了。

  从那里以后,有很长时间,顾浣清的脾气是阴晴不定的。

  顾墨沉也知道,顾浣清是为了就他才受伤的,在那之后,才六岁的孩子,一下子好像就成长了很多。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