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章 不露声色

更新时间:2017-04-23 21:54:40 作者:苏小楼 字数:2013

算了,不想了,总会知道的。

  B市。

  早晨天刚蒙蒙亮,睡在床上的苏洛抬手揉了揉眼镜,看向站在阳台上抽烟的男人,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

  周五下午下了班之后,回到家里,男人二话不说让她收拾东西,说要她陪着来B市出差。

  一开始本来是要拒绝的。

  但是男人说,最近他的身体不大舒服,怕自己在外面万一出现了什么情况,她这个医生是必不可少的。

  当然了,作为顾墨沉的私人家庭医生,为了他的身体安全着想,必然她是会跟着来的。

  但是,想到昨天晚上,苏洛拽了拽自己的耳朵,哪里有身体不好,她现在全身跟是被卡车碾过似的,酸软无力。

  看向窗边男人,身上披着一件晨镂,一只手搭在护栏上,一只手夹着烟,简直帅呆了。

  “看够了没有?”男人看着女人一脸的痴像,笑着问到。

  “没有!”看着走到床边的男人,苏洛鼓起勇气说到,反正都是自己的,没看够怎么。

  “哈哈哈哈”苏洛的这句话到是取悦了男人,男人爽朗的笑声到是让面不改色的苏洛给羞红的脸色。

  “扣扣扣,”苏洛刚想说话,到被这敲门声给憋了回去。

  “好了,我去开门。”这个时候,有谁敲门,听到外面传来的声音,好像是一个女人。

  是了,苏洛怎么能忘记,顾墨沉出差,怎么能少得好秘书慕环呢。

  对于慕环之前苏洛的判断是一个很令人佩服的女人,一个没有出身的小女孩,自己奋斗到这一步已经很了不起了,但是她对她一直没有好感,尤其是当慕环跟在顾墨沉身边的时候。

  女人的第六感告诉她,慕环对顾墨沉有意思,是啊,这么优秀的男人,女人时谁见了能不动心?

  哎呀,苏洛生气的锤了锤被子,真是死人一个,净招一些烂桃花。

  顾墨沉回来刚好看见苏洛锤被子的那一幕。看见女人调皮生气的样子,顾墨沉忍不住笑了笑,将慕环给他的资料放在桌上随之坐在床上。

  “怎么了,你最近真是越来越招人喜欢了啊。“

  看着男人似笑非笑的样子,苏洛更生气了,“还不都是你,长得太妖娆,招了那么多野桃花。”

  苏洛“野桃花”这三个字说的特别用力,看着苏洛忿忿不平的样子,顾墨沉憋着笑,拉拉了拉苏洛身上的被子,“可是,我就喜欢你这一朵桃花,可怎么办那。”

  “可是慕环那么优秀。”

  是啊,慕环很优秀,让一直不会妄自菲薄的苏洛感觉到危机感。

  将女人的脸掰过来,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在顾墨沉的眼里,苏洛之前不是这个样子的,她独立,内敛,在与他敞开心扉之后,两人关系突飞猛进,对自己也越发依赖了。

  这对于他来说是好事,但是苏洛她还没有安全感。他有这么差劲吗?

  “苏洛,你听着,不管是林君竹,还是慕环,所有的女人在我眼里都不及一个你,”放开苏洛的脸,顾墨沉小心翼翼的摩擦着他刚才不小心掐出来的红痕。

  真是,太不小心了。

  “慕环她有能力胜任这个职位,在工作上能替我很多,放她在我的身边,仅仅是因为她的工作能力而已,仅仅是如此。明白了吗,不要瞎想了。”听到男人这么说,苏洛感动的一塌糊涂。

  其实她只是想撒撒娇而已,没想到男人这么认真。

  撒娇!天那,多长时间了,撒娇这个词离她真是好远了。

  真幸运,她能够走到顾墨沉的心里。

  看着女人继续神游的样子,顾墨沉有些着急“你听到我说的没有啊,啊?”

  苏洛双手环上男人的脖子,“我听见了听见了,”

  男人眼睛微眯,“嗯,记住我说的话,”

  拍了拍女人的胳膊,示意她将胳膊放下来。男人恶作剧似的捏了捏女人的脸蛋。

  “我要和陆氏集团在B市的负责人去探探合作的事情,”说着便开始换衣服,“我给你叫了餐,记得吃饭,我谈完了很快就回来啊。”

  听着男人在不停的叮嘱,苏洛抱怨了一句“还真是成了事儿吗妈了。”不过她喜欢。

  男人走了,自己百无聊赖。

  不过,刚才听到顾墨沉说到了陆氏,这倒让他想起了一个人,两次救她性命的人,也姓陆,陆崇光。

  看着自己摆在自己面前的饭菜,苏洛突然想起,自己还欠陆崇光一顿饭呢,想着自己便摇了摇头,人家哪是缺那一顿饭那,而是客气罢了。

  不过该表示感谢,还是得表示的。

  嗯,等回A市再约她吧。

  此时陆家别墅。

  “少爷怎么样了,”胡子花白的老人,看着床上躺着的孙子,脸色惨白,这哪是一个青年给有的模样啊,每时每刻还要关注着自己的病情,从来就没有放肆的火锅,还真是作孽啊。

  “先生,要是在不进行进一步的治疗的话,只靠药物来抑制病情,不是长久之计。我还是建议去国外治疗。”西装革履的男人对老人说到,此人正是苏洛的学长楚誉。

  对于陆崇光的病情楚誉知道不能再往下拖了,必须得尽快得到治疗才能保证完全康复。老人听楚誉这么一说,双手拍了一下腿站起来。

  “好,我这就命人联系医院,尽快出国。”刚走到门口的老人转身回过头来,“楚医生,您也也跟着崇光过去吧,我希望你能劝着他点儿。”

  温文尔雅的男人对着来人弯了弯腰,“您放心,我会的。”

  老人听着楚誉的一声答复,放心的点了点头,看着老人已经走了出去。

  楚誉对着床上闭着眼睛的男人说,“你的病情,不能再拖了,老爷子的意思你也看得出来。”

  看着床上的的男人听到他的话,慢慢睁开的眼睛。

  荼色眼睛,不起一丝波澜,很平静,与她平时看女人的眼睛不一样。

  楚誉了解他,其实这才是真正的陆崇光,从不流露自己的真性情,这也与他的生活环境有关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