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抓奸

更新时间:2018-03-29 18:58:38 作者:潜龙勿用 字数:2952

“姐,我知道我对不起爸妈!”

  小舅子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跪在我和琪琪面前,神情说不出的惭愧和凄婉。

  “可如果还不上那笔钱,我绝对会被他们打死的!”

  我的眉头拧成了深深的川字,抬头看了琪琪一眼。

  她的粉唇被咬的几乎没了血色,“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小舅子擦了把眼泪,有些绝望的道,“我知道错了姐!可如果连你也帮不了我,那,那我只能把房子卖了去抵债了!”

  他这话一出,琪琪气的整个人险些晕倒在地,“你!你!”

  我连忙挽住她的胳膊,托着她摇摇欲坠的身子,低声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琪琪恨铁不成钢的咬着牙,不知怎么跟我开口。

  小舅子却先一步朝我扑了过来,抱住我的裤腿,泣不成声道,“姐夫,是我糊涂,上了人家的当,借了人家八万块钱!可如果明天还不上这笔钱,到后天就得还十万啊!再拖下去,就连房子卖了都不够还的!”

  “八万块?”我心中微微松了口气,看来他们还并不知道我中奖的事。

  我看向琪琪,她一脸愧之色,不敢看我。

  她知道我银行卡里的存款,不多不少就是八万块。

  她也知道这笔钱,是我们作为首付去买房的。

  她更知道一旦这笔钱给出去,根本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的。

  指望她弟弟将来把这八万块还回来,无异于痴人说梦。

  短短片刻之间,我便做出了决定。

  我轻轻握住她的手,在她耳边低声道,“琪琪,你知道这笔钱对我们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浑身轻轻一颤,因为下一刻,我在她耳边说了这句话。

  “所以,现在,我将这八万块的决定权交给你。”

  小舅子知道这笔钱在我的卡上,当他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甚至可以看到他的眼睛仿佛突然发光了一样,犹如一只被主人赏了骨头的哈趴狗一般,凑到琪琪跟前,“姐姐……你,一定要救救我啊!”

  琪琪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我,她知道这笔钱对我来说,有多不容易。

  我朝她微微一笑,温柔的抱住她,“琪琪,其实经过这一年来的相处,你还不知道我的心意吗?”

  “这八万块钱,本就是我准备向你们家提亲的礼金,所以这笔钱,也迟早是你们家的。”

  ……

  当天,我带着原来的八万块银行卡来到琪琪家,见了她的父母。

  虽说琪琪她母亲对我的条件仍是不够满意,可为了解小舅子的燃眉之急。

  这事,就那么定下来了。

  整个过程,琪琪没有一丝笑容。

  她觉得对不起我。

  反倒是我,仿佛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我已经决定这件事了后,就带着琪琪离开这个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有了八百万,天下之大,哪里不可去得?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那天晚上,琪琪对我说,她想留在家里陪她父母。

  我没怎么多想,就让她在家好好休息,我也打算在家好好考虑规划一下我们的未来生活。

  深夜,看着枕边闹钟的指针,不知怎么的,我突然很想她。

  一个电话打了过去。

  良久,却始终没人接。

  我还以为她已经睡了,也没怎么在意。

  到了凌晨一点多,三个很久没见面的老同学突然给我打电话,说他们今天出差到我这,这会刚下火车,想让我出来陪他们去酒吧喝一杯。

  正好我也毫无睡意,于是我们俩约定在距离火车站不远的一家,名为“夜色”的酒吧碰面。

  我们碰头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半。

  “夜色”酒吧里,仍旧是人声鼎沸,奢靡的彩色霓虹灯晃得人仿佛忘却了一切的痛苦和忧愁。

  几杯酒下肚,不知怎地,心中那股不安的感觉,却愈发的强烈了起来。

  来到洗手间门口,我拿出手机,再次给琪琪打了过去。

  可手机仍旧是处于无人接听的盲音状态。

  就在我挂了电话打算离开时,却突然从男厕的隔间里,听到一阵阵若有若无的呻吟声。

  “嗯……不要,别在这……”

  听到这断断续续的呻吟,我整个人如遭雷击。

  这……这不是琪琪的声音吗?

  难道她在这!?

  周围的空气仿佛突然被抽走了一般,我的胸口有些窒息的喘不过气来。

  我的脸色阴沉的吓人。

  打开手机,选中联系人。

  看着手机屏幕上琪琪笑脸的图片,我的手指却停在了接通键上,迟迟不敢按下去。

  最终,我深吸了口气,还是拨通了电话。

  与此同时。

  男厕的隔间里,诱人的呻吟声突然一顿,随后突地传出一阵阵手机静音的震动声。

  这一瞬之间,对我来说,仿佛过了一万年之久。

  我只觉得浑身热血一下子冲到了头顶,来到隔间门前,直接就是一脚踹了进去!

  “呯!”

  门被大力撞开。

  入眼看去,只见琪琪满脸腮红,双眼媚的仿佛要滴水一般,半推半就的双手抵在一个年轻男子的胸口上。

  当看到我突然出现,琪琪很显然一下子懵了。

  而压在她身上的年轻男子却满脸怒意,凶狠的瞪着我,眼睛仿佛能射出子弹来,破口大骂道,“哪来的瘪三!你找死是不是!”

  男厕的骚乱,很快将酒吧看场子的保安和管事招了过来。

  当然,还有我的小舅子。

  此刻,他看到我,已经全然没有了白天的卑躬屈膝,恢复了一脸不可一世的蛮横模样。

  他抓住我的领子,一把将我摁到墙上,狠狠摔了我一巴掌,然后在肚子上又是一拳,痛的我将酒全部吐了出来。

  “你找死啊,知不知道他是谁!你想死被连累我跟你一起死!傻!X!”

  这时候,琪琪仿佛整个人才突然清醒过来,惊恐的尖叫一声,然后将落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捂着胸口,朝我这边跑了过来,“老公,老公,你没事吧?”

  见到这一幕,我痛苦的捂住了脸,不去看她。

  “严少,这人是……”小舅子矮着身子来到那年轻人身边,帮他将衬衫上的扣子一个个扣起来。

  那严少手一挥,不耐烦的挥了挥手,“我管这傻X是谁,赶紧给我把他弄走,晦气!”

  说罢,他横了小舅子一眼,随手掏出一本支票簿,拿出笔刷刷的在上面划了几个零,按在了小舅子身上,“娘的,搞得老子一点兴致都没了!这是十万,以后别来烦我!”

  小舅子如获至宝的捧着支票单,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还得意的横了我一眼。

  我朝他冷笑了一下,然后抬头看着衣衫不整,慌乱不安的琪琪。

  她绝望的低着头哭泣着,“老公,我……我不是……”

  “什么不是?”我的声音沉静的可怕。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琪琪的将自己的唇都给咬出了血,她双红赤红的望着我,突然惊道,“我知道了,是……是他给我下药了!”

  可惜当时的我,彻底被愤怒冲昏了头。

  我看着她,冷冷一笑,然后脱下身上的外套套在了她身上,“我问你两个问题。”

  她抬头看着我,露出了一丝希翼之色。

  “第一个问题,为什么我给你打电话你不接?”

  不等她回答,我连珠炮弹似的又问了第二个问题,“为什么你今晚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这个问题,她脸上的血色瞬间退的一干二净。

  我叹了口气,扶着她站起身来,用一种异常冷漠的口吻道,“你应该记得你曾经答应过我什么。”

  “所以任子琪,我们缘尽于此了。”

  离开酒吧,我没有理会身后琪琪绝望的呼唤,一步都没有回头。

  当天晚上回到家,我就整理行李离开了租房,找了一家酒店住了下来,直接关了手机,倒头就睡。

  ……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公司,向人事部递交辞呈。

  而巧的是,人事部经理,正好是公司老总女儿林婉儿。

  “为什么辞职?”

  林婉儿会说话的眼睛看着我,仿佛想将我看穿一般。

  不知怎么的,一看到她,脑海里曾经的漪梦便挥之不去。

  但一想到琪琪,我的心仍旧是痛的仿佛要滴血一样,“我……打算离开这里。”

  林婉儿沉默了一下,突然道,“你知道吗,公司这么多员工,对我来说,你是很特别的一个。”

  我愣住了,有些受宠若惊的抬头看着她,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

  林婉儿优雅的笑了笑,“我注意你有一段时间了,实话说,我不想你辞职。”

  我叹了口气,“那恐怕没办法了,我是一定要离开这里的。”

  “虽然不知道你身上发生了什么,不过……”

  林婉儿考虑了片刻,突然道,“公司打算在京设立分公司,而我将是分公司的总经理。”

  “赴任前,我会带走这里的一些人。既然你一再提起想离开这里,不如就随我到新公司发展如何?”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