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沉疴用猛药

更新时间:2017-03-21 12:19:10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459

“钩吻花,别名山砒霜,又称断肠草,是一种剧毒的草本植物,与洋金花、马钱子和羊角拗合称四大毒草!小秦,你确定要用这种剧毒的草药来救治纪老爷子?”

  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副院长戚国安皱着眉头,一脸凝重的看向秦淮。

  若不是他与眼前这个年轻人打过一次交道,知道对方不会无的放矢,只怕他现在已经将对方赶出办公室了。

  就在半个月前,鼎安集团的掌舵人纪墨锋纪老爷子突然病发,浑身浮肿疼痛难忍,四肢关节处就仿佛是扎着无数根钢针,终日被折磨的苦不堪言。

  纪老爷子这一病倒,整个纪家一下子就失去了主心骨,鼎安集团乱做一团,同时谣言四起,风传着纪老爷子即将离世。连带着鼎安集团的股价也是连续跌停,奉安市的形势一时间变得风声鹤唳。

  老爷子病倒的第一时间,就被送入了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进行救治,从那一刻起,身为副院长的戚国安就再也没有睡过一个好觉。

  秦淮虽然才二十五岁,可他看着戚国安这尊医学界的泰山北斗,脸上却丝毫不显得拘谨,语调平缓的款款而谈道。

  “戚院长,纪老爷子身患寒痹,积年已久,这次病发导致浑身浮肿,关节刺痛,是因为寒气已经深入经脉。再不救治,那将是回天乏术了!”

  戚国安皱着眉头,他的眼眶青黑,眼珠子里布满了血丝,一看就是很久没有好好休息了。

  “我知道,可是你也说了,纪老爷子这病积年已久,寒邪已经深入经脉。再加上老爷子年过花甲,体质孱弱,寻常的方法对病情根本没有作用,而顾及到病人的身体状况,我们又无法加大剂量用药,这才导致了治疗方案迟迟没有头绪!”

  秦淮微微点了点头,应声道,“嗯,纪老爷子的病情我已经看过了,一来是因为旧疾顽固,二来是病人年岁已高,你们那些专家所提出的治疗方案,不是不行,只是病人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到现在都没有进展。”

  戚国安听了秦淮的话,心中愈发焦虑起来,他的神色几经犹豫,终于忍不住带着不确定的语气,低声朝对方道,“你刚才说用钩吻花这种剧毒之物为主药,这……”

  可他话说到一半,突然想到对方那尊贵的身份,摇头泄气道,“不行!”

  “你这种治疗方法,太过凶险了!那纪老爷子可是鼎安集团的董事长,身家上百亿,我们……我们冒不起这个险啊!”

  好死不如赖活,想到纪老爷子若是因为秦淮的治疗方案失败而死在这家医院,就算将秦淮推出来当挡箭牌,他这院长也是难辞其咎。

  想到这里,戚国安摇了摇头,语气十分明确的拒绝了秦淮的意见。

  对于自己的治疗意见被拒绝,秦淮并没有意外,他面无愠色,只是轻笑一声,转身坐在了身后的沙发上,侃侃而谈道。

  “凶险?你们那些名医所提出的治疗方案不凶险,但是放在病人身上有用吗?乱世刑重典,沉疴用猛药!这句话您不会没有听过吧?”

  “纪老爷子病在寒痹,而钩吻花性属热,虽然有剧毒,但是其毒素有显著的镇痛效果,并且能够治疗风湿痹痛之症,以钩吻之毒热,完全可以治愈病人所患的寒痹!”

  说到这里,秦淮突然顿了一下,旋即他抬头深深望着戚国安,一字一句道:“只是,用钩吻花治疗,必须要我为主治医生!要是换做其他人,病人绝对会死在钩吻剧毒之下!”

  秦淮那斩钉截铁的语气,让戚国安心中猛然一跳,随后眉头又皱了起来。

  “这……”

  让秦淮为主治医生,别说医院的规章制度不允许,就算是医院允许了,纪家的人能够把纪老爷子的命交给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吗?

  嘭!

  就在戚国安犹豫不决之时,办公室的门突然被一股大力推开,与此同时,一个中年男人面带愠怒,径直走了进来。

  戚国安一看来人,面色一变,急忙放下手中的茶杯迎了上去。

  中年男人用眼角余光扫了房间一圈,看到迎面而来的戚国安,直接劈头盖脸的朝着对方厉声质问道:

  “戚院长,我爸住院至今都已经整整半个月了,却没有丝毫的起色,你还有脸在这喝茶聊天?你这个院长当得可真闲啊!”

  “鼎安集团每年给附属医院投入的百万资金,看来养的都是一群废物!饭桶!整整两周时间,你们这帮庸医到现在都没能给出一个治疗方案,害得我爸的病情越来越严重,我告诉你戚国安,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们难辞其咎!”

  身为附属医院的院长,戚国安却被这劈头盖脸的一顿骂,骂的完全没了脾气。

  他的心里更苦了,这下真是治,死。

  不治,也死。

  因为对方可是纪老爷子的亲儿子,鼎安集团副总纪罗通,并且手下掌握着对医院的资金投入,简直就是一尊活财神!

  这两年来,纪罗通从药品、器械、研究等方面,划给附属医院的投资少说也有三百多万,即便戚国安身为院长,此刻也只能忍气吞声。

  而房间里坐在沙发上的秦淮,淡淡的瞥了一眼纪罗通,自知现在不方便说话,于是自顾自的喝着茶。

  戚国安忍不住扫了一眼坐在角落沙发上的秦淮,心里是苦不堪言。

  他看着一副怒容的纪罗通,佯装出几分赔笑,讪讪说道:“纪总息怒!息怒!老爷子年事已高,体质孱弱,而这病情又深入骨髓,难于祛除,为了病人的安全考虑,我们也是在酌情用医,自然是需要花费一些时间!”

  纪罗通冷哼一声,伸出一个食指指着戚国安,厉声道。

  “我告诉你戚国安,立刻给我将全院最优秀的医生集中起来。今天之内,一定要拟定出治疗方案,你们拿着纪家百万经费,竟然连一个寒痹都治不了!我真不知道你们这些医生是干什么吃的!”

  戚国安脸色一僵,连忙道,“纪总!这可不是区区一个寒痹那么简单啊,主要是……”

  纪罗通面色一横,双目一瞪,霸道的打断了他的话,冷声道。

  “我不管什么原因!这些也不是我应该操心的问题!”

  “我告诉你们,一天时间,就一天!要是拿不出有效的治疗方案,我不仅会撤回对附属医院的投资,并且还会对董事会施压,将你这个庸医就地革职!”

  戚国安满脸苦涩,皱着眉头道,“一天?这么短的时间完全不够啊!”

  “呵呵,时间不够?”纪罗通嗤声冷笑,“我呸!我爸躺在病床上受苦,你个庸医没时间制定治疗计划,却有时间在这喝茶?这就是你说的时间不够!”

  “时间不够就给我挤时间!”

  瞪着被自己的气势压得说不出话来的戚国安,纪罗通冷声喝道:“治疗方案会自己出现吗?那还不是要拟定方案、攻克难题!什么事都要坐等现成,一拖再拖,也难怪你庸碌无为,活到现在也只是个副院长!我当初要是学医,绝对比你们这群庸医强十倍!”

  纪罗通用手指着戚国安训斥,越想越气。

  他骂着骂着,突然注意到被戚国安身后的秦淮,再一瞧着那小子悠然喝茶的模样,只觉得心窝仿佛受到了一百万吨伤害,一把推开戚国安,来到秦淮面前指着他破口大骂:

  “我身为附属医院的股东都没坐下,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别在这碍眼,去给我倒杯茶过来!”

  秦淮却是面色自若,淡淡的将杯中的剩余的茶水喝完,这才缓缓抬头,望着纪罗通,嘴角露出了一抹轻笑。

  “纪总,我这茶有毒,你可喝不得!至于我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人身自由权,貌似也不是你能管的吧?”

  纪罗通听了这话,不由怒极反笑,眼中露出了轻蔑的神色,“笑话!几万几十万的茶我都喝过,就你这破茶我还喝不得?”

  纪罗通走上前来,根本没有征求任何意见,端起茶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满是挑衅与不屑的瞪了一眼,“喝不得?我今天就当着你面喝,我倒要看看有什么喝不得!”

  “是喝不得,又不是不能喝!你既然不听劝,这一整壶我都送给你!”

  秦淮一脸随意,根本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抗拒,他从沙发上站起来看向戚国安,语气平和的说道:“戚老,关于纪老爷子的病,我的治疗方案就是这样,虽然用的是猛药,治疗过程会痛苦一些,但绝对是药到病除,治标治本!采不采用就看您意愿,告辞了!”

  秦淮说罢,也不看纪罗通,就这样头也不回的走出了办公室。

  纪罗通却是心神一动,猛然反应过来,连忙将杯中的茶水一饮而尽,然后放下杯子神色疑惑的看向戚国安问道:“那小子刚才说有治疗方案……是什么方案?”

  戚国安犹豫了一下,才低声道,“用钩吻花为主药,或许能够令纪老爷子……”

  “断肠草?”

  纪罗通眉头一挑,直接打断了戚国安的话,“你开什么玩笑?”

  他冷哼一声,强压下心中的怒火,又罐了一杯茶,沉声道:“拿毒药当圣药?简直是胡闹!废物!给我开除了这小子,我以后不想再见到他!”

  戚国安苦笑一声,“可他不是附属医院的医生……”

  眼看纪罗通就要再次破口大骂,办公室的门突然又打开了。

  秦淮从门外探进头来,看向戚国安道:“对了戚老,等会儿要是有什么突发事件,最好带纪总去洗胃导泄,再注入呼吸中枢兴奋剂!最好能让他吸氧!”

  戚国安脸色一僵,纪罗通却是没当回事气哼哼的笑了一声。

  嘭,门关了。

  办公室安静了几秒,被秦淮这么一搅合,纪罗通气消了不少,瞥了一眼手中的茶杯,脸上浮现出几分不屑,冷笑一声。

  “装神弄鬼!”

  他说着,又看向了戚国安,沉声吩咐道:“戚院长,我话就放在这儿了,别怪我没有提醒你,一天之内,给我弄出一套治疗方案,否则,小心你……”

  话还没说完,纪罗通突然觉得腹部传来一阵诡异蠕动感,下一秒钟,这种异常的蠕动,就变成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