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医者难自医

更新时间:2017-03-21 12:28:31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68

离开附属医院,秦淮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

  十五平米的小屋,每个月八百块房租,还是从熟人那里租来的,要是放在别人,最少都是一千块起步!

  正对床头的墙壁上,一幅横挂的宣纸有些泛黄,上书八个大字:

  此身苟且,医难自医!

  这幅字一眼看去笔锋劲健,字迹刚正,但是细看之下,却会发现行笔之间,给人一种外强中干之意,笔力欠佳,不具真韵。

  “唉……”

  秦淮坐在床边,看向自己三年前写下的那八个大字,忍不住长叹一口气,随即盘膝而坐,意守丹田,一股微弱的气流开始在体内缓慢运行起来。

  “可笑!普通修炼之人若是拥有《道藏医经》,至少也能够成就宗师境界,以一当百,摘花飞叶以为利器!而我,却空守宝山,十三年来日复一日的修炼,却仅仅只能配合着剧毒草药苟延性命!!”

  秦淮心中不禁生出一股悲凉,十二岁时他重伤垂死,意外被师父万良弼所救,从此便在长白山深处隐居修行。

  虽然被救治过来,但却是性命朝不保夕,隔三差五就要服用剧毒之物来调和体内的伤势,再配上《道藏医经》的修炼,这才能够勉强活命。

  在经书所述之中,将修炼之路划分为了八个大境界,依次是:入定、宗师、先天、金丹神藏、天宫、归墟、天命。

  而每个大境界之中,又依次划分有少阳、太阳、至阳、阳明四个层位。

  或许是上天垂青,秦淮以垂死之身,竟然硬生生的从入定境界的少阳位突破到太阳位!纵然是将他从阎王殿救回来的师父,对于这件事也是啧啧称奇!

  不过师父也说了,秦淮旧疾缠身,能够突破到太阳位已是极限,想要再有突破,除非神仙下凡!

  果不其然,达至太阳位之后,秦淮的身体素质虽然好了一些,但是修为却再也没有精进,而且,在入定境界之中,普通太阳位的修炼之人,那身体素质放在部队里都是中等偏上的存在了。

  但是秦淮的体质别说部队了,也就是比普通人强了那么一点儿,若是因为他是修炼之人而高看他一眼,那绝对是扯淡。

  修炼赋予秦淮仅有的优势,就是官感异常灵敏,无论是反应、听力、视力,都是远超常人。

  性命朝不保夕,修炼再难寸进,都是因为他十二岁时重伤垂死,生命元气几乎枯竭,能活到现在,多亏了万良弼这些年来为他悉心调养。

  想要彻底改变他这病秧子的身体,师父说了,有两种可能:

  一、

  修为突破至先天境界;二、玄霜。

  第一种情况显然是不可能了,秦淮现在想要突破到入定境至阳位都是奢望,至于先天境界,那绝对是痴人说梦!

  第二种情况,就是促使他来到奉安市的原因,三十年前,玄霜此人曾经在奉安露面,从此便销声匿迹,再也没有任何踪迹。

  当今世上,只有玄霜一人能够将秦淮治好,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所以秦淮这次听闻纪老爷子病重,主动前往戚国安处献策,为的就是能够得到纪老爷子看中,搭上纪家的路子,来寻找玄霜的下落。

  要知道,纪老爷子开创的鼎安集团在整个华陕省都是一流企业,要是能够动用纪家的能量来帮自己搜查玄霜的下落,绝对比自己一个人查找要强千万倍。

  第二天清晨,秦淮起床,从茶罐之中夹出一些零碎的枯花瓣,再用热水冲沏,然后整杯吞入腹中。

  那枯花瓣不是普通的花茶,而是桔梗!

  服用之后,会导致头昏、呕吐、呼吸中枢麻痹,严重者,更是会窒息而死!

  昨天纪罗通就是不听劝,喝了桔梗毒茶,最后被抬去洗胃了。

  这些剧毒药草,寻常人碰不得,但对秦淮来说,却是赖以续命的圣药,通过不同毒性的特殊调配,才能够压制住体内不断恶化的伤势,才让秦淮有了继续活下去的可能。

  十五分钟之后,秦淮已经来到了一家名叫济元堂的中医诊所之中,诊所内正坐着一个中年胖子,名叫张海亮,就是秦淮的老板。

  张海亮虽然是北方人,虽然是胖子,但是那心眼估计也就比针尖大了那么一点,虽然将自家的小房子以每个月八百块租给了秦淮,但是他给秦淮每个月的工资只有一千两百块,并且还时不时的变着法儿的克扣工资。

  秦淮每个月拿到手的薪水撑死就是四百块,只少不多,要不是张海亮良心发现,给秦淮包了三餐,估计他早就被饿死了。

  虽然钱少,但是来济元堂看病的也就是一些感冒发烧的小问题,大部分时间根本不需要秦淮出手,张海亮这个老中医就能治得好。

  而秦淮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打扫卫生,整理、清点药材,不够的药品要及时进货,若是张海亮偶尔睡个懒觉或者不想来诊所,那这济元堂就全靠秦淮一个人了。

  张海亮见到秦淮走进了诊所,那肥头大耳顿时露出了一丝奸笑,挺着个啤酒肚走上前说道:“小秦,你看看时间,八点零五分了!迟到五分钟,扣五块钱工资!”

  秦淮拿出手机一看,七点五十七,还差三分钟,但是那墙上的老式挂钟已经走到了八点零五分的位置,没办法,绝对又是张海亮把挂钟给调了。

  这也不是第一次了,秦淮应了一声,算是自认倒霉,谁让人家是老板呢。

  张海亮一脸奸笑悠然坐在躺椅上,今天又坑到了秦淮五块钱,这种感觉对他来说比捡了五十块还爽。

  对于张海亮的人品,秦淮也没去计较,虽然有些小肚鸡肠,有些市侩,但是此人却有着不小的渠道,能够帮自己搞到各种毒草药,而这些草药,都是要用来调节体内伤势的。

  “张叔,我上次托你找的五年份乌头怎么样了?”秦淮一边扫地一边问道,再过半个月,桔梗就要用完了,必须要提前找到用于调配的草药才行,否则自己的性命就要危险了。

  “哦,乌头草,嘿嘿,有下落了!”张海亮奸笑着说道:“五年份的乌头,现在已经算是稀有的草药了,虽然有剧毒,但是也不会影响它的价格!你能出多少?”

  秦淮看着张海亮那招牌式的奸笑,尤其是那红润的鼻头,顿时就有一种要被当作肥羊宰的感觉,但是也不得不说,虽然从张海亮这里拿到的各种草药都不便宜,但的确都是足年足份,从没出现假货。

  秦淮在心中默默盘算,上个月存了三百块,这个月要是能拿到三百块工资,那就有六百块存款了。

  权衡之下,他看向张海亮,一咬牙,报出一个让自己肉疼的数字:“四百块!四百买你一份乌头草!”

  “切~~~~”张海亮鄙夷的瞥了秦淮一眼,嘴角露出了一丝轻笑,“你知不知道,这些草药生长年份越长,价格就会越贵!四百块,呵,你说出来也不怕牙疼!”

  “那你要多少?”秦淮神色微怔,沉声问道。

  “五百五!”张海亮伸手掌,高高的比划了一下,“五百块是草药的价格,五十块是我的抽成。”

  五百五十块,这个价格不可谓不高,秦淮要是买了,那下个月就只剩下了五十块的存款,也幸亏他是单身,否则这五十块都不够两个人出去吃一顿饭的开销。

  “好!还是老规矩,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秦淮咬了咬牙,上次买三年份的桔梗也只是四百块,没想到一个五年份的乌头就要五百五十块。

  “嘿嘿,就是喜欢跟你小子打交道!”张海亮在那红润的鼻头上抹了一下,两只眼睛都在放着贼光,有意无意的说道:“你小子这三年来买的毒药都快接近七十株了,也不知道你是做什么,你可小心点,这乌头草的药性凶得很,服用3毫克就能够导致心跳骤停!”

  秦淮应了一声,也没有多做解释,开始清点药品数目。

  就在这时,几声嘈杂的叫喊从门外传来。

  “这中医诊所有没有人啊?!”

  一个男人一边喊着,缓步走入了诊堂之中,看上去二十六七岁,身材欣长挺拔,满脸胡渣,只不过那一张脸让人感觉十分诡异。

  秦淮与张海亮闻声转过身去,见到有客人进来,张海亮的脸上迅速堆起了一脸笑容,快步向着那胡渣男走去,只不过刚来到这人身边,张海亮的脸色就微微变了几分。

  那胡渣男一眼看上去也没什么不对劲,只不过他的脸……准确的说是半边脸,左半边脸倒是挺正常的,但是右半边脸完全就扭曲了起来!

  眉毛歪斜,眼角下拉,脸上肌肉皱褶,嘴角向耳后收缩,就像是有一只看不见的手在强行拉扯着男人的面部肌肉。

  见到张海亮走上前来,胡渣男立刻露出了一抹笑意,不过这笑容在他那张扭曲的脸上显现出来,倒是吓得张海亮心中发虚,稍微呆滞了一下。

  “医生,我这一大早起来就面瘫了,你看看能治吗?”胡渣男也意识到了刚才的尴尬,立刻收起了笑容,只能板着脸问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