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胡渣面瘫男

更新时间:2017-03-21 12:28:4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51

“我靠,面瘫啊!”张海亮在心中长出一口气,脸上神色一松,“我还以为是鬼上身了!”

  胡渣男板着脸,努力让自己那半张扭曲的脸显得不那么吓人,继续问道:“我下午要去谈生意,脸可不能像现在这样,你这里能治好吗?”

  “面瘫啊……”张海亮吸了一口气,在心中盘算了几分,“好些年没碰到这种病了,这样,我用针灸给你试一试,治好了就收你三百块,治不好一分不取,怎么样?”

  “三百块,也行!”面瘫脸立刻点头,“那快开始吧!”

  秦淮在旁边听着,立刻铺好了一张诊床,让面瘫男躺了下来,同时给张海亮拿出了针袋放在旁边。

  张海亮倒没有直接下针,而是先拿出了穴位图仔细辨了脸部的几处穴位,同时又查了查相关的医书。

  “医生,可以开始了么?”面瘫脸躺在床上问道。

  “再等一下!”张海亮还在看着那本厚厚的医书,头都没抬的低声说道:“学医的时候老师说不考面瘫,我当时就没划重点!玛的,早知道就一起学了!”

  秦淮一脸无语,先拿了热毛巾敷在面瘫男的脸上,又过了一会儿,张海亮放下了手中那本书,坐在面瘫脸的身边。

  “再重申一遍,先前说好了,治好了你给我三百,治不好分文不取!”

  “行了,别啰嗦了,你快开始吧!”面瘫脸将脸上的热毛巾递给秦淮,语气已经不耐烦了。

  张海亮从旁边的针袋中拿出了一根毫针,先刺入了那扭曲的半张脸上,针尖首先落入印堂穴上,接着又依次刺入阳白穴、迎香穴,等到一连针刺了八个穴位之后,面瘫男的半张脸已经被毫针占据。

  过了小半会儿,张海亮在面瘫男耳边问道:“有感觉没有?”

  “啥感觉?”面瘫男随即反问,那半张脸还是扭曲着,没有任何好转。

  张海亮眉头一皱,又纠结了半刻,随即开始将面瘫男脸上的毫针依次取下,“治不好!我这小诊所治个感冒发烧都是拿手,这面瘫还是第一次遇到,治不好,你另寻高人吧!”

  面瘫脸一听,正要说话,却被秦淮抢先了,“张叔,既然你治不好,这下就轮到我了!咱们事先有约定,我治好的病人,那诊金都是我的!”

  张海亮还没说话,面瘫脸却是眼神一变,看向秦淮问道:“你可以治好我的面瘫?”

  秦淮笑道:“乡下人的土方法,不是什么高明手段!”

  “小秦,你确定能治?”张海亮在旁边说道:“这医人可不是儿戏啊,病没治好不要紧,要是让患者病上加病,那责任你可背不起!别说是你,我这济元堂的招牌都要被你砸了!”

  面瘫脸一听,也跟着说道:“小兄弟,你既然敢夸下这个口,那我也就跟你先交个底!治不好,那是你能力有限,没关系。治好了,我给你六百块!但你要是没治好,还让我这情况更加严重了,丑话我先说在前面,你哪只手治的我,我就打断你哪只手!”

  面瘫脸说着,那一双眼睛突然就让人感到有些阴冷,再配合半张抽搐扭曲的脸,更加多了几分诡异吓人。

  张海亮胆小怕事,立刻就将秦淮拉了一下,“小秦,你有几斤几两,自己不知道啊?想钱想疯了吧!这个人看上去不像是善茬,为了那几百块,犯不上得罪这种人啊!”

  “张叔,放心吧!”秦淮笑着说道:“面瘫嘛,我们乡下人都会治!不要紧!”

  秦淮说着,拿起针袋之中的毫针,向着面瘫男的脸上刺去,这第一针,与张海亮刚才一样,都是刺的印堂穴。

  而接下来就不同了,张海亮之前是在患病的那半张脸上取穴,而秦淮却是在健康的那半边脸下针。

  “这位大哥你也别急,在中医来讲,面瘫是邪气侵袭经络,这治疗的重点,就是把经络之中的邪气祛除,你这面瘫自然就能好,不是什么难事!”

  秦淮一边说着,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丝毫怠慢,向下直取阳白、四白、承浆等面部阳经穴,这一连串动作看上去风轻云淡,可是却让张海亮逐渐皱起了眉头,站在原地坐立不安。

  “这小子爱钱不要命,现在我也帮不了他了,治疗面瘫应该针刺那病患的穴位,怎么还能对着健康的穴位下针?完了,我这济元堂的招牌算是毁在这小子手里了。”

  秦淮心无旁骛,毫针一根接一根,依次又取了鱼腰、迎香、颧髎、下关等十多个穴位,或是浅刺,或是斜刺,都是在健面的那一侧下针,还有几个更是在耳后、手上取穴,跟面瘫的那侧完全没有关系。

  这样的下针取穴,看的张海亮一头雾水,同时心中愈发的没了底气,“治疗面瘫,怎么还能在手上取穴?完蛋了,这小子这么胡乱下针,要是没事还好,出了事,连我这个小诊所也跟着他一起倒霉了!唉……”

  “啊~~~~~~”

  就在秦淮刺完最后一个穴道之后,一直躺在床上不声不响的面瘫男突然发出一声大叫,突如其来的声响吓得张海亮身躯一颤,表情立刻难看起来,像是快要哭出来了。

  “你个小秦,跟了我三年都没出什么乱子,偏偏今天为了几百块钱招惹到这么一个人,我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这济元堂开了几十年,这次可算是阴沟里翻船,名声臭了!!”

  张海亮心中七上八下的,一边埋怨秦淮,一边琢磨着现在上去求饶还来不来得及,耳边却又响起了面瘫男的声音。

  “爽!真爽!”面瘫男声音之中带上了几分酣畅淋漓,“你这几针扎的,我全身都热起来了,之前脸上一直都是冰凉麻木的,现在也好多了!”

  张海亮心中一惊,这才将视线定格在面瘫男的脸上,却见到先前扭曲抽搐的那半张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恢复正常,并且面色红润,容光焕发。

  “行了,起身吧!”

  秦淮收了针,看向面瘫男说道,此刻他容貌恢复了正常,那一脸的胡子拉碴,倒是给他平添了几分颓然的气质,再加上此人五官端正,面容清秀,倒也算得上俊秀。

  “舒坦!真是舒坦!”胡渣男的面瘫被治好了,满面红光坐起了身子,一只手不断地在脸上摸索,似乎是恨不得再摸出病来让秦淮再下几针。

  “小兄弟,你这一手还真是有些本事啊!”胡渣男笑着站起身,一拍秦淮肩膀,拿出六张百元大钞递了过去,也不多说,径直出门去了。

  秦淮小心翼翼的将诊金收好,提防着张海亮那放着绿光的贼眼,轻声感叹道:“有钱人就是大方,随手一挥霍,都是我半个月的工资啊!”

  张海亮哪有心思听秦淮闲话,一双眼睛都快放出光了,盯着秦淮手中的那六张百元大钞,心中尽在盘算着怎么才能从那里给自己捞点油水过来。

  “张叔,咱们事先说好了,我看的病人,这诊金都是我的!”秦淮提醒道。

  “知道了!”张海亮一挥手,满脸不快,就好像是丢了六百块似的,心中虽然有怨气,但是对秦淮刚才那一手还真是服了。

  “哎,小秦,刚才面瘫的那小子,你怎么治好的?不在患面下针,反而是给健面、耳后、手上下针,这些穴道与面瘫完全没有关系啊!”张海亮厚着脸皮问道。

  “没有关系?”秦淮一听顿时笑了,“中医讲究五行生克,一气周始,人体本身就是一个太极,互相协调均衡,怎么能没有关系?”

  “切,我就问一句,你还跟我拽上了!”张海亮不屑的瞥了一眼,“不就是六百块嘛,你叔我这辈子连四个轮子的轿车都坐过,捷达啊!哎,小子,你坐过捷达轿车吗?四个轮子,那叫个气派,皮革座椅,那叫个舒坦啊!算了,跟你说了你也不懂!”

  张海亮起身走到了诊所门口,背负双手,摆出一副世外高人的姿态,不再理会秦淮。

  就在这时候,洪亮的引擎声由远及近如同惊雷划过,一辆火红色的法拉利F12berlinetta极速驶来。

  这款车是法拉利年度最新款,价格530万,搭载全新V12发动机,车身造型是在风洞中精雕细琢而成,线条流畅而不乏野性,绝对可以称之为法拉利史上性能最出色的公路版跑车。

  秦淮也被这巨大的动静惊得从诊堂走了出来,刚好见到那辆法拉利不偏不倚的停在了诊所门口,车门打开,一个留着大波浪长发的美艳女人走了下来。

  “谁是秦淮?”

  女人的目光看向张海亮问道,她上身穿着一件黑色修身衬衫。

  张海亮被问的眼睛都直了,他这一副矮冬瓜的模样,什么时候得到过这种女神级的人物主动问话,站在原地受宠若惊,就差嘴角流下哈喇子了。

  “我是!”秦淮缓步走了上来。

  美艳女人打量了一眼,并不多说,直接对着秦淮打开车门,行事雷厉风行,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上车!”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