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中医之节气

更新时间:2017-03-22 09:42:36 作者:sw 字数:3208

突然被一个气质高贵,美艳动人的女神邀请,秦淮神色也是微微一愣,只是将那辆停在面前的F12beilinetta扫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一辆普通老百姓奋斗一辈子都买不起的豪车。

  “这位小姐……”

  秦淮有了推测,刚想发问,就被女人直接打断了。

  “我是纪慕芸,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请秦先生上车!”纪慕芸简短截说,声音和她的容貌一样高贵无暇,虽然说的是“请”字,但是那语气根本就没有任何商量的余地。

  纪慕芸,纪家的三小姐,也是鼎安集团掌舵人纪墨锋纪老爷子的小女儿。

  “纪……纪慕芸!”张海亮说话哆哆嗦嗦,有种云里雾里的感觉,眼神闪躲的看了过去,纪家的千金大小姐,纪老爷子的掌上明珠,竟然就站在自己面前!

  他面色僵硬的对纪慕芸露出几分微笑,努力想表现出一副绅士风度,奈何纪慕芸的目光从始至终一直都定格在秦淮的双眼之上,完全无视了张海亮的存在。

  “好!”

  秦淮点了点头,向着那辆法拉利走去,纪慕芸将目光收了回来,转身坐进驾驶位,已经开始系安全带了。

  “张叔!”秦淮走到张海亮身边,一脸坏笑的打着趣说道,“你刚才说我没坐过的四个轮子,皮革座椅,捷达轿车,跟眼前这个也差不多吧?”

  张海亮回过了神,被这一句话憋得老脸通红,那辆捷达就是他考驾照时候练习所用的教练车,怎么能跟眼前这个法拉利相比?

  这完全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啊!

  “嘿,不好说,不好说!”张海亮偷偷看着F12berlinetta粗狂而又优美的线型,嘴里含糊不清的说着,这哪里是不好说,根本就是无法相提并论!

  “我临时有事,请一天假,今天你坐诊啊!”

  秦淮拍了一下张海亮的肩膀,坐进了法拉利副驾驶的位置,只听一声引擎轰响,红色的车身带过一道虚影,等张海亮想起要眺望的时候,已经连车尾灯都看不见了。

  张海亮看着空旷的诊所,心中涌上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这个小子在他眼皮子底下呆了三年,什么时候攀上纪家的高枝了?还让纪家大小姐开着两千多万的跑车来接他?

  车内,秦淮将豪车的内部装饰一览之后,也是禁不住深吸了一口气,即便是他先前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没有承受住纪慕芸这种豪门千金的奢侈程度。

  单单是自己身下坐着的一套真皮座垫,意大利名家纯手工缝制,至少也是七万块一套!不要问秦淮是怎么知道的,透过后视镜刚好能够看到后排座椅上掉落的一张凭票,上面是俄语书写的物品与金额。

  好在秦淮除了汉语还学了几门语言,在那凭票上扫了一眼就都明白了,六十多万卢布,折合成人民币至少也在七万块之上。

  这时候,秦淮终于相信了张海亮经常说出来鄙视他的一句话:“有钱人的生活,根本不是你能够想象的!”

  想想自己为了调理伤势,买一个五年份的乌头几乎就花光了身上的积蓄,而人家豪车里面的座椅,直接就抵得上自己好几年的工资,怎么几万块的巨款在人家眼里就一文不值了?

  “秦先生,既然是戚伯伯向我推荐的你,那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纪慕芸开着车,目光直视前方,语气平淡的说道:“我爸的病,有没有生命危险?”

  戚伯伯,八成就是戚国安了,不用想也能知道,纪家人既然找上了秦淮,自然是通过了戚国安的言语,那也就是说,秦淮先前所说的治疗方案,应该已经被纪家的人深思熟虑过了。

  “今天是几月几号?”秦淮没有直接回答,反而是抛出了这么一个与纪老爷子毫无关系的问题。

  纪慕芸听罢,美艳的脸上顿时浮现出了几分愠怒,她压低声音说道:“纪先生,请你拿出一点医生的职业素养好吗?我现在正在与你讨论我父亲的病情,请你不要岔开话题!”

  “既然你认可我是纪老爷子的医生了,那就拿出一点病人家属的素养出来!”秦淮淡淡的说道:“今天是几月几号?”

  “六月十四!”纪慕芸被气得银牙紧咬,没好气的回了一声,继续问道:“现在请你告诉我,我父亲的病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

  “七天之内,让我主治,我以性命担保纪老爷子能够病愈,治疗时间越早,风险就越小!要是过了这个时限,只怕就凶多吉少了!”秦淮一脸正色的说道。

  “七天?为什么是这个时限?”纪慕芸皱着眉问道。

  “七天之后是什么时节?”

  “是夏至。”

  “不错,就是夏至!”秦淮沉声说道:“中医认为,夏至,是一阴生的时候,就是天地从阳入阴的开始。夏至是阴阳气交之时,在传统文化之中更是一个节气,每当大节气交替的时候,年老体弱者就会发生特殊的不适感,慢性病情此时可加重,重病此时可恶化发生死亡!”

  “中医?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搞那玄乎的封建迷信?!”纪慕芸轻蔑的瞥了一眼,根本就没有将刚才的话放在心中。

  秦淮也没有气恼,接着说道:

  “纪小姐你是富家千金,从小接触的是西方的科技,不过中医学与玄学能够存在五千年之久,并且传承下来,并不是没有其中的道理!每当大的节气交替之时,天地气机交互,的确是会导致重伤垂危的人自然死亡!这是再正常不过的自然现象,并不是封建迷信!”

  “哦?”纪慕芸眼中流露出了一丝诧异,这还是她第一次听到有这样奇异的自然现象。

  索性在车上无聊,秦淮就继续说道:“所谓节气,为什么要这样称呼?气,就是天地间的阴阳之气;节,则是取自竹节的意思。

  节气交替,就像是一段竹子上凸起的竹节,对那些生命元气衰弱的人来说就是一个大槛!很少有人能够撑过来!”

  说到这里,秦淮的语气又严肃了几分,“中医诊病,讲究天地人三才,也就是人与天地相应。现在让我去救治纪老爷子,我有十成把握!但要是等到夏至当天,我连一成把握都没有!”

  “为什么?”纪慕芸似乎是来了兴趣,立刻问道。

  “为什么?节气交替的时候救人,是中医大忌,这是与天地气机相争!回天乏术啊!”秦淮沉声说道。

  说到这里,秦淮下意识的向车窗外看了一眼,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有人跟踪我们?”

  “什么?不可能!”纪慕芸第一反应就是猛踩油门,巨大的引擎轰鸣声响起,这辆钢铁猛兽瞬间就飙射出去,迅速与后方一辆黑色跑车拉开了一百多米的距离。

  黑色的跑车没有标志与牌照,是一辆改装车,刚刚被法拉利拉开了一百多米距离,那辆跑车猛地提速,双方距离迅速缩短,转眼之间就要追上来。

  纪慕芸瞥了一眼后视镜,俏脸之上迅速弥漫了一层寒霜,恨不得一脚将油门踩到底,朱唇轻启,恨恨的说道:“可恶,我特意换了新车,一路上都很低调,竟然会被人跟踪上?”

  秦淮也意识到了来者不善,纪墨锋可是鼎安集团的掌舵人,毫不夸张的说,他的安危,关乎着万千人的切身利益,纪家的人要他活命,自然有其他人要这纪老爷子早日归西,而秦淮,自然就成为了整场博弈的关键。

  眼看着黑色跑车愈来愈近,秦淮眼中的光芒越发冷冽,“纪小姐,照你这样永远都甩不掉后面的车,你来坐副驾,换我开车。”

  纪慕芸却根本没有听出秦淮语气之中的严重性,一双美眸盯着前方的路况,沉声说道:“我的车从来都没让第二个人开过,更何况还是个男人!”

  “纪小姐,你难道还没看出来吗?那辆黑车是冲我来的,就算对方超上来,把车逼停,也不会对你纪大小姐怎么着,相反,我一个无名小卒,偏偏却能够治好纪老爷子,你说他们会将我怎么办!”

  秦淮说着,又向后瞥了一眼,那黑车是经过改装的跑车,性能自然不会差到哪去,短短的几秒钟又重新跟了上来,现在距离已经不超过五十米了,并且还在加速之中。

  “啊?你是说那辆黑车是冲你来的?”

  “难道一个没有牌照的改装车追上来就是为了打一声招呼再走?”

  秦淮一句话直接将纪慕芸问的哑口无言,可她是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人,特别反感别人使用自己的东西,更何况是这辆上个月才从保时捷总部订购的F12beilinetta!

  “你懂车吗?”纪慕芸一时间进退两难,纠结着问道。

  “F12beilinetta,被誉为法拉利史上动力最强劲,性能最佳的车型,搭载的是排量为6262cc的V12发动机,最大功率可爆发540千瓦,峰值扭矩高达690牛米,破百公里只需3.1秒,破二百公里8.5秒!”

  秦淮说罢,将纪慕芸强行拉了起来,同时他向旁边跨过去,身子如同泥鳅一般贴着主驾驶座的靠椅,从纪慕芸背后顺势挤入了驾驶座上。

  “你干嘛?”

  纪慕芸大惊,身为纪家的千金大小姐,她何曾以这种难以启齿的姿势与异性有过如此亲密的接触,感受着臀部与背后传来的触感,她的身体如同被无数电流穿梭,一时间浑身酥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