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惊险公路赛

更新时间:2017-03-22 16:16:23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2850

驾驶着法拉利史上性能最出色的公路版跑车,秦淮手上完全没有丝毫的生疏,仿佛他才是这辆车真正的主人。

  “秦淮,你干什么?”

  纪慕芸在短暂的恍惚之后反映了过来,她的娇躯完全坐在了秦淮的怀中,吹弹可破的脸蛋已经被两朵红霞所掩盖,粉中透红,从脸蛋蔓延到脖颈,甚至都要将她耳根子也烧红。

  “再不走,今天就是我的忌日了,我这种小市民要是死在了你的车上,岂不是玷污了你纪大小姐心爱的座驾?”

  秦淮说着,脚下却丝毫不含糊,稳稳的踩着油门,转眼之间就从六十飙到了一百二,强大的惯性使得纪慕芸的娇躯向后倒去,柔软的身体猛然挤上了秦淮的胸膛,她那温软的身躯一顿。

  “啊?”

  纪慕芸早已经不是懵懂无知的少女,哪能不知道自己坐在了秦淮什么地方,她惊呼一声,一张俏脸羞得如同晚霞那般烧红,还未经人事的她,此刻心中如同小鹿乱撞,浑身上下不断涌起阵阵酥麻,娇躯不受控制的轻微颤抖起来。

  伴随着秦淮不断加速,后方紧追不舍的黑车似乎被激起了凶性,如同一只饥饿的野狗疯狂的追了上来,最新款V12引擎带来的强大动力自然是不用多说,只不过那辆改装的跑车竟然没有丝毫颓势,竟然在一点点的逐渐逼近!

  “啊!”

  就在这时,纪慕芸又惊呼一声,不是因为下身的反应,而是她透过后视镜看到了那黑车窗户里,竟然探出了一把漆黑而又冰冷的手枪。

  “竟然还带了枪!”

  秦淮心中猛地一惊,看着时速表上已经飙到了160的示数,又瞥了一眼后方不断逼近的改装车,以及那如同死神镰刀即将斩下的漆黑枪口,秦淮猛地深呼一口气。

  “抓紧了!”

  伴随着这一声喊出,极速狂飙的火红色法拉利骤然减速,仪表盘示数极速下降,纪慕芸伸出两只藕臂死死撑在仪表盘上方,柔嫩的娇躯急剧后倾,来抵抗着骤然减速所产生的引力。

  秦淮目光一凝,手指之间闪过一抹微弱的紫光,竟然如同变戏法一般,瞬间出现了一根银针!

  改装黑车没有料到秦淮突然之间减速,二者之间的距离在这电光火石的片刻急剧缩短,短的都来不及让改装车司机作出下意识的反应。

  就在这一刻,两辆车以极高的速度差处在了同一个位置上。

  嗖!

  秦淮手腕一抖,一抹微弱的紫光悄然从指间电射出去。

  呼~~~~~~~~~~~

  强大的速度差在两车相会之时挤压出汹涌的气浪,下一秒,黑色跑车如同脱缰的野马直冲出去,与此同时,那车窗之中隐约还传来了一声尖锐的痛叫。

  秦淮心如止水,就在与黑色跑车擦肩而过的瞬间,他迅速转动方向盘朝外向打轮,法拉利的车头贴着地面转了个一百八十度,伴随着轮胎与地面刺耳的摩擦声,整个车身迅速转入了对向车道,完全与先前背道而驰了。

  换挡、回轮、踩油门!

  轰~~~~~~~~~~

  火红色的车身如同离弦之箭,迅速向着来时的方向极速驶出,当黑色跑车反应过来,准备减速的时候,已经连法拉利的车尾灯都看不到了。

  “草!玛的!”

  黑色跑车之内,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脸色愠怒,伸出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方向盘上,在他身旁,副驾驶的位置坐着另一个男人,只不过这个人的手腕竟然被一根纤细的银针所刺穿,一柄沾着鲜血的手枪不知何时已经掉落在他的脚下。

  主驾驶座上的男人瞥了一眼被银针刺穿手腕的同伙,目光之中寒芒隐现,“头发丝一般纤细的银针,竟然能够被他投掷出如此强大的力道,这小子不是一般人,我们的情报有误!撤!”

  黑色跑车没有任何停留,极速向前开去,消失在了公路的尽头。

  “纪小姐,你现在可以下去了。”

  秦淮将车停在了一处空旷地带,对着坐在自己身上的纪慕芸说道。

  “啊,哦!哦!好的!”

  或许是因为刚才惊险的冲突,纪慕芸脸上的潮红退去不少,听到秦淮的话,她立刻解开安全带,向着旁边的副驾驶上跨坐过去。

  “秦先生,真的不好意思,我没想到竟然会有人派杀手来阻截你!他们难道不知道你是我纪家要的人吗?”纪慕芸说到这里,美眸之中已经充满了气愤,想到刚才被枪口瞄准的瞬间,心中还有几分后怕。

  “纪家又怎么了?”秦淮淡淡的说道:“纪老爷子一倒下,鼎安集团偌大的蛋糕就只待人来分割,他们有什么不敢?别看你纪家家大业大,可是那暗中也有不少眼红的人!”

  见纪慕芸已经在副驾驶上坐好了,秦淮立刻启动车子,“虽然你是纪家的大小姐,但是给纪老诊病的事,你一个人的意见应该还做不了主。走吧,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嗯!”纪慕芸虽然脸色难看,但是经过了刚才的险境,也只能点头答应。

  十五分钟之后,两人从附属医院的停车场进了电梯,附属医院的大楼一共有32层,从外部看上去恢弘大气,顶层的整个楼层都是留给省委市委领导的特殊病房,一般情况下闲杂人等根本进不去。

  而纪老爷子的病房,则是安排在第三十一层。

  两个人进了电梯之后很快就来到了三十一层,电梯门打开,四名身穿黑色西装,手拿电棍的私人保镖立刻全神戒备,充满警惕的盯着秦淮看过去。

  “这位是秦先生,老爷子点名要见的贵客。”

  纪慕芸对三名保镖吩咐了一声,带着秦淮就向内部走去,穿过走廊,在纪慕芸的带领之下,秦淮进入了一个一百多平米的豪华病房之中。

  这个大病房之中,除了患者病房,还有两间亲属房和一间护工房,客厅大得离谱,装修极尽奢华,一应摆设都是高档家具,各式家电也是应有尽有,就算与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相比,也毫不逊色。

  秦淮刚从门口走进去,耳中就听到从患者病房中传来的低语声:“爸,我跟你说过了,那姓秦的小子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您怎么就是不听呢!他说用钩吻花为主药,这哪里是救你,分明就是想要毒害你啊!”

  秦淮一听就乐了,与纪慕芸对视了一眼,见到对方眼中投来了几分无奈,他摇头示意,信步走入了纪老爷子的病房之中。

  “我说是谁在背后说我坏话,原来是纪罗通纪总,呵呵,纪总,您昨天刚中了桔梗之毒,往后几天偶尔会胸闷气滞,您可要留点心啊!”

  纪罗通循声转过头来,见到秦淮面露微笑的信步走入,他脸上顿时浮现出强烈的怒火,自己堂堂鼎安集团的副总,竟然会被这个无名小卒耍了一回,这笔账可是一定要找回来!

  想到这里,纪罗通强行压下了心头的怒火,脸色一沉,看向秦淮冷喝:“小子,你害得我中毒洗胃,平白无故在医院躺了一天,你还敢来!”

  秦淮没有理会纪罗通,径直走到病床前面,对着躺在病床上的老人恭敬行了一礼:“小子秦淮,见过纪老爷子!”

  见到秦淮直接将自己无视了,纪罗通刚刚被压下心头的怒火顿时又涌了出来,怒目相向厉声喝道:“小子,我在跟你说话,你竟敢无视我?我看你是活腻味了!阿勇、阿威,给我好好教训教训这小子!”

  话音刚落,两个体型壮硕的男人立刻转过身来,这两人都是退伍军人出身,手段绝对不简单,听到纪罗通吩咐之后,一脸冰冷的走向秦淮,就要将他扣在墙上。

  “纪老爷子,这就是你纪家的待客之道?”秦淮瞥了一眼那两个向自己走来的保镖,神态自若,眉宇之间根本没有丝毫的慌乱。

  纪墨锋是个年过六旬的老人,两鬓斑白,一头灰白的头发整齐的梳着,神态看上去却很憔悴,或许就是因为这次生病折腾的吧。

  从秦淮走进门到与纪罗通冲突,他自始至终都躺在床上一语不发,直到刚才秦淮发问,他才缓缓伸出枯瘦的手,摆了摆,示意那两个保安退下去。

  纪老爷子发话,两个保安自然是乖乖退了下去,老人这才转过头来看向秦淮,仔细打量了片刻之后,这才缓缓开口,用苍老的声音问道:

  “年轻人,听说,你想毒死我这把老骨头?”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