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点穴显神威

更新时间:2017-03-22 22:07:5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79

“年轻人,听说,你想毒死我这把老骨头?”

  纪墨锋话音落下,整间病房顿时一片安静,就连正要继续为难秦淮的纪罗通也识趣的闭上了嘴,目光不怀好意的看向秦淮,想要看看这小子要怎么给老爷子一个交代。

  钩吻花,那可是剧毒之物啊!

  “不是毒死,是置之死地而后生!”

  秦淮抬眼看向纪墨锋,目光沉稳,脸色平静,在这个跺跺脚整个奉安市商界都要抖三抖的纪老爷子面前,秦淮神色自若,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拘谨。

  “好一个置之死地而后生!”纪墨锋轻笑,深邃的目光中露出了几分意味深长的神色:“我老头子虽然年龄大了,可还没到老糊涂的时候,你要用断肠草为主药,可我老头子还不想这么早的死啊!”

  “那恐怕由不得纪老您的心意了!”秦淮淡淡的说道。

  这句话说出,病房之中再度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由不得纪老的心意是什么意思?那不就是说纪墨锋离死不远了?

  纪墨锋平静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去,人之已老,最忌讳的就是有人用自己的生命来开玩笑,更何况还是个二十多岁的黄毛小子在自己面前大放厥词!

  “混账小子,竟敢对我爸不敬!”

  纪罗通当即冷喝,听到这大逆不道的话语,他一下子双眼暴瞪,伸出手指着秦淮的鼻子,新仇加上旧恨,此刻的他已经是火冒三丈了!

  “在我纪家的地方,竟然敢咒骂我爸,我看你是活腻味了!阿勇、阿威,给我掌嘴!”

  两名保镖悄然瞥了一眼纪老爷子,见到那阴沉的脸色,已经明白这小子是真的得罪了纪老爷子,于是也没有了顾忌,脱去上身的西装,撸开袖子,壮硕的肌肉强大而又霸道!

  阿勇走在前面,目光冰寒,抬手间就向着秦淮的咽喉抓去。

  被两个铁塔一般的汉子逼了上来,秦淮不退反进,右手并成剑指,脚下向前踏出一步,迎着阿勇袭来的大手,一指点在了他手腕内侧太渊穴处。

  太渊穴,属手太阴肺经,更是肺之源穴,百脉汇之。

  秦淮那一指点在阿勇穴位之上,其中还带上了一缕真气,太渊被点,则阻止百脉,内伤气机。

  砰!

  阿勇身型一顿,如遭雷击,如同雕塑一样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的脸色迅速涨红,发紫,神情之中满是痛苦之色。

  又过了一秒钟,那铁塔一般的身躯轰然倒下,瘫坐在地上粗重的咳嗽起来,直接失去了战斗能力。

  “什么情况?”纪罗通面色大惊,亲眼目睹秦淮轻描淡写就放倒了阿勇那一米九的巨大身躯,他惊愕的眼珠子都快瞪了出来。

  “中医,点穴!”秦淮语气平淡,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点穴?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儿!”阿威低声叫骂,语气虽然不屑,但是目光已经变得十分谨慎。

  有了先前的教训,他立刻从腰后拿出了一把电棍,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挥起电棍就向着秦淮的头顶砸去。

  秦淮虽然是修炼之人,但是因为身患旧疾,在力量上根本无法抵挡这些职业保镖,好在他反应灵敏,远超常人,就在那根电棍即将打在头上的前一秒,他双腿发力,向前低身一闪,精瘦的身体如同灵猴蹿到了阿威身后。

  砰!

  电光火石之间,秦淮转身就是一指,点在了阿威背后肩井穴的位置。

  阿威身躯一颤,脸色大惊,一股又痛又麻的感觉迅速从肩井穴处扩散出去,他下意识的挥起电棍转身向后打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仍旧立在原地,浑身麻痹竟然不听使唤了!

  “阿威,愣着干什么?给我狠狠的打这小子!”纪罗通在一旁大喝道。

  “纪总……我……我的身子不听使唤了!我动不了了!”阿威眼中满是惊惧之色,颤着声音说道,他拼命的想要将身体转向秦淮,却根本无法移动分毫!

  嘭!

  秦淮一脚将阿威踹倒在了地上,转身看向了纪罗通,眼中已经是一片冰冷。

  “小……小子,你……我不管你用的什么手段,再不出去,我立刻报警抓你!”纪罗通慌乱中拿起身边的一个花瓶,横在身前心有余悸的说道。

  “你要是不想让我点你的哑穴,就给我把嘴闭上!!”

  秦淮冷冷的说了一句,然后在病房中环视了一圈,这才发现纪慕芸竟然一直都站在病房之外,感情这女人竟然没有跟自己一同进来?!

  此刻纪慕芸正一脸紧张的看过来,美艳的脸上秀眉微蹙,似乎是生怕秦淮一个控制不住,将自家老爷子与大哥直接撂翻了。

  秦淮心中也有了几分纳闷,这女人来都来了,怎么就一直站在门外看着,一步都不踏进来?难道是纪家重男轻女?或者是进病房需要得到纪老的召见?

  秦淮眼底露出了一丝疑惑,不过现在显然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他又看向了躺在病床上的纪墨锋。

  纪墨锋不愧是鼎安集团的掌舵人,虽然躺在病床上没有自保之力,眼看着两个保镖相继被放倒,他竟然没有丝毫的慌乱,神情平静,一如先前那般阴沉着脸。

  秦淮走上前来,站在病床边上淡然说道:“纪老爷子,这些天来,您是否觉得身子一天不如一天,精神越来越疲倦,头脑越来越昏沉,且四肢乏力,食欲不振,但是先前寒痹的症状却稍微有些缓解了?”

  纪墨锋神情微变,一直阴沉着的脸上逐渐露出了一抹惊讶,随即沉声问道:“不错,这几天虽然精神头有些差,但是关节上的疼痛却逐渐减轻了,我这是即将康复的征兆?”

  “不!”

  秦淮摇了摇头:“这是您即将撒手的征兆!”

  “嗯?”纪墨锋一直都没怎么睁开的双眼陡然间瞪向了秦淮,连带着呼吸也粗重了几分:“你说什么?”

  “我说您老这是即将去世的征兆!”秦淮没心没肺的重复了一遍,似乎是生怕纪老爷子听不清,他的声音还提高了几分。

  纪罗通现在是又惊又怒,手中拿着的花瓶就正对着秦淮的脑袋,心中正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砸,还是不砸,这是个问题!

  “纪老爷子,我跟您保证,往后七天,您的精神会越来越差,越来越嗜睡,但是寒痹的痛苦会越来越轻,等到第七天,您老将会精神大好,并且浑身上下几乎都感受不到疼痛,跟痊愈了差不多!这种状态,在医学上称之为回光返照!”

  “什么?”纪墨锋失声叫了出来,目光之中的平静终于出现了慌乱。

  “欺人太甚!你竟然敢公然咒骂我爸回光返照!老子跟你拼了!!”纪罗通满脸怒火,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愤怒,手中的花瓶当即就向着秦淮脑袋砸去。

  “住手!”

  纪墨锋一声大喝,惊得纪罗通浑身一个机灵,手中的花瓶顿时掉在了地上,噼里啪啦摔成了一地碎片。

  “爸,这小子竟然敢咒你!我就算不要这条命都要跟他拼了!”纪罗通涨红着脸,瞪着秦淮怒吼道。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我退下!”纪墨锋突然脸色一变,劈头盖脸的将纪罗通骂了一句,“从现在开始,秦先生是我的贵客,你们三个立刻给我出去!”

  三个,自然就是纪罗通再加上另外两个保镖,任凭纪罗通心中有千万个不愿意,但是只要纪墨锋一发话,这纪罗通就没有半点忤逆的想法,唯唯诺诺的带着两个保镖走出了病房。

  纪墨锋看着儿子离开的背影,满面愁容的叹了一口气,随即对秦淮客气道:“秦先生,让你见笑了!”

  “这怎么能是见笑呢!纪老爷子您都是行将就木了,纪罗通身为纪家独子,还是对您言听计从,没有任何忤逆的表现,子孝如此,有何可笑?”秦淮平淡的说道。

  “孝顺?”纪墨锋苦笑,是,是孝顺,不过也太孝顺了,说白了就是懦弱,没有主见!这样的儿子要是生在普通人家,那是一桩好事,但是纪罗通今后可是要接手鼎安集团的啊!

  当着秦淮一个外人的面,纪墨锋没有多说,将这个小插曲一语带过,然后看向秦淮一脸正色的说道:“秦先生,关于您用钩吻花为主药的想法,我想知道具体的治疗过程。”

  “哦?这么说,您老不怀疑我了?”

  “我若是说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你,你信吗?”

  “何以见得?”秦淮问道。

  “你若真是其他人派来毒杀我的,那就太干净,太耿直了!”

  纪墨锋说了一句就不再说了,也说清了,拿秦淮的履历来说,纪家查到的资料显示,秦淮在二十二岁之前的所有信息都是一片空白,剩下三年就是在济元堂诊所当学徒。

  任何一个想要对纪老爷子不利的人,都不会用这样一个干净异常的人来当卧底,至少应该是从小品学兼优,之后考入某医科大学,然后又出国深造。

  这样一个人,才有资格被纪家的人看上,并且得到重点关注。

  所以说,秦淮的履历太干净了!

  而耿直,自然就说的就是以钩吻花为主药的治疗方案。

  试问,有哪个搞暗杀的会一上来就说自己要用毒药?这样的医疗方案肯定要被重重检查,直接就毁掉了很大的暗杀几率!

  纪墨锋一语说破,神色之间也多出了几分真诚:“秦先生,我想知道你究竟是怎样用钩吻花这种剧毒之物来治疗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