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叫一声爸爸

更新时间:2017-03-23 13:09:56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02

“想知道治疗方法?”秦淮看着纪墨锋双眼,露出了一抹神秘莫测的笑意:“其实也简单,您老体内旧疾引得寒气深入经脉,阻碍了体内气血运行,而钩吻花虽有大毒,却恰好对寒湿弊病卓有成效,要说通俗一点,就是以毒攻毒!”

  听了秦淮的话,纪墨锋沉思了一会儿,接着问道:“那进入我体内的钩吻花毒素,又该如何治愈?”

  “这个纪老爷子不必担心,整个治疗过程都在我的掌握之中,毒素治愈了您寒痹症状之后,我会用针灸将毒素导出。”

  “针灸!原来如此!”纪墨锋听罢点了点头,眼中露出了几分从容,对于秦淮的话,他没有丝毫的怀疑,随即直接问道:“治疗什么时候能够开始?”

  秦淮拿出一张病例纸递了过去,“这张纸上写着治病所需要的十二种草药,让你纪家的人下去收罗,什么时候收集齐了这些草药,什么时候就能够开始治疗!”

  纪墨锋接过那张纸看了一眼,然后将纪罗通叫了进来,将病例纸递了过去,“明天之前,将这张纸上的所有药草都给我备好,每一份药草都要你亲自把关,不能有一丝一毫的疏漏!”

  “是,父亲!”纪罗通低着头接过了病例纸,恶狠狠的瞪了秦淮一眼,才转身走了出去。

  病房之中又剩下了纪墨锋与秦淮两个人,这二人四目相对,良久,纪墨锋才开口问道:“你想得到什么?钱?权?还是女人?只要你说出来,我纪家能办到的,一定会帮你办到!”

  秦淮微笑着摇头,缓缓开口说道:“纪老爷子怎么就这么肯定?”

  “这天下之间所有男人,除了金钱、权力和女人,还有什么想要的吗?”

  “看来秦某要让纪老爷子失望了!”秦淮笑着说道:“我来为您治病,的确是有所图谋,但不是为了那些身外之物!”

  “哦?”纪墨锋神色之间露出了几分兴趣,一双眸子盯着秦淮问道:“你救我一条命,却与财、权、色无关,那究竟是什么?”

  “究竟是什么,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不过秦某有自己的原则,办多少事,说多少话,具体的要求,等您老彻底康复了再说!”秦淮没有明说,先卖了个关子。

  “那好!若是你真能治好我这身旧病,只要你所求的我能做到,我一定竭尽全力报答你这救命之恩!”

  纪墨锋一番话说得恳恳切切,说罢,他挥了挥手,秦淮示意,点了点头,悄然退出了病房。

  “怎么样,我爸的病你能治好吗?”

  秦淮刚从病房出来,纪慕芸就走上来低声问道。

  “纪小姐,你为什么一直都站在门外面?”

  秦淮又没有直接回答她,而是一脸好奇的问道。

  “你先说你能不能治好?”纪慕芸语气急促的问道。

  “之前在车上不是告诉你了吗?越早治疗越好!”

  听到秦淮的话,纪慕芸神色一松,眼神之中多出了几分庆幸。

  秦淮说完,继续问道:“你怎么不进去?”

  “关你什么事?”纪慕芸白了秦淮一眼,转身向着外面走去。

  “嘿,我这又是招谁惹谁了!”秦淮满心的纳闷,一脸无辜的紧跟纪慕芸,向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下到停车场,纪慕芸根本没有理会秦淮,为了防止自己爱车再次“遭人毒手“”,她直接就向着停车位走去,秦淮也琢磨不透这个大小姐的脾气,索性一路上都没有再说话。

  就在这时,秦淮目光一凝,看向了之前停车的地方,先前是秦淮停车的,停在了第一排停车位的第一个,车子的左边靠墙,右边是一排空旷的车位。

  但是现在,在紧挨着法拉利右边的车位上,竟然停着一辆崭新的大众辉腾,虽然没有法拉利值钱,但也是两百万左右的豪车。

  秦淮关注的不是旁边多停了一辆新车,而是那辆大众辉腾所停的位置,距离法拉利太近了!根本连开门都做不到!

  “这辆大众辉腾停的有些猫腻啊!”秦淮仔细的研究了一下两辆车之间的距离,大众辉腾停的位置太偏了,仅仅只留给了法拉利十几厘米的狭小空间,对于一般的司机来说,绝对无法将车顺利开出来!

  果然,纪慕芸从靠墙的那一侧坐上驾驶位之后,刚要准备倒车,心中就开始犯难了,盯着旁边那辆大众辉腾,她心中又升起了一阵烦躁:

  “这是谁停的车?现在把我挤在这里,我的车根本开不出去啊!”

  滴!滴!滴!

  纪慕芸在车上一连按了好几声喇叭,但是周围都没有人出现,也是,这里是地下停车场,哪个车主又能没事总待在这里。

  没有办法将车开出来,纪慕芸脸上顿时蒙了一层寒霜,从车上下来,走到秦淮面前质问道:“车是你停的吧?不会停就不要停,现在把我卡在那里,你说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等呗!说不定那大众辉腾的车主一会儿就来了。”

  “等?我现在还有急事要去办,你让我在这里等到什么时候?”

  纪慕芸的确是有急事,现在自家老爷子的病情有了康复的可能,她已经迫不及待的要找到那个恶心的男人,然后当着他的面,拒绝他之前乘人之危时提出的肮脏勾当。

  “你这么有钱,既然着急,直接出门打个的士就行了啊!”

  纪慕芸一听,那美艳的脸上更加冰寒了,柳眉倒竖,一双杏眼瞪着秦淮,咬牙切齿的一字一顿的说道:“你要我坐出租车去见那个人!!”

  “出租车怎么了?起步价七块,我平时都不舍得坐嘞!”秦淮没心没肺的说道。

  纪慕芸平日里都是开豪车出行,让她这种千金大小姐去坐出租车虽然不适应,但也不是不好。

  关键是她要去见的那个男人,如果见到她是坐出租车过去,一定又会不假辞色的奚落调侃她,而纪慕芸现在,根本不想再看到那种高高在上像打量猎物一样打量自己的眼神。

  “不行,你立刻去给我找这个车的车主!找不到我唯你是问!”

  就在纪慕芸怒火高涨的时候,一个梳着中分头的中年男人走到了大众辉腾的车身后,满眼戏谑的打量了一眼纪慕芸与秦淮两个人,站在旁边轻慢的说道:

  “哟,美女,车开不出来了?”

  纪慕芸美眸一亮,瞪了一眼那个中分头,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你这人有没有素质,怎么停的车?把我的车卡在这里,你知不知道我有急事?这一排有这么多车位,你非要把我的车挤在里面,找麻烦是不是?”

  中分头嘴角冷笑了一声,靠在大众辉腾的车身上,吹着口哨,目光火热的在纪慕芸凹凸有致的身材上不断扫视,嘴里不咸不淡的说道:“呵呵,还是个烈妞!够味儿!哈哈哈……”

  “变态!”纪慕芸低声骂了一句,对着中分头厉声说道:“立刻给我把你的车移开,我有急事要出去!”

  中分头却好像是没听见一样,仍旧是靠在辉腾的车身上,目光火热的打量着纪慕芸前凸后翘的身材,嘴里还喃喃自语:“这身材真够味儿,应该有36D了吧!长的也水灵,玛的,要是能让老子睡一晚,死了也值!”

  中分头说着,眼中的火热已经变成淫秽的光芒,他盯着纪慕芸露出一抹淫笑,淡淡的说道:“美人,你来叫一声爸爸,我就把车挪开!语气要娇羞一些啊!”

  “我靠!叫爸爸?!”秦淮眼中露出了几许意外,看着那中分头比划了一个大拇指:“这位兄弟,你真是重口味,恶趣味啊!”

  “一般一般!”中分头直接就将秦淮的调侃当成夸奖收下了,拱了拱手,又用那淫秽的目光开始扫描纪慕芸修长笔直的大腿。

  纪慕芸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一双美眸都变得冰冷起来,强忍住心中的恶心,对那中分头喝道:“给你十秒钟立刻把车开走,否则别怪我报警抓你!”

  “报警?呵呵,你当老子吓大的?”中分头戏谑的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你前脚报警我后脚就走,你不是有急事吗?那就在这等着吧!”

  “你……无耻!”纪慕芸被气得俏脸通红,两只粉拳紧紧地攥住,恨不得直接就上去挠死这个卑鄙淫贼。

  “算了,既然这样,咱们就各退半步!我也不让你满足我了,拿出一千块钱,我立刻就倒车!”

  纪慕芸一听,更气了,肺都快气炸了,什么叫让我满足你?倒个车还一千块钱?这不是明摆的讹人嘛!

  秦淮目光一亮,一开始他就有些怀疑,直到刚才这男人说出了一千块钱,他才彻底肯定了心中的想法,并且从停车的距离上来看,这明显是老手作案了。

  纪慕芸被气得杏眼圆瞪,高耸的胸脯强烈起伏着,指着中分头一字一顿的说道:“立刻把车开走,别逼我报警!”

  中分头猥琐的一笑,大不咧咧的说道:“哟,那你报警啊,我保证你电话打完我就走,我出去玩个三天三夜再回来,我看你能把我怎么着!你不是有急事吗?那就在这好好的等着吧!提前告诉你,这个地下车库限高,拖车可进不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