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院长的怒火

更新时间:2017-03-24 09:43:57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43

秦淮的力量虽然不如那些退伍军人出身的职业保镖,但是比张强这个小混混还是强太多了,只见他抓着钢筋手中用力向后一扽,嗤啦一声,那根钢筋直接就从张强手中硬生生拽了出来。

  “啊~~~~~~~”

  张强痛叫,低头向手中看去,只见自己掌心之中一片血肉模糊,血肉之中还插着细细密密的铁刺,疼得他脸色发白,整条手臂都在剧烈的颤抖。

  “立刻道歉,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秦淮一脸寒霜,目光如同刀子剐在张强心头。

  张强咬了咬牙,暂时压下手掌强烈的剧痛,双眼一瞪,抬腿就是一脚踹向了秦淮的小腹,“想要道歉?老子先废了你!”

  秦淮冷哼,身子一侧,同时挥起手中的钢筋,毫不留情的打在了张强踹来的腿上。

  咔嚓!

  随着一声细微的骨骼碎裂声,张强身子一软,脸上猛然间迸发出强烈的痛苦神色,整个人应声倒在了地上,蜷缩起来抱着右腿不住嚎叫,疼得他满头都是冷汗。

  “要是不道歉,我连你另一条腿也打折了!”秦淮提着钢筋棍沉声说道。

  “别打!别打!”张强缩在地上像一只大虾,抬头看向秦淮,五官都快扭曲在一起了,右手掌血肉模糊,右小腿骨折,一次比一次强烈的剧痛不断侵袭着他的神经,甚至他的脸色都已经变得一片惨白。

  “小兄弟,对不起,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您,还请您大人不计小人过……”

  “给我道歉有什么用?”秦淮脸色一横,都快气乐了,“给张叔道歉!”

  “是是是!”张强立刻转身,从地上爬到张海亮身边,开始哀求起来,“表哥,我错了,我不是人,我是个畜生,我良心都被狗吃了,竟然还来找你麻烦,你就把我当个屁放了吧!”

  “你欠的钱怎么办?”张海亮面无表情的沉声问道。

  “还!我一定还!三天之内我就还回来!”张强信誓旦旦的说着,只是那一脸灰泥混合着狼狈相,却给人一种莫名的喜感。

  “好,三天之后,将五千块原原本本的还回来,否则,我打断你另一条腿!”秦淮沉声说着,将手中的钢筋向旁边一扔,冷喝一声,“滚!”

  “是!是!”张强如蒙大赦,捡起那根钢筋棍当拐杖,蹒跚站了起来,一瘸一拐的走了出去。

  诊堂之内,张海亮看向秦淮,堆起了一副笑脸。

  “小秦,这次多亏了你啊!”张海亮一边说着,从旁边的药柜上面取下了一个长布盒子,然后递给了秦淮,“这是你上次要的五年份乌头,今天人家送过来了。”

  “哦?”秦淮双眼一亮,立刻接过手来,拿在手中仔细的看了一下,确认没有任何问题之后,这才将盒子盖上收了起来,“不错,的确是货真价实,都快上六年份了。”

  “那是自然,我老张出货,那可是质量保证!”张海亮笑哈哈的说着,对秦淮伸出手,拇指与食指搓了搓,嘴角露出了一抹奸笑:“五百五!”

  “没问题!”秦淮付了钱之后,将盒子小心的包裹好,“张叔,我明天应该还有事,诊所还要麻烦你来照看。”

  “好啊,没问题!请假一天扣三十块工资!”张海亮又恢复了奸商本色,见缝插针的说道。

  “嗯!”秦淮点头,拿起装着乌头草的布盒就转身走了,看的张海亮一头雾水,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方了?

  第二天,附属医院第三十一层大厅之内。

  今天是给纪老爷子治疗的日子,因为秦淮的缘故,戚国安早早就来到大厅之中等候了,约莫八点多的时候,一个身穿黑色西装,梳着大背头,精神干练的中年男人从电梯口走了进来。

  “郑院长!”戚国安立刻起身迎了上去。

  郑华国担任附属医院的院长一职已经有六年了,听到了戚国安力排众议推掉了院内所有的名医,反而是让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毛头小子来担任纪老爷子的主治医生,他第一时间就瞪起了双眼。

  当他打电话正要责备戚国安赶紧换人的时候,却发现这件事已经被纪老爷子定了下来!

  让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给纪老爷子做主治医生,饶是郑华国涵养再好,也难以抑制的当场骂娘,立刻开会将戚国安体无完肤的批了一顿。

  此刻见到戚国安,郑华国双眼一瞪,怒目而视。

  “你眼里还有我这个院长吗?你知道纪老爷子是什么身份?竟然让一个二十多岁的毛头小子去给纪老爷子主治,我看你是诚心想砸了附属医院的招牌!”

  戚国安脸色微沉,淡淡的说道:“郑院长,现在说这些话,为时尚早了吧!再说了,主治医生是纪老爷子亲自选的,没有人能够干涉,我只是将这个人提了出来!要是我们附属医院连举贤纳谏的气度都没有,那这招牌早晚都是要砸了!”

  “为时尚早?哼!等真的出事了,你后悔都来不及!纪老爷子是什么身份?你一个人身败名裂是小,要是坏了附属医院几十年的声誉,我看你怎么担待得起?”

  郑华国怒气冲冲的说着,再过一年他就要退休了,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个什么三长两短,那戚国安就真的是害他晚节不保,这叫他怎么能不怒!

  这时候,纪罗通从病房里走了出来,郑华国眼眸一亮,立刻甩下戚国安,笑着迎了上去,“纪总,没想到您一早就在这等着了!”

  郑华国走上去立刻就与纪罗通握起手来,一番问好之后,他才眉宇凝重的说道:“纪总,关于这次纪老爷子的主治医生,那个叫秦淮的小子,绝对不是我们医院给出的建议啊!希望您能劝劝纪老爷子,让我们医院再好好磋商磋商!我们一定推选出一个比秦淮医术更高的医生!”

  “哦?比我医术还高的医生?”

  电梯门打开,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信步走入,正是秦淮。

  他目光看向郑华国,迎面走了上来,嘴角带着一丝笑意问道:“不知道郑院长您说的是哪位名医?小子我也想与这位前辈讨教一二。”

  “你是哪所高校毕业的?从业经验有多久?毛都没长齐就在这里信口开河!我们附属医院藏龙卧虎,随便拿出一个医生,都比你这个野路子出身的江湖郎中强!还讨教?你算个什么东西!”郑华国没好气的瞥了秦淮一眼。

  “是吗?”秦淮面不改色,轻笑着调侃道:“可惜啊,您手下人才济济,可是纪老爷子偏偏不买您的账!这附属医院藏龙卧虎,却根本入不得老爷子法眼啊!”

  “你……”郑华国气得吹胡子瞪眼,指着秦淮的鼻子就要破口大骂。

  “郑院长!”纪罗通适时叫了一声,“没有必要在这里逞口舌之利,既然是父亲的选择,我们就静观其变吧!”

  “是啊老郑!”戚国安上前笑着说道:“人家纪老爷子拿的注意,你在这里又跳又叫的也没有办法呀!”

  “哼!”郑华国瞪了戚国安一眼,接着看向纪罗通问道:“纪总,既然决定了要让这小子主治,我提议让院里的几位名医前来观摩,看看这秦医生究竟是怎么诊病的!”

  纪罗通没有回答,而是看向了秦淮,见到对方点头之后,才允许了下来。

  郑华国见此,心中却是纳闷了,这纪罗通一向都是心高气傲啊,怎么今天还向这个秦淮拿主意了?

  “秦医生,您需要的药材都已经准备好了,要是没有问题的话,那就开始吧!”纪罗通在旁边问道,语气不冷不热,虽然秦淮昨天制服那两个保镖的手段让他震撼,但是对于秦淮,他仍旧没有什么好感。

  “好!那就开始吧!”秦淮淡淡的说道:“要观摩可以,但是只能在病房之外。”

  秦淮信步走入了纪老爷子的病房,今天的纪墨锋看上去气色更加好了,只是眉眼之间微微闭阖,给人一种没睡醒的感觉。

  “小秦,你来了。”纪墨锋缓缓说道。

  “是!纪老爷子,先让我给您把把脉吧!”秦淮走了上去,伸出三根手指搭在了纪老爷子的手腕上,开始感受起病人的脉象。

  郑华国隔着一层玻璃站在外面,见到这一幕,他眼中立刻露出了一抹嘲讽的神色,“把脉?又是把脉?你们中医这套过时的手段打算用几千年啊?”

  “中医诊病,有望闻问切四种方法,把脉,能够最直观的感受到病人的情况。”戚国安瞥了一眼,在旁边立刻说道。

  这二人在学术观点上就有分歧,现在更是因为秦淮导致了矛盾激增,这两句话一出口,整个房间就充满了一股浓郁的火药味,好在纪罗通站在旁边,才没有导致情况继续恶化。

  病房内,秦淮感受着纪老爷子的脉象,眉头突然一皱,沉思了片刻,这才将手收了回来,他悄然打量了周围一圈,压低声音在纪墨锋耳边问道:

  “老爷子,这两天除了您儿女,还有没有接触过其他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