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纪老的青睐

更新时间:2017-03-24 17:26:0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69

“嗯?”

  纪墨锋昏昏欲睡的眼睛突然一睁,脸上露出了几分惊讶的神色,看向秦淮低声问道,“难道我病重的原因是有人在背地里暗算我?”

  纪墨锋经历了大半辈子的商战沉浮,能打拼出偌大一个鼎安集团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秦淮只是问了一句,他就已经知道了这句话背后的深意。

  “纪老爷子,您这寒痹之症可是陈年旧疾,虽然顽固难治,但也不会爆发的这么猛烈,更何况,现在都还没入秋,气温燥热一点儿都不寒冷,如果不是人为,我实在想不出是什么原因诱使您旧疾发作的如此严重!”

  说到这里,纪墨锋脸上的神色逐渐凝重了起来,的确,往年发病都是在秋冬之际,虽然痛苦,但也从来没有像现在这么严重。

  见到纪墨锋陷入了沉思,秦淮在旁边轻声说道:“纪老爷子,我这句话就是给您点个醒,鼎安集团树大招风,说句不好听的,暗地里想要您老性命的人多的是,以后可得长点儿心了!”

  纪墨锋回过神来,盯着秦淮看了一会儿,神色逐渐郑重了起来,“小秦,你看我这鼎安集团怎么样?”

  “鼎安集团业务涉及医疗、设备、科研等多重领域,资产上百亿,业务覆盖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已经跻身为全省一流企业,未来价值不可估量!”秦淮说道。

  纪墨锋满意的点了点头,一个乡下人能够白手起家打拼出偌大一个商业帝国,已经是无数人难以仰望的存在了。

  “等治好了我的病,来鼎安集团帮我吧!我看好你!”纪墨锋语气郑重的说道。

  我看好你!

  能够被纪墨锋予以众望的人,前途可以说是一片光明,鼎安集团资产数百亿,纪墨锋又有心栽培,秦淮若是点头的话,那可就是寻常人十辈子也难以企及的荣华富贵!

  “谢过老爷子厚爱了!”

  秦淮却微笑着摇了摇头,淡然道:“小子自由惯了,不喜欢约束,承蒙错爱,感激不尽!”

  “你来帮我,送你别墅一栋,豪车一辆,不需要你做太多的事,只要保证我纪家人的安全就行。”

  别墅一栋,豪车一辆,纪老爷子送出的东西,档次肯定不会太差,两样东西加起来至少也有五百万了!纪墨锋这样做,明显是起了爱才之心啊!

  昨天秦淮仅仅是露了一手,他就已经看出了这个小子奇货可居,现在有机会当然是想将秦淮收为麾下,有了这么一个神医在身边,以后自身安危那当然是不用愁了。

  “纪老爷子错爱了,我们还是开始治疗吧!”秦淮一脸平静,直接拒绝了如此贵重的厚礼。

  “你现在做一个诊所小学徒能拿多少钱?一年十万?我给你五百万年薪怎么样?”纪墨锋仍旧不死心的问道。

  十万?

  秦淮的工资一年连一万块都存不够,还十万?

  五百万年薪已经够他十辈子赚的了!

  不过他身受重伤,现在最想要的不是名利与富贵,而是尽快找到玄霜的下落,治好自己这垂死之身。

  要是连命都没了,荣华富贵又有什么用?

  “纪老爷子,我们还是开始治疗吧!”秦淮淡然说道:“我想要的不是这些身外之物,治好了您老的病情,小子还有事相求!”

  重金许诺,秦淮却连眼睛都没眨一下,纪墨锋不仅没有恼怒秦淮不识抬举,反而是越发的欣赏眼前这个年轻人了。

  “那好,我们先治疗!”纪墨锋沉下心来说道:“你放心,不管你有什么要求,只要我老头子能办到,绝对不会让你失望!”

  “那小子就先行谢过您老了!”

  秦淮抱拳一礼,明亮的灯光映照之下,他手中闪过一抹肉眼难辨的微弱紫光,一根纤细的银针瞬间出现在他的指间。

  “我先以针灸行针,封住您五脏六腑十二原穴,以守体内五行经气,免得钩吻花毒性霸道,侵蚀脏腑!”

  话语之间,秦淮手起针落,如同精密的机器一般,闪电般的落下十二针,针针入穴,精准而迅疾,这一手露出,顿时让隔着玻璃窗在外观察的一众名医自愧不如。

  “下针取穴如同探囊取物,如此迅疾而又精准,简直是前所未见,即便是我也难以做到啊!”

  中医科的主任王石一眨不眨的盯着秦淮的双手,一副惊为天人的模样,两个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他想不通,眼前这个小子究竟是几岁开始学医,竟然能够练出如此娴熟的手法!

  郑华国瞥了一眼王石,没好气的说道:“哼,下针快又怎么样,这治病可不是下针取穴这么简单!要是他医术太差耽误了纪老爷子的病情,我看他怎么死!”

  “是!仅仅是会下针而已,并不是什么难事!”王石在旁边附和着郑华国,“我就不信这小子比我们这些专家医师都厉害!年纪轻轻的,依我看就是个沽名钓誉之辈!”

  听到王石向着自己说话,郑华国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纪罗通说道:“纪总,这个叫秦淮的小子可不是我们医院的医生,治疗之中要是有个什么意外,这可不在我的负责范围之内!不属于我的过失!”

  戚国安没有一皱,实在看不下去郑华国的嘴脸,这才说道:“秦淮给纪老爷子诊病是我举荐的,不管出了什么事,我一个人担着!要是出了意外,我引咎辞职!郑院长,这下你满意了吧!”

  “你担着?附属医院的声誉、纪老爷子的安危,你能担待得起吗?风大也不怕闪了舌头!真是不自量力!”郑华国嘲讽道。

  “郑院长,你不要欺人太甚!”戚国安脸色彻底沉了下来,冷声说道。

  郑华国得了上风,冷笑一声,眼神轻蔑,不再说话了。

  病房内,十二根银针刺入十二原穴,守住了纪墨锋五脏六腑之内所汇聚的经气,老爷子脸上迅速出现了几分红润。

  “小秦,你这几针下来,我觉得身上都暖和了!关节上的刺痛轻了很多,是快好了吗?”纪墨锋激动的问道。

  “老爷子,现在还没开始呢!”秦淮淡然说道:“接下来要给您用药,过程会痛苦一些,您可一定要忍住啊!”

  “嗯,上药吧!我二十几岁从农村出来走到今天,什么苦没吃过!”纪墨锋沉声说道。

  这时候,一个西装男人走上前来,拿出了一个黄纸包。

  “秦先生,您要的药材都在这里了!”西装男人恭敬的将药包递了过来。

  秦淮接过药包,打开之后闻了闻,似乎是在分辨其中的品类,片刻之后,他点了点头,转身将其中的药材倒入了煮药的砂锅,秦淮关上病房的门,只留下了自己与纪墨锋二人。

  这间病房是经过特殊设计的,连窗户上的玻璃都是防弹玻璃,关门之后,想要从外面打开就只能采取爆破手段。

  秦淮这样做,一是不想让治疗过程受到打扰,二是保证纪墨锋的安全,三是保证自己的安全。

  因为重伤在身,治疗结束之后,秦淮会渡过一段时间的虚弱期,这段时间如果有人进来,他将没有任何自保之力!

  见到病房门被锁了,纪罗通眉头皱了皱,似乎是有些不悦,就在这时,刚刚递给秦淮药包的那个西装男人悄然走出走廊,进了电梯。

  叮!

  电梯到位的声音响起,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西装男子与守在电梯口的保安点头致意之后,信步踏入电梯之中。

  电梯门关上,男人脸上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情,拿出手机打了四个字“药已掉包”,发送给一个陌生号码之后,立刻就删除了通信记录。

  四十分钟之后。

  秦淮将煎好的药放在纪墨锋面前,足足半锅,“老爷子,这半锅药一口喝了,躺在床上不管多痛苦都不能昏过去!只有你清醒着,才能最大程度的发挥药效!”

  “好!”纪墨锋接过砂锅,下意识的嗅了嗅,眼中顿时露出了抗拒之色。

  “良药苦口!”秦淮说道。

  纪墨锋嗯了一声,仰起头就喝了起来,药汤入口,只觉得无比苦涩与辛辣,他下意识的就要吐出来。

  却是秦淮眼疾手快,在纪墨锋咽喉处点了一下,然后抬起他的头,那辛辣苦涩的药汤顿时被纪墨锋尽数吞入腹中。

  火辣辣的感觉从喉咙涌入脏腑,如同洪流一般进入他的体内,纪墨锋被激得眼泪喷涌,身体转眼之间就变得红润起来,还没来得及感受药汤的苦辣,一股强烈的痛苦就从体内爆发。

  纪墨锋如同被蒸红的螃蟹,浑身皮肤都透露着异常的红润,他一脸痛苦躺在病床上不断挣扎着,咬着牙承受着体内强烈的疼痛。

  “那小子给纪老爷子喝的是什么药?药效怎么这么霸道?”

  病房外,中医科主任王石看向院长郑华国问道。

  “毒药!”郑华国一脸嘲讽的说道。

  戚国安闻言,立刻瞪了过去,郑华国却是冷笑一声,“以钩吻花为主药,不是毒药是什么?”

  王石顿时目瞪口呆,盯着病床上痛苦不堪的纪墨锋,喃喃自语:

  “遭了,这小子是要活生生毒死纪老爷子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