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药被掉包了

更新时间:2017-03-24 21:02:33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17

“闭嘴!”

  纪罗通突然冷喝一声,“没看见我爸正在治疗吗?给我安静一些!”

  戚国安三人被纪罗通这一喝,顿时噤若寒蝉,不再出声了。

  王石面色难堪,欲言又止,那钩吻花可是凶名昭著的毒药啊,怎么能够拿来治病?这明显是要毒死纪老爷子啊!

  “纪……纪总,钩吻花可是毒药啊!”王石声音颤抖的看向纪罗通,“我们还是停止治疗吧!现在让老爷子出来洗胃,应该还来得及救治!!”

  纪罗通猛地转过头来,一双眼睛寒芒冷冽,盯着王石一字一顿的说道:“再说一句话,我革你的职!”

  郑华国也是转过身来,不动声色的对王石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多管闲事,现在他已经将附属医院与秦淮撇清了关系,没有了后顾之忧,巴不得在这里看一场好戏。

  王石脸色一阵难堪,再看到郑华国向他示意,识趣的退到了后面去,站在郑华国身边低声问道:“郑院长,你为什么不帮我劝劝纪总?”

  “不用劝!”郑华国在王石耳边低声说道:“等这小子毒死了老爷子,戚国安罪责难逃,一定会被革除副院长一职!他一走,整个附属医院就是我说了算,下任院长是谁还不是要我点头!王石,你在附属医院这么多年,也是时候往上走走了!”

  郑华国的话点到即止,却听得王石一阵热血,顿时站在原地一语不发,心中开始祈祷这碗药一定要毒死纪老爷子。

  这两人的阴谋诡计秦淮自然是不知道,当纪墨锋喝下了药汤之后,秦淮手指之中突兀的出现了一根针——三棱针!

  三棱针是针灸之中的一种针具,针身至针尖呈三角锥形,刃尖锋利,利于放血。

  当纪墨锋浑身上下都翻起异常的红润之后,秦淮立刻捏着三棱针,迅速点在了纪墨锋身上耳尖、八邪、八风三处穴位之上,针尖刺破皮肤,红黑色的污血顿时涌了出来。

  这三处穴位都是用于清解内毒的要穴,秦淮点刺放血,目的就是清除钩吻花的毒素。

  “他这是在干什么?”纪罗通见到父亲身上流出了乌黑的血液,眉头皱的更加凝重了,立刻就转头问向王石。

  “以三棱针点刺耳尖、八风、八邪三处穴位放血,能够释放人体内的毒素!”

  王石立刻回道,不过他的话只说了一半,虽然这三处穴位能够清除人体内的毒素,但是钩吻花如此霸道的毒性,根本不是这么轻松就能够清除的。

  王石隔着玻璃冷眼看着秦淮,嘴角逐渐勾勒起了一抹冷笑,心中暗道:“小子,学了点中医的皮毛,就以为能够治病救人了?哼哼,等纪老爷子死了,你就准备承受纪家的怒火吧!”

  病床上,纪墨锋仍旧是一脸的痛苦之色,没有丝毫好转。

  秦淮深吸一口气,身体自然站立,抬起右手,手指中突兀闪现出一抹微弱的光亮,一根银针瞬间出现,闪电般刺入的纪墨锋内眦晴明穴处。

  紧接着,又一根银针突兀闪现,刺入纪墨锋头顶百会穴。

  天柱穴、肾俞穴……秦淮下针宛如行云流水,动作灵巧精准,一时间,众人眼中手影飘忽,一根根银针如同变戏法,迅速出现在了纪墨锋穴位上。

  “如此快的下针速度,却又保持着刺穴的精准度,他是怎么做到的?”王石站在外面已经彻底惊呆了,张着嘴,下巴都快掉了下来,愣是说不出一句话。

  秦淮心无旁骛,捏着银针不断刺入纪墨锋身上的穴位,渐渐地,一层细密的汗珠从他额头渗了出来,连带着那本来就不红润的脸色更加苍白了,完全没有了任何的血色!

  终于,最后一针刺下,秦淮身子一个趔趄,直接跌倒在地上,他脸色如同金纸,瘫坐在地上大口的喘息,双眼向上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纪墨锋小半个身子都被银针所覆盖,先前点刺放血的三个穴位之中不断涌出大股大股的乌黑血液,一股腥臭气息迅速在病房中蔓延开来。

  纪墨锋躺在病床上逐渐停止了挣扎,满身的通红开始消退,紧皱的眉头也舒展开来,不消片刻,就沉沉的睡了过去,只剩下身上那三处被刺破的穴位不断涌出乌黑色的血液。

  纪罗通站在外面,眼看着秦淮晕了过去,纪老爷子也沉沉的睡下,他的心中是万分的焦急,要不是旁边的仪器还显示着老爷子心脏在跳动着,他都准备采取爆破手段了。

  “切,什么破玩意儿!救个人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郑华国冷笑,瞥了一眼晕倒在床边的秦淮,眼中满是嘲讽之色。

  就在这时,电梯的门突然打开了,一个男人衣衫不整的从电梯内冲出,还没走两步,就被旁边的两名保镖给扣了下来。

  “站住,你是谁?干什么的?”一名保镖用电棍卡在那人的咽喉处问道。

  “放开我!是我!老赵!我要见纪总!”男人大喊着,也不顾自己现在这狼狈的形象,对着将自己扣下的保镖大声喊道。

  “怎么回事?”

  低沉的声音突然响起,纪罗通缓步走来,一见到那个被扣下的男人,当即脸色一沉,训斥道:“小赵,你看看你这衣衫不整的,还有没有一点规矩!对了,你又回来干什么?”

  “什么又回来了,我根本就没来过!”

  赵德胜红着脖子大喊道:“纪总,我买好了药,在楼下刚停好车准备上来,就被人打晕了,醒来之后被锁在车里,衣服也被人扒了,你吩咐我买的药也不见了!”

  “什么?你没上来过?”纪罗通心下大惊,浑身汗毛都要炸起来了,“刚才是我让你将药包递给秦淮的,你怎么可能没上来过!”

  “真的,我真的没有来过啊!一下车就被打晕了,不信你去调查停车场的监控!”赵德胜极力辩解道。

  赵德胜没来过,那之前将药包递给秦淮的人又是谁?药包里面装的又是什么?一念及此,纪罗通已经不敢再想下去了。

  治病就是要对症下药啊!现在要是连药都被人掉包了,那老爷子岂不是离死不远了!

  “草你玛的!滚!”纪罗通怒从心中来,大吼一声,一脚踹倒了赵德胜,转身就向着病房走去。

  就在这时候,一直站在病房玻璃窗外的戚国安突然慌了,因为他看到,那仪器上显示的纪墨锋心率正在逐渐减弱!

  “怎么回事?”戚国安咽了一下口水,定了定神,隔着玻璃窗仔细的盯着仪器屏幕,只见那代表着纪墨锋心率的数字正在逐渐降低,才几秒钟的时间,就从六十降到三十多了!

  “遭了!”

  戚国安心中暗道不好,正要去叫纪罗通,就听到走廊之外传来一声怒骂,纪罗通神色急促的走了进来,直接就问道:“我爸情况怎么样了?”

  “不太好……”戚国安没了底气,声音都低了几分。

  “什么叫不太好?”纪罗通怒声问道,走上前来向病房之内看去,见到那仪器上的数字时,他身躯一滞,攥紧拳头嘭的一声就砸在了防弹玻璃窗上。

  “开门!给我打开门!”纪罗通几乎是怒吼着对走廊外的保镖喊道:“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就算是炸也要炸开!立刻开门!”

  “怎么会这样?”纪罗通一脸怒容瞪着戚国安,“你不是说秦淮医术高超吗?怎么没把我爸治好,他自己还给昏过去了?”

  “这个……”戚国安一脸的为难,站在那里一句话都说不出口,根本无从辩解。

  “纪总,我早就劝您了,那小子哪会什么医术,根本就是招摇撞骗!这下锁了门,明摆着就是让您看着纪老爷子死啊!”郑华国在旁边说起了风凉话。

  “不错,我看那小子不是晕倒了,而是畏罪自杀了!”王石在一边跟着说道:“他害死了纪老爷子,铁定不会让我们活着抓住他啊!”

  这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顿时就将纪罗通煽动的怒火中烧。

  “戚国安!”

  纪罗通咬着牙,双眼通红,一字一顿的说道:“我爸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等着给他陪葬吧!”

  “纪总,您冷静啊!千万不要冲动,或许事情不是这样!”戚国安硬着头皮说道。

  “我冷静你玛!”纪罗通怒吼一声,抡起一巴掌就扇在了戚国安脸上,“你看看我爸的心率都降成什么样了!”

  戚国安几十岁的人了,被当众打了一巴掌,脸上火辣辣的疼,他下意识的向病房内瞥了一眼,一颗心顿时凉透底了!

  纪墨锋的心率已经降到了十以下!

  就在六与八之间上下浮动!

  这明显就是快要死了的征兆!

  “怎么可能?”

  戚国安捂着半边脸,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他看着倒在地上生死不明的秦淮,再看看心率垂危的昏迷不醒的纪墨锋,心中的希望彻底破灭了。

  “这下完了!”

  戚国安脸色煞白,脚下一软,直接瘫坐在了地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