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太阳膀胱经

更新时间:2017-03-25 10:02:20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54

很快,一大队黑衣保镖提着拳头大的尖头锤就冲了上来,在纪罗通的指挥下,一锤一锤重重的砸在那扇防弹玻璃上。

  嘭!

  嘭!

  ……

  巨大的响动声在附属医院三十一层的走廊中回荡着,伴随着不断的重击,在接连换下了十几个肌肉虬结的壮汉之后,玻璃上终于出现了一丝丝细密的裂纹。

  “砸呀!快砸!给我用力砸!”

  纪罗通在焦急的催促着,好在纪墨锋的心率始终维持在极低水平上,并没有降为零。

  挥舞尖头锤的那两人一锤接着一锤砸在防弹玻璃上,此刻已经是手臂酸痛,连手掌虎口处都被强大的反震力道震得隐隐裂开,周围的十几个保镖同样是精疲力竭,手掌之上一片通红,有破皮的,有流血的。

  用铁锤砸防弹玻璃?开玩笑!子弹都打不破的东西,那得要抡大锤砸多少下才能砸破!!

  病房之内,秦淮已经昏迷了半个多小时了,一道道沉重的敲击声不断在房间中回荡,就在这时候,秦淮的眉头稍微皱了一下,隐隐有几分要醒过来的样子。

  病房之外。

  “纪总!纪总!找来雷管了!”

  走廊外传来兴奋的喊叫声,阿威应声走来,手中还拿着一个小包,这是他从战友那里花了大价钱搞到的两根雷管,威力自然是不用多说。

  纪罗通见此,一直紧皱着的眉头终于展开了,立刻挥手说道:“快,就固定在那防弹玻璃上,我就不信还炸不碎那东西了!”

  “是!”

  阿威说着,立刻就开始动手。

  纪罗通心情大好,转头看了一眼仪器上的示数,好不容易才出现的笑容顿时僵硬在了脸上,只见仪器上的示数从六降到五,又降到四。

  纪罗通一下子慌了,连忙大喊,“阿威,快点固定雷管!”

  “纪总,装好了!”阿威回应,“所有人躲进后面的走廊,我要开始爆破了!”

  危急之下,一群人迅速躲进了走廊之中,纪罗通临走的时候又回头看了一眼,仪器上的示数已经降到了三!

  心率示数为三是什么概念?

  基本上就是死人了!

  “快点爆破!”

  纪罗通急促的大吼,再也等不及了,一把抓过阿威手中的引爆器,直接就按下了按钮。

  嘭!!!

  巨大的爆炸声如同惊雷炸响,震得人耳朵生疼,汹涌的气浪被挤压而来,所有人都被这声巨响震懵了,只觉得整个楼层似乎都颤抖了一下,脑袋里面嗡嗡嗡的,耳边全是尖锐的杂音。

  良久,纪罗通第一个反应了过来,摇摇晃晃的出了走廊,来到病房之外。

  他彻底懵了!

  只见那玻璃上大片的烟熏痕迹,一道道如同蜘蛛网一样的裂痕从爆炸中心蔓延开来,裂纹密布,已经彻底看不清仪器的示数了。

  玻璃虽然裂了,但并没有碎!

  连雷管爆炸都没有将防弹玻璃炸碎!!

  “我草!”

  纪罗通急了,如同被逼到绝境的凶兽一样,红着双眼抄起扔在地上的尖头锤,拼命的砸向那裂纹密布的防弹玻璃。

  “玛的,给我碎!给我碎了!”纪罗通大喊着,通红的双眼盯着玻璃,状若癫狂的挥舞着尖头锤。

  病房之内,秦淮被雷管爆炸的巨大动静给惊醒了,他睁开双眼,脑子里还是一片昏沉,浑身虚弱,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强撑着自己坐正身子,盘膝开始修炼《道藏医经》。

  不过多时,一缕微弱的真气从丹田之内生出,迅速开始在四肢百骸中游走起来,一股股暖流从丹田迸发,连带着他的脸色逐渐好了几分。

  刚才的治疗,秦淮是以体内真气催动银针进行针灸,目的就是为了打通纪墨锋的太阳膀胱经。

  王石先前说的不错,如果仅仅靠那三个穴位释放毒血,绝对无法清除钩吻花霸道的毒性,但是,打通了太阳膀胱经,人体排毒系统就会被彻底激发,任凭钩吻花毒性霸道,也不是什么难事。

  再加上那锅药汤的辅助,耳尖、八风、八邪三个穴位持续放毒,而秦淮又早已用银针守住了纪墨锋五脏六腑十二原穴,躺在病床上的纪墨锋根本就没有任何后顾之忧。

  真气在体内运行了一个小周天,秦淮的身体终于恢复了几分力气,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走到先前煎药的砂锅旁边,从腰间拿出了一个黄皮纸包。

  若是先前那个假扮赵德胜的西装男人在这里,一定会对这个黄皮纸包十分惊讶,因为这个纸包,就是他先前递给秦淮的药包!

  救治纪墨锋的药被西装男人掉包过了,这药包之中还夹杂了几支毒草,给人喝了绝对是必死无疑!

  好在秦淮早有准备,一开始让纪家的人去准备药材根本就是掩人耳目,他早已经准备好了另一份药草,刚刚接过西装男人递来的药包,他趁着转身的时候,就将这个药包藏在了身上,同时将自己准备的药草倒入了砂锅之中。

  那西装男人站在秦淮身后,只能见到秦淮将药草全部倒入了砂锅之中,又哪里晓得,秦淮根本就没有用他递来的那个药包。

  “要是我没有猜错,这药包之中的毒性,比钩吻花之毒还要剧烈!!”

  秦淮说着,将已经被掉包的药草倒入了砂锅之中,开始煎药。

  为了帮纪墨锋打通太阳膀胱经,他几乎真气耗尽,现在元气大损,气血衰弱,已经隐隐压制不了体内的重伤,唯有依靠剧毒之物才能暂时稳住伤势。

  “毒药之中的剧毒,对我来说却是大补之物!”

  秦淮说着,也不顾窗边砰砰砰的重击声,立刻加大火力,煎煮那包毒药。

  秦淮煮药不像病人喝中药那样使用文武火煎熬,只要能够将药草煮开就行,大火之下,不到十分钟,砂锅里面就彻底沸腾了。

  他立刻关了火,转身看了一眼病床上的纪墨锋,那三个持续放血的穴位还在向外流着暗红色的血液,说明体内的毒素还没有清除干净。

  仪器上显示的心率示数为三,是因为秦淮以银针封住了纪墨锋十二原穴,使他五脏之中三百六十五节经气内蕴收敛,身体处于假死状态,这样就能够防止钩吻花之毒向五脏六腑蔓延。

  喝了药汤,秦淮立刻盘膝坐下,开始炼化进入体内的剧毒,这些毒药在真气的分解之下,迅速变为一股股精纯的能量,与秦淮体内的伤势呈三足鼎立之势,互相抗衡牵制。

  良久,秦淮睁开双眼,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身上的伤势已经被成功遏制住了。

  他起身来到了病床边上,只见那三个穴位之中放出的血液已经变成了鲜红的颜色,没有半分乌黑,明显是血液内已经不含有任何毒素了。

  秦淮点了点头,将刺激太阳膀胱经的那六十七根银针尽数取下,最后一根银针离体,纪墨锋下身顿时如同泉涌,大股青黑色的尿液泄闸一般涌了出来,通过尿管流入尿袋之中。

  “可以了!”

  秦淮心中大定,一部分毒素随血液流出,剩余的随尿液排出,这样才算是彻底将毒素清除干净了!

  而深藏在纪墨锋经脉之中的寒气,也在钩吻花霸道的辛热毒性之下,被尽数中和。

  寒痹之症,随着毒素的排出已经彻底治愈了。

  就在这时,窗边传来嘭的一声巨响,原本已经裂纹密布的防弹玻璃彻底碎裂了,噼里啪啦的掉在地上,窗洞大开,纪罗通迅速翻了进来。

  刚落在地上,话都没来得及说,纪罗通脸色一变,只觉得一股腥臭气息迎面而来,他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两步,被熏的脑子都懵了,腹中一阵翻江倒海,直接就吐了出来。

  玻璃被炸开,先前病房中煎药的气味、毒素的腥臭味、尿液的骚臭味如同大乱炖一样轰然向外涌出,纪罗通首当其冲,几乎连隔夜饭都呕了出来,走廊中的戚国安、郑华国等人则是脸色一变,捂着鼻子立刻向后逃去。

  过了小半刻,臭气都散的差不多了,纪罗通终于缓了过来,擦了擦嘴角的污渍与眼眶中的泪水,又看了一眼心率仪器,瞪着秦淮就怒吼道:“我爸怎么成这样了?”

  “谁让你进来的?”秦淮脸色阴沉,压低声音问道。

  治病之前,秦淮特意将门锁上,就是为了保证自己与纪墨锋的生命安全,防止意外发生,没想到纪罗通这群人竟然直接采取了暴力手段破窗而入,幸亏自己及时苏醒,并且已经恢复了几分,要不然现在还真是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你把我爸治成这样了,还责备我进来?我要是不进来,难道等着给我爸收尸啊!”纪罗通怒吼道。

  就在这时,郑华国也捂着鼻子翻了进来,一看心率仪器的示数,嘴角不着痕迹的露出了一抹冷笑,“小子,你之前不是信誓旦旦的要治好老爷子吗?现在看看老爷子的心率,唉,可怜了我们老爷子英明一世,最后却栽在了你这个庸医手上!”

  “纪总,这小子害死老爷子证据确凿,我看就先打断他的手脚,再把他送进监狱!”王石带着一群保镖走来,不怀好意的盯着秦淮,“只要这小子进了监狱,那还不是由着我们给老爷子报仇!”

  话音刚落,十几名黑衣保镖就将秦淮合围起来,眼中已经是凶光毕露。

  秦淮冷笑,目光冰冷的扫了一眼,“报仇?人都没死,报什么仇?”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