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巧儿回来了

更新时间:2017-03-25 14:54:23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47

“没死?”王石不屑的瞪了一眼,走到了病床边上,“的确是没死,但是老爷子跟死了有什么区别?心率示数为三,还不如一个植物人!你就是这样救治老爷子的?”

  说着,他目光落在了纪墨锋身上仅剩的那十二根银针之上,这些银针一直封锁着纪墨锋的十二原穴,使他处于假死状态,好让毒素无法侵蚀五脏六腑。

  “人都成这样了,针灸还有什么用?”王石冷喝一声,迅速取下了那十二根针扔在了地上,完了还不解气,又用脚踩了几下,“玛的,你这庸医害死了纪老爷子,还有脸站在这里?!保安,给我打!”

  郑华国立刻站了出来,“等一下,去把外面的戚国安也来拉进来,这两个人害死了老爷子,先狠狠的打一顿,打断手脚再说!”

  戚国安脸上还印着通红的巴掌印,被两个保安一左一右架了进来,心中已经如同死灰一样了,他看向秦淮一脸绝望的说道:“小秦,这件事不能怪你,谁能想到竟然有人会将纪老爷子的药掉包了呢?”

  “戚院长,放心吧,纪老爷子好着呢!”秦淮笑着说道。

  戚国安摇了摇头,心中认为秦淮是为了安慰自己才这样说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一缕苍白的苦笑。

  “笑?”郑华国居高临下,如同审视囚犯一样瞪着秦淮,“等会儿我让你笑个够!!保安,给我打!”

  滴!

  滴!

  滴!

  就在这时,心率仪器上突然响起了锋鸣声,纪罗通浑身一颤,转头向着仪器上看去,只见上面的示数正在缓慢的提升。

  三、六、十、二十……

  不出五秒钟,纪墨锋的心率重新恢复了正常,苍白的脸上也显出了润泽,呼吸变得悠长而平稳,就仿佛是一个熟睡的老人。

  “纪总,我说过,纪老爷子好的很!把多余的人都清出去吧!”秦淮淡淡的说道。

  “哦,哦,好!”纪罗通愣了一下,这才反应了过来,对着那群保安挥挥手,“都出去,没见老爷子好了吗?都给我去门外面守着,一只苍蝇都不能放进来!”

  “是!”一群保镖迅速走了出去。

  “让他们两个也出去!”秦淮用手指着郑华国与王石。

  郑华国双眼一瞪,“小子,做人不要太猖狂了,我好歹也是附属医院的院长,在我的医院你敢让我出去!”

  “你的医院?”纪罗通一巴掌拍在了郑华国后脑勺上,打的他一个趔趄,险些摔在了地上。

  “不是,不是!”郑华国站稳身子,连忙点头哈腰一副奴才相赔笑,“是纪家的医院,我只不过就是个打工的!”

  “滚出去!”

  纪罗通冷喝,郑华国哪里还敢逗留,悄悄瞪了一眼秦淮,立刻就带着王石灰溜溜的出去了。

  “秦淮,哦,不,秦神医!”纪罗通的态度顿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小心翼翼的问道:“我父亲的病情怎么样了?”

  “我不是都说了吗,老爷子没事!”秦淮转头看向戚国安,眼中露出了几分疑惑,“戚院长,您这脸上是怎么了?”

  这句话问出来,戚国安还没说话,纪罗通倒是有了几分窘迫,先前他怀疑是戚国安联合秦淮要害死自家老爷子,盛怒之下打了戚国安一巴掌,现在被秦淮问起,纪罗通只觉得脸上火辣辣的,就好像是那一巴掌打在了自己脸上,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

  “哦,我这是刚才碰的,不碍事,不碍事!”戚国安捂着半边脸颊搪塞道。

  “老爷子的病已经治好了,过一会儿就会醒过来,接下来就是要静心修养,这些我就交给您了!”秦淮对戚国安说道。

  “好,没问题!”戚国安满眼感激,立刻应了下来,秦淮这是给他送了个大功劳,等纪墨锋修养好了,那他这个副院长还不是大功一件!转正,不过是纪家人一句话的事!

  “纪总,到底是谁想害纪老爷子,你可得上点心了!这次我治好了老爷子,下次要是再有个什么意外,那就不是我能处理的了!”

  秦淮说完,转身就向着电梯口走去。

  纪罗通连忙跟了上去,平日里高高在上的鼎安集团副总裁,此刻就像一个小跟班,在秦淮身后恭恭敬敬的说道:“秦神医放心,这些我一定放在心上,冒充赵德胜的人我已经找人去查了,这几天我也会在医院加强戒备。”

  “行了,你去忙吧!”秦淮一边走一边点头。

  “秦神医,谢谢你救了我爸!太感谢了!”纪罗通说着,从保镖手中接过了一个包装奢华的礼盒,拿在了秦淮面前:“秦神医,这一点薄礼,还请您一定要笑纳!”

  “不用了!”秦淮看都没看,径直向电梯走去。

  纪罗通也不恼怒,立刻将礼盒打开,再次拿在秦淮面前,里面赫然平躺着一块江诗丹顿年度限量款男表。

  “秦神医,您要是不收下,我心中难安啊!”

  网络上流传着一句话,穷玩车富玩表,暂且不谈论这句话的真实性,单单是纪罗通今天送给秦淮的这块江诗丹顿手表,就价值四十万!

  一块表抵得上普通人家一套房子的价格,这不可谓不奢侈!

  秦淮将那礼盒瞥了一眼,神态自若的说道:“江诗丹顿年度限量款,这块表没有四十万拿不下来吧!”

  “秦神医见笑了!”纪罗通笑着说道:“这块表的价格与您的医术相比,简直是一文不值!”

  “表是块好表,但不是我想要的!”秦淮神色淡然,信步走进了电梯,“你去忙吧,我想要的,老爷子自然会给我的。”

  见到秦淮态度坚决,纪罗通自然也不好意思再劝,只得站在电梯门口,恭敬的行了一礼。

  “秦神医,走好!”

  叮!

  电梯门关闭了。

  纪罗通转过身来,神色之中满是疑惑,“奇怪,小赵说药被掉包了,秦神医是怎么治好我爸的?”

  “这才能说明秦神医的医术高明、妙手回春啊!”郑华国一脸赔笑走上前来,谄媚着说道。

  “唉,也是!要不然怎么连你们这些专家都治不好,人家几针下去就针到病除了!”

  纪罗通点了点头,又恢复了先前的威严,将手中那块装着江诗丹顿手表的礼盒递给了郑华国。

  郑华国接过礼盒,神色一惊,脸上迅速露出狂喜之色,“这个…..纪总,这太贵重了,我……”

  郑华国正要客套的说自己受之有愧,就听纪罗通打断了他的话,“你把这块表拿去给戚院长,顺便替我给他道个歉,态度一定要诚恳!去!”

  郑华国顿时就像吃了死苍蝇一般难受,笑容定格了,脸上的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让他去给戚国安道歉,那不是跟自己打自己的脸没什么区别?!

  “纪总,这……”郑华国面露难色的哀求道。

  “快去!”

  ……

  虽然治好了纪墨锋,但秦淮并没有守在旁边等老爷子醒来,然后迫不及待的请他动用纪家的资源帮自己寻找玄霜。

  三年都等过来了,还在乎这几天?

  等纪墨锋身子养好了,以他对秦淮的看中,自然会不遗余力的动用所有力量来寻找那个人,不必急在这一时。

  回到了出租屋内,秦淮并没有直接休息,而是将之前从张海亮那里买来的五年份的乌头草放入了砂锅中,开始熬了起来。

  这些保命的东西都是要提前备好的,指不定哪天危急之下就会用到。

  熬好的药汤被秦淮密封起来,放进了冰箱里面,反正水电费都是张海亮包了,那冰箱不用白不用。

  做好了这些,秦淮这才像一个泥人一样直接瘫在了床上,为了彻底清除钩吻花的毒素,他几乎是用尽了全部的真气,才为纪墨锋打通了太阳膀胱经。

  如此巨大的消耗,并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能补回来的,接下来的几天,他都要好好的修养才行。

  “若不是我重伤在身,以入定境太阳位的修为为人打通一条经脉简直就是易如反掌,又怎么会虚弱成现在这个样子!”

  秦淮喃喃自语,语气中充满着强烈的不甘,想到玄霜这个名字,他迷茫,却又满心期待,良久,他拉上被子,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秦淮照常来到了济元堂诊所上班,意外的是今天张海亮竟然没有在钟表上动手脚,可能是昨天秦淮请假,已经被扣了三十块钱了,再这样扣下去,等到月底估计他连一个子儿都存不下了。

  走进诊堂,还没等秦淮打招呼,张海亮就走过来吩咐道:“巧儿今天是九点半的飞机到奉安市,你准备一下,快点儿去接她!”

  张巧儿是张海亮的女儿,在外地上大学,只有寒暑假才回来,算算时间,现在也到了高校放暑假的时候了。

  秦淮听了,先是一喜,然后一脸无语的看了过去,“你怎么不打电话给我说,非要我过来白跑一趟?”

  “电话费不要钱啊?你多走两步又死不了人!”张海亮白了秦淮一眼,“快去快去,别让巧儿到了还找不到你人!”

  秦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