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张强来寻仇

更新时间:2017-03-26 11:01:48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73

见到自己一拳就将秦淮打得脸色煞白咳嗽不止,老彪咧嘴一笑,眼中寒芒乍现,“刚刚让你走你不走,还以为你有点儿手段,没想到就这么弱不禁风?你想英雄救美,那得有点本事啊!救得了那才是牛比,像你这样连我一拳都接不住,纯粹傻比一个!”

  “哼,谁是傻比还不一定呢!”

  秦淮冷笑一声,缓了口气,嗖的一下就向前冲出,抬手出拳作势就要打出。

  老彪眼中露出了一丝戏谑,他曾经也是练过的,能够在机场这一片混出名堂,那可是有点儿真功夫在身的!

  看着那极速冲来的身影,老彪沉腰坠马,蓄势待发的一拳已经提在了胸前,这一拳他可是蕴了十二分力道,就是要一击将秦淮打的再无还手之力。

  “中!”

  须臾之间,一抹肉眼难辨的微光从秦淮指间射出,闪电般的刺入了老彪胸口膻中穴的位置,膻中为人体阴阳经气所汇之穴,又名气会。

  被秦淮这一针刺中,老彪浑身一颤,只觉得一团气流堵在胸腔不上不下,强烈的气滞感袭上胸口,那一张脸顿时涨成了猪肝色,站在那里摇摇欲坠。

  嘭!

  秦淮一拳打来,狠狠的重击在老彪面门之上,一米九的壮汉直接被打得仰面倒地,鼻血横流,躺在地上浑身僵硬如同挺尸一样。

  秦淮上前取回了张巧儿手机,这才拔了银针,老彪那猪肝色的脸上迅速开始退色,身体不再僵硬,躺在地上大口的喘息起来。

  秦淮转身,看向了老彪那四个小弟,冷眼问道:“刚才是谁骗了我妹的的钱?”

  那四人一脸怯色,连老彪都能打倒的人,他们哪里是对手,其中的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整齐划一的向后退了一步,直接就出卖了同伙。

  秦淮双眼一瞪,对那暗黄色短袖的男人冷声说道:“是你把钱交出来,还是要我动手?”

  “我交!我交!”男人神色惊恐,生怕秦淮一言不合也把自己打了,立刻就从口袋里掏出了十三块递了过去。

  “十三块?”秦淮目光一斜,沉声问道:“不是七十三吗?”

  男人刚想辩解,对上秦淮那冷峻的脸,直接就蔫了下来,又拿出了六十块递了过去,“这下好了吧?”

  “什么好了?”秦淮双眼一瞪,“一百零三啊?你现在才给了七十三!当我不会算数啊!”

  男人眼前一黑,险些就晕了过去,这不是自己骗钱的手段吗?竟然被用到自己身上了!!

  “大哥,你这有些强人所难了吧!”男人苦着脸哀求道。

  “你不就是这样骗人的吗?人家好心帮你,你却恩将仇报,你的良心是让狗吃了?人高马大的,有手有脚,非要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今天不教训教训你,都对不起以前被你骗过的人!”

  秦淮根本没有留情,脸色一冷,“交钱!”

  男人碍于秦淮的威胁,只能苦着脸将口袋翻了个底朝天,又从同伙那里借了一些,这才凑足了最后三十块。

  “记住,不义之财,来的快,去的也快!”

  收了钱,秦淮拉起旁边的张巧儿转身就走了。

  出了机场,坐上回济元堂的公交车,张巧儿一颗悬着的心才终于落了下来,睁着一对水汪汪的大眼睛看向秦淮,“秦淮哥,为什么这次你来的这么晚?以前都是很早就在等我了!”

  “还不是你爸!”秦淮一脸郁闷,“非要省一毛钱的电话费,等我早上到了诊所,他才给我说你今天回来!”

  张巧儿也知道老爸抠门的性子,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不再多说,等二人回到济元堂,已经是十一点多了,张海亮为了迎接女儿回来,特意关门闭诊,做了一大桌丰盛的菜肴,有鱼有肉,光是闻着味道都令人食指大动。

  盼回了女儿,张海亮从巧儿进门之后就乐得没有合过嘴,一双眼睛笑眯眯的,嘴都能咧到耳朵根子去。

  “巧儿,吃鱼!”

  “吃排骨!”

  “这个青菜也是给你炒的,你尝尝!”

  ……

  张海亮坐在饭桌上光顾着乐呵了,一个劲的给巧儿碗中夹菜,忙得连一口饭都没有吃过。

  “张叔,你也吃点儿吧!巧儿都多大了,她自己能给自己夹菜!”秦淮一边吃饭一边劝道。

  “不碍事,不碍事!”张海亮乐呵呵的,根本没有吃饭的意思。

  “爸,你吃吧,你老是给我夹菜我都吃不完了!”张巧儿嘴里鼓囊囊的,说话都有些含糊不清了。

  就在这时候,诊所之外传来了一阵嘈杂的声响,隐约听到有人骂骂咧咧的在叫张海亮的名字。

  张海亮脸上的喜色迅速退去,皱着眉嘀咕道:“都说了关门闭诊,怎么还有人在外面喊叫?”

  “张叔,你们先吃,我去看看。”

  秦淮起身,穿过后厅向着诊堂走去,刚来到院子里,就听到一连串砸门声混合着嘈杂嚷闹的叫骂声,明显是来者不善。

  果然,下一秒,济元堂的大门被暴力破开,一群穿着黑色皮衣流里流气的社会青年大摇大摆走了进来。

  为首是一个身高一米八的男人,二十七八岁,身形魁梧,满脸横肉,左边脸颊上还留着一个三寸长的刀疤,眼神非常狠戾。

  刀疤脸的身边,就是刚才被秦淮打了一巴掌的张强,现在的张强哪里还有先前那唯唯诺诺的模样,一双小眼睛瞪着林誉,目光之中满是怨毒的神色。

  秦淮见此,心中已然明朗,嘴角露出一丝冷笑,看来先前对张强下手太轻了,这人不长记性啊。

  向后看去,张强与刀疤脸的身后,站着八个穿着黑色皮衣的小弟,头发花花绿绿的,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截钢管,有婴儿拳头粗细,不怀好意的向着秦淮看来。

  张强之前在秦淮手中吃了亏,现在自然不会做那出头鸟。

  冷笑一声,对着身边那刀疤脸一副谄媚的说道:“金哥,我那远房亲戚欠了我一万块,今天您帮我把这小子摆平了,我抽出七成来孝敬您,就当是您走这一趟的辛苦费!”

  “一个打工仔而已,翻不出什么浪!”

  刀疤脸毫不在意的说着,牵动着脸上的伤疤狰狞皱褶起来,裂开嘴冷笑一声,露出了一个镶金大门牙,转过头瞪着秦淮,目光之中的凶戾如同刀子一般。

  秦淮眉头皱了皱,从这个刀疤脸身上,他隐隐能够感受到一股凶戾气息,这绝对不是一般小混混的气场!

  “特么的,趁着我元气没有恢复,这麻烦怎么一个接一个的找上门?”

  秦淮心中无比郁闷,眼睛盯着刀疤脸,一根银针已经被他捏在了指间。

  张强身边的这个刀疤脸,外号刀疤金,早年学过武,凭着一双铁拳与狠辣的性子出道,能打且残忍,精明又狠辣,现在是城东的一个混混小头目,虽然上不得台面,但是在市井之中还是有几分威名。

  有了刀疤金撑腰,张强立刻变得小人得志起来,一脸的张扬之色,神色轻蔑的指着秦淮骂道:

  “穷逼,你以为你很能打?一个在小诊所打工的狗腿子而已,现在金哥在这里,我搞死你比捏死一只蚂蚁还容易!要是想活命,现在就跪在地上打自己的脸,老子高兴了,兴许还会留你一手一脚!!”

  秦淮双眼一眯,眼中寒芒肆意,直逼张强而去,“看来我上次打断你一条腿还是下手太轻了了!伤还没好你都已经忘了疼了?”

  张强被秦淮冰冷的眸子盯着,莫名其妙就觉得后心发凉,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

  就在这时,张海亮从后厅走了过来,原本是听到诊所这边有嘈杂的声音想要看看,但是这一看,瞬间令他后背冒出了一层冷汗。

  七八个精装男子手拿钢管站在诊所内,看那一个个嚣张的模样就知道是来找事的,张海亮心中也没了底气,心知张强动了这么大阵仗,今天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只好硬着胆子走上去责问道:

  “张强,你把人叫来这里是干什么?你这是私闯民宅,信不信我报警抓你们!”

  张强面对秦淮还有些发憷,不敢轻举妄动,但是面对张海亮,他是一万个瞧不上。

  “报警?”张强嘴角露出一抹冷笑,从背后抽出了一根五厘米粗的钢管,照着旁边桌上的电话狠狠砸了下去。

  嘭!

  塑料制的电话机直接就被砸的四分五裂,零件纷飞,彻底报废了。

  “你……”张海亮气得怒不可遏,伸手指着张强,但是碍于对方人多,又不敢出声,一张脸被气的通红。

  “我今天是来要钱的,把钱给我,我立刻走人!想报警,哼哼,别怪我拆了你这诊所!!”

  “你还想要钱?”张海亮一听,心中顿时惊怒交加,眼中还有几分惶恐,目光扫了一眼刀疤金与后边站着的那群精壮男子,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冷汗。

  这群人都是地痞流氓,干这些打家劫舍的勾当简直就是老本行,并且还不能招惹,要是惹怒了这些地头蛇,从今往后这济元堂就是麻烦不断了。

  毕竟,警察可不会二十四小时都守在济元堂的门口。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