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有命花钱吗

更新时间:2017-03-26 15:08:14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54

张海亮目光闪躲的看了一眼刀疤金,神色惶恐对张强说道:“我先前看在大家都是亲戚,你生活有难处,才借了你五千块,本来是帮你,怎么还成了仇人了?”

  “妈的,少啰嗦!”张强脸色一变,抽出一根钢管指着张海亮的脑袋,一副穷凶极恶的模样,“一万块,拿出来今天的事就算了,拿不出来,你这小诊所就准备重新装修吧!”

  “你……你们简直就是强盗!”张海亮惊怒交加,满眼通红,气得身体都轻微颤抖起来。

  原本念在亲戚一场,能帮就帮,却没想到钱要不回来不说,还给自己结下了一个仇人!现在竟然光明正大来抢钱!

  张海亮双眼通红,或许是怒气上涌,心中也没有了畏惧,指着张强怒声骂道:“狼心狗肺,你这狼心狗肺的东西!早知道你是这样一个地痞无赖,我当时就不应该心软把钱借给你!还想要钱,你死了这条心吧!”

  这时候,张巧儿从后厅走了出来,看着两方人在对峙,俏脸顿时流露出了几分紧张,“这是怎么回事?”

  张强见到了张巧儿,一脸的凶狠顿时变成了淫笑,打量了一眼张巧儿胸前还没完全发育的饱满,他一脸阴翳的看向张海亮:“你女儿姿色还不错呀!应该还是个雏儿!不给钱也成,这身材长相,少说也能卖个万把块!既然你不给钱,那就让你女儿肉偿!”

  听到张强用张巧儿来威胁自己,张海亮就如同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炸毛了,心中的怒火彻底爆发出来,状若癫狂的瞪着张强怒吼:

  “张强,我警告你,钱我给你,以后离我女儿远一点!巧儿要是少了一根汗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得!早点给钱不就完事了嘛!”张强一脸嚣张的说着,眼中满是鄙夷,丝毫没有将暴怒之中的张海亮放在眼里,“快去给老子拿钱,一分都不能少!”

  话音刚落,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张强脸上突然传来一股强烈的剧痛,随即整个人就直接向着旁边倒了下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谁?”

  张强一脸懵比的从地上爬起来,吐出一口血水,也不顾半边脸颊高肿了起来,下意识的就向身后看去。

  “做人做到你这个份上,真是应了那四个字——猪狗不如!”秦淮站在张强刚才所在的地方,一脸冷峻,眼神冰寒。

  “你还敢打我?!”张强瞪着双眼,眼神之中满是不可置信。

  “猪狗不如的东西,你以为叫了人过来,我就不敢打你了?!”秦淮冷喝。

  张强捂着高肿的脸颊,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刀疤金,这时候,刀疤金才缓步走了上来,充满凶戾与阴狠的眸子直直的瞪着秦淮:

  “小子,我刀疤金在这里站着,你还敢动手,胆子挺肥啊!!活腻味了?”

  话音刚落,后面的一群黑衣小弟迅速上前,提着粗重的钢管就将秦淮围了起来。

  “刀疤金?”

  秦淮不屑的哼了一声,扫了一眼围在自己身边那八个手提钢管的混混,嘴角冷笑,不以为然,“你算个什么东西,人多我就怕你?”

  秦淮落下,诊所之内一片寂静,针落可闻!

  被刀疤金带来的那群小弟掂量着手中的钢管,目光玩味,看着秦淮的目光如同看一个死人。

  张强虽然半边脸被打得又红又肿,可是见到现在这个形势,心中是乐开了花,擦干嘴角的血迹,一双小眼睛怨毒的瞪着秦淮在心中暗道:“敢这样跟刀疤金说话,小子,今天你不死也要变成残废了!”

  刀疤金是谁,城东区的混混头子,一个电话打出去,叫来的小混混能把济元堂里三圈外三圈围个水泄不通!一双铁拳之下,不知道打残了多少人,现在竟然有个毛头小子当面叫嚣刀疤金算个什么东西!

  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张海亮一脸的畏惧,看着秦淮被一群人围了起来,心中怕的要命,惹毛了刀疤金这种人,保不准待会儿就要缺胳膊断腿,现场证据确凿,一看就是刀疤金主使的,可是你敢去报警么?

  人家打残你,只是给你个教训,要是你真敢去报警,只怕明天哪个下水道底下就要多出一具尸体了!

  附近十里八店的人都知道,这个刀疤金,背后的势力大着呢,根本就不是普通小老百姓能够惹得起的!

  “金……金哥……”张海亮又惊又恐,挤出一张笑脸凑了上来,小心翼翼的说道:“金哥,这是我店里的伙计,还是个孩子,嘴里不把门。您这一趟来的辛苦,我再多给您一万块,求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放了这孩子吧!”

  “哟,一万块!你这老头的油水还挺多啊!”刀疤金目光轻蔑的瞥了一眼,随即露出一抹冷笑对张海亮说道:“既然你油水多,一万块算个什么事,好歹也要这个数!”

  说完,刀疤金伸出手掌,五指竖起,在张海亮眼前比划了一下。

  “五万?”张海亮瞳孔一缩,声音都出现了几分颤抖。

  “我刀疤金来一趟,被你一万块随随便便就打发了,以后道上的兄弟还怎么看我?”刀疤金冷笑,瞪着张海亮沉声问道:“看在五万块的份上,我就让兄弟们将这小子随随便便打一顿得了,你看怎么样?”

  被刀疤金这么一威胁,张海亮哪里还敢说半个不字,一脸难色的应了下来。

  五万块,对普通的平民老百姓来说,绝对是一笔巨款,张海亮虽然爱钱,但是也分轻重,这钱要是不拿出来,秦淮下半辈子就算是完了!

  “张海亮,不去拿钱过来还等什么?”刀疤金双眼一瞪,沉声问道。

  “刀疤金,你想要钱是吧?”秦淮似笑非笑的看了过去,淡淡的问道:“五万块钱虽然不是个小数目,你有命拿,有那个命花么?”

  “小子,你这张嘴的确是欠打!”刀疤金冷笑,对着带来的八个小弟招呼一声,面色狠戾的指向秦淮:“废他一条腿,让这小子长长记性!”

  “是!”

  八个人脸色一正,眼露凶光,这小子真是不是好歹,本来乖乖的被打一顿就好,现在惹怒了金哥,下半辈子肯定是要成残疾了!

  “别打,金哥,别打啊!”张海亮在旁边哀求道。

  那群混混却没有丝毫怜悯,提起手中粗重的钢管就向着秦淮抡了过去。

  “小子,受死!”

  “就凭你们,还差得远!”

  秦淮冷喝,看着眼前两个人抡着钢管凶狠的砸过来,他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两只手闪电般的伸出,捏在那两个人的肩胛骨上某处,微微用力。

  咔咔!

  咔咔!

  一个照面之间,两人的右臂就被卸了下来。

  “啊~~~~~~~~~~”

  惨烈如同杀猪般的嚎叫声立刻响起,被秦淮捏着肩膀的两个人一脸痛苦,高举着的钢管“哐啷”两声,尽数掉在了地上。

  砰!砰!

  秦淮没有留情,接连踢出两脚,瞬间就将那两个精壮男子踹出了一米开外,倒在地上痛苦的叫嚷。

  刀疤金神色一变,双眼死死的盯着秦淮,仿佛是见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而剩下的六个精壮男子也是微微一愣,一时间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一个照面,三秒钟都不到,直接将两个一米八的男人打得失去还手之力?!

  这小子难不成是一头牲口?!

  人群惊愕,秦淮却没有,脚下向前一踏,动作迅疾如风,一个虎扑向后折去,双手伸出如同蛟龙出海,“砰砰”两声闷响,打在了正后方两个精壮男子胸口檀中穴上,一招就将两人打得闭过气去,眼前一黑晕倒在地。

  “哐啷!”

  两根沉重的钢管掉在了地上,将刀疤金等人从震惊之中惊醒。

  一个照面,竟然又撂翻了两个人!

  “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刀疤金怒喝,仅剩的四个黑衣小弟手中提着钢管,看向秦淮的眼神显露出了惊恐神色,但是又不敢触怒自己老大,只好硬着头皮冲了上去。

  “你们来几个,我撂翻几个!”

  还没等那四个小弟冲上前来,秦淮身影一晃,率先冲了出去,四根钢管齐齐向着这边打来,看的张海亮一脸惊心动魄。

  秦淮却是心如止水,面色自若,虽然他重伤在身,无法发挥出入定境太阳位的实力,可与这群小混混比起来,那还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脚下或是躲闪或是腾挪,秦淮如同幻影一般,从钢管砸下的间隙之中冲了上去,一个闪身蹿出,就站在了四人背后。

  “给我倒下!”

  砰!砰!砰!砰!

  四记手刀斩出,闪电般的切在了那四人脑后的风池穴上,瞬间就将这四个精壮男子也撂倒在地,不省人事。

  风池穴是人体头颈部九大要害穴之一,重击之下,致死都有可能!

  秦淮这是手中控制了力道,才只是让他们晕了过去。

  五分钟都不到,刀疤金带来的八个小弟尽数被秦淮撂倒,秦淮转过头去,目光直视前者,眼中流露出了几分冷酷,“刀疤金,你有命拿钱,有命花钱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