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智退刀疤金

更新时间:2017-03-26 22:25:35 作者:sw 字数:3105

被秦淮的雷霆手段所震惊,刀疤金深吸一口凉气,这才郑重的看向秦淮,眼中露出了几分复杂,不过仍旧满是凶戾,“看不出来你年纪轻轻也是练过几手的,怪不得我这群小弟在你手里连一招都走不过!扮猪吃老虎?小子,你玩的挺开心啊!”

  刀疤金说着,将衣袖撸了上去,露出肌肉虬结的双臂,肌肉强大而有力,若是比拼力量,秦淮绝对不是此人的对手。

  他缓步向秦淮走去,眼中凶光大放,突然,刀疤金脚下一踏,迅速向前蹿出了三米之远,直接就来到了秦淮正对面。

  “很久没动手,看来我铁拳之名已经被人忘得差不多了!今天就拿你来开刀!”

  说话之间,拳风已至,根本没有留给秦淮任何反应的时间,那一双布满老茧的拳头极速打至秦淮眼前,下一秒就要将他鼻梁骨打断。

  感受着扑面而来的拳风,秦淮神色一凛,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随即抬起一脚,踢向了刀疤金两腿之间。

  腿总是比胳膊长,那一拳还没打到秦淮脸上,刀疤金就觉得腹下一凉,“撩阴腿?”

  他立刻改变拳路,手臂下压,满是老茧的拳头狠狠地砸向秦淮小腿,刀疤金是练家子出身的,这一拳砸实了,秦淮最轻都是腿骨碎裂的下场!

  就在这时,一抹微光瞬间从秦淮手中飞出,刀疤金脸上的狠色突然一滞,痛叫一声,捂着拳头就抽身后退。

  秦淮得到了喘息的功夫,双脚在地上飞点,迅速与刀疤金拉开了距离,退到了一边,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冷汗。

  “小子,你玩阴的?!”刀疤金双眼怒瞪,另一支手捂着手腕,小拇指赫然被一根纤细的三棱针所刺穿,手掌之上鲜血四溢!

  三棱针用于放血,此刻刀疤金的伤口处血流如泉涌,一滴滴的落在地上,看上去煞是骇人!

  “你是玩拳的?”秦淮冷声说道:“我刺穿了你的小拇指,你连拳都握不紧,我看你这下还怎么跟我打!”

  刀疤金怒喝一声,瞬间将手上的三棱针拔了出来,一股鲜血喷出,将地面又染红了几分。

  张海亮与张巧儿已经吓得缩在边上,大气都不敢出一声,见到秦淮此刻占了上风,这才终于在心中舒了一口气。

  “这小子也是个练家子的!我竟然看走眼了!”刀疤金盯着秦淮,眼中凶光大放,“年纪轻轻本事倒不小,不过真打起来,他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刀疤金是练家子出身,反应与身手都比普通人要强,秦淮在候机楼能够从正面一针刺入老彪膻中穴,但是面对这个刀疤金,成功的几率却低的可怜。

  这种练过的对手,已经拥有了不弱的反应能力,要想以银针暗算,只能出其不意!

  “刀疤金!”秦淮冷喝一声,脸上没有怯色,眼中反而战意昂然,“这次我用银针刺穿你小拇指,下次你选哪里?咽喉?眼睛?为了给张强出头,你要下半辈子变成残废吗?你现在威风八面,有小弟愿意跟你,要是你瞎了呢?他们还会认你做大哥?”

  用银针刺瞎刀疤金的眼睛,哪有那么容易,但是秦淮就是要给他一个下马威,让他知道继续打下去谁都得不到好处。

  刀疤金瞳孔一缩,心中显然是多出了几分顾忌,不过片刻,他脸上又露出了一抹狠笑,“小子,你想唬我?我刀疤金能混到今天,你以为我是吓大的?”

  “你能来为张强出头,不过就是为了钱!”秦淮淡然说道:“我给你一份诚意,你也别欺人太甚!七千块!就当是打了你这几个小弟赔礼道歉,你要是肯收,今天的事就此揭过,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

  “金哥,不能收啊!”张强在一边劝道:“今天咱们就是来收拾这小子的,摆平了他,这诊所的钱都是我们的!”

  “闭嘴!滚一边儿去!”

  张强被这么一骂,当即傻眼了,一股不好的预感从他心中逐渐升腾。

  刀疤金低头沉思了片刻,眼中出现了几分犹豫。

  就像秦淮说的,他们出来的确是为了钱,能不动手就拿到钱那是最好!出来混还不是为了吃香的喝辣的,谁没事愿意打打杀杀。

  “你这几个小弟是被我打晕了,没什么大碍。我出七千块也算是给你赔礼道歉,这档子事就此揭过,你拿了钱回去吃香的喝辣的,剩下跟张强的事我们自己解决。我能做的就是这些,就看金哥你给不给面子?”

  秦淮神色平静,侃侃而谈。

  刀疤金盯着秦淮看了一会儿,咧开嘴,露出了一颗大金牙笑道:“哈哈哈……兄弟你诚意十足,我刀疤金当然是要给你面子!我看你也是练家子的,身手不错,考虑一下,来跟我混怎么样?”

  刀疤金在城东区也算是有点儿威名,五六家KTV、酒吧之类的娱乐场所,都是在他名下罩着的,很少出事。

  现在打开天窗说亮话,明显就是看中了秦淮的身手,想收为麾下。

  不过他要是知道纪墨锋给秦淮开五百万的年薪都被拒绝了,不知道脸色会变成什么样子。

  “金哥你这话言重了!我在这诊所呆的挺好,没有其他想法。”秦淮从张海亮手中接过了七千块钱,递给刀疤金说道:“这是七千块,你数数。”

  刀疤金接过钱,清点了一下,点了点头,“兄弟办事就是爽快,不知道怎么称呼?”

  “秦淮!”

  刀疤金点头,“秦兄弟,哈,今天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哥哥我收了你的钱,也算是交了你这个朋友,以后要是有事需要照应的,只管吱声!”

  “那就多谢金哥照顾了!”秦淮轻笑,客套道。

  虽然刀疤金是这样说的,要是当真了,那秦淮也未免太笨了。

  “秦兄弟,那我这些小弟……”刀疤金的目光落在了地面上躺着的那八个小弟身上。

  秦淮会意,走上前去,伸手在那些人身上拍过,原本昏倒在地上的人立刻就醒了过来,他又给之前被卸下手臂的那两人将手骨接了回去,这才算是完事了。

  “行了,我们走!”刀疤金大喝一声,听得那群小弟浑身一个激灵,一个个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不是要打人吗?怎么又不打了?

  “秦兄弟,告辞!”刀疤金说了一句,转身就出去了。

  那一群小弟云里雾里的,这之前还打生打死的,怎么一下子就变成兄弟了,一个个一头雾水的跟着刀疤金离开了。

  秦淮这才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双眼瞪向了拄着拐杖站在旁边的张强,“你准备怎么办?”

  “秦哥,我错了,我真的错了!我给你磕头认错,你放过我吧!”张强吓得魂都快飞了,立刻跪在地上哭着求饶。

  “我上次不是放过你了吗?”秦淮寒声说道。

  “秦哥,是我不是好歹,我活该,我该死!”张强一边在自己脸上扇着巴掌,一边求饶道:“求你放了我吧,我保证不会再来惹事了!”

  “我不需要你保证!”

  秦淮淡淡的说道,从地上捡起一截钢管,在手上掂了掂,“你记住,你来找事我随时欢迎,只是不要被我抓住。上次抓住你我打折了你的腿,今天我就打折你的手!”

  砰!

  话音刚落,秦淮手中的钢管就狠狠地砸了下去,咔嚓一声,张强捂着左手痛苦的嚎叫起来,眼泪鼻涕一股脑的流了出来,混着地上的泥土粘在脸上,那模样要多凄惨有多凄惨。

  “滚吧!下次再让我抓住你,我再打折你一只手!我倒要看看你有几只手脚能让我打折!”秦淮冷冷的说着,将钢管扔在了地上。

  张强拄着拐杖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连看都不敢看秦淮一眼,如同一条被打怕的土狗,灰溜溜的逃走了。

  张海亮这才眉开眼笑了,走上来拍拍秦淮的肩膀,“小秦,辛苦了啊!走走走,咱们吃饭!”

  张巧儿也走了上来,挽住秦淮的胳膊,美眸之中满是崇拜,在她的少女心中,只要有秦淮哥在,就没有解决不了的事。

  “张叔!”秦淮叫住了张海亮,目光看向了济元堂的大门,“咱的门该换了!”

  张巧儿循声看去,俏脸之上满是惊讶,“咱们的大门怎么坏了?重新修一下要七八百呢!”

  “先吃饭!吃完饭再说!”张海亮乐呵呵的,根本就没有在意。

  现在他看秦淮,是怎么看怎么顺眼,刀疤金那多威风的一个人啊,在道上也算是个大哥了,却让秦淮三言两语再加上七千块钱就打发走了,这放在平时都不敢想象!

  “张叔,咱大门都坏了,你刚才还搭进去了七千块钱,怎么还这么高兴?”秦淮一脸疑惑。

  “你傻呀!”张海亮一边拉着秦淮向饭桌走去,这才得意的说道:“本来刀疤金要五万块,最后咱们只给了七千,那就是净赚了四万三啊!!小秦,你三言两语,就给叔省下了四万三千块,这修个门算什么?给人七千块又算什么?”

  张巧儿红唇轻咬,作沉思状,一双雪亮的眸子机灵的转了转,最后看向秦淮,“好像是这个理,没毛病!还是我哥最厉害!”

  秦淮:……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