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纪总的等待

更新时间:2017-03-27 09:17:2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43

往后的几天里,济元堂不再像之前那么沉闷,秦淮还是做一些清点、整理之类的工作,偶尔也帮着抓药、煎药。

  没人来看病的时候,张海亮就不像以前那样在躺椅上看报纸了,而是陪巧儿下象棋,或者父女俩一起看连续剧,偶尔还互相吐槽一下狗血的剧情。

  秦淮就在旁边看着,他很享受现在惬意的生活,有个胆小抠门却不使坏心眼的老板,和一个单纯善良的妹妹张巧儿,这对从小就在深山里长大,每天都要花费十多个小时修炼功法调理伤势的秦淮来说,是珍贵而又温暖的氛围。

  甚至他有时候在想,等自己真的找到玄霜,治好了身上的伤势,就在这里当个小伙计也不错,十三年前究竟是谁制造了那起事故害自己重伤垂死,或许这辈子都找不到答案了。

  “哥,给我削个苹果呗!”张巧儿眼睛盯着手机屏幕,嗲声嗲气的对秦淮撒娇。

  “好嘞!稍等一下,马上就好!”秦淮脸上露出一份微笑,立刻就取了一个苹果,洗干净之后开始削皮。

  苹果还没削完,大门之外传来了一阵汽车熄火的声音,不过片刻,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就信步走了进来。

  “小秦,顾客来了,你去问问是买药还是看病。”张海亮向门外瞥了一眼,继续和巧儿看剧。

  “不用问了,是来找我的。”秦淮往门口看了一眼,头都不抬的说道。

  “找你?”张海亮十分意外的抬起了头,秦淮在奉安市无亲无故的,谁会来找他?

  张巧儿也下意识的向门外看去,这一看,俏脸之上顿时流露出了强烈的震惊。

  “纪罗通?!”张巧儿瞪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脸的不可置信,“哥,你确定这种大人物是来找你的?”

  “啥?这人是纪罗通?!巧儿,你别吓我!”张海亮惊讶的眼睛都快瞪出来了。

  鼎安集团是全省一流的企业,而张巧儿也快到了找工作的时候,能够进入鼎安集团实习甚至工作,这对每一个大学毕业的应届生都是梦寐以求的事!

  对于定案集团未来的接班人,她自然也是有所了解。

  “嗯,是来找我的。”秦淮点了点头,继续削着手中的苹果,“你们继续看电视,不用管这些。”

  秦淮一句话说的轻巧,可是张海亮父女俩心中却是掀起了轩然巨浪,根本无法平静。

  纪罗通走上前来,神色之中已经没有初次见面时的高傲,他先对着张海亮父女俩礼貌性的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秦淮,语气恭敬的说道:“秦神医,我父亲的病已经痊愈了,特意派我来找您。”

  “哦?”秦淮继续削着手中的苹果,头都没抬,“我救了老爷子的命,他却派你过来找我?”

  “不不不!”纪罗通连忙解释道:“家父就在外面的车上,担心在这里露面对济元堂会有影响,所以才没有下车亲自前来,请神医海涵!”

  纪墨锋是什么身份?奉安市著名企业家,一手创办了偌大的鼎安集团,分公司遍布全国多个大中城市,就算是去拜访市长,都会得到市长亲自迎接!

  一个大人物突然出现在了这个小诊所,对济元堂的影响可绝对谈不上好!

  “嗯!”秦淮点了点头,仍旧是没有抬头继续说道:“你先在这坐吧,等我给我妹削完这个苹果!”

  “我站着就行!”纪罗通恭敬的说道,站在旁边耐心的瞪着,一点儿都没有脾气。

  张海亮父女俩在旁边看的是目瞪口呆,甚至他们怀疑眼前站着的是一个假纪罗通!

  大名鼎鼎的纪家未来接班人,竟然在这里一个中医诊所的小学徒削苹果?!竟然还等的心安理得,一点儿都没有脾气?!

  “老爸,这是我秦淮哥吗?我怀疑这是个假秦淮!”张巧儿在张海亮耳边低声说道。

  “我还怀疑这是个假纪罗通嘞!”张海亮低声回道。

  过了片刻,秦淮削好了苹果,将新鲜的果肉小心翼翼的切成四瓣,放在盘子里,端给了张巧儿。

  “吃吧!很久没削苹果,都生疏了!”秦淮擦干了手,摸着张巧儿的头微笑着说道。

  “哦!”张巧儿脑袋里一片空白,接过盘子,根本不知道要说什么。

  “好了,走吧!”秦淮转身看了纪罗通一眼,径直向着门外走去,纪罗通点头,立刻跟了上去,只留下那父女俩坐在济元堂里发愣。

  “老爸,这还是我秦淮哥吗?怎么连纪罗通这种大人物都对他恭恭敬敬的?”张巧儿吃了一瓣苹果,喃喃问道。

  “切,这算什么!”张海亮眉头一展,得意的说道:“上次纪家的纪慕芸还开着法拉利来接你哥呢!让我坐我都没坐!”

  “真的吗?纪慕芸?还有法拉利?”

  “那可不?”张海亮挑起眉头,一脸不以为然的说道:“你没见那四个轮子,那叫个气派,皮革座椅,那叫个舒服!”

  “你说的是捷达吧?”

  “法拉利!都说了是法拉利……”

  ……

  为了低调起见,纪罗通这次开的是一辆很普通的别克商务,就停在济元堂之外。

  秦淮拉开后排车门,先对纪墨锋行了个晚辈礼,这才坐了上去。

  这辆车上只有秦淮、纪墨锋与纪罗通三个人,纪罗通充当司机职务,等秦淮坐稳了之后,缓缓启动车子开了出去。

  “小秦,我在凯悦大酒店专门定了宴席,我们去了边吃边谈。”纪墨锋微笑着说道,虽然已经六十多岁了,但是他保养的很好,一点也没有六旬老人的迟暮模样。

  “好!全听纪老您安排!”秦淮点了点头,接着问道:“老爷子身体应该已经痊愈了吧?”

  “哈哈哈……小秦真是神医慧眼啊!”纪墨锋笑着说道:“我们才刚聊了一句,你就看出来我已经痊愈了!”

  “不是看出来,是我推测的。”

  “哦?”纪墨锋神色惊讶,立刻问道:“此话怎讲?”

  “纪老您有所不知,在我们中医上来讲,人之生死,与节气有很大的关系!节气就像竹节的凸起,节与节之间,是滑利的。一旦到节上,便很难过去!”秦淮侃侃而谈道:

  “久病之人,节气交替之前多死!而您老的寒痹则是在夏至之前治愈,病情在交节之前有起色的,之后也就会更快痊愈。”

  纪墨锋听得连连点头,就连在前面开车的纪罗通也分出了几分心思侧耳听着,心中却对于秦淮是越发的尊敬了。

  之前他看不起秦淮,是觉得此人年少轻狂,连附属医院名医专家都治不好的寒痹,他竟然敢口出狂言。

  但是在秦淮给老爷子治病的一系列事件之后,纪罗通突然发现这个小神医突然变得高深莫测起来。

  比如初次见面的时候,两人都喝了毒茶,秦淮没事,他却被抬去洗胃了,还有他随身保镖阿武与阿威,虽然不是特种兵,但也是王牌部队退役下来的尖子兵,却在秦淮面前连三招都走不开就被制服了!

  更为诡异的是,赵德胜的药包的确是被人换过了,而且秦淮还将药煎熬之后给老爷子喝了,最后老爷子竟然什么事都没有!

  这个问题纪罗通到现在都没有想明白,只要秦淮不开口,这件事之中牵涉的所有人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

  就在纪罗通开车前往凯越大酒店的时候,奉安市某栋大厦的一间办公室之中,一个西装男人正对着电话倾泻着满腔怒火。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纪墨锋竟然痊愈了!你不是告诉我药已经被掉包了吗?”男人对着电话冷喝道。

  “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老板,我的确是按你的要求将那包药递给了秦淮,也亲眼看着他将药倒进了锅里!真的,都是我亲眼见到的!”电话那头传来一阵急促又真切的声音。

  “到了现在你还敢狡辩!”男人冷声说道:“那你告诉我,纪墨锋既然喝了毒药,为什么今天还在凯悦大酒店设了宴?”

  “我不知道!老板,我真的不知道!”

  “哼,拿了我的钱,却不给我办事!你应该知道,在奉安市,还没有几个人敢得罪我!”

  “老板,真的不是我!我都是按照您的吩咐去办的!求你放过我,求求你!我真的没有背叛您!”电话那头已经传来了男人的哭腔,甚至声音之中都带上了颤抖。

  “有话,留着在黄泉路上跟你老婆女儿说吧!!”

  “什么?你把我女儿怎么了?她才五岁啊!我为你卖命你竟然对我家人动手,我要宰了你!我做鬼……”

  嘟!

  男人挂了电话,根本没有耐心再听下去了,他摘掉眼镜,靠在椅背上,用手缓慢的揉着太阳穴两端,眉头紧皱。

  片刻之后,他从办公桌最下层的抽屉中取出了一个手机,上面只存了一个号码。

  犹豫片刻,男人最终还是将号码拨了出去。

  “除掉吕墨全家!”

  “是!”

  听筒中传来低沉的回应,男人挂断电话靠在椅背上,目光看向了办公桌上那个照片里的女人——纪慕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