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晋升至阳位

更新时间:2017-03-27 19:38:38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43

秦淮手掌之中,平躺着一个一寸见方的玉质盒子,入手冰凉光滑,现在正值盛夏时节,那玉盒之中却隐隐有寒气散发而出!

  这叫秦淮心中越发坚定了玉盒里面装着的必定不是凡物!

  但是,打开,还是不打开?

  面瘫脸被两名入定境太阳位的高手追踪,要是被追上了,绝对是死路一条!

  但是秦淮也看得分明,之后来的那两人虽然也是修炼之人,但是轻功明显没有面瘫脸高明,万一面瘫脸还能逃脱呢?

  人的好奇心永远都是最可怕的,在经过了一系列思想斗争之后,秦淮最终还是决定打开玉盒看一看,只看一眼。

  他小心翼翼的将玉盒的盖子向上翻开,刚刚露出了一丝缝隙,一股清凉甘甜的气息就从内部溢散而出。

  那香气沁人心脾,似是药香,其中又带着甘甜,刚从玉盒之中泄露,就被秦淮下意识的吸入了体内。

  嗡!

  一道通天彻地的清爽瞬间从体内爆发,上冲百汇,下抵涌泉,秦淮整个人都懵了,手中一松,刚刚打开了一丝缝隙的玉盒就砰的一声掉落在了地上。

  吸入体内的冰凉气息如同灵巧的游鱼,瞬间分化成数股,迅速在他体内阴阳经脉开始游走起来,秦淮的身体就仿佛是久旱遇甘霖,一阵无比舒爽的畅快感由内而外浸润着周身每一个细胞。

  冰凉气息一直在经脉之中游走了十几个大周天,最终才逐渐消退,彻底没了踪迹。

  秦淮这才回过神来,一股火辣辣的感觉迅速从丹田涌出,胸口突然升腾起强烈的痛感,他脸色异常红润,喉头一阵腥涩,干呕几下,豁然吐出一大股青黑色的污血。

  “呼……”

  秦淮长长呼出一口气,只觉得浑身上下都通泰了不少,一连漱了好几次口,才将嘴里残余的污血吐了个一干二净。

  定了定心神,秦淮这才感觉到身体有些不一样了,原本气血衰竭,手足冰冷,现在的他竟然感到浑身酥酥麻麻,心脏仿佛一个小太阳,跳动之间,一股温热的暖流逐渐向四肢百骸涌了过去。

  良久,身上的酥酥麻麻变成了温热感,秦淮浑身上下都暖洋洋的,他瞪大了双眼,一脸的不可置信。

  那玉盒之中究竟装着什么东西,仅仅是闻了一丝气息,折磨他十多年的伤势就好了几分,虽然伤势恢复的连两成都不到,却让秦淮心中惊喜若狂!

  玉盒里面的东西,或许能够治好他的伤势!

  一个念头悄然升起,秦淮满眼激动,心脏都开始噗通噗通的剧烈跳动起来,他看向手中,这才发现玉盒早已掉在了地上,连忙俯下身子一阵好找,才将玉盒小心翼翼的捧在手中。

  玉盒里的东西竟然能恢复自己的伤势,秦淮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光亮,双眼盯着那枚玉盒,心中久久无法平静。

  十三年来,师父为了治疗秦淮的伤势,寻遍古方古籍,尝试了不下千种方法,都是没有任何疗效,但是刚刚,仅仅是吸了一缕玉盒之中的气息,就让他的伤势好了一些,这也太夸张了吧!!

  秦淮颤抖着双手,想要再将玉盒打开,心中却突然想起了面瘫脸对他说过的话:

  “帮我保管它!”

  这一句话,就如同魔咒一样开始在秦淮耳边萦绕,打开玉盒,自己的伤势或许就能被治愈,不打开,难道要将希望寄托在那个消失了三十多年的人身上?

  秦淮心中开始了激烈的思想斗争,他能够肯定,这玉盒之中装的,肯定是千金难求的圣物,但这又不是自己的,面瘫脸仅仅是让自己代为保管而已!

  要是为了治疗自己的伤势而将这玉盒之中的东西据为己有,这与强盗又有什么区别?

  但若是不打开玉盒,或许身上的伤势一辈子都无法痊愈!

  秦淮不甘心,他不甘心一辈子都做一个半残不残的废人!

  他还有血海深仇没报,他还有父母亲人多年未见,十二年前那起事故害得他苟延残喘直到今天,或许,所有人都以为他死了吧?

  秦淮神色挣扎,双拳紧握,连关节都被他捏得发白,浑身上下都在轻微的颤抖着。

  良久,他深深的看了一眼玉盒,珍而重之的放进了口袋。

  “三天!我就等三天!”秦淮说话的声音还有些颤抖,“三天时间你不出现,我就当你已经死了!”

  恻隐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是一个重伤垂死挣扎了十三年终于得到了一丝喘息的秦淮,他轻手轻脚的走出储物间,这才发现天色已晚,月已当空,看了看时间,已经是深夜零点多了。

  回来的时候还没到饭点,仅仅是吸纳了玉盒之中溢出的一缕清气,六个小时竟然就这么一晃而过了!

  秦淮心中越发的震撼,当下也不准备回去了。

  “面瘫脸让我保管这玉盒,他若来找我,必定是来这济元堂之中!这三天时间,我就在这里等他吧!”

  他走进诊堂,在地上盘膝而坐,开始修炼了起来。

  这一开始修炼,秦淮当即就察觉到身体真的不一样了,原本在经脉之中慢如龟速的真气,今天却是快速的运行了起来!

  自从十八岁那年修为突破到太阳位之后,体内的真气就再也没有变化过,但是此刻,随着秦淮不断的修炼来吸纳天地间的灵气,经脉之中那缕快速运行的真气竟然正在一点一点的增多!

  月华洒下,落在秦淮身上如同披了一层轻纱,修炼了十三年,他从来没有哪一次能够感受到真气在经脉之中运行的如此畅快!

  不觉斗转星移,天色逐渐亮了起来。

  阴阳交替,月落乌升,当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在秦淮身上,一股汹涌的暖流豁然从丹田之中迸发而出,迅速汇入真气流进四肢百骸,在周身经脉之中运行起来。

  秦淮双眼猛地睁开,眼底溢出一抹狂喜之色。

  突破了!!

  没想到这一晚的修炼,竟然让他从太阳位突破到了至阳位!!

  十二岁开始修炼,十八岁突破少阳位,晋升太阳!二十五岁突破太阳位,晋升至阳!

  这种比龟速还慢,慢到令人发指的修炼速度,传出去绝对没有任何一个人会相信!

  但是秦淮坚持下来了!

  或许修为突破与玉盒之中溢出的那一缕香气有关,但也是他坚持到今天的结果!

  站起身子,秦淮只觉得体内气血流动得极为舒畅,他的心跳更加有力,气息变得更加悠长,连身体素质都有了一个巨大的提高。

  甚至他心中隐隐有种感觉,现在的自己,足以与刀疤金进行正面的抗衡了!

  晨风吹拂,一股凉爽的感觉从头渗到脚,渐渐地,一股腥臭气息迅速充斥了秦淮鼻腔,他这才发现,自己体表上下竟然都糊着一层黑乎乎的油腻泥垢,那股腥臭气息就是从自己身上散发而出的!

  “洗髓伐毛!”秦淮心中一惊,喜出望外道:“怪不得我的伤势竟然好了近两成!没想到仅仅是吸了玉盒之中一缕香气,竟然令我修为突破,洗髓伐毛!那玉盒之中的东西,绝对是千金难求的圣品!”

  秦淮越发意识到这枚玉盒的珍贵,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这才去水房进行冲洗。

  清晨,张海亮一大清早就做好了早饭,秦淮从水房走出,面色微红,浑身清爽干净,皮肤都比以前光彩了几分,简直是脱胎换骨般的改变!

  “哎,我说你今天怎么来的这么早?现在才七点半啊!”张海亮一脸纳闷的问道,以前秦淮几乎都是踩着点儿来的,还能让他找机会扣点钱,今天看来是没机会了。

  “今天起的早。”秦淮回道。

  张海亮却是没有在意,双眼盯着秦淮仔仔细细的看了半天,就像是在鉴别文物一样,“哎,我发现你小子今天好像有什么不一样?好像整个人都精神了?”

  秦淮吸收了那缕香气,伤势好了两成,体内气血运行比以前更旺盛了,再加上修为突破,整个人的精气神都得到了提升,这是由内而外的改变,是一种气场上的变化,如果不是经常相处的人,很难轻易发现这一点。

  “大清早的吵什么嘛!”张巧儿睡眼惺忪的从后屋走出来,一头长发散乱的披着,睡衣也没换,伸着懒腰撒娇道。

  “巧儿,都几点了,快去洗漱!”秦淮板着脸,就像是教训妹妹一样。

  “哇!”张巧儿突然叫了一声,俏脸之上露出了几分惊讶:“哥,你今天好像变帅了啊!”

  “快去!”

  “好好好!”张巧儿慢吞吞的说道,冲秦淮吐了吐舌头,转身向自己房间内走去。

  吃过早饭,诊所里一上午都没有生意,张海亮也乐得清静,满心欢喜的陪着女儿,将余下的事务都交给秦淮去做了。

  眼看着快到十二点了,秦淮正准备去买菜,却突然被张巧儿叫住了:“哥,我闺蜜约我出去吃饭,你陪我去呗!”

  “你闺蜜约你,我去干什么?”秦淮一脸郁闷,“再说了,我现在是上班时间,要是去了你爸还不得扣我工资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