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有什么区别

更新时间:2017-03-28 19:17:19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41

马翔与李雪对视了一眼,两人眼中不约而同的露出了几分鄙夷,感情秦淮这小子是来蹭吃蹭喝,完全没有一点儿客气的意思!

  这两人还不知道,以他们二人的身份,今天有幸能够坐在这间套房里,完全是仰仗着秦淮至尊客户的身份。

  并且,今天的所有消费,都是由邓荣来买单,就是为了给秦淮一个赔礼道歉。

  所以,从他们上楼的那一刻起,这顿饭完全就不关这两人的事了!

  但是马翔不知道,他皱了皱眉,“小秦,你有些不识好歹了吧!我虽然有钱,但是也轮不到你在这里穷大方啊!纪晓芙蓉的高级套房,你知道最低消费是多少吗?以你的收入,能在这里消费得起吗?”

  “我的收入的确是消费不起。”秦淮语气已经有些低沉了,刚才在楼下被这小子摆了一道,现在他竟然又来找事。

  “消费不起就闭上你的嘴!像你这种屌丝,今天能坐在这里就应该对我感恩戴德了!”马翔冷笑一声,奚落道:“用我的钱来装大方,你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

  “马翔,你说话未免太过了吧!”张巧儿俏脸一变,一双美眸瞪了过去。

  “巧儿!你怎么跟我老公说话呢!”李雪脸色也沉了下来,然后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

  “你看啊,纪晓芙蓉餐厅不是一般的高档餐厅,这贵宾套房更不是有钱就能坐进来的,更何况你们还没钱!是不是!你们能坐进来,还不是沾了我老公的光,这也就是咱们多年姐妹关系,要是放在别人,我早就赶人了!”

  张巧儿更加气愤了,“一顿饭而已,在哪儿吃不是吃,吃饱就行。你舔着脸要坐在这里,我还不稀罕呢!你要赶人,我们也不会留在这里!哥,咱们走!”

  张巧儿起身就拉着秦淮向门外走去,却被秦淮拽了回来,又将她放在了椅子上。

  “要走的人是他们,你要吃什么,尽管点菜就行了。”秦淮淡淡的说道。

  张巧儿愣了,马翔则是鄙夷的看了秦淮一眼,“想要沾我的光享受顶级套房,还不肯向我低头?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立刻道歉,我允许你留下来!”

  李雪双手抱胸,神色高傲的看向秦淮,就像是看戏一样。

  “哥,不就是一顿饭嘛,不吃就是了,我们走!”张巧儿拉着秦淮说道。

  “我说了,要走的人是他们,巧儿,你安心点菜吧!”秦淮语气平淡的说道。

  就在这时,门外响起了一阵爽朗的笑声,邓荣手中拿着一瓶82年的拉菲信步走了进来,“哈哈哈……诸位客人,我们餐厅的顶级套房还可以吧?现在还在试营业期间,如果有什么不周到的地方,还请见谅啊!”

  见到邓荣,马翔神色一阵惊讶,又激动又紧张,立刻示意李雪不要说话,起身向邓荣走去,“邓总经理,没想到竟然是您大驾光临,开酒这种小事,让我来就好了。”

  邓荣如今已经进入了鼎安集团高管层面,身份已经不同往日,虽然马翔家是做地产的,也就是一个小公司,跟鼎安集团比起来太微不足道了。

  秦淮见到邓荣进来,微笑着点了点头,“还带了一瓶82年的拉菲,荣哥你费心了。”

  邓荣谢绝了马翔的殷勤,一边开酒一边说道:“这贵宾套房,自然是要享受最尊贵的待遇,一瓶82年的拉菲,其实也就这么回事了!”

  邓荣倒了两杯红酒,一杯是自己的,一杯是秦淮的,准备先就楼下的事赔礼道歉。

  但是马翔眼疾手快,立刻就端起了其中一杯,对着邓荣说道:“邓总经理,今天您大驾光临,我先敬您一杯!”

  李雪坐在旁边,眼神虚荣,满意的点了点头,马翔竟然能跟鼎安集团的高管说上话,并且还让邓总经理亲自来开酒,这身份已经不是一般的尊贵了!

  马翔端着红酒杯,神色非常恭敬,就等着与邓荣碰杯了,但是邓荣目光一沉,双眼盯着马翔,顾及到秦淮在旁边不好发作,于是又重新倒了一杯酒。

  “邓总您这……”马翔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端着酒杯尴尬的站在原地,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秦先生,这杯酒是我为刚才楼下发生的事给您赔罪。”

  邓荣走向秦淮,将一杯红酒递给了过去,自己端着一杯,将杯口放低,与秦淮碰了一下,“我干了,您随意。”

  说罢,邓荣一饮而尽。

  马翔傻了,顿时觉得脸上火辣辣的,他一脸赔笑的去敬酒,结果人家把他晾在一边理都不理,反而是向着秦淮去敬酒了。

  这不是赤裸裸的打脸吗?

  “邓总经理,您一定是搞错了,这餐饭是我预约的,我是尚东地产马俊明的儿子,我叫马翔!”马翔立刻走了上来,指着秦淮说道:“至于这个穷酸模样的屌丝,不过是沾着我的光进来坐坐,您还给他喝82年的拉菲,简直是暴殄天物!”

  邓荣早已不是以貌取人的心境,更何况他还确定了秦淮至尊客户的身份,马翔当面辱骂秦淮,顿时吓得邓荣后背满是冷汗,一张脸已经阴沉的快要滴出水来。

  “我不管你是谁,立刻给秦先生道歉!”邓荣一脸严肃的说道:“纪晓芙蓉不欢迎你这样的客人,立刻道歉,然后出去!”

  “凭什么呀!”李雪立刻站了起来,瞪着邓荣说道:“你这个人讲不讲理?我老公家里上百万的资产,秦淮这个穷屌丝有什么?凭什么让我老公给他道歉?”

  啪!

  马翔抡起一巴掌就打在了李雪的脸上,李雪捂着脸,不可置信的看向马翔,马翔却看都没看她,对着邓荣一脸恭敬的说道:

  “邓总经理见谅,这女人没教养不会说话,您千万别放在心上。”

  李雪被马翔当众打了一巴掌,一个鲜红的掌印印在脸上,但是丝毫不敢发作,她怕惹怒了马翔而失去了这条财路,只能默默站起来,又重新坐在了椅子上。

  “她有没有教养我不在乎,你立刻给秦先生道歉!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邓荣冷着一张脸说道。

  “是是是!”马翔赔笑道,一点儿都不敢忤逆邓荣的意思,此刻他才明白秦淮这个不起眼的模样原来是尊大佛,连邓荣这种身份都不敢惹秦淮,自己刚才又是犯什么贱!

  “秦哥,这个……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千万别跟我计较,之前都是我有眼不识泰山,是我有眼无珠!”马翔笑得像是一个奴才,躬着身子说道。

  秦淮晃了晃手中的酒杯,抬起眼睑看向马翔,淡然问道:“你叫马粪是吧?”

  “秦哥,我叫马翔。”

  “粪和翔有什么区别?”

  “扑哧!”张巧儿在一旁没忍住,一下子笑出声来,邓荣勾了勾嘴角,走上前来说道:“纪晓芙蓉主打雅致幽静,这种屎尿屁的东西太有伤风化,还是不要留着了,秦先生您看如何?”

  “好,就听荣哥你的。”秦淮点头。

  邓荣转过身来,一脸正色的看向马翔:“这位先生,您已经进入了我们纪晓芙蓉餐厅的黑名单,请立刻出去,以后也不用再来了。”

  “什么?”马翔神色大惊,被人这样直白的下了逐客令,并且还将他列入黑名单,一种屈辱感迅速涌上心头:“我是来消费的,你凭什么将我列入黑名单?”

  “就凭你刚才辱骂我们鼎安集团的至尊客户!”邓荣冷声说道:“现在,请你立刻出去,不要打扰我们的客人用餐。”

  “什么?这个穷逼是……至尊客户?”马翔冷不丁看了秦淮一眼,无穷的悔意从心中涌出,但是已经晚了。

  邓荣眉头一皱,怕秦淮不高兴,立刻叫来保安,将马翔与李雪赶了出去,直到看见两人被扔出了餐厅大门,皱着的眉头才舒展开了。

  马翔站在餐厅门口,看着来往行人投注过来的各式目光,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他看了看身边的李雪,双眼一瞪,又是一巴掌打了过去。

  “都特么赖你这个婊子,没事找事要跟人家炫富,害老子今天丢面子不说,还上了纪晓芙蓉的黑名单。”

  马翔说着,将车开了出来,对着站在原地不知所措的李雪骂道:“玛的,你特么在那站街呢?上车!”

  李雪乖乖的坐上了车,小心翼翼的问道:“老公,我们去哪儿?”

  “别特妈叫我老公!”马翔目光狠狠的剐了一眼李雪胸前耸动的峰峦,在那柔软之上大力捏了一把,一脚油门就踩了出去,“去酒店!老子要泻火!”

  另一边。

  在邓荣的特意关照之下,纪晓芙蓉的厨师自然是尽心尽力,呈上的菜品色香味俱全,吃的张巧儿连连点头,一个劲的叫好。

  “哥,红酒我不喜欢喝,给我换一瓶八二年的雪碧吧!”

  张巧儿嘴里吃着一块蜜汁山药,又从盘子里夹起了一块香酥排骨,俏脸之上满是幸福。

  邓荣见到秦淮脸上的满意神色,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立刻下去拿饮料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