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祸不及家人

更新时间:2017-03-29 12:32:50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08

清脆的匕首落地声如同死神丧钟,吓得老彪浑身一个激灵,顷刻间就出了一身冷汗。

  他下意识的就蹲下身子去捡地上的匕首,却突然感到一股劲风汹涌而来,一股火辣辣的疼痛印在脸上,身子如同断线的风筝,被秦淮一脚踢飞了出去。

  “巧儿,你怎么样?”秦淮心急如焚,一把搂住张巧儿的身子,仔细的看向她白皙的脖颈处,见到那里只有一道浅浅的红印,秦淮这才将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哥~~~~~~~~~”张巧儿哇的一声,哭得更加惨烈了,一双藕臂死死抱住秦淮的脖子,将头埋在秦淮胸口,发泄似的放声大哭。

  “好了,没事了,哥在这儿呢!”秦淮任凭巧儿在怀里大哭,一只手轻抚着那乌黑柔顺如同黑瀑布一般的秀发,柔声安慰道。

  老彪得到了一丝喘息,抹了一把脸上的鲜血,一个轱辘翻起身来,转身就向着楼梯口跑去。

  秦淮双眼微眯,这混蛋竟然敢对巧儿下手,怎么会让他跑了,指间紫芒闪烁,一根银针极速飞出,刺入了老彪足三里穴。

  “呃!”

  老彪刚跑两步,只觉得脚下突然一软,砰的一声摔了个狗吃屎,一张脸直接砸在了大理石地砖上,满脸都是鲜血,两颗沾着血迹的牙齿从嘴里吐了出来,一下子就摔懵了。

  张巧儿抱着秦淮哭了一会儿,逐渐停止抽泣,断断续续的说道:“哥……我……我想回家……”

  “老彪,你特妈的怎么被打成这个熊样了?”

  一道粗鲁的叫骂声突然响起,秦淮眉头一皱,转身看去,刚刚舒展的眉头顿时皱了起来。

  “刀疤金?”

  “秦淮?!”

  秦淮诧异,刀疤金更是惊讶,怎么才几天不见,又撞见这小子了?本来还以为是对付什么简单货色,没想到却是秦淮,这下有点棘手了啊!

  “老彪是被你打成这样的?”刀疤金语气低沉的问道,又见到秦淮,显然不是很高兴。

  “他要对我妹动手。”秦淮皱着眉头说道。

  “金……金哥!”老彪艰难的抬起头来,门牙都被摔断了两颗,脸上一片青肿,鲜血四溢。

  “老彪,秦淮……是个硬点子啊!不好对付,扎手!”刀疤金沉声说道。

  老彪心知秦淮不死,自己就得玩儿完,想都没有想,直接说道:“金哥,两万块,帮我废了这小子!”

  “两万?你确定?”刀疤金一脸诧异,老彪叫他来的时候说的是八千块,没想到现在竟然暴涨一倍还要多!

  “现金就在我这里!!”老彪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了两叠染血的钞票,一看就是两万块,这钱本来是留着收拾了秦淮然后去潇洒挥霍的,没想到却成了救命钱。

  “好!两万块,我就帮你废了这小子!”刀疤金沉声说道,转身看向秦淮,眼中已经满是凶戾之色。

  秦淮见此,在张巧儿脑后轻点了一下,让她暂时睡了过去。

  这才转过头,眼中寒芒毕露,“刀疤金,你真要跟我作对?”

  刀疤金往地上吐了一口痰,不屑的瞪了一眼,“三万块,拿出来我立刻走人!拿不出来,我今天就受累跟你小子动动手!”

  “呵,我看你是钻进钱眼儿里去了!当心有命赚,没命花!”秦淮冷冷的说道。

  “小王八蛋,上次我是看在钱的面子上不想跟你动手,你以为我真怕了你?上次让你逃了一劫,今天我就彻底废了你!”

  刀疤金双眼一瞪,脸上凶光大放,如同猛虎扑食,一个箭步冲上前来,抬手打出一拳,直取秦淮胸前气门要害。

  “上次没有动手,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秦淮冷喝一句,右脚后撤撑地,气沉丹田,看着刀疤金打来的一拳在视野之中无限放大,他右拳紧握,猛地向前打出。

  砰!!!

  双拳相击,秦淮一脸冷色,纹丝不动,刀疤金右手之上却是一阵剧痛,神色痛苦,浑身气血如同翻江倒海逆流而上,涨的他脸色通红,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铁塔般的身子虚弱的向后退去。

  “不可能!上次动手你还不如我,这才过去了几天的功夫?”刀疤金眼中满是震惊,脸如金纸,连嘴角的血迹都顾不得擦去,整个人都愣在了原地。

  “我说过,上次没有动手,以后你就再也没有机会了。”秦淮冷喝,抬腿就是一脚踢出,狠狠地踹在了刀疤金腹部,一米八的汉子顿时被这一脚踹得倒飞出去,嘭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殷红的血液如泉涌一般从嘴角流了出来。

  老彪倒在地上,脑子里本来就是一阵浑噩,见到秦淮两招就打废了刀疤金,顿时觉得眼前一黑,差点就晕了过去。

  秦淮走了两步,站在刀疤金身前,居高临下,一脸的冷峻。

  “秦淮,不,秦哥,饶了我!那两万块也是你的,我不该冒犯你,求你饶了我!”刀疤金从地上爬起来,如同一条土狗对秦淮祈求道。

  “想我饶了你,也行。”秦淮淡淡的说道:“给我砸碎老彪一只手!”

  “什么?”刀疤金神色一惊,只觉得背后一阵发凉,不是打折,不是打断,而是砸碎!

  “敢用刀子划我妹的脸,我就要他一辈子都记住这个教训!”秦淮眼神狠戾的说道。

  “砸……砸碎?!”刀疤金咽了一下口水,只觉得浑身发麻,彻底被秦淮的冷酷手段震惊了。

  “怎么,你不愿意?”秦淮冷眼瞪着刀疤金,“要不然我砸碎你一只手,要不然你砸碎他一只手,我给你五秒钟的时间,你自己选吧!”

  五秒钟?还选?

  刀疤金浑身一个激灵,捡起地上一根钢制实心棒球棍就向着老彪走去。

  “金哥,不要啊!我求你,我给你磕头!放过我啊!”老彪一脸惊恐,看着老彪手中那根钢制棒球棍,说话都开始颤抖起来。

  “兄弟,不要怪我!”刀疤金神色冷漠,一脚踩在了老彪胳膊上,“江湖规矩,祸不及家人!要怪,就怪你太没有底线了!”

  说罢,他抡起棒球棍就砸向老彪手掌五指。

  砰!砰!砰!

  ……

  老彪惨叫,双眼圆瞪,粗着脖子拼命挣扎,可没叫几声,就疼的晕了过去。

  刀疤金不敢停手,抡着棒球棍一棍一棍的狠狠砸下去,一直到老彪那只手血肉模糊,骨碴碎肉都露在外面,他才强忍住心中的惊悸,停手看向了秦淮。

  秦淮点了点头,脸色冷峻,“要是再有第三次,我保证你的下场比老彪还惨!”

  “不敢!不敢!以后就是让我惹天王老子,我刀疤金都不敢对秦哥您不敬!”刀疤金小心翼翼的将两万块放进了秦淮口袋,一脸赔笑站在旁边,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张强欠了济元堂老板的钱,一个月之内让他还清。”秦淮说道。

  “是!是!秦哥放心,这件事我一定给您办妥。”刀疤金点头如同捣蒜一样应道。

  秦淮转身看向张巧儿,刚才点了她的安眠穴,这妮子还躺在地上没有醒过来,他走了过去,将张巧儿背了起来,一步一步走下了楼梯。

  安眠穴有镇定安神的功效,当张巧儿醒来的时候,两人已经坐在了回济元堂的公交车上,张巧儿的精神好了很多,不再像之前那么害怕了,再加上秦淮一直在旁边说笑逗乐,等回到了济元堂,张巧儿已经变得跟没事人一样了。

  入夜,张海亮回房睡了,张巧儿躺在床上,秦淮坐在床边,为她轻揉着几个宁心养神的穴位,防止她半夜会做噩梦。

  “哥,我想你永远都会保护我。”张巧儿喃喃道,上下眼皮开始打架,已经有几分朦胧的睡意了。

  “傻妮子,你是我妹,哥会一直保护你的!”秦淮轻抚着张巧儿额前的刘海,眼中满是溺爱,他眼神恍惚,似乎又想起了十几年前那个跟在自己身后扎着羊角辫的傻妮子。

  “小妹,哥已经离开十三年了,你生活的幸福吗?爸妈又怎么样了?”

  秦淮喃喃自语,眼眶微微发红,良久,他摇了摇头,给张巧儿盖了一层薄被子,缓缓退出了房间。

  秦淮来到了诊堂之中,一如昨夜盘膝而坐开始修炼,同时也等待着面瘫脸的到来。

  一连过去了两天两夜,秦淮守在济元堂之中寸步不离,但是面瘫脸却像是忘记了这回事,一直都没有出现过。

  第三天夜晚,夜色宁和,秦淮的心却久久无法平静,如果今天还等不到面瘫脸,秦淮就当他死了,那玉盒之中的东西,就用来为自己恢复伤势。

  秦淮心情焦躁,度秒如年一般熬到了凌晨四点。

  突然,墙角传来几声细微的响动,秦淮心中一惊,定睛向那边看去,只见一道黑影顺墙而上,在月色的映衬之下,一只野猫逐渐走入秦淮视线之中。

  “喵~~~~~~”

  渗人的猫叫声在院落中响起,秦淮心中松了一口气,“原来是一只野猫,我还以为他来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