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左丘左阎王

更新时间:2017-03-29 20:35:20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50

“怎么,你很不想让我来吗?”

  一道声音突然在秦淮身后响起,他面色一惊,转身看去,只见一个脸色苍白的胡渣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了自己身后。

  “面瘫脸,你什么时候来的?”秦淮诧异道。

  “我叫柳骆苍!”话音刚落,“面瘫脸”眼珠上翻,直接昏死了过去。

  秦淮脸色一变,立刻冲上去扶起了柳骆苍,三指已经搭在了他的腕口处开始诊察脉象。

  “阴不敛阳,阳气离散,脉气涣散,真气欲竭,这是阳气透支过度,阳脱的脉象!”

  秦淮眉头微皱,迅速将柳骆苍放入储物房安顿下来,自己则在诊堂中开始抓药,煎药。

  医书有云:仙为纯阳,鬼为纯阴,人居阴阳之半,仙鬼之交。阳脱,则人将为鬼!

  也就是说阳气脱身是将死之兆!

  不过,好在柳骆苍也是修炼之人,生命气息强横,气血比之普通人要旺盛许多,虽然透支过度有阳脱之兆,但只要及时治疗,并不会危及性命。

  “龙骨二钱,牡蛎二钱,人参三钱……”

  秦淮迅速抓取了八味药材,放入了煎药的砂锅之中,开始熬炼起来,“既是阳脱,那就用兔髓汤,补阳以配阴。柳骆苍一定是经过了一段亡命奔袭,精疲力竭,才导致体内阳气耗散殆尽。”

  治疗阴阳脱竭的症状,有乌肝兔髓之方,也就是中药方子之中的乌肝汤与兔髓汤。

  这里的乌肝与兔髓是引用了道家学说,乌即是金乌,代表太阳,兔为玉兔,代表月亮。

  八味药熬成小半锅兔髓汤,分三次给昏迷不醒的柳骆苍灌了下去,之后,秦淮又搭了搭脉象,一直到柳骆苍的身体状况开始好转,秦淮终于点了点头,看向窗外,天已经蒙蒙亮了。

  “终究还是把你等到了,唉……”秦淮语气之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有些释然,又带着几分惋惜,最终将那玉盒拿出,放在了柳骆苍手中。

  中午。

  秦淮吃过午饭,端着一碗白米粥走进了储物房,或许是开门的吱呀声打破了房中的宁静,躺在桌子上的柳骆苍眉头皱了皱,突然双眼暴瞪,猛地一下坐了起来。

  “你安全了!”秦淮沉声说道。

  柳骆苍迅速转头,见到秦淮手中端着一碗白米粥走了过来,那凝重的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我昏迷了多久?”柳骆苍看向秦淮问道。

  “八个小时!”秦淮说着,将白米粥递给了柳骆苍,“你经气衰弱,阳气耗散,要不是我用兔髓汤为你补阳配阴,只怕八十年都不够你睡!”

  柳骆苍接过米粥,缓慢的喝了几口,这才察觉到了手中的玉盒,掂量了两下,他神色一阵欣慰,虚弱的说道:“这里面的东西,你竟然没有拿?多谢了!”

  “你怎么知道?”秦淮问道。

  柳骆苍虚弱的笑了一声,“这玉盒的重量没有变。”

  “这你都能摸得出来?”秦淮目光一亮,惊讶的看了过去。

  “吃饭的本事,不算什么。”

  柳骆苍说着,双目微闭,将玉盒放在了鼻子边上,轻启盒盖,微微的吸了一口气。

  “嗯?不对!这玉盒被打开过?!”柳骆苍双眼一瞪,一脸怒意看向秦淮。

  “不错,刚拿到的时候,我心生好奇,打开了一丝缝隙,一阵异香扑鼻之后,我就知道玉盒里面装的一定不是凡俗之物,就没有再打开过。”

  “坏了!”柳骆苍一拍桌子,直接摔了手中的粥碗,满眼惋惜的说道:“那可是灵丹母气,是青灵丹炼制之后蕴藏了三十年的灵丹母气啊!药效足以堪比半个青灵丹了!竟然被你就这么浪费了?”

  “青灵丹?这玉盒之中竟然装着一枚灵丹?”

  柳骆苍现在正在气头上,根本没有理会秦淮,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气得都快要火冒三丈了。

  良久,柳骆苍长舒一口气,抬眼看向秦淮,“我问你,你现在是什么修为了?”

  “入定,至阳位。”秦淮说道。

  “什么?”柳骆苍双眼暴瞪,一副不可置信的表情,“那缕灵丹母气蕴了三十多年,你吸收了之后仅仅突破了一个层位?”

  “不错。”秦淮点头。

  “你还不错?”柳骆苍气得都快冒火了,“蕴藏了三十多年的灵丹母气,要是让普通人吸收了,一跃就能成为入定境阳明位的顶级高手,你却堪堪突破了一个层位,也好意思给我说不错?玛的,我差点把命都搭进去了才从左阎王那儿偷来的青灵丹,竟然被你这样浪费了,老子要拍死你这……”

  “咳咳咳……”

  话还没说完,柳骆苍脸上已经变得一片惨白,捂着胸口拼命的咳了起来,看那样子差点连肺都要咳出来了。

  “你的元气才刚刚恢复了一些,还是不要动怒为好,否则怒气上涌,气血带着阳气向你头顶冲去,轻则昏厥,重则癫狂!”

  柳骆苍瞪了秦淮一眼,闭目调息,过了小半刻,他睁开双眼,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看向秦淮,“罢了,罢了!那缕灵丹母气浪费就浪费了吧,就当是你救我一命的报酬。我被左家的人追杀了三天三夜,判官陆进,无常司晗昱,青鬼严星洲,比逃命,你们终究还是差了我一筹啊!!哈哈哈……”

  “被追杀的差点儿死了还这么嘚瑟?”秦淮瞥了一眼柳骆苍,眼神之中满是不解。

  判官陆进,无常司晗昱,青鬼严星洲,这三人都是奉安左家之人,在华陕省这一亩三分田上,可谓是凶名在外,无人敢惹!

  而左家之主,就是左丘,江湖人称左阎王!

  左丘深居奉安数十年,势力恐怖,手段通天,整个华陕黑白两道没有人敢不给这位阎王爷面子,左家在关中,俨然已经成为龙头之一!

  毫不夸张的说,就算是鼎安集团分公司遍布全国各大中城市,总资产数百亿,但是与左家比起来,根本就是蝼蚁一样的存在。

  纪墨锋那等尊贵的身份,在左丘面前却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这位左阎王只需要一句话,偌大的鼎安集团在三天之内就会彻底成为一个空壳。

  听到秦淮的疑问,柳骆苍双眼一瞪,神色倨傲道:“你懂什么?左家出动了判官、无常、青鬼三元大将,追杀我三天三夜,却被我这个无名小卒死里逃生,哈哈哈……我柳骆苍今次大难不死,待我成为盗圣之日,定要将左家偷个底儿掉!”

  秦淮站在一旁,听得一头雾水,他只不过是一个为了苟全性命而奔波在花花都市之中的小人物,对于什么左家,什么盗圣,这些江湖路远,与他毫无瓜葛。

  柳骆苍面色一正,从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了一枚紫红色的丹药吞入腹中,不过多时,他的脸上就恢复了几分血色,连带着精神也好了几分。

  他看向秦淮,目光阴晴闪烁,一抹淡淡的杀机在眼底一闪而逝。

  为了保险起见,自己偷了左阎王青灵丹这件事越少人知道越好,可是偏偏秦淮救了自己一命,杀人越货、盗宝窃珠,这些事柳骆苍都做得出来,可若是恩将仇报,那不就是猪狗不如了?

  “你要杀我灭口?”秦淮捕捉到了那一抹微弱的杀机,淡笑着问道。

  “可你却救了我一命!”柳骆苍迟疑道。

  “灵丹母气足以恩怨相抵,你不欠我。”

  “区区一缕灵丹母气,怎能与我柳骆苍的命相提并论!”柳骆苍眼神高傲,语气却异常坚定,“盗圣之名,迟早要易主于我!”

  “哦?”秦淮有些意外道:“你自恃命比天高,这么说,灵丹母气即使被我浪费了,可还是抵不过我救你一命?”

  柳骆苍没有反驳,站起了身子,看向秦淮说道:“这次我放你一命,青灵丹之事,你要是敢泄露一丝一毫,我就算是拼着被左阎王杀死,也要先除你而后快!”

  “放心,灵丹母气被我吸收,青灵丹我也有份,这件事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这样最好。”

  柳骆苍点了点头,起身走出了储物房。

  “你元气还没恢复,切忌强行运功,否则必定伤上加伤!”

  秦淮说着,跟了出去,刚一走出门,却见空旷的院子里空空如也,连半个人影都没有!

  “左阎王?判官?还有什么……盗圣?”秦淮喃喃自语道:“江湖深远,卧虎藏龙,我这残躯废身还是老老实实做个小人物吧!”

  奉安郊区,盛唐天府别墅区。

  一栋富丽堂皇的三层别墅内,一楼客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坐在沙发上,他眉目沉稳,眼眸深邃,就那么坐着,一股无形的强大气场就压迫的眼前三个男人噤若寒蝉。

  “陆进!”中年男人开口,语气深沉,目光清冷,却有种不怒自威的气势。

  “是,左爷!”并排站立的三个男人之中,中间那个面相斯文的男人立刻应道。

  “我派了你们三人合力去查青灵丹的下落,三天三夜,你回来就只有一句下落不明?”左丘声音不大,却如同重鼓敲击在陆进三人心中。

  “左爷,盗丹的贼人轻功高强,我们一连追了三天三夜,连气都没喘过,最终还是让那人携丹而逃了。”

  陆进语气诚恳,虽然神色惶恐,但是没有半分推卸责任,相反,他神色之中还有几分憋屈,不仅是他,就连站在旁边的司晗昱、严星洲两人,同样是满脸的憋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