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想要的线索

更新时间:2017-03-30 11:42:54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56

秦淮看向刀疤金,语气平淡的说道:“十杯现磨咖啡才刚冲好,你就来了,速度挺快啊!”

  “我的一家场子就在附近,秦哥吩咐,我当然是第一时间就赶过来了!”刀疤金笑呵呵的说道,上次秦淮对付老彪的手段还让他背脊发凉,他可不敢对秦淮再有丝毫的冒犯。

  听着刀疤金语气之中的恭敬,站在旁边的男服务员彻底傻眼了,就如同见鬼了一样看着秦淮,“刀疤金!刀疤金竟然对这个穷鬼和颜悦色的,这怎么可能?”

  现在他才知道,秦淮并非是他想象之中的穷鬼,而是大有来头!

  秦淮点了点头,对着刀疤金说道:“叫你来也没什么事,盯着这个服务员,让他把桌子上的十杯咖啡全喝了。”

  刀疤金听了,这才在心中长舒了一口气,看向桌子上放着的那十杯超大杯的咖啡,然后瞪了一眼站在旁边的服务员,“喝吧!还要我请你不成?”

  那服务员显然是怕刀疤金要多过怕秦淮,一脸惊恐的端起了一个杯子,刚喝了一口,就觉得舌尖一阵灼痛,舌头就被烫出了一个个鲜红的小泡。

  “五分钟!”秦淮看向男服务员说道:“超出了这个时间,剩下几杯,就打断你几根肋骨!”

  那服务员一听,都快要哭出来了,也不管那咖啡的滚烫,迅速向嘴里灌去,嘴边、舌头、喉咙被烫的全是小泡,脖子上青筋暴起,脸色红的都能滴出血来。

  “你不是很崇拜能喝咖啡吗?我今天就让你一次喝个够!”秦淮说完,对刀疤金使了个眼色,转身就走了,因为路口处,一辆火红的法拉利正在向这边驶来。

  “快喝!”刀疤金一巴掌拍在男服务员的后脑勺上,骂骂咧咧的说道:“五分钟,老子给你计时,你要是不想被打断肋骨,就快点喝!”

  那人嘴里就像是塞了一块烧红的烙铁似的,火辣辣的疼,看着秦淮离开的背影,一边喝着滚烫的咖啡,两行眼泪不争气的从眼角流了下来。

  本来想拿秦淮撒撒气,结果却踢上了一块铁板,真是自己作孽啊!

  纪慕芸的车停在了路边,火红的法拉利顿时惹来周围无数道艳羡的目光,周围行人几乎下意识的就停下脚步,向着车窗内看去,想看看这辆豪车的主人究竟是何等人物。

  当纪慕芸那如同天使一般美艳的容颜被一道道目光注视的时候,所有的男人不自觉的就在心中开始幻想起来,眼神之中逐渐带上了强烈的火热。

  就在这时候,秦淮走到了路边,拉开法拉利的车门,直接坐了进去。

  顿时,先前所有炽热的目光在这一瞬间变得惊讶起来,充满了不可置信,一个穿着廉价地摊货,从头到脚加起来也不超过一百块的穷逼,竟然就那么大不咧咧的坐进了那辆价值五百多万的法拉利?

  而且,旁边还是一个烫着波浪大卷发,五官精致,美艳动人的女神来给他当司机?

  这是什么世道?

  所有目睹了这一情况的人,心中就如同吃了苍蝇一般恶心,就好像是自己心中高高在上的女神,在眼前被一个乞丐玷污了。

  秦淮自动屏蔽了那一道道几乎要将他怼出车门的目光,看向纪慕芸问道:“你叫我出来有什么事?”

  “给一个人治病。”纪慕芸看都没看秦淮一眼,高跟鞋一脚踩在油门上,直接就将车开上了主干道。

  “找我治病你还这么拽?”

  “人治好了,你就能得到你想要的线索!”

  “嗯?你说什么?”秦淮神色一变,人治好了就能得到想要的线索,难道是与玄霜有关?

  “我只负责送你过去,具体的我也不知道。老爷子说了,人治好了,你就能得到想要的线索。”纪慕芸冷艳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秦淮点了点头,看来纪墨锋办事还真是牢靠,连他的亲女儿都不知道个中细节,这才过去了一个多星期,就已经查出了眉目。

  “多谢!”秦淮感激的说了一声,坐在座位上闭目养神。

  “不用谢,你救了我爸,也算是帮了我一次。”纪慕芸一边开车一边说道。

  就在这时候,一阵手机铃声响了起来,纪慕芸看了一眼屏幕,秀眉微微蹙了蹙,直接就将电话挂了。

  “不接?”秦淮诧异的问道。

  “嗯。”纪慕芸点头,继续开车。

  没过两秒,纪慕芸的手机又响了起来,她眼神之中流露出了一种厌恶的情绪,似乎是对打来电话的人非常反感,立刻又挂断了电话,同时转头对秦淮说道:

  “要是刚才那号码再打过来,你就给他说我不在。”纪慕芸蹙着眉头说道。

  这下,足足等了五分钟,手机都没有再响起来,秦淮将视线从窗外移了回来,看向纪慕芸说道:“看来,对方已经失去耐心了。”

  话音刚落,电话响了起来,秦淮一脸无语的看向了纪慕芸,纪慕芸头都没回的说道:“你接,就说我不在,让他不要再打电话来了。”

  秦淮点头,接通了电话,还没来得及说话,听筒里就传来一阵劈头盖脸的训斥:

  “纪慕芸,你挂我电话是什么意思?别以为你爸病好了我就拿你没办法!我唐明要的女人,还从来没有得不到的!别以为鼎安集团渡过了一次危机就没事了,我告诉你,你若是不顺从我,鼎安集团迟早要玩儿完!现在!立刻!到我办公室来!”

  秦淮听着电话里的声音,眉头皱了皱,缓缓开口说道:“我女朋友现在在洗澡,以后不要再打过来了!”

  “你是谁?”电话里传来一阵暴怒的声音。

  嘟!

  秦淮挂断了电话,直接就将这个号码拖进了黑名单里面,刚一抬头,就感受到一股饱含杀气的目光向着他这边看来。

  秦淮讪讪一笑,“对于这种人,就应该气得他原地爆炸,现在他打不通你电话,估计都快要气疯了。”

  “这种玩笑以后还是不要开!”

  纪慕芸说了一句便继续开车,不过多久,两人就来到了郊区一处装修华丽的酒店门口,车子停了来,纪慕芸递给秦淮了一个密封的信封。

  秦淮点头,拆开之后,里面是一份信息资料。

  “一个洗厕所的清洁工?”秦淮十分诧异的看向纪慕芸。

  纪慕芸眉头皱了皱,摇头道:“我不知道,我爸只告诉我把你送到这里。”

  “好了,多谢!”秦淮点头,下车向着酒店之内走去,纪慕芸出于好奇,也跟了上去。

  而此刻,在奉安市区,太白制药集团的办公楼某层,身为集团太子的唐明却是怒火中烧的盯着眼前的显示屏幕,屏幕上有一个圆点,地址赫然是秦淮与纪慕芸现在身处的那座酒店。

  “酒店?纪慕芸,你竟然是在酒店!!幸亏我对你的手机动了手脚,要不然,谁能想到平时都不正眼看人的纪家大小姐,私下里竟然是一个浪荡的贱.货!”

  唐明愤怒的说着,一把摔碎了旁边一个价值十万的花瓶,从办公桌底层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手机,拨出电话:

  “按照我发给你的地址,把纪慕芸绑进我的别墅,他旁边的那个男人,先阉了,然后碎尸!死的越痛苦越好!”

  “是!”

  挂了电话,唐明咬牙切齿的盯着桌上那张纪慕芸的照片,“平时你对我爱理不理,没想到私下里却是一个骚.货!小浪蹄子,等今晚你到了我胯下,我一定搞得你欲仙欲死!”

  酒店之内。

  在一个即将退房的房间门口,站着一个满脸皱纹,头发灰白的老人,老人穿着寒酸,眼神恍惚,手里提着一套清洁工具。

  滴滴~~~~

  门开了,一个模样俊俏的年轻男人搂着一个浓妆艳抹的女人有说有笑的走了出来。

  “打扫卫生的?”年轻男人厌恶的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老人,从口袋中拿出了一张一百块,扔在了老人脚边,“这是赏你的。”

  “超哥,你真有钱!”女人一脸谄媚的贴在男人身上说道。

  “切,那算个什么!”李超坏笑一声,伸手在女人浑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声脆响,“只要你把我伺候好了,想要钱还能没有吗?嗯?”

  “讨厌!这里有人呢!”女人脸上一红,将李超的手放回了自己腰间,笑得更加灿烂了。

  一男一女向外走去,老人神情仍旧恍惚,僵硬的笑了笑,露出了一嘴稀缺不齐的牙齿,弯腰将脚边那张崭新的一百块捡了起来。

  就在这时,一个身穿服务员服装的中年女人快步走了上来,一把将老人手中的一百块抢了过去。

  “傻子,这张不是你的!”中年女人将一百块拿在手里看了看,神色之间露出了一抹得意,摸出了一张一块钱送到老人手里,“喏,这张才是你的!”

  老人将一块钱收了起来,点了点头,一如刚才那般神色僵硬的笑了笑。

  “好了,去吧,快点打扫卫生!”女人一脸得意的说道:“快点儿把这间客房清理了,你今天还有几十床被单要洗!”

  老人浑浑噩噩的点了点头,提着手里的工具向客房走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