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人命如草莽

更新时间:2017-03-30 20:02:18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57

看着老人像个机器一样听话,中年女人轻笑一声,站在客房门口,拿出手机开始打起了麻将。

  这个女人叫王芳青,今年快五十岁了,从乡下来的,是这家酒店的一个普通服务员。

  三年前,她在一个垃圾站旁边发现了这个老人,见到对方孤身一人,就把老人带到了自己租的房子里,让他住在阳台上,像养狗一样养着。

  老人没说过话,眼神永远都是浑浑噩噩,平时吃的都是王芳青的剩饭,穿衣就是在垃圾站捡一些破烂的旧衣服。

  王芳青在这家酒店工作,同时也给老人办了个假证,在酒店也领了一份清洁工作,老人每天做两份工作,王芳青每天悠然自在的看着,每个月却能领两份工钱,这种日子对她来说好的不得了。

  “傻子,快点儿啊!”王芳青在外面不耐烦的喊道:“马桶洗得干净一些,有一点儿问题你今天就别吃饭了!”

  过不多时,老人抱着被单从里面走了出来,眼神恍惚的看着王芳青。

  王芳青瞥了一眼,在老人身上踢了一脚,不耐烦道:“愣着干什么,快去洗衣房!”

  老人又是僵硬的笑了笑,岣嵝着身子向走廊一边走去。

  就在这时候,电梯打开,秦淮与纪慕芸一眼就看到了走廊里的老人,二人对视一眼,秦淮心中一紧,快步走了上去。

  “老先生!”秦淮走到了老人身前,“老先生请留步。”

  老人就好像是没有听见没有看见一样,绕过秦淮直接走了过去。

  “老先生!”

  秦淮追了上去,堵在老人面前,老人这才注意到了秦淮,用浑噩的眼神看了看,露出了一丝僵硬的笑容,仿佛他对谁都是这一种表情。

  王芳青狐疑的看了秦淮一眼,从后面走了上来,看向秦淮问道:“你是谁呀?找傻……找他做什么?”

  秦淮意外的看了一眼王芳青,径直问道:“你又是谁?我找这位老先生跟你有什么事吗?”

  纪慕芸从后面缓缓走了上来,目光在老人身上打量了片刻,随即眉头微微皱了起来,向后退了两步,因为她从老人身上闻到了一股腥臊刺鼻的臭气。

  王芳青疑心重重的看着秦淮与纪慕芸,心中突然有了几分不好的感觉,“难道这两人是要带走傻子?不行!傻子不能走!这三年有他在,我屁事儿都没做,每天悠闲的不得了,还能领到双倍的工资,他要是走了,那我不就是没了财路?”

  “他是我爸!”王芳青的音调提高了几分,对着秦淮喝道:“你们两人来找我爸做什么?”

  “他是你爸?”秦淮冷笑了一声,不屑的说道:“你爸有多久没洗澡了?至少有个把月了吧?他神情恍惚,一看就是精神有问题,你让他在这里做工,你却在旁边玩手机?你就是这样对你爸的?”

  王芳青被秦淮问得一时语塞,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像个泼妇一样指着秦淮喝道:“他就是我爸,整个酒店的人都知道!你们两人快点儿走,要不然别怪我叫人了!”

  说着,王芳青将老人一把拉向了后面,“你给我回去!”

  可能是这一下力道太过了,老人直接被这股大力拉倒在地,裤腿有些卷起,小腿上露出了淤青的痕迹。

  秦淮眼疾手快,迅速蹲下身将老人裤腿推上去,只见老人小腿上遍布着分散状的淤青痕迹,像是被高跟鞋踹出来的伤痕。

  秦淮皱眉,眼中顿时闪过一抹怒意,将站在旁边的王芳青瞪了一眼,小心翼翼的将老人扶起来,“老先生身上的淤青伤痕,是你踢打的吧?”

  被秦淮一语道破,王芳青神色一慌,佯装镇定道:“你胡说八道什么?污蔑我?我会打我爸?真是笑话!你们快走,要不然我报警了!”

  “报警?好啊!”秦淮一脸冷笑道:“警局有专门的法医,等警察来了,我看你怎么解释老先生身上的伤痕!你殴打虐待老人,以为这样就结束了?哼哼,等着打官司吧!我不告得你倾家荡产吃牢狱饭,这件事咱们完不了!”

  “啊?”王青芳彻底慌了,眼神之中充满了惊恐,直接对着秦淮跪了下来,语气哀求道:“大兄弟,你别啊!你可千万别!我不想坐牢!人你带走吧,求你放我一条生路!”

  “滚!”秦淮冷喝一声,看都没看王芳青,小心翼翼的搀扶着老人,向电梯内走去。

  这个女人心如蛇蝎,虐待了老人这么久,秦淮不是不想出手,而是想等自己治好了老人之后,让老先生亲自来处理。

  纪慕芸跟着走进电梯,一只手捂着鼻子,站在电梯最角落里面,从老人身上散发出的那股腥臊臭气几乎熏得她快要吐出来了。

  满身伤痕,至少也有个把月没洗澡了,可见老人在王芳青那里过的是怎样的生活!

  走出酒店,纪慕芸快步向着法拉利走去,同时捂着鼻子说道:“我不会让你们坐在我的车里。”

  秦淮无奈,苦笑一声,这大小姐的脾气还真是大。

  他扶着老人向路边走去,看看能不能打到出租车,刚走两步,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尖锐的喇叭声响,紧接着,一辆奔驰的车窗中探出了一个男人的脑袋,不耐烦的叫骂道:

  “你们两个穷鬼挡在这里找死啊?一个傻比,一个老不死的,想要死老子不介意撞死你们!”李超一脸鄙夷的骂道,单单是在秦淮与老人身上扫了一眼,他就知道这两人身份地位有多低。

  秦淮脸色一变,冷眼看了过去,神色一时间变得冷冽起来,沉声说道:“你要是不想自己有事,就快点儿给老先生道歉!”

  “道歉?”李超仿佛是听到了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一脸鄙夷的看向秦淮,“就你们这种傻比一样的玩意儿,敢要我道歉?信不信我一脚油门踩下去撞死你们?”

  秦淮脸色更加阴沉了,李超却是肆无忌惮的大笑起来,“哦,不,不用撞死,太费事了!我直接撞残你们,不就是赔点钱嘛!你老子我有的是钱!把你们撞成半身不遂老子甩点儿钱就能摆平!”

  “你信不信我现在就让你成半身不遂!”秦淮冷声说道。

  “你威胁我?”李超嘴角勾起一抹冷笑,就像是看笑话一样,咳出一口浓痰直接吐向了秦淮脸上。

  秦淮身子一闪,避了过去,双眼瞪着李超,脸色却已经一片冰寒,“这是你逼我的!”

  “我逼你又怎样?老子吐痰你还敢闪?哼,撞残你们这两个傻比!”

  李超笑得更加狂妄了,一脚油门踩下,车头直接向着秦淮与老人撞了过去,没有丝毫留情!

  “敢威胁我?撞死你们这两个贱种!撞死了也就麻烦一点儿,撞不死就是甩点儿钱!老子我有的是钱!”

  秦淮看着那奔驰来势不减,知道李超是真要将他们撞残,心中顿时怒不可遏!

  他拉着老人向旁边闪躲,几乎是擦着车身躲过一劫,李超见此,眉头一跳,眼中露出了几分戏谑的笑意,“敢躲?老子今天非要玩死你这穷比!像你们这种没钱没势的贱民,老子一根指头就可以弄死你们!”

  “是吗?”

  秦淮心中已经是怒火中烧,他脚下飞点,猛的一蹿跳出三米距离,转眼就站在了李超车窗外面。

  “像你这种把人命当成草莽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秦淮伸手掐住了李超的脖颈,用力向外一拉,李超没有系安全带,身体直接就从窗口里被拽了出来,嘭的一声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啊~~~~~~”

  坐在副驾驶上的女人惊叫一声,吓得迅速向着旁边躲去,整个身子拼命的向后缩。

  秦淮向车内瞥了一眼,神色冷冽,对着倒在地上的李超狠命的踹了起来。

  李超抱着头缩起身子,嘴里却是叫骂道:“你玛比的,一个穷逼敢对老子动手,你信不信老子叫来人砍死你!”

  “还敢嘴硬?”秦淮冷喝,眼中一片冰冷,脚下的力道愈发大了几分,一顿拳打脚踢,打的李超开始惨叫起来。

  不过多时,李超就开始求饶了,“别打了!别打我了!我有钱!你要多少我都给你!”

  “你认为有钱很牛比是吧?有钱就能不把人命当一回事儿?”

  秦淮根本没有多说,对着地上的李超就是一顿猛打,一直打得李超鼻青脸肿,口鼻溢血,躺在地上奄奄一息,他才停手,看向车内副驾驶上的女人说道:“你去,把老先生给我扶上车!”

  那女人缩在车内角落瑟瑟发抖,早就被秦淮刚才凶狠的手段吓傻了,生怕自己被打,立刻就下车扶着老人向车后座走去。

  “起来,开车!”秦淮踢了一脚李超,转身就上了副驾驶。

  而这时候,一辆黑色的跑车从远处极速驶来,几秒钟的时间就停在了酒店之外的公路上。

  秦淮看着那跑车,眉宇中露出了几分熟悉的感觉,“怎么这么眼熟?”

  黑色跑车上迅速走下一高一矮两个男人,精壮有力,脸上带着面罩,只露出一双眼睛在外面,紧紧的盯着纪慕芸的跑车。

  高个男人没有丝毫停顿,直接走到纪慕芸车窗边上,眼中凶光大放,一胳膊肘就将车窗玻璃砸碎,反手就打开了驾驶座的车门。

  “不好,是上次那个没有牌照的跑车!”

  秦淮惊悟,迅速下车向着那高个男人冲了过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