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老人的异常

更新时间:2017-03-31 09:43:56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07

纪慕芸还没有反应过来,耳边就是一声巨响,车窗玻璃顿时噼里啪啦碎了一地,她下意识的回头看去,就见一只大手已经将车门打开,一个带着面罩的高个男人一脸凶狠的瞪着自己。

  “你是谁?”纪慕芸神色一变,下意识的问道。

  “抓你的人!”高个男人声音低沉,说罢,他大手一伸,抓着纪慕芸的头发就要将她拽出车子。

  秦淮此刻已经来到近前,刚要出手救下纪慕芸,后面的矮个子男人身形一闪,横在了秦淮面前,手中已经握着一柄寒光凛冽的匕首,瞪着眼睛问道:

  “小白脸,你想怎么死?”

  秦淮将这两人扫了一眼,不是什么高手,仅仅是比普通人强,但是与刀疤金比起来还是弱了不少。

  “小矮子,你给我躺下!”

  秦淮冷喝,纵身跃起,一只脚抬到齐眉高度,猛地向下砸去,那矮个子男人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眼前一黑,就被秦淮一脚劈头盖脸的砸在脸上,顿时鲜血四溢,晕了过去。

  高个男人将纪慕芸从车里拖了出来,刚好见到秦淮一招就撂倒了同伙,眼中顿时浮现出一抹凝重,抬手就从背后抽出了一把手枪。

  “别动!”高个男人冷喝一声,抓着纪慕芸的头发向后退去,同时一脸凶狠的瞪着秦淮说道:“再动一下,我打爆你的头!”

  秦淮嘴角流露出一抹轻笑,戏谑道:“兄弟,枪的保险还没开!”

  高个男人下意识的看了过去,秦淮却是目光一凝,手腕甩出,一抹纤细的银针闪电般的刺穿了男人的手腕。

  “啊~~~~~~~~”高个男人捂着血流如注的手腕,顾不得捡起地上的枪,一脸惊骇的看向秦淮,“上次那人是你?!”

  嘭!

  秦淮一脚侧踢,正中男人太阳穴,直接将他踢晕了过去。

  纪慕芸这才抽身,迅速逃离了高个男人,在包里一番摸索,双手握着一把高压电棒,满眼戒备的看向四周。

  “没事吧?”秦淮问道。

  “嗯!”纪慕芸点了点头。

  “没事就上车,那两个人就是上次阻截我们的人,我把他们带回去交给你哥,看看能不能查出背后是谁在搞鬼!”秦淮说道。

  “好。”纪慕芸将高压电棒收了起来,迅速向车上走去。

  秦淮将那两个面罩男塞进了奔驰的后备箱里面,李超已经坐在了驾驶座上,老人也已经上车,秦淮上车坐在了后座上,“去市区,鼎安大厦。”

  “是!”

  李超被打得服服帖帖的,将擦血的纸巾扔出窗外,立刻启动车子,法拉利也启动了,跟着奔驰迅速开上了公路,向着市区内行驶。

  四十分钟后,两辆车停在了鼎安大厦的地下停车场,纪罗通眉头微皱着走了上来,一见到法拉利的车窗已经碎了,他迅速向纪慕芸看去,“小芸,没事吧?”

  “没事!”纪慕芸摇头道。

  “纪总!”秦淮走下车,看向纪罗通说道:“那两个袭击纪小姐的人,被我关在了后背箱里,让你的人带下去查查,看能不能查出什么线索。”

  “多谢秦神医!”纪罗通满眼感激,一挥手,一群保镖上去就将后备箱里的两个人带走了。

  “纪小姐本来就是因为我的事才遇到了埋伏,应该是我说抱歉才对。”秦淮说着,面色一正,看向了纪慕芸,“纪小姐,我建议你查一查你的手机或者车子,或者一些随身携带的东西。”

  “嗯?”纪慕芸看向秦淮疑惑不解。

  “他们两次都能找到你的位置,应该不是巧合!”秦淮言尽于此。

  纪罗通却是听出了这件事的严重性,满脸凝重的点了点头,随即对着秦淮说道:“秦神医,上去小坐片刻?”

  “不了,我刚找到这位老先生,他精神恍惚,神志不清,我还要回去给他治疗。”秦淮推辞道。

  纪罗通向奔驰后座上看了看,点了点头,“是去济元堂吗?那我送你?”

  “不用麻烦你!”秦淮摆了摆手,“随便找个司机就行。”

  “好!”

  纪罗通点头,迅速叫来了一个司机,开着自己的车将秦淮与老人送了出去。

  纪罗通一直站在原地,等到车完全开出去了,这才收回了目光,看向纪慕芸,“小妹,你没受什么伤吧?”

  “没有!”纪慕芸回道,神色疑惑的看向了纪罗通,“哥,你现在对秦淮怎么这么恭敬?就跟对咱爸一样?你以前见了他可是跟见了仇人一样啊!!”

  “以前是以前!”纪罗通淡淡的说道:“附属医院那么多名医,却没有秦淮有本事,咱爸岁数大了,保不准身上又有什么问题,我对他恭敬一点,以后仰仗人家的地方还多着呢!”

  纪慕芸意外的点了点头,她本来以为纪罗通是被秦淮的雷霆手段慑服了,没想到竟然是因为这个原因!

  “那你就不怕他打你?他的功夫也挺厉害的。”纪慕芸问道。

  “威武不能屈!”纪罗通沉声说道:“功夫再好,也只是莽夫的手段,我服的是他的医术。”

  说罢,纪罗通搂着纪慕芸的肩膀,语气之中多出了几分关心,“把你的手机,化妆盒等随身物品都给我,哦,还有你的车钥匙也给我!我要查一查,到底是哪里不对劲!”

  “嗯!”纪慕芸点头,二人信步走入电梯。

  停车场,只留下坐在奔驰内的李超和副驾上的女人,直到现在,两个人终于松了一口气。

  女人似乎还是惊魂未定,看向李超问道:“超哥,我刚才听到了,那个打你的人要去济元堂!你快叫人将那小子抓回去狠狠的折磨一顿!”

  “闭嘴!”李超脸上鼻青脸肿,瞪了女人一眼,心中却是万分庆幸,“那小子穿得一副寒酸模样,鼎安集团的纪罗通却对他这么客气?看来我这狗眼看人低的毛病得改改了!幸好他只是打了我一顿,要是纪罗通出手,恐怕我明天就要变成乞丐了!”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李超将车开了出去,对于秦淮再也不敢有丝毫的报复了。

  济元堂内,秦淮将杂物间清理了出来,在里面放了一个木质的大浴桶。

  此刻,老人就坐在浴桶里面,桶内是热水与大量的药材,水已经漫过了老人脖颈,只留下一个脑袋露出来,完全就是《绝代双骄》里燕南天的翻版形象。

  秦淮仔细的在老人脉搏上搭了一会儿,神色惊疑,眼神越发的疑惑了。

  虽说此人看上去年近七旬了,但是脉搏的跳动完全不像是老人的频率,反而是像一个三四十岁的壮年男人!

  老人满脸皱纹,皮肤干枯,头发灰白,但是体内的气血却非常旺盛,就仿佛是一层枯木里面正酝酿着生机勃勃的新芽。

  秦淮一直查看良久,最终也没有搞清楚老人身上的情况,表枯里荣,这样的身体状况在秦淮记忆中还从来没有出现过。

  “老人神志不清,应该是曾经受到了非常强烈的精神刺激,脑内还有一定程度的淤血,这些都会影响他的精神与记忆。”

  秦淮说着,已经开始在老人头部施针,暂且先不论老人究竟与玄霜有没有关系,单单是其身体情况的异常,就已经让秦淮心中有了几分期待。

  “体内气血旺盛,体外皮肉衰老,这个老人究竟经历了什么才成为了这样的情况?!”

  老人坐在药浴之中,眼神仍旧是恍惚,从来都没说过一句话,他的头上竖立着一根根银针,身上的皮肤就像木材一样干枯,但是心脏却是在强有力的跳动着。

  就在这时,老人鼻息突然粗重了起来,秦淮见此,迅速拿出一个小碗放在了老人鼻下,不过多时,一连串暗红色的血液就从老人鼻腔中滑落下来。

  “一小部分淤血已经排了出来,这个过程得循序渐进,不能操之过急!想要彻底清空颅内的淤血,估计还要三天的时间!”

  淤血排出之后,老人的眼神似乎变得灵动了几分,不再像之前那么浑噩,一双眼睛开始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环境。

  见到了秦淮在身边之后,老人顿时变得满眼慌乱,秦淮知道这是老人的意识开始清醒了,在旁边好一阵安慰,最终送上了一碗白米粥,这才将老人安抚了下来。

  “看来是颅内的淤血阻碍了他的意识。”秦淮在心中暗道,治疗结束之后,他给老人换上了一件新衣服,让老人在床上开始休养起来。

  这时候,秦淮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戚国安打过来的,询问秦淮能否去附属医院帮忙治疗一个病人。

  秦淮应了下来,将老人在屋内安排好之后,又给张海亮交代了几句。

  张海亮本来不愿意揽这个差事,不过在秦淮许诺一天五十块报酬,并且还预付了一个星期的薪水之后,张海亮极为欢喜的接下了照看老人的差事。

  就在这时候,秦淮手机又响了,“小秦啊,你快点过来吧,这病人现在已经发疯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