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病人快死了

更新时间:2017-03-31 18:54:25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277

郑铭信心满满的走进了病房中,一个哭泣的中年女人径直走上来哀求道:“医生,请你一定要治好我男人啊!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要是这病治不好,那我们孤儿寡母的可就没法活了啊!”

  中年女人脸色偏黄,眼角、额头已经显出了一道道皱纹,穿衣非常朴素,甚至有些破旧,由此看来家庭经济情况应该不是很好。

  在女人身后,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睁着大眼睛,目光闪躲,小脸稚嫩,虽然有些害怕,但还是紧紧抓着女人的衣角,无助的看向郑铭。

  郑铭瞥了女人与小孩一眼,眉头皱了皱,眼底闪过一抹悄然而逝的厌恶,没有引起周围人的注意,心中却在暗道:

  “这女人与小孩衣着破烂,一看就没有钱,待会儿治好了估计连个红包都没有,真是晦气!要不是为了踩着秦淮进入医院高层,这种穷人根本不配让我治病!”

  想到这里,郑铭心中不满的走向病床,看着正在床上拼命挣扎的病人,他向旁边的实习医生李宏问道:“各种常规检查都做了吗?化验单有没有?”

  李宏是刚来附属医院,听闻眼前这个人就是院长的儿子,态度是恭敬的不得了,点了点头,就将之前所有的检查报告与化验单都递给了郑铭。

  郑铭将报告看了片刻,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初步的想法,他抬起眼睑看向李宏说道:“去取40mg的氟哌啶醇过来,我要给患者进行注射治疗。”

  “哦,好!”李宏立刻点了点头,同时看了一眼在床上挣扎着的病人,对郑铭恭敬的说道:“郑医生您小心一点,这病人力气非常大,要是挣脱了可能会伤到您。”

  “知道了。”郑铭点头,根本没有正眼去看李宏,而是催促道:“你快去把药品拿过来吧。”

  李宏迅速离开,郑铭则是在病床边上小心翼翼的观察着病人的情况,见那病人脸色通红,大声吼叫着,一副暴怒的模样,拼命的想从束缚之中挣脱出来。

  郑铭嘴角勾勒出了一抹弧度,“哼,不就是个精神病吗?我就用氟哌啶醇注射液,不信你不消停!”

  氟哌啶醇,是抗精神病药的主要代表,属于强效低剂量的药物,抗病作用强而久,可以根据患者病情酌情增加用药剂量,不过一日注射剂量不能超过50mg。

  郑铭非常小心,只叫李宏去拿了40mg过来。

  没过五分钟,李宏就带着药品与注射针回来了,郑铭点了点头,确认无误之后,又叫来了三个身强体壮的年轻男人,合力将病人压在床上使其无法大幅度的动作,好进行药物注射。

  “啊!!!!!给我滚!!!!!!”

  病人被控制,暴怒的情况反而越发的严重了起来,几乎是完全变成了一头疯狂的野兽,拼命的挣扎怒吼。

  那三人合力之下,竟然隐隐有几分压制不住的迹象。

  郑铭眉头紧皱,没想到这病人发起疯来这么狂暴,二话不说,他立刻就拿起注射器取了5mg的氟哌啶醇,找准血管之后,迅速将药物注射进了病人体内。

  5mg,剂量非常微小,对暴怒之中的病人根本没有任何帮助,郑铭也没有多想,立刻又抽取了10mg,再次注射进了病人体内。

  15mg氟哌啶醇进入病人体内,很快,病人的狂暴就有了几分缓解,虽然仍旧在挣扎着,但是反抗的剧烈程度已经弱了几分。

  “有用!”李宏眸中一亮,一脸惊喜的看向郑铭。

  “还不够!”郑铭摇了摇头,神情非常专注,又抽取了10mg注射进病人体内。

  25mg氟哌啶醇很快就发挥了作用,病人逐渐放弃了挣扎,从狂暴之中安静了下来,脸上的通红逐渐退下,目光变得平静了几分,一切都有了开始好转的迹象。

  “好转了!病人有救了!”李宏惊喜的说道,言语之中透露出强烈的钦佩。

  郑铭又仔细的将病人的状态看了一遍,虽然现在镇定下来了,但是病人眼中还是布满通红的血丝,似乎是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爆发。

  “还不够!”郑铭继续说道,又抽取了10mg注射进病人体内“氟哌啶醇,每天注射剂量不能超过50mg,我现在仅仅是注射了35mg罢了,对病人不会有什么危险。”

  郑铭一边注射,一边对着站在旁边的实习医生李宏说教,一种强烈的成就感油然而生,此刻的他,恨不得让全世界都注意到自己治疗的手段是多么快捷有效。

  李宏听到郑铭的话,努力的点了点头,从胸前的口袋中拿出一个小笔记本,一边记录一边说道:“郑医生,多谢您对我的提点!”

  病房之外,郑华国见到自己儿子这么快就治好了病人的狂躁,已经隐隐有独当一面的气度,心中自然是无比得意。

  “以小铭的学历与能力,在附属医院当个主管绝对不是难事!再奋斗几年,有我做后台,他绝对能够当上院长!往后再努力一下,进入鼎安集团管理层也不是没有可能!”

  周围的几个医生见到病情已经有了着落,一个个都笑着来到郑华国面前称赞道:

  “郑院长,不愧是虎父无犬子啊!”

  “是啊,我看小铭现在的能力,在我们医院当个科室主任绰绰有余嘛!”

  “不愧是医学博士,这医术绝对不是盖的!郑院长,你养了个好儿子啊!”

  ……

  郑华国被夸得满面红光,笑得合不拢嘴,对着周围几人谦虚道:“哪里哪里,小铭现在才刚毕业,还需要磨练一翻!”

  病房内,病人在郑铭注射了35mg氟哌啶醇之后,已经逐渐在病床上睡了过去,郑铭满意的点了点头,对李宏吩咐道:“开启心率监测仪,我要了解病人现在的身体情况。”

  “稍等!”李宏迅速操作起来,不一会儿,仪器上就显示出了病人现在的心率示数。

  普通人的心率在60—100之间,都属于正常范围,病人现在的心率示数为80,说明病情已经稳定了下来。

  郑铭这才身上的白大褂脱了下来,装模作样的在额头上抹了一把汗,正准备出门,就被李宏叫住了,“郑医生!您快来看看,病人的情况好像有些不对劲!”

  郑铭眉头一皱,又将白大褂穿在了身上,走过去一看,心中没由来的就突然一凉。

  因为,心率仪器上的示数开始下降了!

  刚才还是八十,这才过去了两分钟,就变成七十了!

  “心率七十!”郑铭强自镇定的说道:“没关系,心率在60—100之间都属于正常范围!”

  话音刚落,仪器示数就变成六十五了!

  郑铭眼皮一跳,心中突然有了几分后怕,但是他心中还抱着最后一丝希望,因为氟哌啶醇的注射剂量根本就没有超过50mg,甚至连40mg都没过。

  李宏在旁边看得眉头微皱,按理来说,这心率都是上下浮动的,哪有这种一直在减弱的!

  他转头看向郑铭,皱眉问道:“不会出什么事吧?”

  “再等等看,现在心率是65,60—100之间都属于正常范围!”郑铭手心紧攥,沉声说道,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仪器屏幕。

  病房之外。

  郑华国笑得满面红光,听着身边赞不绝口的声音,他居高临下的看着秦淮,眼神充满了鄙视,“秦淮,看来你这神医的名头该改一改了!治疗这种病还需要诊脉吗?我家小铭就看了几眼,这不,病人就治好了!”

  “中医诊病,望闻问切,这是老祖宗传下来的辩证方法,并不是判断医术高低的凭证!”秦淮掷地有声的说道。

  “是吗?”郑华国讥笑道:“那你就带着老祖宗传下来的这些东西去街上当个江湖郎中吧,我们附属医院不会接受你这种落后的治疗方法!”

  “哦?”秦淮双眼一眯,“郑院长,这是要赶我走吗?”

  戚国安脸色一变,立刻上前冷声说道:“郑华国,你什么意思?抢了我的病人,还要赶走秦淮?”

  “不错!”郑华国摆出一副盛气凌人的姿态,态度强硬的说道:“现在我儿子回来了,附属医院的顶梁柱只能有一个,就是郑铭!至于你秦淮,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附属医院的顶梁柱?笑话!”秦淮冷笑:“我看是监狱的顶梁柱吧!”

  “你什么意思?”郑华国皱眉问道。

  “误诊致死,不就是进监狱吗?”

  “笑话!你说我家小铭会误诊致死?”郑华国冷冷的挥了挥手,眼神之中满是厌恶,“你自己医术差,就要污蔑我家小铭误诊致死?秦淮,没想到你的胸襟如此狭隘,我之前还真是高看了你一眼!现在,立刻离开附属医院!”

  “让我走容易,可我秦淮不是挥之即去,呼之则来的人!”秦淮冷笑着说道:“既然让我走,待会儿你可就别来烦我!”

  郑华国冷笑,“你不仅胸襟狭隘,还自信心膨胀!我会去烦你?笑话!”

  “如此,秦淮告退了!”秦淮也坦荡,直接就转身而走,戚国安神色一变,瞪了郑华国一眼,连忙追了上去。

  “一个泥腿子,也敢在我面前撒野!哼!”郑华国冷眼看着秦淮离开的背影,心中一时间无比畅快。

  “各位医生,今天也算是小铭第一次主治,待会儿病人康复了,我请大家吃饭!”郑华国对身边几名医生说道。

  “多谢郑院长!”

  “院长破费了!”

  一群人迅速客套起来,等待着郑铭从病房中出来。

  突然,病房门猛然间被冲开了,郑铭神色慌乱的从里面跑出来,直接跪在了郑华国面前:“爸!救人!快进去救人!病人快死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