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阴险郑华国

更新时间:2017-04-01 21:35:21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66

一个人,是清醒的,理智的。

  一群人,则是冲动的,盲目的。

  刚刚还在对着秦淮口诛笔伐的人群,在转眼之间就将炮口对准了郑华国,而这个院长的身份,则是成为了整个事件的发酵剂。

  “郑华国,你枉为院长,竟然滥用私权,陷害这个小医生给你儿子当替死鬼!”

  “现在当领导的不都这样吗?出事就说是临时工,我看这郑华国也不是个好东西!”

  “大家都来看啊,院长儿子误诊致死啦!”

  ……

  秦淮一句话将郑华国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郑华国脸色大变,急忙反驳,但是冲动的人群又怎么会听他狡辩,一个个瞪着双眼指着郑华国怒骂。

  保安队长陈龙见状,立刻指挥着一群保安将郑华国保护起来,一群人挥舞着电棍对着人群怒目而视,这才将冲动的人群压制了下去。

  郑华国阴沉着脸,本来想要以道德舆论来将秦淮一军,却没想到秦淮心思细腻,几句话说完,却是让郑华国自己搭进去了,现在成为了众矢之的。

  郑华国冷眼看着周围人群,一脸冷漠的训斥道:“我儿子是误诊,但是绝对没有误诊致死!医院的事,你们还没有权利进行干涉,再有人敢多说一句,或者多管闲事,那就是妨碍紧急救治,如果导致病人死了,那就是帮凶!”

  这一个大帽子扣了出来,周围的人群顿时变得雅雀无声,一个个看着郑华国,眼神忌惮的向后退去,原先讨伐郑华国的人们脸色一变,看向秦淮投去厌恶的目光,迅速与秦淮隔开了一段距离,生怕这件事与自己扯上关系。

  “看热闹起哄不怕事大,满口仁义道德,紧急关头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都是一群圣母婊!”秦淮瞥了一眼人群,冷声训斥。

  人群却哑然无声,就仿佛没有听见一样,没有人敢还嘴,生怕与这件事扯上关系变成帮凶。

  郑华国却是没有在意这些,他阴险的笑了一声,冷声说道:“接下来谁敢插手,就要先想想你们是准备做多少年牢!看热闹可以,谁敢拦我的路,我让他下半辈子吃牢饭!”

  听到这赤裸裸的威胁,人群没有愤慨,没有激昂,而是自觉的又向后退了一圈,满眼戏谑的看向了秦淮,目光充满了幸灾乐祸。

  “秦淮,你现在跟我上去,或许还能将病人救回来,晚了,可就来不及了!”

  郑华国阴沉的盯着秦淮,目光如同毒蛇一般阴险,他心中已经有了计策,如果秦淮坚决不会跟他上去,那就让保安队将秦淮绑上去,病房外的医生都是他的人,到时候异口同声指认秦淮误诊致死,郑铭不就脱罪了嘛!

  “郑院长,我说过,你既然赶我走,就别想让我再回去!当时看着郑铭能治好人就赶我走,现在出事了让我去给你们擦屁股,郑院长,你还真是好算计啊!”秦淮冷笑道。

  “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你跟我上去,一切还有得商量,你要是冥顽不灵,这个误诊致死的罪名你是背定了!”

  秦淮拱了拱手,轻笑道:“郑铭自己闯的货,就让他自己背锅吧!我就不奉陪了,告辞!”

  “站住!”

  郑华国厉喝一声,用手指着秦淮,对保安队长陈龙说道:“实习医生秦淮,误诊致死,畏罪逃逸,保安队长,给我抓住这个杀人犯!!”

  “院长放心!”

  陈龙说罢,对着旁边那五个保安使了使眼色,六人手拿电棍迅速跑了上去,立在秦淮面前,将他的去路彻底封死了。

  陈龙神色凶狠,手中掂着电棍看向秦淮,一脸狠戾的说道:“小子,是你主动跟我们回去,还是要我们动手?提前告诉你,我们兄弟六个都是退伍兵,要是动起手了,不打断你两根骨头我是不会罢手的!”

  秦淮没有理会陈龙,看向郑华国沉声说道:“看来,你是想用我给你儿子做替死鬼啊!”

  “你自己不配合,就别怪我手段强硬!”郑华国冷笑道:“你医术高又怎样?我才是院长,附属医院一切事都是听我的!我说你误诊致死,就是你误诊致死!没有人敢为你出头!陈龙,给我拿下他!”

  陈龙一听,眸中凶光乍现,带着身后的保安如同猛虎扑食就向着秦淮冲去,手中那电棒高举,直接就冲着秦淮的头盖骨招呼,看的周围人群惊呼连连。

  秦淮面色自若,这群保安虽然是退伍兵,实力顶多就是接近少阳位,而现在的秦淮,可是至阳位的修为!

  看着那当头砸下的电棍,秦淮目光凌厉,闪电般的抓住了那人的手腕,向前一拽,向下一扭!

  咔嚓!

  手腕骨瞬间骨折,那人疼得放声大叫,手中的电棍已经掉落而下。

  秦淮探手一抓,握住了电棍,甩手就打在了那人小腹上,强烈的电压带着凶猛的劲道,直接就将那保安打晕了过去。

  陈龙大惊,单单秦淮这一出手,他就看出了不简单,手中的力道顿时加大了几分,向着秦淮后脑勺就打了上去。

  秦淮闪电般的踢出两脚,将面前的两个保安踢飞了出去,这时突然感到背后一股劲风袭来,他脸色忽变,身子都不转,手肘如同巨锤,直接向后砸了出去。

  陈龙刚来到秦淮身后,电棍还没落下,就被秦淮一肘子砸在了胸口,火辣辣的剧痛袭来,他脸上顿时涌起一抹痛苦,正要还击,就见秦淮提着电棍砰的一声砸在了他的胳膊上。

  “啊~~~~~~~~”

  陈龙惨叫一声,抓着电棍的手臂无力垂下,小臂顿时骨折,胳膊弯成了一个令人胆寒的角度。

  “躺下!”

  秦淮冷喝,一拳打在了陈龙的腹部,那苍白的脸上满是痛苦,随即瞬间涌上一股血色,双眼暴瞪,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秦淮转身看向场中仅剩的一个保安,双眼一瞪,“滚!”

  小保安被瞪得浑身一个激灵,看着倒在地上的陈龙四人,立刻扔了电棍,向医院大门外跑了出去。

  秦淮脸色阴沉的看向郑华国,缓步走了过去。

  郑华国此刻心急如焚,他根本没有想到秦淮竟然这么能打,退伍兵出身的保安竟然被他几个来回就撂倒在地!本来还想将秦淮带去楼上,好栽赃陷害的,现在看来,自己儿子这次是逃不了牢狱之灾了!

  眼看着秦淮一步步走来,郑华国眼中并没有过多的恐惧,而是一脸的灰败之色。

  “你想让我救你儿子?”秦淮轻笑着说道:“也不是不行!”

  “嗯?”郑华国猛地抬起头来,目光疑惑的看向秦淮:“你什么意思?”

  “十万!”秦淮淡淡的说道:“十万块打我卡上,郑铭就能免去吃牢饭的下场!”

  “当真?”郑华国满脸惊喜,十万块虽然不是小数目,但是他当院长这么多年,搜刮的油水也不在少数,拿出十万块来,根本不是什么问题。

  “我有必要骗你吗?”秦淮一边说着,就将自己的银行卡号报给了郑华国,这十万块不是为自己要的,而是为病人要的,郑铭误诊,总不能让病人白白吃亏吧!

  郑华国听到秦淮的话,心中大定,十万块就能让儿子免受牢狱之灾,自己何乐而不为呢!

  “快!现在就上楼,我立刻让我老婆给你转账,三分钟之内绝对能够到账!”郑华国满脸惊喜的说道。

  “走!”

  秦淮点头,与郑华国向着楼上走去,一直在旁边围观的戚国安见状,连忙跟了上去,只留下围观人群看着地上的四个保安不知所措。

  果然,就在电梯刚刚抵达楼层的时候,秦淮的手机就收到了收款短信,十万块!

  “你还算有点信用。”秦淮对着郑华国说了一句,走出电梯,径直向着病房走去。

  病房里。

  郑铭早已经跑的不知所踪了,先前的一群医生也走得精光,只有病人家属跪在床边对着昏迷不醒的病人哭泣。

  女人眼眶通红,右手抱着六七岁大的儿子,左手抓着病人的手,跪坐在床边呜咽着。

  秦淮见状,心中有几分不忍,于是走上前安危道:“病人现在还没有生命危险,让我来治疗吧!”

  女人憔悴而枯黄的脸上混着泪水与鼻涕,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听到秦淮的声音,就如同发疯一样,转过身来就向着秦淮抓去。

  “庸医!庸医!你还我男人!我男人死了,我也不活了,呜呜呜~~~~~~”

  “大姐,你先冷静冷静,我是专门来给病人治疗的!”秦淮闪身,对着女人说道。

  “治疗啥呀?人都成这样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们这些庸医害死了我男人!你们这黑心医院,我要你赔命!”女人哭喊着扑向秦淮,用指甲向他脸上抓去,通红的眼眶中充满了仇恨。

  “大姐,你冷静冷静,病人还没死!只是昏迷过去了!”秦淮抓住了女人双手劝说道。

  “还想骗我?你害死了我男人,我们孤儿寡母可怎么活下去啊,我要你赔命!”女人不依不饶,跟疯了一样,根本听不进去,用指甲拼命的向秦淮脸上抓去。

  就在这时,郑华国带着三名警察从门口走了进来,指着秦淮说道:“警察同志,就是这个实习医生误诊致死,你们快抓了他。”

  秦淮闻言,眉头一皱,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只见三名身穿警服的中年男人信步走入,横眉冷眼向着自己走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