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火盛伤阴证

更新时间:2017-04-01 21:37:15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2958

一直在哭闹着的女人见到警察走了进来,微微愣了片刻,随即直接就跪在了三位警察面前,哭着哀求道:

  “警察同志,这个庸医害死了我男人,你们可一定要为我做主啊!他害得我们孤儿寡母无依无靠,你们一定要枪毙了这个庸医给我男人偿命啊!”

  最前面的警察立刻走了上去,将女人扶了起来,低声的安慰起来。

  秦淮双眼看着郑华国,此刻的郑华国笑得极为阴险,就如同奸计得逞的老太监,站在三名警察身后默不作声。

  为首的警察安顿好了女人,走上前来看向秦淮,一脸严肃的问道:“这病人是你误诊致死的?”

  “不是我误诊,病人现在也没有死。”秦淮沉声说道。

  “警察同志,这个实习生就是杀人凶手,我是院长,我可以证明!”郑华国抢着说道。

  警察看了一眼病人,心率仪器示数为25,虽然低,但是的确没死,不过这么低的心率,其实也就是快死了,就是早走晚走的事,没什么区别。

  那警察点了点头,对着身后的女人问道:“是这个年轻医生误诊导致你丈夫成了现在这样的吗?”

  女人由于受了很大的刺激,现在根本就是神志不清,指着秦淮一脸仇恨的说道:“就是他,这个庸医害死了我男人!你们一定要枪毙他!”

  为首的警察双眼看向秦淮,神色严肃,“现在两名证人都指控你有过失杀人的嫌疑,我们必须要逮捕你,有什么话到警局再说吧!”

  “人还没死。”秦淮说道。

  警察看了一眼心率仪器,声音带上了几分威严,“心率降到20了,这人活不了多久,为了防止你畏罪潜逃,现在就跟我们走!”

  “不行!我留下来还能救活他,跟你们走了,人铁定要死!”秦淮一口回绝了。

  郑华国站在旁边,双眼突然一亮,“警察同志,他想跑,快抓他!抓他!”

  站在后面的一名警察脸上露出一抹不耐烦,直接从腰后拿出手铐,瞪着秦淮喝道:“杀了人还想狡辩?有话,等进了警局再说!”

  “给我一点时间,我可以救活他!”秦淮皱眉说道。

  为首的警察从后面接过手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你的这些狡辩,在我看来只是想拖延时间!老实点!这手铐是你自己戴上,还是我给你戴上?!”

  秦淮将眼前的警察打量了一眼,立刻说道:“你的右边肩膀受过伤,影响了整个右臂肌肉的功能,一到阴雨天整条手臂就隐隐作痛,提不起丝毫力气,是吗?”

  为首的警察瞳孔一缩,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即一脸惊讶的看向秦淮,“你怎么知道?”

  右臂的事,是以前执行任务的时候受伤导致的,这件事他给谁都没说过,也就只有他老婆因为一次偶然发现了!眼前这个年轻人怎么会知道?

  “因为我是医生!”秦淮一脸正色的说道:“把病人交给我,他还能活命!”

  为首的警察开始犹豫了,连带着后面两个年轻警察互相疑惑的看了一眼,一时间也琢磨不透如何是好。

  郑华国却是脸色一变,立刻说道:“警察同志,这个人分明就是想借机逃跑!你们快把他抓起来啊!”

  秦淮脸色一冷,闪电般的向郑华国跨出一步,一指点在了他的哑穴上,郑华国还想说些什么,张开嘴,却惊讶的发现自己出不了声了。

  “你干什么?”为首的警察大吼一声,立刻全神戒备起来。

  “太聒噪,我点了他的哑穴。”秦淮淡淡的说道:“你刚才也看见了,我要是想跑,你们根本拦不住我!”

  为首那警察神情一怔,看向了张着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的郑华国,脸上浮现出一抹强烈的震惊。

  “你到底是谁?”警察问道。

  “我是医生,你们只要给我一点时间,我就能把病人治好!你们三人守在门口,病房就这么大一点儿,我根本无处可逃!”秦淮说道。

  为首的警察沉思片刻,深深的看了秦淮一眼,随即点了点头,“好,你立刻开始救治!”

  随即,他转身对着身后的两名同事说道:“走,你们两个把病人家属带出去,咱们三个在门外守着!让他开始救人!”

  三名警察安抚着将病人家属带了出去,全神戒备的守在门口,一名警察低声问道:“王队,这不好吧,万一他跑了咱们可就惨了!”

  为首的警察向门内看了一眼,沉声说道:“咱们今天是恰好在附近,出勤没有带枪,刚才这年轻人的身手你也见到了,他要是真想逃,那速度你根本反应不过来!”

  “那怎么办?”年轻警察一脸担心。

  “先稳住他,让他给病人治疗,我已经通知局里调派人手过来了,现在正在路上!”王队沉声说着,下意识的按在了自己之前手臂受伤的地方,看向秦淮的目光越发疑惑了。

  病房内。

  秦淮已经给病人切了脉,神色了然的说道:“果然,你狂性大发并非是痰火上扰,而是火盛伤阴!阴.精耗损,才导致阴阳失衡,阴不敛阳,才导致你阳气冲头,狂性大发!”

  郑铭用氟哌啶醇给病人注射,在中医上来讲,就是散了病人体内的阳气。病人本来就因为阴.精耗损而发病,现在连阳气也被散了,阴阳衰竭,脏气衰弱,那自然是生命垂危了!

  不过好在郑铭并不是白痴,他还明白氟哌啶醇一日注射剂量不能超过50mg,所以病人虽然生命垂危,但并不会立刻就死亡,这才给了秦淮充足的时间得以施救。

  已经了解了病情,秦淮自然是不会再有任何犹豫,探手之间,一根纤细的银针就出现在了他手中。

  “关元穴!”

  秦淮轻捻针尾,手指下沉,在病人呼气的时间段内,将银针缓慢的刺入了肚脐下方的关元穴之上,针尖随着经脉循行方向刺入,随后竖直立在穴位之上。

  紧接着,他的右手闪电般的划过病人命门、中脘、足三里三处穴位,那空无一物的手指之间总是微光一闪,银针如同幻影出现,趁着病人呼气的时间,准确无误的刺入了穴位。

  缓慢进针,疾速出针,这样的针刺方式,意在补法行针,对这种虚症最具疗效。

  针灸之后,病人的情况立刻出现了好转,又过了十分钟,那苍白的脸上逐渐变得红润起来,心率仪器的示数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数值。

  秦淮写了一份固本培元的药方留下,走出门看了三位警察一眼,对着病人家属轻声说道:“你丈夫的病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我在里面留了一份药方,你等会儿拿去门诊部抓些药带回去就行。”

  女人一愣,神色狐疑道:“我男人好了?你别骗我?警察同志都在这儿呢!”

  秦淮气乐了,哭笑不得的说道:“你进去看一眼不就行了吗?”

  三位警察也是神色狐疑的看向秦淮,刚才可是亲眼见到病人快不行了,这才过去了半个小时左右,这个貌不惊人的小子就把人治好了?他真的是医生?

  王队犹豫了片刻,对着身后两名同事说道:“你俩在这里把人看着,我和病人家属进去查看一下情况。”

  “是!”两名警察立刻全神戒备的盯着秦淮。

  王队眼含深意的看了秦淮一眼,随即带着病人家属走进病房,没过多久,女人就一脸感激的跑了出来,对着秦淮又跪又拜,哭着说道:“恩人啊,你真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啊!我丈夫能够活过来,真是多亏了你!我在这里给您磕头了!”

  秦淮立刻将女人扶了起来,旁边的两个年轻警察见此,更是一脸疑惑。

  秦淮语重心长的安慰着女人,“你也别跪了,医院内个别医生误诊,我出手救治,不过是履行了身为一个医生的职责,你不用谢我!”

  王队从病房内走了出来,听到这句话却是目光一亮,看向秦淮问道:“不是你误诊吗?”

  “谁说是我误诊了?”秦淮问道。

  王队看向了女人,女人现在已经清醒了,摇了摇头,“不是这个神医,误诊的是一个戴眼镜的医生!”

  王队心中纳闷,又看向了郑华国,这一转头,却发现郑华国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跑得没有踪影了。

  见此情景,王队心中已经有了七八分猜测了,当即眉头一横,眼中露出了几分厉色:“王八蛋,竟敢耍老子,郑华国,你竟敢算计我,差点害老子误抓好人,这笔账,咱们可要好好地算算清楚!!”

  王队看向秦淮,神色之间不由得多出了几分敬意,“这位小兄弟,你医术了得,我王弘毅真是佩服!郑华国诬陷你,还有附属医院误诊这件事,你放心,我一定会彻查到底!给你和病人一个交代!”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