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有故事的人

更新时间:2017-04-02 11:26:24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19

秦淮看向眼前这个男人,此人面容刚正,目光凌厉,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正气,不像是一个只会夸夸其谈的人。

  点了点头,秦淮脸色一正,抱拳一礼,“我叫秦淮,这件事,就全靠王大哥为我们这些受害者讨回一个公道了!”

  “这是自然!”王弘毅点头,神色恳切,拍了拍秦淮肩膀,“既然你叫我一声王大哥,那我就托大叫你一声秦老弟,三天!三天之内,我一定会让郑华国还你们一个公道!”

  “好!多谢王大哥!”秦淮点了点头。

  “谢什么,我也是秉公执法罢了!没准以后还有地方需要秦老弟你多多担待呢!”

  王弘毅说了一句满含深意的话,带着那两个年轻警察就走了。

  秦淮目送三人离去,他知道郑华国这下可要惨了,就算这件事能压下来,那也少不了郑华国伤筋动骨一番!

  秦淮将刚才得到的十万块转给了病人家属,在女人千恩万谢的送别之中离开了病房,刚走到医院门口,就被戚国安给追了上来。

  “小秦,等等!”

  戚国安小跑着追了上来,秦淮这才想起刚才没有见到戚国安,于是问道:“戚老,您刚才去哪了?”

  “我看到郑华国把警察叫来了,就去搬救兵,给纪总打电话了。没想到回来之后,你都已经把事情解决了!”戚国安上气不接下气的说道。

  秦淮轻笑一声,“行了,您老也别忙活了,又不是什么大事,还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

  戚国安点了点头,“现在郑华国正在纪总办公室挨训呢,刚才市刑侦支队的王弘毅也过去了,这两员大将发起飙来,估计要够他老郑喝一壶的了!”

  说完,戚国安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六点多了,今天请秦淮来帮忙,反而是给对方惹了这么大一个麻烦,戚国安心里也挺过意不去的,于是就请秦淮在外面吃了晚饭。

  第二天。

  秦淮一大清早就到济元堂去查看老人的情况,昨天用针灸将老人颅内的淤血排出了一部分,这几天还是要持续施针,才能够彻底将淤血排出。

  纪墨锋说这老人与玄霜有关,这一点秦淮倒是没有任何怀疑,老人的身体外枯里荣,却并没有影响其身体活性,如果不是对于医术与针灸有着极高的见解,是根本做不到这一步的。

  秦淮仔细检查过老人的身体状况,按照脉搏跳动的频率来看,这个人的年龄应该在四十岁左右,也就是正值壮年!

  也就是说,这“老人”,根本就不是一个老人!

  他体表的气血薄弱,血液在身体外层无法充分运行,这才导致了他皮肤衰老,但是唯有非常高明的施针技术,才能够保持着这样的状况,而不威胁到被施针者的身体健康。

  究竟是为什么要将一个四十多岁的壮年人伪装成七十多岁的老人,秦淮思索良久,唯一合理的解释或许就是要隐藏此人!

  但是究其原因,秦淮一无所知。

  “玄霜,你究竟在哪里?!”秦淮叹了一口气,开始给“老人”头部施针。

  而他却没有发现,在刚刚说出“玄霜”两个字的时候,老人瞳孔微微缩了几分,随即迅速又恢复了正常。

  针灸过后,老人颅内的淤血又从鼻腔之中排出了一部分,眼神明显又灵动了几分,脸上时不时的也多出了一些表情,不再像之前那样恍惚木讷。

  “按照这样的进度,明天就能够将他颅内的淤血全部排出,没有了淤血压迫神经,他应该就能够记起之前的事情,也能够开口说话了。”

  秦淮给老人把脉之后,又换了一桶药浴,泡过之后,让张海亮带着老人开始在济元堂后院里散步。

  张海亮对这件事是乐此不疲,钱多事少,同时还能照看诊所的生意,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张巧儿这几天也不出来玩了,几乎每天都在房间里学习,说是为了应聘工作做准备。

  中午,秦淮接到了纪罗通的电话,先是对昨天医院郑华国的事表达了歉意,然后让秦淮去市公安局一趟,因为纪罗通的人没能从那两个面罩男嘴里问出什么东西,于是便将人转交给了公安局,却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是三个月前发布通缉的两名罪犯!

  通缉令上白纸黑字写着举报线索能够得到2万块奖金,抓到罪犯能够得到5万块奖金,所以纪罗通就将领钱的事交给了秦淮。

  吃过午饭,秦淮来到了市公安局,核实了一系列材料之后,秦淮被授予了好市民奖励,并且顺理成章的领到了五万块的奖金。

  拿着厚厚的现金,秦淮心中那叫一个高兴,“没想到抓两个人就能拿到五万块钱,还是给政府做事比较靠谱!”

  正准备走的时候,楼梯口走下来了一个身穿警服的男人,一见到秦淮的身影,他立刻加快了脚步喊道:“秦老弟!”

  秦淮一听,下意识的循声看去,原来是昨天在医院认识的王弘毅,“哟,王哥,你也在这里啊!”

  王弘毅一脸笑意,快步走了上来,“这不是巧了嘛!老弟你来市局干什么?”

  秦淮当即就将领奖金的事跟王弘毅说了,刚一说完,就听王弘毅哈哈大笑,拍着秦淮肩膀一副相见恨晚的样子,“老弟啊,你真是我的福星!你抓到的那两个犯人,就是我一直在查办的,本来还以为会让他们给逃了,没想到这两人竟然让你给制服了!”

  “哦?”秦淮也是一阵意外,于是问道:“既然是王哥您查办的,那两个人的来历能否告知一下?他们改装那辆跑车的花费绝对不是一笔小数目,不知道王哥能不能查一下这两人的经济来源?”

  “秦老弟还有些私事?”王弘毅眸中精光一闪,带着秦淮就向楼上走去,“走,咱们去我办公室,这两人能够缉拿归案,你是关键性人物,这些资料给你看看也不是什么难事!”

  跟着王弘毅去了办公室,秦淮将那两人的资料都查看了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信息,通过公安系统,秦淮查到了一个之前给两人汇过款的账户,不过这个账户是珐国湍士银行的加密账户。

  见到这个情况,秦淮只能无奈的退出了系统,这个账户是湍士银行的高级客户,别说是公安局,就算是国安局都没有权限查其信息!

  王弘毅开始漫不经心的与秦淮聊了起来,说了几句,似是有意为之,王弘毅面色一正,开口问道:“秦老弟的医术可是不简单啊!不知道老弟师承哪里?”

  秦淮没有回答,而是晒然一笑,问道:“王哥是想问我能不能治疗你肩膀的伤势吧?”

  被秦淮一语道破,王弘毅尴尬的笑了笑,“果然是瞒不过你!”

  秦淮也露出了一丝轻笑,这王弘毅自从在医院见到自己把病人抢救过来之后,态度就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中午打电话听纪罗通说,郑铭的行医资格证被吊销了,至少要三年之后才能重新考取,想必也是王弘毅的动作。

  见到秦淮脸上露出了笑意,王弘毅也就不再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的说道:“既然老弟是痛快人,那我就敞开了说了,我本来是一名军人,在一次任务中负伤,导致我被迫离开了军队,在首长的关照下,才来到了奉安市刑侦支队当队长。”

  说着,王弘毅长吁一口气,目光闪烁的继续说道:“因为肩膀上的伤势,我的手臂肌肉跟不上我大脑的反应速度,这样的缺陷如果上了战场只有吃枪子的下场!我去了很多医院,尝试过很多方法,都没能恢复手臂的协调性,本来我以为这辈子都要当个警察管理治安了,没想到昨天让我在医院遇见了你!”

  说到这里,秦淮点了点头,“原来王大哥是军人出身,怪不得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气势不凡!”

  “什么军人啊!”王弘毅摆了摆手,虎眸之中隐隐有泪光闪烁,低着头说道:“这条手如果治不好,我下半辈子都是个废人了!”

  听到王弘毅的话,秦淮神情一怔,心中似乎是有根心弦被触动了。

  王弘毅的手废了,失去了军人的战场。

  秦淮的内伤恶劣,同样失去了自己的战场。

  王弘毅想要拿枪,想要上战场,保家卫国。

  秦淮想要痊愈,想要查清当年真相,保护自己的家人。

  两个人的经历,是何曾的相似,又是何曾的可悲!

  秦淮逐渐变得有了几分落寞,他目光深沉,看向王弘毅沉声问道:“你失望过吗?又绝望过吗?在四下无人的夜里哭过吗?被人嘲讽之后又强颜笑过吗?你恨过,怨过,嫉妒过,努力过之后又无奈过吗?”

  王弘毅听到这一翻话,神情一怔,他看着秦淮那突然间变得深邃的眸子,冥冥之中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感伤。

  “你是个有故事的人!”王弘毅看着秦淮说道。

  “我是能治好你的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