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暗中的毒蛇

更新时间:2017-04-02 11:27:20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83

话音落下,王弘毅身形一颤,如遭雷击,坐在椅子上呆滞了能有十几秒钟,随后才逐渐恢复了过来。

  他一脸狂喜的抓着秦淮双肩,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你是说真的吗?秦老弟,你能治好我?”

  秦淮点头,神色郑重的说道:“每隔一周我会来为你针灸一次,一个月之后,你的手臂就能够恢复如初!”

  “好!”

  王弘毅大喊一声,一拍桌子,兴奋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因为用力过大,那一巴掌直接将办公桌上的钢化玻璃拍成了块块碎片!

  但是他看都没看一眼,而是神色凝重的对秦淮说道:“秦兄弟,你要是真的能治好我的手臂,从今往后,在华陕这一亩三分田上,谁敢动你一根毫毛,我王弘毅一定杀他全家!”

  王弘毅话语如同金石掷地,铿锵有力,一股莫名的骇人威势缓缓从这个男人的体内逸散而出,他站在秦淮面前,一米八的个头却给人一种泰山般磅礴大气的压迫感。

  太阳位?!

  秦淮瞳孔微缩,眼中陡然间流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这股强大的压迫感,至少也是太阳位强者才能有的!

  似乎是察觉到了秦淮的惊讶,王弘毅脸色一变,迅速收起了自身的气息,一脸歉意的说道:“秦老弟,不好意思,我刚才因为太激动,有些失态了!没有吓到你吧?”

  “没什么!我早就说过王大哥你气势非凡!”秦淮笑道,脸上迅速恢复了平常,一名军人,至少也有太阳位的实力,这个王弘毅貌似不像表面上的这么简单!

  不再多说,秦淮开始切脉,确认了王弘毅身体没有其他暗疾之后,秦淮开始为其查看肩膀上的伤势。

  王弘毅脱去了警服外套,将短袖向肩上撸起,整个右臂裸露了出来。

  这一看,秦淮瞳孔微缩,脸色猛然变了几分!

  因为王弘毅的整条右臂,竟然比他的左臂小了整整一圈,胳膊上的肌肉松软的耷拉着,没有丝毫的弹性,就仿佛一摊烂肉挂在骨头上!

  “哦?”秦淮惊呼一声,沉声说道:“你右手臂上的肌肉已经萎缩了!”

  王弘毅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问道:“能治好吗?”

  “不难,只是比较费时费力!”秦淮神色郑重的说道:“你的伤势远超乎了我的预想,按照现在的情况,你每周去济元堂两次,我给你用针灸外加药敷,最多一个月,你的手臂就会开始恢复,三个月,应该就能够完好如初!”

  “真的?!”王弘毅瞪大了双眼,一脸的激动兴奋还有不可置信,他看向秦淮,声音颤抖的问道:“我的手臂真的能够恢复吗?”

  “我还会骗你不成?”秦淮轻笑一声,示意王弘毅把衣服穿上,接着说道:“每次治疗包括针灸、药敷,费用是五百块一次,从下个星期开始,每周一、周五开始治疗,时间就定在下午两点。没有问题吧?”

  “没有问题,完全没有问题!”王弘毅立刻说道,激动地眉毛都一跳一跳的,对于五百块一次的治疗费用,他根本没有放在心上。

  自从手臂受伤之后,他跑了全国各地好几十家权威医院,做检查,进行恢复治疗,来来去去花费了二十多万,但是手上的伤势却没有丝毫的好转。

  现在秦淮开出五百块一次的治疗费,王弘毅不仅没有觉得贵,反而嫌这个老弟要价有些低了。

  听了王弘毅的答复,秦淮点了点头,继续说道:“王大哥你也是一名武者,闲暇的时候就催动真气在手臂经脉中运行,来刺激肌肉避免情况继续恶化!”

  王弘毅微微一愣,没想到自己的身份竟然被秦淮看了出来,当即大笑一声,拍着秦淮肩膀说道:“原来秦老弟是真人不露相啊!我这点微末的道行都被你看出来了!”

  “侥幸罢了!”秦淮摆了摆手推辞道。

  离开了警局,秦淮先去附近的银行把领到的奖金存了,顺便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账户,竟然已经有七万多块了!

  这对别人可能根本不算什么,但是对秦淮,却是实实在在的一笔巨款!

  要知道,半个月之前,秦淮还是一个连七块钱出租车都舍不得坐的诊所小伙计,但是现在,虽然他仍旧是诊所小伙计,却已经有了七万之多的存款,这对月薪只有一千二百块的秦淮来说,已经属于天文数字了!

  从存款之中取出了两千块转给张海亮,这些都是用来购买毒药的钱,救命的东西自然是应该预先备着,否则等到需要的时候却没有了,那秦淮就可以嗝屁了。

  就在秦淮因为存款大涨而满心欢喜的时候,在奉安市的另一边,太白医药大厦顶层的一间豪华办公室之中,一个西装革履的青年男人却是脸色阴沉,对这个素未谋面的秦淮已经恨之入骨。

  “我花了大代价才让纪墨锋旧疾爆发,你却救了他;我好不容易在纪慕芸手机里安装了芯片,却被你一语道破;我养在手下的那两个通缉犯,这段时间为我做了那么多事,却被你送进了警察局!秦淮,蚂蚁一样的小东西,你知道跟我唐明做对的下场吗?”

  唐明手中把玩着一柄锋利的匕首,办公桌上,放着一张秦淮的照片。

  砰!

  一声脆响,唐明抓着匕首狠狠的刺在了照片上秦淮的右眼之中,匕首深入桌面,直挺挺的立在桌上。

  唐明目光狠戾,从办公桌最下方的抽屉中拿出了一个手机,拨通电话,“李血仇,帮我杀一个人,我先付你五万,今晚就动手,事成之后再付你五万!”

  挂了电话,唐明眯起双眼,狭长的眸子中寒光溢现,“秦淮,你敢跟我作对,就要准备好承受我的怒火!”

  秦淮却不知道自己已经被一条隐藏在暗中的毒蛇盯上了,此刻的他正坐在纪墨锋的办公室里悠闲的喝着茶。

  “小秦,你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今天来我办公室应该不是叙旧的吧?”纪墨锋将茶壶放下,笑呵呵的看向秦淮问道。

  秦淮坐在沙发上,点了点头道:“纪老,人我已经找到了,并且这几天都在调养之中,但是这个人究竟是谁,他与玄霜有什么关系,您老能否告知一二?”

  纪墨锋喝了一口茶,摇头说道:“能找到此人,靠的是我经营多年的门路,其中细节不便详说,不过有一点我能够确定,你找到的那人的确是当年医门之人!”

  “哦?”秦淮面色一紧,立刻追问道:“那这个人究竟是谁?难道他就是玄霜?”

  “不知道!”纪墨锋摇了摇头:“此人若是玄霜,连我纪墨锋都能找到,当年灭了医门的大势力又怎么能无动于衷?若不是玄霜,医门弟子数百人,为什么就他一人幸免于难?”

  秦淮沉思了片刻,侥幸的问道:“或许老爷子您的门路,恰好是那大势力所没有掌握的呢?”

  纪墨锋淡笑一声,“呵呵,也不是没有可能!只不过我纪家在华陕这一亩三分田上,充其量就是小鱼小虾,我纪墨锋要是还掌握着连左家都不知晓的门路,老头子我也算是足以自傲了!”

  “左家?”秦淮神色一怔,下意识的问道:“阎王,左丘?”

  “哦?”纪墨锋饶有深意的看了秦淮一眼,“左阎王之名,你也知晓?看来你为了找到玄霜也是花了不小的功夫啊!”

  秦淮没有回答,眉头反而凝重了几分,接着问道:“纪老之前说过,我要是继续查下去,怕是会引来杀身之祸,指的就是左家吧?”

  纪墨锋神色凝重,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

  秦淮心下凛然,当年灭了医门的,竟然是左家的人,虽然秦淮与左家没有过一丝一毫的接触,不过从纪墨锋与柳骆苍二人的描述之中,他就已经隐隐能够感受到,阻碍着自己寻找玄霜的,究竟是何等强大的一个庞然大物!

  因为左阎王的威严,医门这两个字在华陕俨然成为了禁忌的存在!

  左丘想要医门彻底销声匿迹,而秦淮却要不遗余力的寻找玄霜,这二者之间,已经是不可开交的矛盾!

  见到秦淮一脸的凝重,纪墨锋微微点头,“左家的霉头,不是你能够触碰的,这件事如果走漏了一丝一毫的风声,只怕明天你就彻底从奉安人间蒸发了!”

  秦淮点了点头,抱拳一礼,“是,多谢纪老提点!”

  纪墨锋平淡的笑了一声,站起身子,从身后的衣架上拿起西装说道:“行了,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听说墨珍阁里来了一件宝贝,我正准备去瞧瞧呢!”

  “墨珍阁?听名字像是古玩字画的行当?”秦淮问道。

  “不错!”纪墨锋点头。

  秦淮脸上浮现出了几分兴趣,接着问道:“不知道那墨珍阁里究竟是什么宝贝,纪老能否告知一二?小子对古玩字画也颇有几分爱好。”

  纪墨锋意外的看了秦淮一眼,显然没有料到秦淮年纪轻轻,竟然对古玩字画还有所涉猎,于是轻笑一声,郑重的说道:“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

  “什么?”

  秦淮瞳孔猛地缩了几分,身躯微颤,一脸的不可置信。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