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礼以左为敬

更新时间:2017-04-02 21:15:5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258

“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

  秦淮眼底闪过一抹情绪,随后又迅速恢复正常。

  纪墨锋没有发现这个细节,而是笑着看向秦淮问道:“怎么,你也有点儿兴趣?”

  秦淮目光隐隐有着几分闪烁,下意识的问道:“纪老,您确定那是正品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

  纪墨锋笑着说道:“奉安市首屈一指的鉴定大师黄文舟先生也会过去,到时候让他看两眼,不就真相大白了嘛!”

  秦淮闻言,点了点头说道:“我自幼对古玩玉器也有几分爱好,纪老您要是不嫌弃,能否带我去见识见识?”

  纪墨锋闻言笑了,笑得十分开朗,对于秦淮是越看越顺眼,拍着他肩膀说道:“呵呵,像你这个年纪爱好古玩的还真没几个,小秦啊,我看你是越来越对我胃口了!走,咱们爷俩这就去看看!”

  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对秦淮来说,是一辈子都无法忘却的事。

  十三年前,差之一线,没想到今天竟然又重新遇到了这件古物,秦淮心中一时间无限感慨,跟着纪墨锋离开了鼎安集团大厦。

  墨珍阁,是奉安市首屈一指的古玩店铺,坐落在古玩街尽头,总面积有六百多平米,粉墙黛瓦,从外部看就像一个巨大的四合院,充满着浓浓的复古风气。

  秦淮跟在纪墨锋身后,信步走入门庭,内部院落宽敞,青石板铺成踏步,庭院中植树栽花,景致怡人,看的秦淮连连点头,要是不小心误入了,恐怕都分不清这里究竟是古玩店还是私家园林!

  “哟,老纪,可算把你是等来了!”

  就在这时,一个六七十岁的老人向这里走了过来,老人穿着一件葛纱衬衣,灰白的头发挽在头顶用一个木簪束起,面色平和,留着山羊胡子,一副古人的打扮。

  “哦,黄先生,没想到您竟然还先来了?”纪墨锋连忙上前打招呼,两人如同多年不见的故友畅聊起来,明显是私交匪浅。

  就在这时,一老一壮两个男人缓步从后面走了上来,老人应该也有六七十岁了,穿着一件亚麻单衣,拄着手杖,身边那年轻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岁,样貌还算清秀,只是穿着一件花衬衫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

  纪墨锋与黄文舟正在聊着,就见拄杖老人走了上去,淡然说道:“哦,这不是老纪与老黄吗,别来无恙啊!”

  纪墨锋闻言,眉宇之间多出了几分冷色,转过头去佯装出几分笑意说道:“唐承平,你这把老骨头走路都费劲,还有功夫来凑热闹?”

  唐承平,就是太白医药的董事长,身份之尊贵比之纪墨锋来说也不遑多让,唐家在奉安算得上是名门望族了,太白医药从建国初期延续至今,少说也有三代人的光景,能一步一步走到今天的确是不容易。

  可是纪墨锋的出现,却是打破了唐家的安稳日子,鼎安集团虽然只有五十多年的成长,却是一步步做大至今,如今已经能够与太白医药这个老牌企业相抗衡了!

  所以,唐家与纪家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面对纪墨锋的冷言冷语,唐承平笑了笑,慢悠悠的说道:“我这身骨头虽然老了,可还是能吃能睡,不像你纪墨锋,差点儿睡在医院就出不来了!”

  唐承平说话,就如同是绵里藏针,温声细语,却是让人一点儿都听不入耳。

  纪墨锋双目一瞪,脸色顿时沉了几分,一旁的黄文舟立刻走上来当起了和事佬,“老唐、老纪,你们两个几十岁的人了,就这么在小辈面前闹笑话?走走走,进去说话!”

  唐、纪两人看不顺眼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并且黄文舟的面子也不能不给,于是就没有继续吵下去,只见纪墨锋笑着将秦淮招了过来说道:

  “小秦,来我给你介绍,这位就是享誉古玩界的鉴定大师黄文舟先生!”

  秦淮先前已经对黄文舟了解了几分,现在见到此身一身古风装扮,当即就面色一正,双手互握合在胸前,左手在外,右手在内,躬身行了一礼,“晚辈秦淮,见过黄老先生!”

  唐承平见此,哪里肯示弱,对着身边的年轻人挥了挥手,“唐明,过来给你黄伯伯行礼。”

  唐明一见到秦淮在场,当即就愣了几分,这时听到唐承平呼唤才反应过来,定了定心神,立刻上去学着秦淮的模样,小心翼翼的给黄文舟行了一礼。

  “小侄唐明,见过黄伯伯!”

  黄文舟原本还笑呵呵的,可是一礼完毕,黄文舟顿时脸色一沉,冷哼一声,“行了,以后用不着你给我行礼了!不懂古礼就不要装懂,省得闹出笑话!”

  “黄伯伯……”

  唐明一头雾水,却引得秦淮微微侧目看去,神色诧异的在心中暗道,“唐明,这个唐明的声音,不就是那天给纪慕芸打电话的声音吗?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见真人了!!”

  黄文舟冷声训斥唐明之后,转身看向秦淮,面容和煦的将秦淮扶了起来,“秦淮,不错!你这个年轻人很不错!你这个拱手礼,现在可是没多少年轻人懂得啊!!”

  “多谢黄老先生夸奖!”秦淮谦虚的说道。

  “也别黄老先生了,叫着生分,你也叫黄伯伯吧!”纪墨锋在旁边笑着说道。

  黄文舟看着秦淮点了点头,似乎是对这个年轻人非常满意,随后对纪墨锋说道:“我看,我们这就进去吧,也别让小沈在里面等太久了!”

  “我看是你迫不及待要看那件宝贝了吧!呵呵呵,走,咱们这就进去!”纪墨锋笑着说道,与黄文舟并肩向内走去,秦淮跟在二人身后,瞥了一眼唐明,迅速跟了上去。

  唐明一头雾水的看向唐承平,心中甚至已经生出了几分怒意,“爸,你看黄文舟那是什么脾气?我照你的意思给他行礼,他不领情反而训斥我?”

  唐承平脸色愠怒,恨铁不成钢的瞪了唐明一眼,“以后给人行礼,左手盖住右手!”

  说罢,唐承平冷哼一声,拄着手杖缓步向庭院深处走去。

  古人尚左,左为吉,右为凶。

  所以礼法自古流传下来,就形成了以左为敬的传统,平时行礼,或是晚辈给长辈行礼,都要用左手盖住右手以示尊敬。

  而唐明却是东施效颦,学秦淮行古礼,却又没有学精,用右手盖着左手,却不知行的是丧葬礼!

  也幸亏黄文舟是大师气度,所以才没有当场发飙,仅仅是冷声训斥了一顿,否则今天的事一旦传开,以黄文舟在古玩界的影响力,唐家的这个脸可算是丢大发了!

  墨珍阁内,正北的房间之中,坐着一个秃顶中年男人,男人一脸横肉,小眼睛,浓眉毛,一看就是个市侩商人。

  这个秃顶男人,就是墨珍阁的总经理,沈蕴。

  名字虽然儒雅,可是模样却实在不敢令人恭维,沈蕴,看着那凸出的啤酒肚,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有身孕呢!

  沈蕴的目光定格在桌上放着的一个精致布盒上面,就在这时,黄文舟与纪墨锋二人信步走了进来。

  沈蕴神色一喜,目光从布盒上移开,立刻向门口迎了上去,“纪老,黄老先生,终于把您二位等到了,大驾光临,有请!哟,唐老,也到了,快请进!”

  秦淮跟着走了进来,一进门,他的目光就定格在了桌上放着的那个布盒之上,随即又瞥了一眼沈蕴,便站在纪墨锋身后不再动作了。

  黄文舟与沈蕴显然是老熟人了,一进门,打了个招呼,直奔着桌上放着的那个布盒去了。

  “小沈,这盒子里面装着的,就是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黄文舟双眼定格在布盒之上,急切的问道。

  “果然是逃不过黄老先生法眼!”沈蕴虽然看出了黄文舟鉴宝心切,却是不紧不慢的说道:“这是临省一位倒爷收荒货收到的,从乡下一个小农民那里三百块买了过来,前两天刚被我入手。”

  倒爷,就是倒卖古玩的人,荒货,是散落在民间的一些古玩。

  沈蕴说的都是行话,不过黄文舟也不是外行人,纪、唐两人也耳濡目染了这么多年,并不难理解。

  “行了,别啰嗦了,快让我看看!究竟是不是真品,我一看就能够知道!”黄文舟此刻哪里还有一点大师的风度,简直就是一个看见了玩具的小孩。

  沈蕴狡黠的一笑,并不着急,对着黄文舟继续说道:“黄老先生,咱们先合计合计,盒子里面的如果是真品,拍卖底价应该在一千万了吧?那这百分之一的鉴定费,可是十万块啊!是不是有些太高了?”

  黄文舟眉头一皱,知道沈蕴这是在坐地要价,不过黄文舟向来都对于钱财比较淡泊一些,摆了摆手说道:“我信你沈蕴也不是无的放矢的人,这样,我给你打个对折,五万!”

  沈蕴闻言,一抹奸诈之色在眼底一闪而过,一句话就省了五万块,他立刻兴高采烈的拍起马屁来,“黄老先生真是大师风范,就五万!多谢您老慷慨!”

  秦淮在一边看得是目瞪口呆,五万!那可是整整五万啊!

  在济元堂不吃不喝干五年才能拿到五万,竟然被黄文舟挥一挥手就甩出去了?!

  不过惊讶归惊讶,秦淮还是了解黄文舟身份的,能玩得起古玩的人,哪个不是一掷千金的主,说句实在话,那都是一群远离生活艰辛,把钱不当钱的大爷!

  压下心中的惊讶,秦淮其实更在意那玉盒里面究竟是不是真品的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

  如果是真品,那可就是一份天大的造化放在了自己眼前!

  十三年前错失而过,今天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