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赝品凤纹罐

更新时间:2017-04-03 16:41:23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151

黄文舟答应降低了鉴定费,皱着眉头,急不可耐的对沈蕴说道:“行了,快点打开布盒,让我看看究竟是不是真品!”

  “好嘞!”沈蕴兴高采烈的将布盒打开,摆在了桌子正中间的位置,“诸位请看,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

  布盒打开,内部平躺着一个巴掌大的陶罐,罐身艳若朱霞,釉薄而坚,莹润光洁,红不刺目,鲜而不过,竟然是真真切切的祭红釉!

  黄文舟只看了一眼,双目就死死的定格在了凤纹罐之上,那罐身之上雕有精美的凤舞九天图案,神凤双目炯炯,轮廓分明,身披细羽,飞临于九天祥云之上!

  “真品!绝对是真品!”黄文舟双目发直,双手怜惜的抚摸着罐身,就如同是抚摸着处子的肌肤,一丝一毫都不敢逾越!

  纪墨锋与唐承平闻言,当即一左一右走上前去,站在黄文舟身旁定睛看向那凤纹罐,眼中满是惊羡之色。

  秦淮站在旁边,当布盒打来的那一瞬间,他就认出了这是当年那个凤纹罐,是十三年前于自己错失的那个凤纹罐!

  一股莫名的激动从心底涌出,秦淮双拳紧握,手臂都微微的颤抖,没有人知道这件古玩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至少,在场的这些人都不知道。

  “你好像很激动啊?”唐明一脸鄙夷的看向秦淮,心中却是冷笑道:“土包子,见到一个一千多万的古玩就激动成这个样子,真是丢人现眼!”

  秦淮迅速压下了心中的情绪,面色自若的看向唐明,微笑说道:“哦,第一次见到如此贵重的东西,不免有些激动。”

  “哼,果然是土包子!丢人现眼!”唐明鄙夷的讽刺了一句,一想到自己的计划竟然是被眼前这个没见识的土包子一而再的破坏,他心中就止不住的想要践踏这个蚂蚁一般的小角色。

  另一边,黄文舟满心激动的将凤纹罐拿在了手中,一遍又一遍仔细的品鉴起来,纪、唐二人也在旁边小心翼翼的观赏,罐子被翻了过来,这两人瞳孔猛地一缩!

  只见罐底署着“大清乾隆年制”三行六字的方篆落款,雕工利落,古韵悠远!

  真品!

  绝对的真品!

  沈蕴满眼笑意的站在旁边,此刻显得极为耐心,看着这件古玩一直被把玩了十多分钟,黄文舟这才意犹未尽的将其放入布盒之中。

  沈蕴缓步走了上来,笑着问道:“黄老先生,我这宝贝,是真品还是赝品啊?”

  “真品!”黄文舟心满意足的说道:“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绝对是真品!若是拿去拍卖,底价一千万,成交应该在五千万左右!”

  “五千万?好!那就五千万!”唐承平沉声说着,盯着那霞光璀璨的祭红釉满眼喜色,当即说道:“小沈,五千万,这凤纹罐我唐家买了!”

  “六千万!”

  还没待沈蕴回话,纪墨锋眼睑一抬,直接往上抬了一千万!

  沈蕴神色大喜,两眼都快放出光了!

  六千万!

  自己从那位倒爷手中收过来这物件,也就花了五千多块,连六千都不到,现在转手就是六千万!

  万倍的利润,这如何能不叫他狂喜!

  听到纪墨锋报价,唐承平眉头一挑,阴沉着脸说道:“纪墨锋,别在这里抬杠!谁都知道你只是爱观赏这些物件,几十年来,你什么时候出钱买过?”

  纪墨锋面色随意,坐在了旁边的座椅上,喝了口茶继续说道:“哦?你就知道我不买?几十年没出钱买过,那是没有遇到好的!这乾隆御制的凤纹罐,那可是稀世珍宝,我出得起钱,公平竞价,干你什么事了?”

  “哼!还是改不了你那暴发户的德行!”唐承平眼中闪过一抹怒气,沉声喝道:“六千五百万!”

  “七千万!”纪墨锋瞥了一眼,风轻云淡的说道。

  唐承平脸上怒意隐现,沉声说道:“纪墨锋,你别得寸进尺了!黄老先生估价这凤纹罐成交价在五千万,最终价格撑死就是六千万!你给我抬价到这个地步,是何居心?”

  “七千五百万!”纪墨锋根本没理会唐承平,继续说道。

  唐承平见此,手杖狠狠的在地上一扽,瞪着沈蕴沉声喝道:“八千万!”

  说罢,他又转头看向了纪墨锋,“八千万,我只出八千万,你要是再抬价,那这凤纹罐就让给你了!”

  从五千万抬到八千万,这让唐承平白白花了三千万之多,纪墨锋得意的笑了,就在他准备罢休的时候,却见到秦淮正在向自己使眼色。

  “什么意思?小秦还要我抬价?”纪墨锋心中惊疑不定,对于古玩玉器,自己的确是喜爱,但是从来都不会一掷千金去买这种物件。

  见到纪墨锋犹豫,唐承平神色越发阴沉了,“纪墨锋,还在犹豫什么?你还想加价不成?你若是加了,八千五百万你就买个物件回去放着吧!”

  纪墨锋饱含深意的看了秦淮一眼,随即看向沈蕴,“八千零一万!!”

  “纪墨锋,你不要没完没了!抬了一万?你以为我还会跟你加价?做梦!”唐承平冷笑一声,拿起手边的茶杯呡了一口,“八千零一万,就买这么个物件?送你了,我唐某自愧不如!”

  “成交!”沈蕴大喊一声,这里面无疑是他最开心,这种私密的买卖,既不用交税,又拿到了高价,他可谓是赚的盆满钵满!

  “哈哈哈~~~~纪老爷子,您不会是老眼昏花了吧?请恕晚辈多嘴,八千万,就买了这么一个尿壶啊?”唐明神色得意,在一旁出言讽刺道。

  “唐明,怎么说话的!”唐承平脸色一沉,不过那眼神之中明显是带有喜色的,他看向唐明语气怪异的说道:“站在一边看着,你纪伯伯这次可是‘大丰收’了啊!”

  黄文舟皱眉看向纪墨锋,以他对这位老朋友的了解,对方绝对不会花这么大的价钱去买一个玩物,看来这位老伙计这次可是栽了一个大跟头!

  唐承平目光奚落,语气怜悯的看向纪墨锋问道:“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是什么感觉?几十年的熟人,这样,我出六千万从你这里买回来,如何?”

  唐明适时也在旁边鼓动起来,“纪老爷子,你现在可是亏了八千万啊!卖给我唐家,你只亏了两千万而已,相当于你赚回去了六千万!我爸也算是看在你我两家多年关系,才对你报出这个价格,你可别再想着加价了!”

  对于唐家父子的奚落,纪墨锋始终都是一副面无表情,根本没有看在眼里。

  “纪老,这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能否让我看两眼?”秦淮适时走上前来问道。

  “哦?”黄文舟脸上一阵疑惑,看向秦淮问道:“小秦,你是有什么发现吗?”

  “不错!”秦淮点头,“我怀疑这浮雕凤纹罐是个赝品!”

  秦淮是确定,而不是怀疑,顾及到黄文舟的面子才说得委婉了一点儿。

  “什么?”唐明一听,顿时乐了,指着秦淮鼻头嘲讽道:“你不仅是个土包子,还是个彻头彻尾的白痴!黄文舟大师当场鉴定的东西,用得着你一个乡巴佬质疑?你有什么资格质疑黄大师的眼光?”

  黄文舟此时也是眉头一皱,脸上已经浮现出了几分不悦,顾及着纪墨锋的面子所以才没发飙,皱着眉头冷声问道:“小秦,你有什么意见不妨说出来听听!”

  秦淮双眼盯着那鲜红的罐身,“暂时还说不出来,我想亲自去看看。”

  黄文舟冷哼一声,先前对于秦淮的好感已经荡然无存,“年轻人,切忌心浮气躁,好高骛远!想要抛头露面,也要先有点儿本事再说话!我先前看错你了!”

  秦淮眉头皱了皱,没有说话,径直走上去将凤纹罐拿了出来,仔细的检查起来。

  唐明却是越发的得意起来,“土包子,你连黄文舟老先生的权威都敢质疑,我看你真是不识好歹!过了今天,奉安市古玩界将再也没有你立足之地!”

  秦淮没有在意身后的声音,手中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现了一根头发丝般纤细的银针,他闭上双眼,内心的激动几乎都难以抑制。

  记忆中,那个模糊而温柔的脸庞再次出现在脑海。

  “乖儿子,下个月你就要十二岁了,你想要的东西,被我藏在了这个陶罐里面,能不能发现,那就要看你针法是否合格了!”

  “咦,这个陶罐不是被我摔碎了吗?”

  “傻儿子,这里面的玄机,你自己参悟去吧!”

  ……

  秦淮压下内心的激动,眼眶已经有了些许温润,他双眼看着艳若朱霞的凤纹罐,呢喃着,以近乎不可闻的声音低语道:“真正的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因为我幼时贪玩被打碎了,这个一定是赝品!因为,它是母亲仿制出来对我的测试!对我针法的测试!”

  “母亲仿制了一个浮雕凤纹罐,其中玄机绝对就在瓶身之上!”说到这里,秦淮眼眶已经闪烁起了泪花,温热的泪水似乎已经无法抑制,“只可惜……可惜……可惜我那时候还小,没有立刻猜到,否则后来的事也不会发生!不会发生!”

  说着,秦淮迅速运转真气,蒸发了眼中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他目光一凝,手中的银针缓缓提起,小心翼翼的放在了瓶身之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