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左家麒麟子

更新时间:2017-04-03 16:42:0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067

“父亲,母亲,秦家紫电神针第一层,我早已经臻至化境,这个测试,无论如何都是要通过的,里面的东西,当年我没拿到,今天,我一定会收下!”

  秦淮呢喃着,目光陡然间一凝,手中的银针猛地向罐身之上刺去,那银针如同发丝般纤细,刚一接触到凤纹罐,瞬间一分二,二分四,四分八,不过短短的一息之间,针影变得如同淡紫色的电光,密布在罐身之上。

  也幸亏秦淮是背对着身后几人,否则这等震撼的场景,一定会将那几人吓得目瞪口呆。

  “这个仿制凤纹罐,是为了测试我的紫电神针是否突破了第一层,而第一层的标准,就在于能否一针刺遍人体一百零八个要害穴!一息时间,刺出一百零八针,我十二岁时候就已经做到了!”

  嗡~~~~~~~~

  一息之间,银针如电,瞬间刺出一百零八道紫芒扫过凤纹罐表面,微弱的紫色电弧转瞬即逝,如同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秦淮收针,拇指在神凤浮雕旁边轻轻一揭,一张薄如蝉翼的薄膜逐渐从罐身之上被剥离下来。

  秦淮身子微微偏移,几道目光迅速投注过来,当他们见到那层薄膜从凤纹罐表面剥离的时候,尽皆惊讶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这……”黄文舟脸色一变,双眼瞪得如同核桃一般惊骇,心中不禁有了几分羞愧,“这凤纹罐表面,竟然被度了一层薄膜!我鉴宝无数,没想到今天却是看走眼了!”

  秦淮将那层蝉翼般纤薄的膜揭下,小心翼翼的叠好放进了胸前的内兜,价值千万的古物在他面前宛如陶土!

  秦淮要的,只是这张蝉翼般的薄膜!

  做完这些,秦淮转身,将被揭下薄膜的凤纹罐递给了纪墨锋。

  此刻,那罐身少了薄膜的掩盖,顿时显露出下层雨过天青般的兰色,祭红与天青交相呼应,一头神威凛凛的苍龙跃然于罐身之上,凤舞九天,苍龙腾云,这不是凤纹罐,而是一尊价值更高的龙凤罐!

  纪墨锋,唐承平,还有旁边站着的沈蕴与唐明二人,彻底傻眼了,黄文舟神色惊讶,看着那红蓝辉映的罐身,不可置信的呢喃道:“一罐双釉,祭红釉,天青釉,这不是凤纹罐,这是天青祭红釉浮雕龙凤罐!”

  乾隆御制天青祭红釉浮雕龙凤罐?!

  听到黄文舟充满震惊的低语,唐承平眼皮一跳,猛地看向那罐身之上的龙凤浮雕,心中顿时涌起无尽的懊悔,“八千万?八千万就能买到双釉龙凤罐?你纪墨锋还真是走了狗屎运!”

  “哈哈哈……”纪墨锋开怀大笑,“狗屎运也是运啊,总比你眼巴巴的看着要好!”

  这龙凤罐的价值可是远在先前那凤纹罐之上,虽说先前花了八千万,但是这个龙凤罐只要拍卖出去,成交价至少都在八千万往上了。

  先前那凤纹罐价高,是因为纪、唐二人不断抬价导致的,其本身撑死就是六千万的价格,这个龙凤罐可不一样。

  八千万的拍卖价格,只高不低!!

  只要将这东西卖出去,纪墨锋刚才亏的八千万立马就能回本,并且还会多赚个一两千万!

  “纪墨锋!”唐承平冷喝一声,沉声说道:“八千五百万!你将这个双釉浮雕龙凤罐卖给我,如何?”

  纪墨锋目光一斜,瞥了唐承平一眼,“加了五百万就想买我的龙凤罐?哼哼,你唐承平这算盘打得还真是响亮!”

  唐承平看了一眼那龙凤罐,压下眼底的火热说道:“你八千万买的,我现在出八千五百万!不仅挽回了你的损失,你还倒赚了五百万,这难道还不够吗?”

  纪墨锋神色不屑,珍而重之的拿起龙凤罐小心的擦拭起来,“八千五百万?一来一回,我就赚了五百万,你唐承平是拿我纪某人当要饭的吗?”

  唐承平一脸铁青,冷哼一声,随即不再说话。

  黄文舟神色郑重的走了上来,对着纪墨锋说道:“老纪,这乾隆御制祭红天青釉浮雕龙凤罐价值不菲,将消息扩散出去,再加上我给你担保,至少能够卖到九千万!我建议还是拍卖吧!”

  “好!那就拍卖!”纪墨锋朗声笑着,小心翼翼的将龙凤罐放回了布盒,心中是无比的舒畅。

  就在这时,一个二十六七岁的年轻男人信步走了进来,这个年轻人手中握着一把折扇,模样俊朗,脸色微微有些苍白,在他身后左右两旁,跟着两个中年男人,一个气质儒雅,另一个面相狠戾。

  若是柳骆苍在这里,一定就能够当场认出来,年轻人身后的两个中年人,就是左阎王座下,在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判官、青鬼二人!

  不过在场的几人都不是江湖中人,自然是不认识眼前这三尊大神,只见沈蕴眉头一皱,走上去对那年轻男人说道:“这位客人,我们这里是私人包厢,没什么事的话,劳烦您去别的地方观赏。”

  这年轻男人不是别人,正是左丘之子,左家的少公子左麒麟!

  左麒麟将包厢内打量了一眼,神色平淡的看着沈蕴,“沈老板,听说墨珍阁前两天来了一件宝贝?”

  沈蕴知道生意上门,顿时眉开眼笑,笑呵呵的问道:“墨珍阁这几天来了好几样珍品,不知道这位客人说的是哪样宝贝?”

  左麒麟将折扇在手心拍了一下,淡然说道:“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

  沈蕴听闻,原本一脸的喜色顿时化作愁苦,摇了摇头沉声说道:“对不住了这位客人,真不巧,这件珍品刚刚卖出去了!”

  “哦?”左麒麟眉头一挑,折扇轻轻拍打着手心,神色不温不火,接着问道:“不知道是谁买走的?沈老板能否告知一二?”

  沈蕴指了指旁边的纪墨锋,“这位是鼎安集团的董事长,纪墨锋老爷子,您说的那件珍宝就是被纪老爷子买走的。”

  纪墨锋看向左麒麟点头致意,心中却是一阵揣测,这年轻人一副气定神闲的姿态,单单看气势就知道来历不凡,只是不知道究竟是哪家的晚辈。

  “哦!”左麒麟手中折扇轻拍额头,看似懊恼,神色却不惊不喜,淡然说道:“原来是纪家的老爷子,不知道您老能否割爱,将那乾隆御制祭红釉浮雕凤纹罐卖给晚辈?”

  “这位贤侄,你可来晚了!”纪墨锋笑呵呵的说道:“那凤纹罐只是个障眼法,这宝贝真正的面目,是乾隆御制祭红天青釉浮雕龙凤罐!比那凤纹罐可高了不止一筹!”

  “哦?”左麒麟微微惊讶,站在他身后的陆进也诧异了几分,他向左麒麟耳边靠了靠,低声说道:“少公子,若真的是乾隆御制祭红天青釉浮雕龙凤罐,那可真是不可多得的宝物!用这东西做老爷的生辰贺礼,绝对是独一无二的上上佳品!”

  “嗯!”左麒麟微微点头,看向纪墨锋问道:“纪老,那件珍品能否给我这位叔叔看一眼?”

  纪墨锋如同王婆卖瓜,笑着说道:“我看诸位也是爱好古玩,宝贝就在桌上的布盒之中,请便!”

  左麒麟对着陆进点了点头,陆进立刻上去打开布盒,拿起龙凤罐仔细看了三分钟,随后小心翼翼的放回布盒,对左麒麟点了点头,“不错,是真品!”

  左麒麟这才神色大定,负手而立,对着纪墨锋淡然说道:“纪老爷子,这双釉龙凤罐,我要了!一口价,八千万!”

  八千万?刚才唐承平出八千五百万纪墨锋都没有卖掉,现在怎么会以这么低廉的价格卖给一个后生晚辈。

  纪墨锋笑了一声,摆了摆手,“贤侄啊,恐怕我老头子要让你失望了!想要这龙凤罐,你等过几天拍卖吧!”

  左麒麟轻笑一声,根本没有理会纪墨锋,对着陆进径直说道:“陆叔叔,带着龙凤罐走吧。”

  陆进点头,将布盒捧在手中,转身就向着门外走去。

  纪墨锋气得大怒,冷声呵斥道:“好个后生晚辈,竟然当着我的面强取豪夺!”

  这时候,秦淮身影一晃,就横在了陆进面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东西放下!否则你今天休想踏出这道门槛!”秦淮沉声说道。

  “严叔叔!我们有求于人,不要出人命!”左麒麟低声说道,旁边的严星洲会意,点了点头,脚下一蹿,身体如同一道阴风,瞬间来到了秦淮身后。

  “敢挡左家人办事,我看你小子活得不耐烦了!”严星洲冷喝一声,提起一掌就拍向秦淮后心,这攻势之快,势若雷霆,至阳位修为的秦淮却是连丝毫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砰!

  一掌印下,秦淮直接被拍飞出去,口吐鲜血倒在了地上!

  秦淮的脸色一片惨白,殷红的血液泉涌一般从嘴角溢出,那一掌之力虽然留有余地,但青鬼严星洲却是阳明位的顶级高手,这一掌打下,不仅重伤了秦淮,更是引得他体内旧疾复发,彻底失去了再战之力!

  “陆叔叔,带着龙凤罐走吧!”

  左麒麟再次说道,神色平淡,目光自始至终都没在秦淮身上停留过一秒。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