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结义亲兄弟

更新时间:2017-04-04 10:35:57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351

“纪老,有件事我还要麻烦你。”秦淮说道。

  “什么事,你只管说就是了!只要我能做到,一定尽全力去为你做!”纪墨锋没有丝毫犹豫。

  “我现在身体还没有恢复,希望您老能够帮我找几份药材,这些药材都比较特殊,普通市面上很少能够买得到!”

  “哦?”纪墨锋眼中来了几分兴趣,市面上很少能买得到,难不成还是百年灵芝千年人参不成?想归想,他还是很痛快的说道:“小秦你但说无妨,只要能够买到,不管花多大的代价,我都帮你弄过来!”

  秦淮点头,当下就将凝脉炼血方一层淬体所需要的几份罕见药材说给了纪墨锋,这几份药材不是年份太远,就是价格异常贵重,还有几味冷门药材,市面上根本买不到。

  纪墨锋记下了之后,神色若有所思,的确,这些药材的名字自己都没有听说过,不过没关系,以纪家的资源,绝对能够满足秦淮的要求。

  接下来几天,秦淮就开始在医院安心养伤,连济元堂那边也请了假,张海亮根本无所谓,反正请一天假扣秦淮三十块,还有他帮秦淮照顾老人,每天报酬五十块,这些都是钱啊!

  本来还想帮老人尽快排出颅内的淤血,现在看来,这个时间得推迟几天了。

  住院的第二天,王弘毅特地来找过秦淮一次,并且带来的五万块现金。

  因为李血仇是A级通缉犯,虽然对外说是被公安机关发现,并且击毙,实际上还是秦淮的功劳,王弘毅捡了便宜领了份功劳,自然不会厚着脸皮再将悬赏金也吞了,更何况,这点儿小钱他也看不上。

  将五万块给了秦淮,王弘毅又带来了一个重要的消息:他在调查李血仇信息的时候,发现了一个给李血仇转账的账户。

  这个账户是个加密账户,王弘毅将账户信息给秦淮看了看,秦淮眼皮一跳,心中顿时大喜!

  因为给李血仇转账的这个加密账户,竟然是珐国湍士银行的高端客户,也就是说,这个账户,与之前给那两个飞车大盗转账的账户竟然拥有惊人的一致性!

  李血仇的雇主是唐明,那么给他转账的账户必然就是唐明的账户,而给飞车大盗转账的账户与给李血仇转账的账户拥有惊人的一致性!

  也就是说,飞车大盗的雇主,很有可能也是唐明!

  虽然现在还没有直接有力的证据,但是各种线索联系在一起,矛头全都指向了唐明。

  谋害纪墨锋暴病,飞车截杀秦淮,纪慕芸身边的定位,酒店门口的突袭,还有昨晚李血仇的暗杀,这一切的幕后主使,就是唐明!

  想明白了这些,秦淮送走了王弘毅,又在医院住了三天,被严星洲一掌重伤的伤势才算是彻底好了。

  出院之后,秦淮第一时间回到了济元堂,与张海亮打过招呼,他就来到了老人休息的房间。

  “你是谁?”秦淮刚一进门,老人就盯着他的双眼问道。

  秦淮心中大喜,没想打老人现在已经能说话了,于是立刻说道:“老先生,我是秦淮,前几天是我为您疗伤的。”

  “哦!”老人回应道。

  秦淮见此,立刻上去问道:“老先生,还不知道您的名讳?”

  “你是谁?”老人再次问道。

  “老先生,我叫秦淮。”秦淮神色诧异,于是说道:“还是让我先给您把把脉吧!”

  “哦!”老人回应道。

  秦淮见此,走上去坐在老人旁边,就在这时,老人又开口问道:“你是谁?”

  秦淮心中一阵诧异,百思不得解,只见老人自顾自的又说了一句,“哦!”

  “你是谁?”

  “哦!”

  ……

  老人神情平静,但是一直在重复着这两句话,面对秦淮的任何疑问都不予理会,就仿佛根本没有听到似的。

  “看来这老人还没有康复!”秦淮叹了口气,心中的兴奋瞬间被泼了一盆冷水。

  秦淮无奈,只好开始施针,给老人头顶扎针之后,最后一部分淤血终于排除了老人头颅,秦淮满意的点了点头,就在这时,老人双眼一闭,直挺挺的倒在了床上,看上去像是昏了过去。

  秦淮脸色一紧,立刻就开始给老人诊脉,脉象平顺,气息均匀,看样子应该就是晕了过去,但是为什么会晕过去,却让秦淮怎么想都想不通!

  老人在床上一直躺了四十多分钟,逐渐睁开了双眼,又坐了起来,这一次老人不再说话了,双眼打量了一圈周围,站起身子,缓步向门外走去。

  秦淮面露疑惑,最后的淤血已经从颅内清空,按理说老人的精神应该恢复正常了,怎么现在看上去还是没有任何的起色?

  秦淮心生疑惑,跟在老人身后走了出去,老人走出了济元堂,就仿佛是一个闲来散步的老头,在街上慢悠悠的逛着,走了两条街,之后就转身回济元堂了。

  秦淮跟在后面走着,一路上都在试图与老人说话,但是老人从始至终一句话都没说,好像根本就听不见似的。

  接下来几天,秦淮尽心尽力的帮老人诊治,但是根本就没有查到半点儿的异常,老人每天早上出去走一圈,晚上出去走一圈,走的地方也各不相同,有时候是花鸟市场,有时候是商业街,有时候又是菜市场。

  开始几天秦淮还会跟出去,后来也就不管了,反正老人自己能够认识回来的路,既然查不出病因,就让他自己去走吧,或许他已经好了,只是在装疯也说不定呢。

  这段时间,王弘毅也过来了几次,每周一和周五下午过来的,是之前与秦淮说好过来治疗手臂的。

  又过了几天,老人也不出去走了,因为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济元堂门口向东走三十米的墙角处,来了一个拉二胡的瞎子。

  瞎子身材不高,反而有些偏瘦,带着黑色圆框墨镜,穿着一身破旧的灰色西装,每天下午三点准时来拉二胡,拉的还挺好听的,住在附近的街坊邻居闲来无事,都会搬个小凳过来听。

  每当二胡声音响起,老人就从济元堂里搬个小凳,与一群街坊邻居一起去听,听完就回到自己的房子,第二天听到声音,再出去听。

  就这么周而复始,雷打不动,与之同样不变的,就是老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开口说过话。

  就这么持续了一个月,实在得不出什么关于医门的信息,秦淮也就逐渐放弃了。

  今天,是王弘毅最后一次来济元堂,因为这次是最后一次治疗,结束之后,王弘毅的手臂就能彻底恢复了。

  通过这段时间的治疗,王弘毅也感受到了自己手臂上逐渐发生的变化,对于秦淮是越发的信任,此刻,他在地上盘膝坐着,整条右臂从指间到肩膀密布着密密麻麻的银针,不仅如此,连他头部、背部,也刺着十几根银针。

  秦淮仍旧是像平常一样心如止水,他站在王弘毅身后,手中拿着一根被烧得通红的银针,“待会这最后一针下去,会有很强大的痛苦,你一定要忍住,千万不能喊出声来!要是散了那口气,这段时间的治疗就前功尽弃了!”

  “放心!为了我的手能够恢复,不管多痛苦我都会扛下去!”王弘毅声音颤抖,语气之中充满着期待,“下针吧!”

  秦淮点头,手中那根烧红的银针闪电般的刺入了王弘毅右肩膀靠近背部的位置,也就是他的伤口处。

  嗤啦~~~~~~~~~

  令人牙酸的声音响起,盘膝而坐的王弘毅陡然间双眼暴瞪,他赤裸的上身在一瞬间迅速充血,整个人变得通红,浑身肌肉之上青筋暴起,无比的狰狞。

  “忍住!忍不住,你的手这辈子都恢复不了了!”

  王弘毅牙关紧咬,艰难的点了点头,他神色痛苦,豆大的冷汗如同下雨一样不断滚落而下,他的身体因为痛苦而剧烈颤抖,嘴唇都被咬得发紫,一丝丝殷红的血迹逐渐顺着嘴角流下。

  砰!

  刺在王弘毅指间的一根银针陡然被一股巨力从他体内逼出,这一针倒射而出,就如同导火索一样,连带着竖立在他身上的银针迅速开始颤抖起来。

  砰!砰!砰!

  ……

  王弘毅身上的银针不断被他体内的真气逼出体外,秦淮站在旁边一言不发,耐心等待着。

  半个小时之后,王弘毅身躯一震,刺在伤口处的最后一根银针被一股大力逼出,他满身的通红迅速消退,整个人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秦老弟!”王弘毅声音虚弱,语气中却带着一股强烈的兴奋:“我的手!彻底恢复了!”

  三天之后。

  晚上,王弘毅满面红光的找上秦淮,带着一罐二十年陈酿的花雕与秦淮开怀畅饮,酒过三巡,王弘毅提议,二人歃血结拜,从今往后同生共死。

  秦淮喝得有了几分醉意,按捺不住胸中热血豪情,当即一拍桌子,取来了三根香点上,以苍天明月为证,做结拜之势。

  二人跪北朝南,王弘毅倒了两碗酒,给秦淮一碗,自己端了一碗,沉声喝道:

  “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王弘毅与秦淮今日结为异性兄弟,从今往后,死生相托,吉凶相救,祸福相依,患难相扶!外人伤我兄弟者,视投名状,纵千山万水,必诛之而后快!”

  王弘毅说罢,将碗中美酒一饮而尽,摔碎酒碗,豪情万丈的向天磕了三个响头。

  秦淮同样是向天而跪,郑重起誓,随后将碗中的酒一饮而尽,与王弘毅一样,向天磕了三个响头。

  仪式完毕,王弘毅大笑起身,将秦淮扶了起来,“好兄弟,今天你我二人开怀畅饮,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哈哈哈……”秦淮大笑,心中一阵欢喜。

  二人一直喝到深夜,秦淮方才醉醺醺的睡下,王弘毅在秦淮房子中间盘膝坐了一会儿,将酒气逼散,逐渐清醒了过来。

  他深深的看了秦淮一眼,目光闪烁,最终留下一封信笺,闭门走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