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干爹与侄女

更新时间:2017-04-04 10:37:02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2927

第二天,秦淮睡到了日上三竿逐渐醒来,在房间中看了一圈,没有发现王弘毅的人影,倒是发现了桌上放着的一张信笺。

  “好兄弟,治手之恩,如同再造,我王弘毅今生今世铭记于心,莫不敢忘!现在我伤势痊愈,已经辞去了刑侦支队的职务,并且得到首长点头,回归部队。

  因为保密协议,其中细节不便多说,我一切安好,兄弟也不必担心。

  今后若是遇到你独自应付不了的事,第一时间联系短号,就说你是我兄弟,自然就会有人出面帮你处理。

  在关中地界,一左一楚不要主动招惹!

  遇左回避,左阎王心狠手辣,我怕你来不及联系我,就被他下了毒手。

  遇楚莫理,楚秀才心似海深,精于算计,不声不响就能阴得人体无完肤。

  人心险恶,江湖路远,奉安虽然不比京城,但也是虎踞龙盘之地!万事小心谨慎!

  兄弟身手不凡,心思细腻,稳扎稳打,日后必定大放异彩,跻身关中新贵!

  为兄静候佳音,弟珍重!”

  一封信寥寥几百字,道出了王弘毅的关切之心与奉安市局势的险恶,秦淮将信中提到的五位数短号默记在心中,随后将信笺小心翼翼收好。

  遇左回避,遇楚莫理。

  左丘左阎王之名,秦淮已经听说过了,但是这个楚秀才究竟是什么人物?能够与左阎王相提并论,想必此人也绝对不是易与之辈!

  “遇左回避?呵,青鬼严星洲从背后偷袭我那一掌,要是不还回去,我心难安!等我完成了凝脉炼血方的一层淬体,一定要找到严星洲报那一掌之仇!”

  虽然已经过去一个月了,但是秦淮交代给纪墨锋的那几味药草还是没有齐全,前天纪墨锋来电话,语气十分惭愧,让秦淮再多等几天,现在就差最后两味药草了。

  秦淮知道一层淬体所需要的药材有多么罕见,所以他并没有任何不满,一个多月,只剩下两味药材没有找到,这样的效率已经很高了。

  这一个月,秦淮一大半时间都在跟着老人走走逛逛,试图发现有关医门或者玄霜的线索,后来又花了很多时间观察路口那个拉二胡的瞎子,但始终都是一无所获。

  治好了王弘毅之后,秦淮也算是暂时放弃了,因为从老人身上实在是得不到任何有用的信息,总不能把时间都花费在痴呆老人身上不是!

  临近中午,秦淮打电话将纪慕芸约了出来,想要谈谈有关唐明的事,地点就定在了纪晓芙蓉餐厅。

  秦淮先到场,在餐厅内环顾了一圈,没有见到总经理邓荣的人影,于是就在二楼选了个朝向比较好的位置,旁边有精美的珊瑚屏风,保证了不被其他人所打扰,窗外就是一碧天青的湖景,风景赏心悦目。

  服务员素养很好,并没有因为秦淮穿着朴素而投来有色眼光,他们深知,能够坐在这间餐厅的,都是得罪不起的角色。

  有些有钱人就是其貌不扬,人家根本不在意什么名牌,要是以貌取人的话,难免会栽一个大跟头,就像之前在门外做侍者的一个可怜虫,来了还没一个月,就因为得罪贵客被开除了。

  秦淮看着菜单,服务员安静的在旁边等候,她根本没想到,眼前这个衣着朴素的年轻人,就是他们印象中的那位贵客。

  就在这时候,后面走来了一男一女,男人明显都有五十好几了,头上有很多白发,额头已经显出了浓重的皱纹,这时候秦淮如果向后看一眼,一下就能认出来,这个老男人就是附属医院的院长郑华国!

  被郑华国搂在怀里的是个二十出头的妙龄小姑娘,名叫林妙可,身形娇小,脸蛋清纯,眉宇之间青涩未退,是这段时间刚刚去附属医院实习的医学生,还没毕业。

  郑华国无意间看上了林妙可的漂亮清纯,于是便接连不断的威逼利诱,再加上转正、升职、加薪的许诺,很快就将这个一只脚刚刚踏入社会的小女生收入了他的掌中。

  林妙可依偎在郑华国身上,向着秦淮坐着的位置走来,还没走到近前,就听到女人嗲声嗲气的撒娇道:“干爹,你看,咱们的座位被人占了诶!那里是二楼最好的座位,吃饭能看到湖景,人家就要坐在那里!怎么办?”

  林妙可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上去楚楚可怜,郑华国搂着那柔嫩的香肩,一脸笑意的说道:“没事,你干爹我可是这家餐厅的白金会员,我现在就去把那个扫兴的小子赶走!”

  话音落下,秦淮却是神色一变,他认出了这个声音,转头向身后看去,眼中露出了一阵意外,诧异道:“郑华国?”

  郑华国脸色一僵,没想到竟然在这里遇到了秦淮,搂着林妙可的手迅速收在了背后,脸上恢复正常,若无其事的看向秦淮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秦淮将这两人扫了一眼,目光落在林妙可身上,在脑海里搜索了片刻,顿时认出了这个青涩的女生是特护病房的一位实习护士。

  在附属医院住了五天,即便秦淮没有过目不忘的本事,对于身边的人也总该有个印象。

  想到这里,秦淮心中隐隐已经猜到了这两人不正经的关系,他没有回答郑华国的话,而是反问道:“你们两人怎么会在这里?”

  郑华国一见到秦淮,顿时一肚子气,上次在医院那件事,本想叫警察直接给秦淮扣一个误诊致死的罪名,没想到病人竟然被救活了!

  害的他被纪罗通叫去办公室训斥了一顿,就连他那刚拿到宾大医学博士学位的儿子,竟然被那王弘毅利用这个案件,直接吊销了行医资格证!

  郑华国越想越气,自己堂堂一院之长,竟然在办公室里被训斥得狗血淋头,自己儿子从本科到博士读了七年书,好不容易该上班了,竟然被王弘毅直接吊销了行医资格证!

  并且还被记了警告,三年之后才能重新考取!

  这不就是将他儿子废了吗!

  郑华国脸色迅速变得一片阴沉,冷眼看了秦淮一眼,沉声说道:“我请我侄女来这里吃饭,关你什么事?”

  “侄女?”秦淮戏谑的笑了一声,在脑海里搜索了一会儿,想起了林妙可的名字,于是看向郑华国笑着问道:“特护病房的实习护士林妙可,是你侄女?你确定?”

  郑华国脸色又一僵,心中一股烦躁,连骂娘的冲动都有了!

  附属医院的实习护士有二十多人,正规护士有五十多人,秦淮怎么可能会认识林妙可,并且直接叫出她的名字?!

  没等郑华国说话,秦淮再度戏谑道:“我刚才可是亲耳听到林妙可叫你干爹的,怎么转眼之间这个干女儿就变成侄女了?”

  说到这里,秦淮语气变得严厉了几分,“郑华国,你身为附属医院的院长,本应该德高望重,怎么还做出乱搞女护士的荒唐事情?”

  “秦淮你闭嘴!”郑华国冷声训斥道:“毛都没长齐的小子,你有什么资格训斥我?还污蔑我乱搞女护士?林妙可她就是我侄女!你再这样口无遮拦,小心我告你诽谤!”

  “是吗?”秦淮冷笑一声,没想到郑华国做了亏心事竟然还如此嚣张,当即神色不悦,冷声说道:“做了禽兽行径还不知羞耻?我现在就让纪罗通过来看看他手下人是什么德性!”

  见到秦淮将手机拿了出来,郑华国一下子就慌神了,连站在旁边的林妙可都吓得俏脸煞白,纪罗通要是过来了,那他们两人的事就曝光了,两个人就全完了啊!

  “干爹,怎么办?”林妙可吓得六神无主,看向郑华国哀求道。

  郑华国在附属医院这么多年,人要脸树要皮,要是自己利用职权搞女护士这件事被传了出去,以后可就没脸做人了!

  他脸色一狠,抓住林妙可胸前的衣襟,沉声说道:“委屈你了,配合我演一场戏,演好了,万事大吉!”

  嗤啦~~~~~~~

  林妙可胸前的衣襟被郑华国一把撕开,内部大片雪白诱人,春光外泄,一眼就能看到紫色蕾丝内衣托着两团还在发育的小饱满,场景香艳异常。

  秦淮脸色一沉,心中有了几分不好的预感。

  只见郑华国一把揉乱林妙可的头发,将她向外一推,林妙可瞬间懂了,立刻向着二楼的服务台跑去。

  “来人啊,这里有人试图强.奸我侄女!”郑华国大吼一声,顿时惊动了周围的食客。

  林妙可佯装出一副哭相,两行眼泪径直流了下来,踉踉跄跄跑到服务台,捂着胸前被撕碎的衣服哭哭啼啼的说道:“快!快报警!里面有人要强.奸我!”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