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心中的伤疤

更新时间:2017-04-05 12:34:16 作者:公子柏翳 字数:3243

在李明辉的带领下,邓荣向二楼角落走去。

  秦淮仍旧是被五名保安看管着,神色之中一脸的无奈,这些都是邓荣的人,邓荣与自己也算是有几分交情啊!要是自己一言不合就动起手来,那不就是打了邓荣的脸?

  “小子,你给我老实点!要是想跑,当心老子打断你的腿!”为首的保安冷声呵斥道。

  “你放心,我不跑。等你们邓总过来,这件事就真相大白了!”秦淮淡然说道。

  “哟呵,死到临头你还嘴硬?”保安双眼一瞪,冷笑着训斥道:“我说你小子是不是精虫上脑,管不住下半身那玩意儿?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你就把人家女娃的衣服撕成那样了?你胆子也不小啊!”

  秦淮一脸无语,现在的处境就是黄泥掉进裤裆里,不是屎也是了,他索性就不再说话,等邓荣过来就行了。

  保安一见秦淮不说话了,立刻得意的笑了一声,神色倨傲道:“哟,不说话了?是被我说中了吧!你看你这一身穷酸模样,还想对人家那么漂亮的女孩下毒手,你简直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啊!你疯了吧?啊?强.奸未遂,抓住了就是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你自己去牢里好好悔过吧!”

  秦淮眼中闪过一抹怒意,冷声说道:“我说了,是他们诬陷我!我和你们邓总是朋友,等你们邓总来了调出监控一看,一切都真相大白,现在请你闭嘴!”

  保安冷笑一声,一脸鄙夷的奚落道:“你不过就是一个罪犯,还敢这样跟我说话?你和我们邓总是朋友?就你这种穷酸模样,还好意思跟我们邓总攀关系?我都替你臊得慌!邓总要是有你这样的朋友,那就是蛇鼠一窝,他给我提鞋都不配!”

  “放肆!”

  恰在这时,一声饱含愠怒的厉喝从背后传来,保安被吓得一颤,下意识的转过头去,只见李明辉气急败坏的瞪着自己,而在李明辉旁边,赫然就是邓荣!!

  “邓……邓邓邓……邓总?!”保安吓傻了,支支吾吾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脑子里完全是一片空白!

  邓荣没有在乎那保安言语之间的不敬,他现在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秦淮身上,见到鼎安集团的至尊客户竟然被餐厅中的五名保安拘禁在角落,他的心中就一阵火大。

  “邓总经理!就是他!就是这个色魔要强.奸我!”林妙可哭着走上来,俨然已经成为了一个泪人。

  郑华国见到邓荣脸色更加阴沉了,冷笑一声,立刻上前说道:“老邓,就是这个流氓!对我侄女强.奸未遂,现在我们有这么多人作证,你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不过一定要从严处理!”

  秦淮看向邓荣,脸色平静,淡然说道:“郑华国在医院利用职权包养女实习生,刚刚在餐厅被我撞破了,两个人合起来诬陷我。具体事情,你看监控录像就明白了!”

  邓荣一听,再联系起刚才郑华国要求进入监控室,心中一下子明白了过来,顿时气得脸色铁青,双眼都能冒出火来!

  “老邓,你可别相信这个强.奸犯啊!我看就直接将他送去警局算了!”郑华国赶忙在旁边说道。

  “邓总经理,你可要为我做主啊!”林妙可哭哭啼啼的走上来哀求道。

  啪!

  邓荣直接挥起一巴掌打在了林妙可脸上,这一巴掌打得众人措手不及,连秦淮都有些惊愕。

  “不知廉耻的贱女人!你父母辛辛苦苦把你养了二十多年,现在还没毕业,就跟一个年纪都能当你爸的老男人搞在了一起,现在还合起伙儿来污蔑我们餐厅的客人,你们两个是当我老眼昏花了不成?”

  “老邓,你……”郑华国一脸的惊愕。

  “你闭嘴!”邓荣冷喝,指着郑华国鼻子破口大骂道:“你身为院长,本应该为医生做表率,应该德高望重,竟然会作出这么道德沦丧的事情?半只脚都入了土的人了,还祸害人家一个黄花大闺女,你就不怕以后遭报应吗?”

  郑华国脸色一沉,当即冷声回应道:“邓荣,没有证据的事,不要在这里血口喷人!小心我告你诽谤!”

  “证据?”邓荣双眼一瞪,厉声喝道:“信不信我现在就把监控录像调出来?怪不得你想要进监控室,原来是做贼心虚!还院长?我呸!禽兽不如的东西!”

  说罢,邓荣看向那五个保安,冷声喝道:“你们五个站在那里干什么?立刻将这对狗男女给我看住!差点诬陷我的客人入狱,今天你们两个难逃法网!”

  郑华国彻底怒了,冷声呵斥道:“邓荣,我跟你有什么仇怨?就为了这么一个小子,你要跟我撕破脸皮吗?”

  邓荣瞪着郑华国,一副血海深仇的怨恨,“撕破脸皮?作出这种沦丧纲常的事,你还有脸吗?你今天被我抓住了,我不告得你身败名裂,我难出心中恶气!”

  秦淮微微皱眉,看着邓荣那一副深仇大恨的模样,微微叹了一口气,“邓荣,他的心里有一道伤疤!”

  邓荣气得脸色通红,目眦欲裂,站在场中无人敢触其锋芒,但是他的内心,却是被唤起了一段残忍的记忆,他的心中,正在滴着血!

  秦淮摇了摇头,缓步走到了邓荣身边,手中银针闪现,迅速刺在了邓荣足厥阴肝经的穴位上,开始为他疏通肝气。

  大怒易伤肝,导致气机内乱,肝气上逆。

  血随气而上溢,就会出现面红目赤,甚至吐血等症状。

  秦淮几针下去,邓荣长舒一口气,胸中的怒火似乎被冲淡了许多,脸上的血红也逐渐消退,心里顿时好受了一些。

  “怒伤肝,悲胜怒!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看开一些。”秦淮缓缓说道。

  邓荣这才反应到秦淮刚刚出手施针,神色之间满是惊讶,心头的怒意与悲凉又被冲淡了许多,点了点头说道:“秦先生竟然是位医术圣手?”

  秦淮笑着谦虚道:“圣手不敢当,我只是会几下中医的皮毛罢了。”

  就在这时候,纪罗通与纪慕芸兄妹两人走上楼了。

  纪慕芸是应约与秦淮谈事情的,纪罗通,自然是被秦淮叫来的。

  即便是秦淮先前与郑华国有过节,但那些都是个人恩怨,秦淮都没有放在心上,但是这次郑华国包养女实习生的事,影响太过恶劣,继续留他做院长,只怕更多的无辜少女还会遭其毒手!

  见到纪罗通到了,邓荣与郑华国脸色大惊,快步迎了上去,但是纪罗通仅仅是瞥了这两人一眼,立刻就来到了秦淮面前。

  “秦先生,不知道你叫我过来有什么事?”纪罗通恭敬的问道。

  这句话一出口,顿时让郑华国与邓荣两人大跌眼镜,惊讶下巴都快掉在了地上。

  那可是纪罗通啊,纪氏未来的接班人,平时都是眼高于顶,除了纪老爷子谁也不听,现在竟然对秦淮如此恭敬?!

  秦淮倒是没有顾忌,直接就将事情经过说给了纪罗通,并且让邓荣将监控录像取了一份出来,一并交了过去。

  秦淮说完,纪罗通皱着眉头,冷眼瞪了郑华国一眼,郑华国跟了纪罗通十几年,此刻见到纪罗通的眼神,心中顿时凉了一大截,知道这个少东家是动了真怒了。

  “纪总!我这次是色迷心窍了,你再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以后一定兢兢业业,让附属医院门风清正,绝对不会再有类似事件发生!”郑华国一脸哀求的说道。

  纪罗通皱眉,毫不留情的说道:“你回家养老吧!回老家!事情我会原原本本的公布出来,奉安今后没有你立足之地了。我不像我爸,他可能会为了医院的声誉将这件事压下去,但是触及道德与法律的事件,我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

  “纪总!你不能这样啊!我跟了鼎安集团十几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郑华国哀求道。

  “劳苦功高,不是你可以随意侮辱别人的资本。去收拾东西吧,走的越早越好!晚了,你就要成过街老鼠了!”

  郑华国一脸灰败,就剩一年,就剩一年自己就退休了啊!

  现在竟然因为一个女人落得如此下场!

  郑华国眼前一黑,嘭的一声瘫坐在地上,彻底绝望了。

  纪罗通说罢,看向了站在旁边衣衫不整的林妙可,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林妙可,这件事公布出去,奉安没有哪家公司会要品行不端的人,你去外省吧!”纪罗通冷声说道:“虽然你是这件事中的受害者,但是身为女人不知羞耻,没有底线,反而是迎合郑华国的变态心理,助长其嚣张气焰,你只能说是自食恶果。”

  林妙可一听,顿时吓得脸色惨白,嚎啕大哭道:“不要啊!纪总,我是受害者!您也说了,我是受害者啊!我是实习生,如果不顺从,郑华国就不会给我转正!我还没毕业呢,我是身不由己啊!”

  还没等纪罗通说话,邓荣脸色一沉,厉声训斥道:“身不由己?每家公司都有举报机制,医院也不例外!你为什么没有将这件事曝光出来?你是被迫的?哼哼,我看你只是想用肉.体换取更多利益而已!”

  纪罗通看了一眼神色激动的邓荣,暗叹一声,随即说道:“你与郑华国差点陷害秦先生入狱,这种狠毒的行为永远都不值得原谅!去收拾东西吧!明天处分通告就会下来,你走的越早对你越好。”

  随着纪罗通话音落下,整个事件终于尘埃落定,周围的人越聚越多,了解事情的真伪之后,所有人都默不作声,一脸愧疚的看向秦淮,不知如何是好。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